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修改版) 第四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67)

zzfu2008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埋葬陈郝氏后,陈老板留下两个家丁看守院落,收拾收拾就随郑守义三口搬进了大刘庄。 日本鬼子占领沛县不久,沛县拉起了好几股抗日队伍。 郑守义寻思着也想拉起队伍。 这天,郑守义到胡寨赶集,街上挑担的、推车的、挎篮子、挎箢子的,来来往往,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嗡嗡嚷嚷。这时候,郑守义忽然见两个鬼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埋葬陈郝氏后,陈老板留下两个家丁看守院落,收拾收拾就随郑守义三口搬进了大刘庄。

日本鬼子占领沛县不久,沛县拉起了好几股抗日队伍。

郑守义寻思着也想拉起队伍。

这天,郑守义到胡寨赶集,街上挑担的、推车的、挎篮子、挎箢子的,来来往往,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嗡嗡嚷嚷。这时候,郑守义忽然见两个鬼子在街上穿过,一个扛着长枪,一个腰间斜挎着一个木盒子,看来是支短枪。那时候,郑守义还不知道长枪和短枪各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都是哪产的,性能如何,但能感觉到,这一长一短两支枪肯定是好枪,这要是在市场上,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才能买到呢。这得需要多少担藕啊?怎么着也得几车小麦,可是好几亩地的收成呢,而这得需要多少早起晚睡、风里来雨里去的劳作呢。乖!一车小麦就够他一家三口吃两年的,如果能白手拾鱼,岂不捡了个大便宜?娘的!这一长一短两支枪是老子的了,郑守义心血来潮地毅然决然地要把这一长一短两支枪弄到手。郑守义甚至想到了拥有这一长一短两支枪时的满足和快乐,不禁亢奋了起来。郑守义想夺枪,就悄悄地盯上了这两个鬼子。在郑守义看来,要夺枪,就必须先要了这两个鬼子的小命,否则,这一长一短两支枪怕是摸一下都要惹来什么意想不到的麻烦。谁知道这两个鬼子是什么龟孙子脾气呢?这两个鬼子虽然全副武装,如果出其不意,收拾这两个鬼子是不成问题的。郑守义对自己的武功丝毫不怀疑,平日价可是打三挟俩没问题的啊!可也因着首次赤手空拳对全副武装鬼子下手,且还是两个,更不知道这两个鬼子的底细,心来不免有些紧张。紧张归紧张,可这一长一短两支枪志在必得!只要把这一长一短两支枪弄到手,才好拉起队伍,置办几根烧火棍,谁跟着干啊!

这时,那个扛长枪的鬼子蹲下身系鞋带,郑守义冷地一个箭步上前,飞起一脚,不偏不倚正踢在了挎短枪鬼子的腹部,那家伙“哎呀”一声就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打起了滚。当那个扛长枪的鬼子还没弄明白是咋回事时,郑守义顺手夺过了他的长枪,对准他的胸部就是一刺刀,那家伙“哇”地一声就躺倒了,腥热的鲜血溅了郑守义一身。郑守义又给了正躺在地上打滚的鬼子一刺刀,两名鬼子就这样命赴黄泉了。

附近的人,有的见状惊呆了,有的见状拔腿逃跑了。街上赶集的和摆摊的听说有人打死了两个鬼子,纷纷奔逃,南来北往的,东躲西藏的。一时间,街上大乱,暴市了。

郑守义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把短枪挎在腰间,把长枪扛在肩上,混在人群里也跑走了。

不一会,街上空无一人。

郑守义回到家中,玉芝见状,唬了一跳,“孩他爹,你这是……”

郑守义把长枪竖到墙上,把短枪放在一个凳子上,一边脱衣服,一边笑了笑道:“杀了两个鬼子,也算给婶子报仇了。”

玉芝舒了口气,道:“该杀!”然后给郑守义拿来了干净的裤褂,端来了水,递过来了毛巾。还在垃圾坑上架了一堆火,把郑守义脱掉的血迹斑斑的裤褂全烧了。

这时,刘阶民跑来了,笑道:“守义哥,听说你杀了两个鬼子,还弄来了两支枪,佩服!哦!枪在这里,我看看!”

之后,刘阶民摸了摸长枪,放下,又摸了摸短枪,心一横,一本正经道:“守义哥,我跟你打鬼子了,替我老婆报仇!”

刘阶民的老婆是那天在村里被鬼子的飞机炸死的,一支胳臂挂在了树枝上。

郑守义朗然道:“原以为小鬼子刀枪不入厉害无比呢,没想到让我赤手空拳就报销了两个,不过如此,没什么可怕的!回来的路上,我就想找你一块干了。长枪是你的了。”

刘阶民又把长枪拿到手,上下看了看,心里咚咚地跳个不停,“好!有了它就不愁给我老婆报仇了!”

郑守义已擦洗好,穿上衣服,给刘阶民搬了个凳子,自己也搬了个凳子坐下,稳了稳神,声音还是因激动而变得沙哑,“阶民,就我们俩是闹腾不了多大动静的,我想立一杆大旗,拉起队伍正经八百地和小鬼子干了!往大的说,咱这是为国家和民族效力,往小的说,咱这也是为自个打天下。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说完,血液直往脑门上涌,青筋暴出,鼻尖沁出了一层麻点细汗。

刘阶民也激动了起来,“好!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我们弟兄俩就好好地干吧!没准真能混出个人模人样来。相当年刘邦斩蛇起义时也没几个人,不是成就了一代帝业嘛!”

郑守义冷然一拳就把刘阶民打倒了,然后站起来,哈哈大笑,“就这么地了!”

刘阶民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举起两个拳头,嚎叫道:“就这么地了!”然后,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

玉芝在一旁笑道:“两个神经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