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112.决战(6)---等

fishdb328 收藏 6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大地的愤怒!为什么愤怒?这就不得不说说13日凌晨对东陵的进攻中发现的妇女了,这些女子都是被倭人在筹集粮饷过程中劫持而来。   最开始的时候倭人在占领四平以北的东北大地之后只是诱惑那些无知的人们告诉他们皇军可以给他们大量的粮食和优厚的待遇,雇佣他们为皇军工作。之后野兽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大地的愤怒!为什么愤怒?这就不得不说说13日凌晨对东陵的进攻中发现的妇女了,这些女子都是被倭人在筹集粮饷过程中劫持而来。

最开始的时候倭人在占领四平以北的东北大地之后只是诱惑那些无知的人们告诉他们皇军可以给他们大量的粮食和优厚的待遇,雇佣他们为皇军工作。之后野兽军队的本来面目就渐渐地表露了出来,部队由于异国作战,又缺乏物资补给对士兵思想情切极其影响士气。这个时候关东军司令部参谋长石原慎太郎接受了板垣征四郎的建议,板垣征四郎说:“只有让帝国士兵乐不思蜀才是解决士气的最好办法。”对于倭国这样一个一直以来在两性方面缺乏伦理和道德约束的国家来说所谓的乐不思蜀,女人成为了中间最有作用的工具,当少数的朝鲜女人被送到军营受到的极大的欢迎之后那么女人就成为了倭人最想要得到的物资,特别是倭人军官,他们一直都没有粮食的威胁,因为不论怎么饿都是先饿死兵而不是军官,而军官在对女人的占有上一直就享有特权。

在东陵的女子,她们的命运职能用悲惨来形容,她们大部分的人每天要被迫接待20个左右的倭人,有时候那些稍有姿色的女人几乎两到三天都穿不上裤子。而它们很多人都是第二第三批被带到东陵的,先前的很多人都死在了倭人的军营。

当洛辉接到了包汉文从沈阳发来的电文之后,他虽然很清楚这样的事情在中国抗倭战争中一定会发生,但是也许是雄性天生对雌性的保护和占有心理,更多的是对国家的热爱和敌人的仇恨洛辉愤怒了。原本那带来的12门200毫米口径重炮是为其他人准备的,但是这个时候洛辉想到的就是看到更多倭人的尸体。

1930年2月13号是中国和世界舆论都会十分热闹的一天,中国东北军的受意下,沈阳日报以《杀之不足以平愤》为题目一大量的照片介绍了那些被迫的军妓,已经第7旅造的无头尸体和人头京观。一时间国内舆论大哗,百姓更加群情汹涌对倭人的仇恨几乎到达了顶点。而南京的委员长和他的老对头井冈山上的李得胜在第二天居然很默契地将倭人军队称为“禽兽”和“野兽”。当然作为国家政权和代表先进生产力的集体都对京观只是表示理解,认为那是情绪失控的产物。委员长也做了象征意义上的电文通报批评了事。但是包汉文、洛辉和就在战场的张学亮可不这么认为?因为在包汉文和洛辉坚持要将报纸所有消息完全在全军宣传之后,现在东北军将士的眼睛是红色的。

后来中央日报的记者问包汉文为什么这么做的时候。包汉文只是说了段并不工整的诗文。

“问君仇何甚?血红怒目瞪。长刀向敌阵,不惜五尺身。”


感受着令天地动容的大自然之力,洛辉对着被埋葬的倭人以及周边侥幸没有被波及到正在发呆的倭人一阵冷笑,可是脸上的肌肉却是那么的僵硬,看起来是那么的狰狞。也就是从今天起这支东北军,日后南华共和国重装甲军团军的骨干们在日后的对倭战争中带上了这种狰狞的气息,他们不会成为俘虏也不会留下俘虏。洛辉总是问自己杀够了吗?恨消了吗?但是洛辉的心里只有一个愿望,他还想杀,也许就算杀到倭人亡国灭种也难以平息心中的愤怒。但是龙有逆鳞,触者闭死。

看着刚走出20米外,呆呆地看着炮击和雪崩的郭松龄包汉文大声多到:“还不去占领阵地?”

