午魅 真相大白 第十七章 孽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解开了99年龙胄山庄的谜团之后,龙天接下来准备处理一下眼前当务之急的事情,他让白云走出卧室,然后自己一个人呆在房中,他要办一件事,这件事纯粹是为了白云和钱艳薇,绝对不是为了他自己.


白云不知道龙天为什么会让她走出卧室,但她知道龙天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很顺从地走了出去,还替他关上了房门,然后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她的心里一直非常伤感和失落,刚刚在钱万胜的行贿纪录上看到了父亲白励志的名字,这让她大失所望,父亲在她心目中的形象瞬间一落千丈,她很难过,但又很担心,她是警察,她知道父亲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会带来什么后果,但她作为白家的女儿,又不愿意看着父亲出事,就在这忐忑不安之中,她看到房门开了,但龙天并没有出来.


“好了,结束了,都结束了”,看着白云走了进来,龙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象是完成了一件大心事一样,对着白云露出了微笑,他的手指了一下电脑,示意白云坐下来.


“啊,龙天,你……”,白云忽然发现电脑已经被龙天格式化了,所有的资料已经成为一片空白,她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惊呼.


“白云,记住,今天你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对吗?”,龙天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笑得非常勉强,看得出来,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内心一定非常矛盾,也非常痛苦,不过为了白云,为了钱艳薇,他还是把电脑上的所有资料都销毁了.


“龙天”,白云站了起来,不顾一切地扑进了熟悉的怀抱之中,委屈得呜呜直哭.龙天没有拒绝,但这纯粹属于礼节性的,并不代表什么特殊的意义,他理解此时白云的心情.


白云就一直躲在龙天的怀中抽泣,抱着龙天的双手一直不肯松开,而龙天只是象征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算是朋友间的礼节性的安慰,现在的龙天已经属于钱艳薇了,他与白云的关系用时下都市时髦的说法叫”第三状态”,高于普通朋友,但又低于恋人,介乎于二者之间,从龙天的个人意愿来看,他希望以后与白云保持着普通朋友的关系,但是白云似乎不这么想.


“龙天,你是不是嫌弃我了?”,白云很敏感,她从龙天的举动中发现了问题,从龙天进门开始,她的感觉就一直怪怪的,女性特有的直觉告诉她,龙天对她的态度已经改变了,已经不能用”爱”来表达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没,怎么会呢?只是白云,你现在毕竟还是别人的妻子,我们只能保持着距离,你我都是警察,都应该明白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做些什么”,龙天的话说得非常冷静,也非常客观,事实也的确如此,虽然白云的离婚诉讼已经开始,但毕竟在法律上她与丈夫的夫妻关系还没有解除,龙天当然不能对她有亲密行为,否则那他就成了”第三者插足”了,龙天可不愿承担破坏别人家庭的罪责.


“我明白,我明白……”,白云泪流满面,她慢慢地松开了双手,失魂若魄地坐在了床沿.


“白云,对不起,我该走了”,龙天低着头向白云道别,准备离开,这样的气氛实在太尴尬了,甚至于让他感到窒息,面对着白云,龙天百感交集,不过现实毕竟都是要面对的,实在面对不了,实在不想面对,那么只有选择暂时地逃避,龙天的想法正是这样的.


“不,龙天,你等一等,先把门关上,我给你看一样东西”,看着龙天准备离开,白云突然间站了起来,眼泪哗哗直流,这个时候白云下定了决心,她要把全部的事实真相都告诉龙天,她知道如果再不如实相告,龙天这一走,可能永远也不会回到她的身边来了,迫于无奈之下,白云准备孤注一掷了.


龙天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听见白云的话,他楞了一下之后,慢慢地转过了身,经过片刻的思考,他关上了房门,他不知道白云要给他看什么东西,但看到白云这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他还是照办了,不过接下来他在看了白云向他出示的东西之后,他陷入了无限的懊悔与痛苦之中,乃至于很长时间都难以释怀.


