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修改版) 第四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71)

zzfu2008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李二爬子凛然道:“二爷我盘踞在这徐家堌墩多年,绑票越货,磨牙吮血,杀人放火的事干了不少,不知你提的是哪一桩又哪一件?” “大刘庄郑守义家的狗子可是你绑票的?” 李二爬子略一思索道:“是的。收了二百块大洋。” “你可知道郑守义就是本司令?” “冤家路窄。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李二爬子凛然道:“二爷我盘踞在这徐家堌墩多年,绑票越货,磨牙吮血,杀人放火的事干了不少,不知你提的是哪一桩又哪一件?”

“大刘庄郑守义家的狗子可是你绑票的?”

李二爬子略一思索道:“是的。收了二百块大洋。”

“你可知道郑守义就是本司令?”

“冤家路窄。既然二爷已被你拿住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是。”

“王堂王善人家十八间房屋被烧,主仆七口被杀害也是你干的?”

“是的。”

“还有个女人呢?”

“你说的是不是小芳?”

郑守义往前探了一下身子,紧接着道:“正是。她现在哪里?”

“在这生个小孩后,不久就逃跑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

郑守义心里念道:“小芳……”半天不能言语。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道:“念你没有杀害小芳,且是条汉子,本司令免你一死。”逐让人给李二爬子解了绑绳。

郑守义之所以不杀李二爬子是为了更好的控制这帮土匪为自己所用,扩张实力,成就大事。至于个人的恩怨已不足挂齿了,大丈夫岂能因小失大?

这时,李二爬子双膝跪倒,叩头如捣蒜,“谢司令不杀之恩。”

郑守义道:“世道变了,日本人打过来了,依我看,你还是带着你的弟兄们跟我打鬼子成大事吧,再在这里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既没有什么出路也不是男子汉所为,怕是弟兄们也难买帐。”

李二爬子道:“小的我甘愿带着弟兄们在你的麾下听令,既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

郑守义亲自把李二爬子搀扶了起来。

李二爬子掏出钥匙,到东间打开柜子,多半柜子金银财宝。

郑守义大喜,众人也都发出了些“噫、吁、嘘”的古老文言的感叹。

拿下了徐家堌墩,那把太师椅便成了郑守义的宝座。不足一月,郑守义就组建了七十余人的队伍,且又盖了几间房舍。一杆“大刘庄抗日救国游击队”的大旗插在徐家堌墩上,猎猎作响,甚是威武。字是郑守义题的,遒劲有力,旗是玉芝绣的,耀眼夺目。

郑守义还嫌力量不足,便派人到各大财主家借护家院的枪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三二支枪即护不了家也救不了国,只有团结起来,集中力量才能抗敌。一些慑于郑守义力量的人把枪都借了出来,一些明智的人也把枪借了出来。也有几户人家既不说不借也不说借,说是等到王善人借了也不迟。

这就给郑守义出了难题。郑守义也知道王善人那有几条枪,可他委实不想向王善人借。如果王善人以前有几条枪的话,也许不至于让李二爬子祸害的家破人亡。现在的王善人一定视枪如命啊!可是,王善人不把枪借出来,其他几户就有理由不借,显然,那几户在以他和王善人的关系为借口。

是郑守义积极找人帮王善人修缮的房屋。虽然王善人族人不少,但对郑守义的做法也是无可非议的,他们知道他郑守义是王善人的长工,且和王善人的关系不错,也有些人知道王善人有把郑守义纳为义子的想法。可他们不知道郑守义这样做是在赎罪,更不知道郑守义也是在重温旧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