“奥!”郭松龄没有会过神来,转头看见洛辉狰狞的面目迅速一个机灵:“是!”

“等等!”

“请洛指挥指示!”

“记住,倭人已经全部死在了雪崩中!”之后洛辉面色不善地从牙逢里挤出了四个字:“你明白吗?”

“明,明白了!”郭松龄这个时候已经一身冷汗,他似乎看到了秦朝那个叫白起的杀神。

这个时候小泉六一正在拼命地抽自己的脸,他在问自己为什么不在几天前搞几次爆破将山峰上的积雪阵下来。小泉六一现在很明白,如果明天还不天晴得不到空军的支援那么他的第11师团处境不就妙了,而且他在自己的指挥所也听到了那几十门155毫米以上的火炮沉闷而巨大震撼的声音。帝国常备师团的制式火炮是120毫米的口径,也有12门155毫米的重炮,但是小泉知道自己现在无论是在兵力、火力、地形上都处于下风,他现在只能期望南侧的高地能够多守一段时间,使东北军的总攻时间向后推移,只要这该死的天气能够好起来,能有帝国强大空军的支持那么他相信自己还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可是这个时候洛辉关心的可不是他。洛辉小声地问身边地参谋:“四平那边有消息吗?”

“洛指挥,四平那边的倭人已经有了动作,不过好像不是来支援的,他们好像要把两个师团抱成一团。”

“抱成一团?倭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平静下来的洛辉拧着眉毛。“小北河那边怎么样了?”

“倭人今田新太郎第14师团和石原莞尔第19师团已经向小北河南面正面展开一副全面拼命的架势,板垣征四郎第5机械化师团正在向小北河南岸运动,预计其大部明天中午前可以到达。”

小鬼子的办法很稳妥,想要四平的倭军回援那就一定要把小泉六一打痛而且小北河防线一定要硬,那时候倭人就不得不让四平的敌人增援了。

“命令,混成独立第10旅,第11旅,第14旅对南侧高地24小时轮番攻击,没有命令不准停止,告诉他们‘我不要伤亡数字,我要南侧高地!’”

洛辉顿了一顿,接着说:“以战役总指挥的身份命令王铁汉在小北河防线,防守姿态要硬,我军阵地寸土必争,我军士兵寸步不让!只要有人在就不能让倭人登上小北和北岸。”

最后洛辉也长长地叹了口气说:“还有让空军做好准备,也许明天就天晴了!”

天晴就意味着空军要用自己的存在吸引倭国空军的火力,达到帮助地面部队的目的。

由于北部高地的坡度的雪崩的关系,东北军的155毫米火炮还在半山腰艰难地爬行的时候太阳已经有些想要躲避冬天的寒冷了。南部高地的战斗异常惨烈,倭人没有北部高地,河谷中的地面部队对北部高地上火力封锁难以机动,就算是在靠南边的河谷北部高地上的火力无法覆盖,但是由于北部河谷已经是东北军的了,所以倭人一样暴露在河谷中的东北军火力之下,更重要的是作为制高点的北部高地可以清楚地看到倭人调遣一兵一卒,倭人所有的动作都在东北军的监视之下。

南部高地持续吃紧,东北军对倭人进行的是整团整团地攻击,而且是3个8千人主力旅的轮番攻击,倭人职能依靠地形死守。小泉六一曾经多次想要派遣两个大队上去支援,但是只要小泉的支援部队有动作东北军的火炮就会丝毫不留情面地予以打击,而且因为天快黑的关系,东北军攻击部队正在向河谷南部深处攻击前进,以防止倭人以夜色为掩护支援南部高地。

