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抹残红(第一部:抗战悲歌) 第四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69)

zzfu2008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邱连长还说那支长枪叫三八式步枪,也叫三八大盖,是在东京小石川的炮兵工厂,由南部骐次郎少校设计完成的。三八大盖于一九零五年定型投产,日本命名为明治三十八年式步枪,其刺刀称为铳剑。虽是非自动步枪,可性能安全可靠,射程远,精度高,其构造简单,容易维护,子弹后座力小,还有就是抛壳口有一个很大的防尘盖。其特点是,弹仓备弹5发,每次单发前要退出弹壳再上膛,也就是拉一次枪栓打一枪。在刚定型生产时该枪也曾名噪一时,独具特色,大可跨入当时的世界名枪一族。日本人喜欢严守教条,其步兵操典规定在六步内不许射击,只能拼刺刀,有人说这是武士道精神,其时在六步内,退膛上弹很可能来不及,想来并不完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和武士道精神在起作用。白刃战中,日军标准的刺杀准备姿势为一手握前护木,一手握枪托前段弯曲部,枪托稍下垂在支撑腿侧面,半斜向面对对手,刺刀尖略与眉平,这样,枪从斜上方到斜下方,正好护住颈,胸,腹要害,而刺刀一甩就可以突刺。问题是如果您摆一下这个姿势,就会发现原来这样一比划,枪口根本就不是朝向对方,而是朝向斜上方的天空!因此,格斗起来,射击的机会很难比突刺的机会更多。而如果作射击准备,手指必须放在扳机上,这就造成了两个严重问题,一,只要双方武器一相交磕碰,就会走火;二,手指不能全力握枪,影响了持枪姿态,拼杀中使不上全力。

郑守义听后很高兴,就把邱连长留下来了几天,好酒好菜的侍侯着,学拆枪,学装枪,学擦枪,学装弹,学打枪,学得不亦乐乎。

郑守义天生的一个打枪料,举起枪就来了感觉。第一次使用驳壳枪就把柳树上的一个马嘎子(花喜鹊)打了下来。

插起招军旗,就有吃粮人,郑守义很快就拉起了二十余人的队伍,清一色是他平时信得过的或本村或邻村的庄稼汉,个个身强力壮,多是习武之人。号称大刘庄抗日救国游击队,司令自然是郑守义的。

在成立大刘庄抗日救国游击队的当天,郑守义在自己的院子里讲道:“弟兄们,现在日本鬼子已经打到咱们家门口了,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许今天还没祸害到你家,可你能保证今后也不会祸害到你家?有道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弟兄们,难道我们甘愿做亡国奴,甘愿忍受日本人的欺负吗?”

众队员义愤填膺道:“不!”

郑守义又道:“弟兄们,我拉起这支队伍就是为了抗击日寇保卫家园的。抗击日寇,就是要和日本人打仗,就是要和日本人拼命,自然就难免死伤,大家要作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也要自己的家人作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做到无怨无悔。如果谁没有拔刀见血的勇气,就别充这个数,现在就退出,我没什么好讲的,毕竟打仗不是好玩的。军中立草为标,凡时得有个规矩,要是谁在战场贪生怕死当狗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杀无赦!有不愿意干的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