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七章 特工出征 第十二节 青云赌场

江畔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七彩男住进了青云山下的洁雅(jaya)宾馆。


第二天一早,七彩男支付5美金,准备吃早餐,前台小姐很兴奋地问:“先生,您是来自中国吗?”


眼前的这位中国客人神情冷峻,脸刮得干干净净,身着得体的丝质西服,裤线笔直的似乎能切开当地的木瓜。


“是的。”七彩男对小姐的提问感到有些奇怪。


“先生,本宾馆规定:今天所有的中国贵宾就餐全部免费!”


“为什么?”


“先生,是这样。昨天从中国上海飞往Y国的航班,受到歹徒的劫持,是一个中国人帮助了我们,他走的时候根本没有留下姓名,而我们的总经理当时就在这架飞机上。本宾馆为表达对中国贵宾的敬意,决定今天所有中国贵宾的一日三餐全部免费。请您看今天的报纸!”


小姐递过来的是一张《晶报》,只见头版头题的大标题是:寻找中国李涛先生 他可以终身免费乘坐亚洲航空公司的所有航班!


七彩男看了报纸才知道,他们从那个手机知道了是中国人杀掉了女匪,幸亏他昨晚没有去录什么证词,又及时换了护照登记,否则很快就会被人找到,那他可就什么也干不成了。


“知道这在中国叫什么吗?为人民服务!”七彩男幽默的笑了。


小姐点头哈腰:“谢谢!”


吃过早餐,七彩男乘缆车直奔Y国著名的青云赌场而去。只见缆车的木框处刻有一行中文:“把钱输光,空手回乡;我不自杀,再干一场!”七彩男看了不禁哑然失笑,这就是赌徒呵!


在来Y国之前,七彩男还考察了澳门的赌场,觉得那里的赌场过于传统,中国的贪官到那里赌博,多是在职的,以距离近为主要原因。由于美国他暂时不想去,所以青云赌场成了他的第一选择,而001给他的资料中,只有六个贪官逃到了Y国,其中官衔最大的就是刚刚逃到这里的C省副秘书长唐新。


至于把赌场作为抓外逃贪官的第一目标地,是因为七彩男认真研究了国人到国外就去赌场的行为和心理。中国人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没有什么朋友,又缺乏当地的语言文化基础,就是再有钱,也融入不了当地的主流社会,同时天生还不爱运动,致使娱乐生活单调乏味。而赌场采用的是国际通用规则,没赌过的人,看两分钟就会了,所以他们不约而同地走进赌场,以此打发恐惧或无所事事的时光。


昨晚,七彩男第一次和“蛇”通了电话。


“蛇”的话很少,只懒洋洋地说还没有具体的线索,让七彩男进入青云赌场的玫瑰包房,然后不等七彩男说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没有亲情,没有问候,没有寒暄,态度冰冷的像南极。


001告诉过七彩男,“蛇”不会和他见面,他们只能电话联系。


从“蛇”冰冷的态度中,七彩男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此行必多坎坷。


青云高原在Y国某市西北约50公里处,面积约4900公顷,是颇具盛名的高原避暑地。原名“珍丁高原”,由于山中云雾缥缈,树木常青,令人有身在山中犹如置身云上的感受,故改为青云高原。


青云赌场就建在青云高原的最顶端。


Y国的青云赌场以营造“赌亦有道”的“尊严”著名,它明确告诉客人,赌场是最大的赢家。青云赌场的风格是以大取胜,一个大厅套着一个大厅。如果不按赢利而是按建筑规模排名,青云赌场堪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赌场入口附近的“蒙特卡罗厅”是个金碧辉煌的圆形大厅,欧式设计的柱子、墙壁和天花板上,各色霓虹灯闪个不停,近百张赌桌上摆放着各色赌具。所有人进赌场前,都要通过装了金属探测器的安全门,摄影、摄像器材严禁带入,要存放在入口旁边的贵重物品寄存处。青云赌场的赌博筹码是林吉特(1林吉特约合2.2元人民币),筹码从50林吉特到1000林吉特不等。


七彩男走进了铺着红色地毯的赌博大厅。


从小接受的教育使七彩男一直把赌场作为倾家荡产、穷困潦倒的专题片在头脑里放映,片中的人物每个都是抽着大烟、大黄牙外突的家伙。可现实的青云赌场并没有给七彩男这种感觉,人们西装革履、文质彬彬,到处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安静。


七彩男没有急于坐下来,而是在赌场里转了一圈,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见赌场的规模之大。看来青云赌场的情况和在家里模拟研究的基本相同,主要是分为公众大厅和贵宾包房,区别就是下注的不同。鉴于贪官做贼心虚、不敢见人的心理,他们绝对不敢在公众大厅抛头露面,可青云赌场有108个贵宾包房,唐新会在哪里呢?这个踩点的工作就由“蛇”代劳了。


七彩男换了30000林吉特的泥码,进入了玫瑰包房,坐到了21点的台前。


玫瑰包房里的赌客基本都是中国人和越南人,这可能就是“蛇”选中这个包房的原因。几个身着名牌西装、手戴翡翠戒指的中国男子在玩“百家乐”,手中的筹码至少数万林吉特,他们投注时气定神闲,每注都在一千林吉特以上,几个小时下来,输赢在数万林吉特之间。


21点的指牌官是个挺丑的姑娘,见七彩男坐下,便小心翼翼地用中文问:“先生,我们可以开始吗?”


“可以了。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七彩男对指牌官小姐的中文水平和判断力挺惊讶。


别看姑娘长的不太好看,可发牌的动作却非常专业、潇洒漂亮,扑克牌在她手里几乎变成了魔术的道具:“中国客人一般都比较严肃,不像韩国客人喜欢嘻嘻哈哈。”


“那日本人呢?”


“日本客人也严肃,但严肃的和中国不同,中国客人是神情严肃,日本客人是放筹码时严肃。”


看来,赌场已经把赌客的心理分析到家了。


“哎,今天唐先生怎么没来呀?”七彩男煞有介事地问,心里想:这个家伙会不会改名呢?


“唐先生?”


“就是唐新,一个50多岁,长得白白胖胖的老头。你今天没见到他吗?”七彩男已经把唐新的履历研究的烂熟于心,知道他有一个多年未见的外甥,而他现在的身份,就是他这个外甥的好朋友。


“对不起,我不认识这个人。先生,可以发牌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