如果能够拿下南部高地那么小泉师团的日子也就不长了。小泉也确实是一个务实的人,他已经接到了消息沈阳方向支援的部队在对小北河防线作出尝试性攻击之后已经发现那是一块钢板。而四平方向要支援他的话辽河平原河网纵横大雪之下150公里的路程可不是那么快就能到的,而且东北军不可能不设置阻击。因此小泉一方面祈祷明天能够天晴以便有空军的支援,另外一方面他正在将部队的主阵地由河谷源头大甸子向东面的群山扩大纵深,以求能够加大防御纵深能够支持更长的时间。因为他明白,在这样的条件下率领重装武器的部队跑进太行山和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玩那是不得已的办法,他可不是直元真率领的那种1000余人的守备部队,他率领的是帝国主力常备师团。这样的师团想要在大山中藏的无影无踪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如果分散的话并不是本土作战的倭人被吃掉也是迟早的事情。想了想这里小泉六一还是决定将自己师团的困境向关东军司令部报告,他还是希望四平方向的两个师团能有一个前来支援他。对于他来说就算是自己的师团被歼灭了帝国也能够将东北军的攻击集群钳制在铁岭一线,那种态势对帝国还是很有利,如果两个方向的友军能够在他被歼灭之前到达的话那更将形成对中国军队的合围。所以小泉六一认为现在双方比的就是速度,突破防线的速度,而这种速度更是双方在阵地上意志的比拼。大甸子河谷南部高低的枪声和炮火依然没有停息的迹象,枪炮声和喊杀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小泉六一已经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办法,他甚至已经将东陵帝国士兵被削首做成京观的事情通报了各部队,他要用愤怒去武装自己缺乏补给的士兵,当然就算是小泉六一也被帝国军部选择性遗忘的宣传所蒙蔽了,在很多倭人士兵的眼中,中国人是魔鬼。

大甸子前线的战火硝烟和另外一个地方的东北军部队有着鲜明的对比。那支由第一、第三步兵师,第二炮兵师,第四、五、六独立混成旅组成的部队正在铁岭到四平必经之路满蒙线以东10公里的群山中安静地安营扎寨,安静地实行灯火管制。这里在东北入东下雪以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秘密运送储存武器弹药,辎重粮草。这支在11日晚出发的部队由于要秘密行军绕开城镇、村庄、所以130多公里的路直到13日傍晚部队才全部到达预定地点。

如果说伏击四平来援的一个师团和歼灭第11师团在表面战果上并没有太多的区别的话,那最大的区别就是东北的战场形势。只要吃掉四平来援的一个师团那么在四平的周围的另外一个师团也就成了孤军,只要能够吃掉那么倭人散落在东北腹地的大量守备部队就成了东北军嘴里的肉。要说的是四平这样的地方掐住陆路通向吉林和黑龙江的咽喉倭人不可能不驻守部队,所以支援的部队一定部队多余一个师团。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包汉文和洛辉计划的大胆,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几个月了。准备中最关键的物资分批运输储藏已经完成,部队秘密到指定地点集结已经完成,那么剩下了就要等了,等着倭人向口袋钻。

可是现在四平之倭人全无动向,那么苦恼的就不只是洛辉了,同样苦恼的还有包汉文。包汉文喜欢独自思考问题,他是一个务实主义者,这样的人有时候表现得有点冷,在大部分的时候包汉文不会说没有用处的话,他只会和那些对他的战术布置有启发和有帮助的人谈话,所以在大部分的勤务兵看来这个人实在有点孤傲。这也是包汉文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也没有勤务兵来叫他的原因,当然这个时候包汉文正在苦恼怎么让四平的倭人出来。要四平的倭人出来就要让倭人在小北河碰钉子,还要让倭人第11师团被打痛,但是攻击第11师团需要时间,而防守如果继续到明天可能天气就会变好,那时候倭人的空军.....包汉文有些苦恼,如今的中国军队实在在防空上有所欠缺,他们太缺乏防空的训练和经验。

不过话说回来撞大运这个事情还是经常发生地,运气好的人总在最需要的时候有人雪中送炭,而这个人却是晴天送飞机来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