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修改版) 第三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62)

zzfu2008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size][/URL] 小芳的鼻子就有些发酸,但强忍着:“俗语:生身不如养身重。就是他知道了我和他的关系,我也不会让他跟我走,是你们公姥俩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的,他得养你们的老。” 孙黄氏的眼圈红了:“我也想让你们娘俩相认,可就是……” 小芳就呜咽了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大姐,有你这份心思我就心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的鼻子就有些发酸,但强忍着:“俗语:生身不如养身重。就是他知道了我和他的关系,我也不会让他跟我走,是你们公姥俩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的,他得养你们的老。”

孙黄氏的眼圈红了:“我也想让你们娘俩相认,可就是……”

小芳就呜咽了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大姐,有你这份心思我就心满意足了,相认不相认还不是一样亲。”

第二天,沛城沦陷了。

虽然孙围子离沛城也就十几里路远,但这村的人家都没有因此离去。到哪里去安全呢,谁也不知道,只有到哪步路说哪步路吧。眼看到手的麦子就要开镰收割了,谁舍得离去呢?这可是他们半年的心血啊,民以食为天,粮食和他们的生命同样重要,更何况有许多人家在等米下锅呢。

能和儿子石头一起生活,这几年一直是小芳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了,石头的一举一动,一颦一蹙都给她带来了许多快乐,可每当夜深人静时,她又不禁为吴迅祥提心吊胆,回肠九转,吴迅祥现在什么地方?参没参加打仗?若参加了,受伤没有?若受伤了,轻重如何?

她老做恶梦。

有一次,她梦见一个黑影老在她的身后躲躲闪闪,于是,她拿出了那支短枪,“咔嚓”上了顶门火,慢慢地举了起来。这时,她的手一点儿也不颤,瞄准那个黑影,突然扣动板机,只听得“叭”的一声枪响,那个黑影晃了几晃就栽倒了。她壮着胆子过去一看,竟是吴迅祥倒在了血泊之中。

三天或四天过后,小芳听说日本鬼子占领沛城后,次日又攻打徐州去了,城里没留下一个日本兵,就坐不住了,不听孙百康和孙黄氏的劝阻,非要进城看看去不可。

小芳就进了城。

沛城被日机炸了个稀巴烂。

──十几架飞机盘旋在沛城上空,时而俯冲射击,时而投弹轰炸。

爆炸声震天动地,许多房舍被炸毁,断壁残墙,到处是蔓延燃烧的烈火,冲天而起的浓烟。屋瓦的炸裂声,飞机上机关炮的射击声,死难者家属嚎啕痛哭声,寻男找女的叫喊声,响成一片……

──赶脚的毛驴,有的被炸死,有的挣断缰绳跑了。

──外河边落了一枚重型炸弹,弹坑埋得下一挂大车,翻出的土块案板一样。

──一枚没爆炸的炸弹,把山西会馆西院女子小学的一名学生的手腕砸断,只有筋还连着,血淋淋地耷拉多长。

……

惊恐万状的老百姓,扶老携幼,抛家舍业,纷纷出城外逃。

从南安门到回家的路上,小芳就没有见着几个人。寨主街两旁有几棵刺槐被炸弹连根掀倒了,现在树叶已经晒干,在风中“哗哗”作响,如同一种哭泣;许多房舍变成了一片片凄然的废墟;有些弹坑已被灰烬填满,像一只只黑色的眼睛在注视着这满目疮痍……小芳所幸的是,自己的院落丝毫没有受到损坏。

当她把东西放进屋里,要去街上打探吴迅祥情况的时候,她蓦地发现菜地昨天被人浇过了,眼前是一片亮绿,小小的豆角花、辣椒花、黄瓜花竞相媲美,心里便是一阵欣喜。她断定这是吴迅祥干的,这说明吴迅祥昨天曾来过,也说明吴迅祥依旧平安无事。更让她高兴的是吴迅祥居然有心把菜地浇了一遍。

小芳这次进城前,本打算打探准吴迅祥的消息后就回孙围子的,现在却不想这么快回去了,没准要不了两天她和吴迅祥就能在这相会。想到这,小芳的心里甜丝丝的。

于是,小芳就又在这住了下来。

她想,吴老爷子也一定没事儿,要不吴迅祥是没心思来浇菜地的。虽然她现在没有什么不测,但她对吴老爷子仍心存芥蒂,甚至是恼恨。她下意识地希望吴公馆里能出些什么事,比如房屋被炸毁几间,吴老爷子的腿被什么东西砸伤……这样想的时候,小芳感到心里很解气、很痛快。

小芳连盼了三天也没把吴迅祥盼来,日本兵却来了。

日本兵进城后,派兵把守三关,将城门紧紧关闭,全城戒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