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修改版) 第三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虽然饿着,她却不敢动火做饭,怕炊烟暴露自己,就摘两根黄瓜充饥。

小芳就盼望夜晚的到来。

此时,小芳已是浑身疲乏,躺倒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醒来,屋里黢黑,肚子里咕咕直叫。

小芳摸黑下了床。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周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如果日本鬼子没打进来的话,谁都会认为这是个祥和的夜。

大门外没落锁,居然没出什么麻烦,这让她心宽了许多。但她仍不敢造次,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惟恐弄出声响。

她没有慌着去给大门落锁,因为她没弄清楚现在时辰几何,想等夜再深些。

她开始做饭了。熬了半锅豆角子,贴了一锅锅饼。她把明天的饭菜也一并做了出来。吃过饭,又停了一会子,小芳觉着时辰不早了才开始行动。到了大门前,听听外面没有动静,才敢开门。她慢慢地把门闪开一个缝隙,探出头来,瞅瞅周围的确没什么情况,才放下心。然后拿出凳子,锁了大门,就来到了院墙根前。放稳凳子,把豆角秧子的另一端拴在裤腰上后,就上了凳子。她双手扒住院墙,提了提气,双臂一用劲,身子腾空而起,然后一只脚搭在院墙上,瞬间就上了墙头。

小芳把凳子提上来后,就又放落进了院子里。凳子站不住,小芳也不顾了,双手扒住墙头,就顺着墙下滑。小芳被摔成了个仰面朝天,右胳臂摔得生疼,可小芳如释重负,心里依然兴奋不已。

小芳又在家里过了五六天。所幸的是一直无人打搅。可是,日本兵从她门口咿哩哇啦地过来过去,仍让她头皮发麻,惶惶不可终日。她认为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迟早会出事的。更让她着急的是,面缸就要见底了。

外面是什么情况,小芳一点儿也不知晓,但总不能坐以待毙。能闯出去,当然好,闯不出去,合该倒霉。

小芳被逼得不得不铤而走险。

小芳虽然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仍希望能够顺利地闯出去。

她在收拾东西时,发现吴迅祥的礼帽和一件长衫没有带走。于是,她就把长发盘了起来,带上礼帽还挺合适。至于长衫又肥又大对小芳来说那就是小事一桩小菜一碟了,拿出针线,该绷的绷,该缭的缭,不一会就收拾好了。

小芳又学着吴迅祥,把手枪别在腰间,又戴了架墨镜。

小芳揽镜自照,就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小男人,抑或不男不女,很可笑。权宜之计,活命要紧,哪管得这么多呢。

收拾以毕,小芳看看天近傍晚,就翻墙出去了。

离东安门较近,小芳就决定先到那看看情况。寨主街里行人不多,皆是匆匆然。小芳走不几步就要回头张望一下,惟恐有什么意外情况。本想见人打探一下东安门的情况,又怕一张嘴让人识破自己是个女儿身。见人即低头,帽沿压了又压。一路上,心惊胆战,如履薄冰。

走出寨主街,东安门就在眼前。

大门洞张着。大门北侧靠门站着三个男人,凡过往的人必须掏出一张纸来给他们看,否则,该进的进不来,该出的出不去。大门南侧靠门站着两个持长枪的矮胖子,是小芳从未见过的穿着,说话咿哩哇啦的,盛气凌人,想搜谁的身就搜谁的身。所有过往的人,都得向他们鞠躬施礼。小芳知道他们就是日本兵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