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战争 第五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0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URL] [内容简介] 昨夜昏昏欲睡,完稿数量和质量都偏离了提纲,呵呵,大家见谅,更新我会注意加快的,谢谢大家了. 一条舔血的火链横扫而过,掩体外的废墟被打的尘土飞扬,一枚接着一枚的大口径炮弹呼啸着从天而下,残砖碎瓦在烟火中被炸的支离破碎。柴油发动机低沉的嘶吼声中,‘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昨夜昏昏欲睡,完稿数量和质量都偏离了提纲,呵呵,大家见谅,更新我会注意加快的,谢谢大家了.


一条舔血的火链横扫而过,掩体外的废墟被打的尘土飞扬,一枚接着一枚的大口径炮弹呼啸着从天而下,残砖碎瓦在烟火中被炸的支离破碎。柴油发动机低沉的嘶吼声中,‘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狠狠的撞开街道上的路障,轰鸣着冲了过来,25毫米大毒蛇链炮将密集的弹雨宣泄在街道两边那早已弹痕累累的建筑之上。联军新一轮的进攻又开始了……

流弹-啾-啾-的从而边划过,打在身后的砖墙上-噗-噗-做响。岳海波远远的望着不远处那街口边晃动着的人影,联军正在做着进攻前最后的准备。两辆‘潘德90’火力支援车蹒跚着转过街角,90线膛炮口火光一闪,两枚高爆杀伤弹带着糁人的尖啸直丢丢的砸在不远处的废墟中,一名正扛着‘FP98’式反坦克火箭瞄准越驶越近的‘潘德90’火力支援车的战士瞬间便被炙热飞舞的破片给撕扯的粉碎,腾起的血雾中放射状四溅的碎肉到处都是。

一团突然腾起的火光中,不知道从哪里飞出的火箭弹将其中一辆‘潘德90’给炸成了燃烧着的火球,弹药殉爆的冲击波将尾随其后的几个联军大兵掀翻吞没在烈焰中。整个中国军队的阵线上如同喷发的火山一样,街道两边、建筑之内,到处都在喷吐着火舌。

远远的一处断壁之后,几名联军依托着残垣的掩护拼命的朝着街对面废墟里的一处中国军队的反坦克导弹阵地泼洒着弹雨,曝露在外操纵着‘红箭-9’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反坦克手瞬间便被密集射来的子弹给打成了筛子一般。

“狗日的,我操你祖宗”眼见着战友牺牲的岳海波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那团怒火,他端起95式自动步枪,横冲着跳出掩蔽,追逐而来的子弹在身边打的几乎如同开了锅一般,脚底处泥土-噗-噗-的四溅。

断壁后的联军措不及防,眼看着一个中国人端着枪不避流矢的冲了过来。联军大兵愣神之间,岳海波已经冲过流弹横飞的街道,一头扑进断壁处不远的一堆废墟中。

醒悟过来的联军立即的掉转了枪口,M249机枪劈头盖脸的把5.56毫米弹泼了出去,日-日横飞的子弹将岳海波隐蔽的那堆废墟的墙面给打的斑驳淋漓。密集的弹雨一下子将岳海波给捂住了。

显然联军意识到这名近在咫尺的中国士兵对自己的威胁,各种枪弹一时间潮水样的倾泻了下来。间杂其中还有枪榴弹的爆炸声。

耳边不时的有子弹呼啸而过,联军吊射的枪榴弹越打越近,岳海波知道要是还继续呆在这里,只有等死的份了,无论如何也要打破这种坐以待毙的局面。

大柳眼看着岳海波被一溜射来的子弹给逼入了一处废墟里,几名联军用猛烈的火力把那处给打成了沸腾的粥锅一样。大柳知道情况不妙,岳连一定是给捂住了。

大背着长矛一样的JS02式12.7毫米狙击步枪,大柳迅速的潜离了自己的阵地。在距离这不远之处,一辆‘M998悍马’高机动车半瘫在那里,破碎的前挡玻璃上喷溅的鲜血到处都是,头部被12.7毫米狙击重弹给绞的稀烂的乘员倒毙在车门处,这是大柳之前的战果。

街道上轰隆驶来的联军战车掩护着突击的步兵缓缓推进,中国军队猛烈的火力下,不时的有联军大兵倒下。‘M1A2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120毫米滑膛炮连续的把炮弹砸了出去,火焰、碎石沙土、以及残肢断臂从窗口喷涌出来,中国军队的火力顿时的为之一挫。

数枚FP98’式反坦克火箭呼啸着从不同的方向命中了横冲直撞的‘艾布拉姆斯’,金属射流在瞬间便洞穿了‘M1A2SEP’的侧面装甲,弹药舱发生的殉爆再有减压板也没用,巨大的爆炸声中,整个炮塔在骤然爆裂冲出的火柱中飞了出去。

显然岳海波目前的情况更为糟糕了,一辆‘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突然的转向,沉重的金属履带碾压在坑坑洼洼的街面上铿锵作响,纤小的炮塔上25毫米机炮嗵嗵的把高爆弹打了出去,密集的爆炸声中烟火四袅。

岳海波刚探身而出,打了一梭子弹,就觉得胸口被重重的猛击一下,强大的冲击力把岳海波撂倒在地。前胸处沉沉的透不过气,让岳海波一阵的呼吸不过来,只得挣扎着爬起来,粗喘着气。胡乱的撕开作战携行具下的避弹衣,岳海波看到了那枚在凯芙拉防护下已经变形了的弹头,就那样的钻夹在避弹衣的夹层之中,尽管这样,子弹的高温还是把岳海波烫的够受。凯芙拉避弹衣可以阻挡弹头射入柔软的人体组织,但并不能够减弱多少子弹的冲击力,肋骨被撞击的隐隐作痛,半天都让岳海波难以动弹。

一枚枪榴弹近距离的在岳海波身边的墙角处炸开,爆炸的气浪裹着浓烟冲天而起。大柳在距离废墟并不是很远的一处街角架好了他的JS02式12.7毫米狙击步枪,瞄准镜的视野中,丛林迷彩涂装的‘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正转动着车体,缓慢的倒车,车顶炮塔上大毒蛇链炮疯狂的喷吐着火蛇,从车顶舱盖探出半身的车长正指挥着几名联军大兵向岳海波隐蔽的废墟包抄过去。

十字线缓缓的压在了‘布雷德利’战车车长戴着防护头盔的脑袋上,打开保险,大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屏气凝神,右手食指轻扣下扳机……一枚12.7毫米狙击重弹旋转着从枪口呼啸而出…….血雾喷洒,脑袋被敲的稀烂的尸体无力的瘫软下去,只剩下破碎的防护头盔咕噜噜的滚落出去。

枪声响起,眼看着半身车外的‘M2A3布雷德利’的车长整个的脑袋在血雾中变成碎烂的西瓜一样,正在对着废墟包抄过去的联军大兵立即的卧倒隐蔽,并试图通过弹道来发现隐蔽在暗处的中国狙击手的位置。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