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徐亮听熊谷把刚才和小泉的的对话翻译完,思索了一下,问李长生:“长生,这个鬼子的军妓院原来的要到的目的地是哪里?”

“开封。”

“站里要运的粮食多吗?”徐亮不慌不忙地问。

徐亮的镇定让大家感到很有主心骨。

长生道:“不多,这一车实际上都装不满,鬼子拼命抢粮,各站都多多少少有些粮食要往开封装运,鬼子对这个催得很急,一有粮食立刻就催促优先往开封运。”

“如果这节装粮食的车上坐的有人,就假设鬼子的35特别后勤分队没有下车,下一站会怀疑吗?”

“这个,只要我这一站不变更单据,那么这辆车上就还是鬼子的35特别后勤分队。”

“那么这列车什么时候能到开封?”

“这可不一定,货车没有客车准点,不过一般情况下5个小时左右就能到达。”

“你有办法知道这列车到了哪里吗?”

“这要用电话向沿途站询问。”

“这列车没到达的时候,你从票据上能看出这批鬼子是干什么的吗?”

“看不出来,只知道有40多个人。”

徐亮在思考。

刘奋战道:“团长,你是不是想派我们的人坐上这节车到开封车站去闹一家伙?”

徐亮笑道:“好小子,学聪明了。”

“跟着团长这些年,怎么也得学会几招,团长,就让我带人去吧。保证搅他个天翻地覆!”

游击战的妙处在于确定了大致的目标,却不拘泥于固定的计划,见机行事,随机应变,抓住随时出现的有利机会打击敌人,让敌人防不胜防。

徐亮下了决心:“好,就由你带一个排冒充敌人的35特别分队,多带些手榴弹,到了开封车站估计就会穿帮,不过不要紧,你们到达开封车站就开始突然袭击,注意我们的目的是袭扰,打了就赶紧撤。关键是要控制住火车头,我看这样办,从本站出发的时候,就以防范游击队的名义派两个人带一挺轻机枪登上机车,相机控制车头。在开封打了之后沿陇海线把列车向东开,制造事故破坏列车,然后向陇海铁路南面撤退,进入我们的水东根据地 。”

“是。”

“长生,你让站上装粮食的慢一点,可以少派些人手,然后借口命令有变再卸下一部分,让我们的人上车隐蔽,最好天黑的时候到达。刘奋战,你要把人和武器藏好,不要在路上露了馅。”

熊谷插话:“李站长,这个35特别分队什么时候走?”

“说是今天晚上随3326次走。”

“能不能想办法再核实一下?”

徐亮道:“你是想再假冒一次?”

“不是的,我想新乡方面过来的列车既然要运送人员,车上可能还有日军,如果他们人数不太多的话,我们可以先控制这个慰安所,然后引诱他们分批下车,在远处空地上的帐篷里消灭掉。日军进到慰安妇的小帐篷前,武器和衣服都有专门的存放处。”

“哦?”徐亮听了很感兴趣,“长生,你想办法问一下。”

长生拿起电话:“新乡吗?我是榆树镇车站,啊,是牛哥呀,哎,老兄呀,兄弟跟你打听点事儿,今天我这里3322次临时到了些日本人,别提了,麻烦着呢,说是随后就走,你那里安排车了没有?嗯,嗯,知道了。好了,谢谢老兄了。”

“怎么样?”

“说是3326次有三辆准备运送人员的棚车,两辆原来准备让90多个日军乘坐,一辆到榆树镇后让这批鬼子上车,可是来联系军运的中尉非要三辆都用不可,说是他们带的东西多。老牛给他说上边有命令,榆树镇还有一批皇军要上车,这家伙不信,说如果有,到时再让出一辆。”

“好,我们就给他演一处鲁智深销金帐里打周通。咱们研究一下具体计划。”

3322次从榆树镇开出了,本该装运粮食的那节车厢除了部分粮食包,还有刘奋战带领的一个排的穿日本军装的八路军战士。铁路的有关单证上填写的仍然是日军35特别后勤分队。

少佐和大尉出现在第35慰安所的帐篷里,翻译官跟在他们身后。小泉中尉以为这两位军官想来“放松放松”,急忙迎了上来。这个小泉次郎年纪不大,原本是关东军的军官,在和抗日联军的一次交火中裆部中弹负伤,从此成了“太监”,伤好以后竟被调到了慰安所任职,让他恼怒异常,由于不是战斗部队,军衔也长时间得不到晋升,时间久了,心理上渐渐有些变态,对那些来慰安所“放松”的日军官兵产生了一种仇视的情绪,听到慰安妇房间里日军和军妓的喊叫声,心中常常发出很恶毒的诅咒。现在看到徐亮他们来了,心中虽然抵触,但是脸上却不敢流露出来。

“小泉君,一路辛苦了。”少佐开口寒暄,让小泉受宠若惊。

少佐接着说:“让你们下车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有重要的任务。”

小泉心想:“慰安所能有什么重要任务?难道少佐想让把他的部队全部慰劳一遍?”他正在胡乱猜测,少佐又说道:“我们得到情报,有一伙从太行山下来的主要由朝鲜人组成的八路军小股部队,伪装成皇军,妄图混入开封一带进行破坏、袭扰,这股敌人行踪飘忽不定,据我们的内线报告,他们出发已有时日,计划利用铁路混入开封,应该近日到达新乡地区,皇军已在各站加紧盘查,发现敌踪后,由我的部队在本站截击消灭。小泉君,你可能也知道,皇军在华北进行治安强化,现在新乡等处城市的守备兵力并不很多,还要担负守卫各个重要目标的任务,在此处截击是一个正确的安排。这股敌人十分凶悍,为了减少皇军不必要的伤亡,你应该配合好这次行动。”

“哈伊,请长官吩咐。”小泉对共产党的军队痛恨之极,听说要他参加截击行动,心中由衷地感到荣幸,对少佐产生了很大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