白云抹了抹脸上的泪珠,走到窗前拉上了窗帘,又在床头打开了屋内的吊灯,在明亮的灯光下,她面对着龙天缓缓地解开了衣服上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解得很慢很慢,每解开一颗钮扣,必然伴着一声轻轻的抽泣,脱掉了外衣,稍稍停歇了一会儿之后,又把内衣给脱了下来,上身只剩下一副乳白色的胸罩,她的手又伸向了裤子的钮扣,不过,她的手一直放在钮扣上,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龙天一直站在门后等着看白云所说的”东西”,不过白云的举动让他着实地吓了一跳,白云拉上窗帘,打开吊灯时,他以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怕被外人偷窥,所以好奇心一下就上来了,但接下来白云的举动却让龙天有些目瞪口呆,龙天怎么也想不到白云让他看的”东西”竟然是她的身体,这具美丽的肉体他曾经见过一次,也零距离地触摸过,不过那是在两人的热恋时期,而现在却处于现实的”尴尬时期”,他不忍心继续看下去,所以他准备上前制止.


当白云解开外衣的时候,龙天低了一下头,向后倒退了半步,靠在了门上;当白云脱掉内衣的时候,龙天扔掉了手中的夹包,朝前迈了两大步,准备出手制止白云的进一步动作,他以为白云是准备”献身”于他,所以他要制止白云的冲动.


“别动”,随着白云声嘶力竭的哭泣,在龙天的双手即将触及白云放在裤子钮扣上的手时,龙天的手悬停在了半空中.


龙天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白云的颈部以下简直可以用”伤痕累累”来形容,上半身几乎找不到一寸好的肌肤,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淤痕,还有一条条,一道道的划痕伤疤,身上根本找不到一块象样点的皮肤,龙天的眼睛睁得很圆很大,他盯着白云带泪的眼睛,迫切地希望找到答案.


白云依旧流着泪,她的眼睛一直就盯着龙天的脸,终于在鼓足了勇气之后,随着一声长长的抽泣声,白云解开了裤子上的钮扣,当着龙天的面脱了下来,露出了两只修长的腿,和上半身一样,这两条曾经白嫩无比的腿上也处处都是伤痕,一块块,一道道,一条条,触目惊心,龙天的头突然间晕了一下,身体也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现在白云的身上只剩下了胸罩和内裤,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先是慢慢地从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啪”一声,乳白色的胸罩掉在了地上,白云还是没有停手,她又当着龙天的面,脱下了身上的最后一缕,现在的白云就赤身裸体地站在了龙天的面前,整个过程她的脸上一直挂着伤心的泪,但找不到一丝的羞怯,整个过程,她的动作显得很是笨拙,但却是非常地从容,从解开外衣的第一个钮扣开始,她的视线一直就没有离开过龙天的脸,没有离开过龙天的眼睛.


白云丰满的胸部在从前一直是最让龙天为之心动的,可是现在她的胸部却变得如此地丑陋不堪,上面不但有数处淤痕,右边的乳房上还有一个被烟头灼伤过的痕迹,双峰依然挺立,但却失去了美感,仿佛两坐光秃秃的山脉,显得毫无生机和活力.


大腿内侧的伤痕更是惨不忍睹,龙天已经无法再看下去了,作为一个优秀的刑警,他可以根据伤痕轻易地判断出是何种凶器所导致的,但这个时候的龙天他没有办法再有清醒的判断能力,那些让他为之骄傲的逻辑推理能力也在瞬间消逝殆尽,此时的他只剩下了疑问,还有愤怒,他的眼中充满了火光,浑身的热血在灼烧着他的心,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有力的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连手指关节都在”叭叭”作响.


“看见了吗?好看吗?”,白云已经停止了哭泣, 她的眼神暗淡无光,整个人都显得非常麻木,她呆呆在站在床边,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非常机械,非常冷.


