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17章 他乡遇故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那个年轻人年约30,身子高挑,腰板挺直。虽略显单薄,但全身却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迸发出一种和他身材绝不相称的嚣悍之气。他的脸可能少见阳光,有点惨白,脸容祥和,很有亲和力,但又偏偏给人镇定从容,崩泰山于眼前亦不变色的感觉。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双眼,他的双眼看上去不十分大,但炯炯有神,顾盼之间,不自觉地流露出凌厉的锐气和狂热的霸气。

成嘉瑶觉得这个脸色惨白的奇怪的年轻人,拥有和冷血一样特殊的气质,绝对令人侧目。他有一种军人特有的强悍,和冷血身上迸发的气质相似。但和冷血不一样的是,冷血虽冷如冰山,你很难接近他,熔化他,但冷血绝不会给人危险的感觉,反而给她有傻得可爱的感觉;而这脸色惨白的年轻人,虽面容安祥,有很强的亲和力,使人容易接近,但给她的感觉是狠如豺狼,毒如蛇蝎,浑身迸发出一种极度危险的信息,给她一种强大的心理压力,可以令她几乎窒息的压力,从来没有一个人(包括冷血)能给她这么沉重的心理压力。

这脸色惨白的年轻人太可怕了,她宁可整天面对百个像冷血一样冷冰冰的人,也不愿意面对这脸色惨白的年轻人一会儿,哪怕是一秒钟。

总之,眼前的年轻人给历经生死考验的成嘉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生死喋血的经历令成嘉瑶的感觉一向很准。也只有经过血与火考验的人才会有这种感觉和体会,普通人是绝对感受不出的。

成嘉瑶知道冷血肯定有和她一样的感觉,因为冷血也绝不会是一个普通人。她以为冷血被这个脸色惨白的年轻人的特殊气质吸引,当她看清楚冷血惊异的神色时,她才发现,冷血认识这个人。

“他怎么会来呢?他还认得我吗?给他认出我来就糟糕了。”一连串的疑问狠狠划过冷血心里。

这年轻人赫然就是丁霸,就是那个喝高了,乱安排任务,被冷血和邓报国狠揍一顿,并把他的腿也踢断的原鹰凖特种部队副大队长丁霸,被军队开除军籍的丁霸。

冷血想不到在这种场合遇见丁霸,被他认出可不太妙,冷血连忙扭转头。

“你认识这年轻人?”嘉瑶问。她的俏脸离冷血不及盈寸,香甜的气息无所顾忌地喷到冷血的脸上,冷血又无意识地挪开脸,成嘉瑶就喜欢看冷血这种躲闪的样子。

冷血点点头。

“他是干什么的,你怎会认识他,你以前又是干什么的?”嘉瑶又把小嘴凑近冷血的脸庞,一连串的问题从嘉瑶的小嘴喷出来,香甜的气息又肆无忌惮地钻入冷血的鼻孔。

冷血紧抿嘴巴,沉默不语,表示他拒绝回答。在他心里想不明白的是女孩子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为什么来问他,即使是英姿飒爽的成大警官也不例外;也不明白冷如冰山的冰美人为什么喜欢凑近他的脸说话,离开点说不成吗?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嘉瑶又追问几遍,冷血索性扭开脸,不予理睬。成大美人生气了,嘟起小嘴,冷然说:“死色狼,有什么了不起,不说拉倒。”

又是“色狼”,冷血心里苦笑不已,现在的女孩子说话怎么不注意场合和礼貌,这些话女孩子能整天挂在嘴边的吗?让别人听了肯定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冷血紧张地向四周望望,幸亏没有人注意他们,因为晚会的主角出场了。

霍襄在丁楚和霍晓静的掺扶下,缓缓步入大厅。

三大美女同时亮相,全大厅的人眼前都一亮,呼吸为之一顿,特别那些色狼的目光,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三大美女,有的口水流下来,如果不是他父亲提醒,他也不知道。

丁楚很另类,真是穿不惊人死不休,参加晚会居然身穿一套粉红色的运动装,但更显得她充满青春活力,更加热情奔放,更加个性张扬。但丁楚为什么和霍襄这么熟识,冷血有点奇怪,也对她的身份有点好奇。

而身穿晚礼服的二小姐则显得更娇小玲珑,小嘴微翘,更显得任性好动。

最夺人眼球的当然是晚会的主角,生日的主人——霍襄。

霍襄穿一袭纯白色的连衣裙,戴一双真丝白手套,玉步轻挪,步入大厅,幽香扑鼻。裙摆轻舞,旋起了青春的旋律,扬起了活力的翅膀,诵起美丽的赞歌。

霍襄俏脸淡妆,杏眼在眼影的衬托下更显得清澈透明,顾盼之间,惊射出一道道耀眼而勾魂的闪电。有幸被温柔的“闪电”击中,你绝对会神魂颠倒,不知今晚是何昔。粉脸不时显现的两个梨窝,犹如蕴藏着两坛甘纯清爽的美酒,等待着有人来吸允。两个梨窝也像有地球的万有引力,把全场所有的青春年少的才子俊男紧紧地吸引住,迷失在她的轻笑浅颦中,不能自拔。