龙天的心一直都紧紧地揪着,白云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象一把把尖刀在划割着他的身体,都象一把把针锥,在刺痛着他的内心------痛,从心灵到肉体,浑身上下泛起剧烈的疼痛.


这就是白云要让龙天看的”东西”------一具伤痕累累的肉体,一具浸透着血与泪的屈辱的肉体.


“混蛋,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龙天的精神瞬间崩溃了,此时的他就象是一只受了伤的猛兽一般,发出了剧烈的嚎叫,他猛然间拔出了腰间的配枪,子弹顶上了枪膛,手枪在他的右手挥舞着,他忽然转过身去,奋力地拉开了房门.


“不,龙天”,白云冲上前去,猛地抱住了已经失去控制的龙天,带着长长的哭腔.


龙天依然在进行着激烈的挣扎,配枪上下挥动,他挣开了白云的双手,向客厅冲去,白云在跌倒的瞬间抱住了龙天的右脚,任由着龙天拖着她在地板上滑动着,从卧室一直拖到了大门,她还在哭,还在苦苦地哀求着.


终于在接触到门锁的一刹那间,龙天恢复了意识,他呆呆地矗立在大门后,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啪嗒”一声,手枪掉在了地上,他无力地倒了下去,瘫软在了冷冰冰的地板上,他的呼吸很微弱,意识一片模糊.


“龙天,龙天,你怎么了?龙天……”,白云爬起身趴到了龙天的身上,她的手颤抖着摸到了龙天的脸庞,伤痛的泪水滴落在了龙天的身上,她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一下又一下地摇动着龙天的身体.


“白云,都怪我,都怪我……”,龙天清醒了过来,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白云,失声哭了出来,两人坐在客厅冰凉的地板上,抱头痛哭.


伤透了心,哭干了泪,龙天站起身,抱起了赤身裸体的白云,抱起了身心俱伤的曾经的恋人,走进了卧室,将白云放在了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然后坐在床边无声地抽泣着,两人的手一直紧紧地握在一起,白云的手很凉,龙天的心更凉.


在白云的声声哭诉中,龙天终于彻底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也明白了当初为什么白云会同意那门不幸的婚事,一切都只为一个字”爱”,都只为了一个人”龙天”,为了龙天不受到来自于上层的伤害,白云选择了妥协和屈服,她答应了那门婚事,但也对自己的父母提出了一个条件”保证不伤害龙天”,就这样,白云被”押解”着走进了婚姻的”囚笼”之中,但这一切仅仅是一个开始,更多更大的伤害还在后头,这是她所始料未及的,更是龙天所无法想象的.


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来自于身体和心理两方面的伤害便拉开了序幕,由于从小落下了哮喘的病根,以及在其后的治疗中的药物伤害,那位高干子弟成了一个”E.D”患者,面对娇美如花的白云,他在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同时,心理上一直处于极大的偏激和反差之中,他开始模仿A片中的情节,对柔弱的白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身心虐待:拳打,脚踢,鞭抽,针刺,用烟头烫,用绳索绑……,总之,只要能让他变态的心理上产生兴奋和满足,他就会不择手段地将SM如法炮制到可怜的白云身上.


面对惨无人道的虐待,白云哭过,也反抗过,可惜最终还是无力地屈服于淫威之下,她曾经向她的母亲哭诉过,可惜被权力迷昏了头脑的陈美珍却一再地劝其忍受和屈服,这就是为什么龙天在”江州七院”看见白云在做心理疏导的原因所在,自从在江州市公安局偶然见到龙天,并且在情定山的月老亭中两人一番交谈之后,白云完成了她自认的最后一个心愿,在当晚她在自己的房内割腕自杀,以死进行着最后的抗争.


“别说了,别说了”,龙天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的心一直在流血,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他掀开了盖在白云身上的被子,再一次将白云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两人又一次用泪水来洗刷曾经有过的误会,来缩短原本已渐行渐远的感情上的距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