此时的霍襄犹如九天仙女下凡尘,文静的她和丁楚的动感形成强烈的对比,显得是那么的宁静,是那么的高贵,那么的典雅,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夺目。大厅的等突然熄灭,随着生日歌的响起,全场的人都一边鼓掌打节奏,一边为霍襄高唱生日歌。

插着21根蜡烛,有一米多高的大蛋糕缓缓推入大厅中央,霍襄神情肃穆地、很虔诚地许个愿。丁楚问霍襄许个什么愿,霍襄的俏脸红起来,坚决不作答。丁楚打趣地说霍襄肯定想男人,丁楚这么大胆的话,当然令高雅的霍襄满脸绯红,但更加使她娇艳欲滴。那些公子哥儿的眼睛又凸出来,又有人流下口水。

然后在丁楚,二小姐的帮忙下把蜡烛吹灭,切蛋糕。灯光亮了,年轻人掀起一场蛋糕战,也不管自己身穿的可是名牌服装。欢笑声,惊叫声,娇笑声响彻整个大厅。

老持成重的人都退到大厅一角,面露微笑地看着场中欢乐的年轻人,可能在他们心里正在寻找逝去的青春的印记呢。

冷血当然也退到大厅一角,他虽然是高级经理,但身份还只是一个保安,绝没有身份和资格参与这种上流社会的游戏,要不然,为什么王伟豪,李昆他们的影儿也见不到呢?

突然,霍襄用碟子盛着块蛋糕,双手捧着向冷血这个方向走来。看来霍襄太高贵了,她的脸和身上没有粘到蛋糕沫儿,可能人们不忍心捉弄温柔文静而高雅的她吧。

冷血以为霍襄那蛋糕给什么人吃,也没有注意,透过茶色眼镜,目光在向四周扫视,寻找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感受有没有危险的气息。

还好一切正常,既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他灵敏的第六感也没有向他发出警报,但他的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总是觉得今晚会有事发生。

他的第六感很准,他的直觉也很准,连忙通过耳麦问其他队员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情况,即使一点点可疑的地方也要向他报告。

但所有的队员都报告一切正常,想想也是,有丁副省长参加的舞会,警方也绝不敢掉以轻心的,冷血的心稍稍定下来。

面对已经出现的危险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面对不知的危险,就像他面对这个神秘组织一样。他加入天宇集团也有大半年了,别说打入其内部,连这组织的边也摸不着,不过他绝不心急,机会是靠耐心等待和及时把握机会的,他一定要铲除共和国身上的这颗毒瘤,为死去的十一个无名英雄报仇,还一个青天给人民,一定要为祖国洁身净体。

香风扑鼻,一把娇美温柔的声音传入耳际,“冷经理,在想什么,请吃蛋糕。”

冷血扭回头,定定神,惊为天人的霍襄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戴着真丝白手套的纤手,捧着蛋糕举到他面前。

冷血愕然,全场所有的才子俊男、公子哥儿愕然,所有美女愕然。谁也想不到眼光高于天的霍襄居然亲自切一块蛋糕,并亲自送给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保安吃。

一道道充满嫉妒的而饱含怒意的目光从所有青年男士眼中激射而出,一抹抹充满醋意的眼神从所有女士的杏目中疾喷而来,冷血好像感觉到站在远处的黄菲射来幽怨的目光。如果目光是剑光,冷血现在已遍体鳞伤;如果目光能杀人,冷血现在已横尸大厅。

冷血被灼热的目光盯得很不舒服,面对着霍襄,尴尬地指指自己,说:“给我?”

霍襄琼首轻点,轻声说:“是,冷经理,快点吃。”

冷血很不自在地接过蛋糕,两大口就把蛋糕消灭在肚子里,吃相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冷血本来的吃相就不文雅,在众目睽睽之下,只想快点完成吃蛋糕的任务,又怎会注意文雅的吃相呢?

本来香甜的蛋糕,快速地通过嘴吞到肚子里,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冷血什么味道也不知道。

看到冷血的狼狈样,才子俊男都露出鄙视的目光,美女都掩嘴窃笑。

霍襄看上去毫不介意,对冷血微微一笑,梨窝微现,转身飘然而去,又旋起一股很好闻的幽香。

成嘉瑶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地瞧着冷血,面对强敌从不害怕的冷血,忽然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突然,成嘉瑶又把香首凑过来,几乎咬着冷血的耳朵说:“死色狼,你艳福不浅,连霍大小姐对你也有好感。”

丁楚也赶过来,她可不像成嘉瑶那样小声说话,扯着嗓子喊:“色狼,你很风流哦,快说,什么时候认识霍大小姐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