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参X部的女兵透露:她们也许听到了隐形飞机!

星A快慢机 收藏 40 15906
导读:最近风传F-22A到中国的家门口挑衅,类似的传闻不是第一次。当年美国的隐形飞机F/A-117进驻韩国,也是随即传出“面对F/A-117接近中国毫无反应”云云。   至于事实是什么,我也没有定论,但是通过我对总参X部女兵的一点点接触,觉得她们有可能听到隐形飞机的声音。   先卖个关子,说说无线电侦听。   据说第一次无线电侦听发生在1904年日俄战争时期,当时,日俄双方报务员都无意间收到了对方的大量电文。后来,无线电侦听就向语音监听和电码破译两个方向发展。   无线电侦听在二战期间发挥

最近风传F-22A到中国的家门口挑衅,类似的传闻不是第一次。当年美国的隐形飞机F/A-117进驻韩国,也是随即传出“面对F/A-117接近中国毫无反应”云云。


至于事实是什么,我也没有定论,但是通过我对总参X部女兵的一点点接触,觉得她们有可能听到隐形飞机的声音。


先卖个关子,说说无线电侦听。


据说第一次无线电侦听发生在1904年日俄战争时期,当时,日俄双方报务员都无意间收到了对方的大量电文。后来,无线电侦听就向语音监听和电码破译两个方向发展。


无线电侦听在二战期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成功的电码破译从而扭转战局的例子大家耳熟能详,语音监听也发挥了巨大的左右。从某种程度上说,无线电侦听是最早的被动搜索。


在不列颠空战期间,英德双方都通过监听对方的空中通话了解空中态势。由于英国的无线电侦听发挥了巨大作用,因此德国飞行员在英国上空的战斗间隙往往污言秽语,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下流的语言一定能被地下工事里的英国女侦听员收到。


德国也有高效的侦听系统。例如,当时,盟军飞行员一旦被击落跳伞降落在德占区,往往可以通过当地抵抗组织帮助返回英国,但是,返回的飞行员将不在深入德国领空执行任务。因为德国通过侦听往往可以非常清楚的知道谁跳伞逃生了,如果这名盟国飞行员再次被击落以致被俘,在盖世太保的酷刑下难免不泄露第一次逃生的渠道,从而危及抵抗组织的安全。


我国也有自己的侦听、监听机构,但是由于高度保密,外界所知甚少,即便是相关的文字报道也很少。相关的报道从我现在收集的情况看只有两段。


1960年1月9日,我空军在马祖附近海域击落运载叛徒的HU-16水上飞机,在相关的报道中就有双方监听与无线电佯动的较量。


1971年5月17日,我海军两艘037型猎潜艇途经七洲洋以东海面时(接近我国领海),声纳开机探测到水下有一艘大型潜艇,无敌我识别应答讯号,于是编队指挥员命令展开反潜搜索攻击队形,同时紧急向南海舰队报告。由于通讯原因,南海舰队始终未收到报告,在一直得不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编队指挥员决定保持跟踪。这艘潜艇是正在执行战备值班任务的美国海军“拉斐特”级弹道导弹核潜艇,该艇无法摆脱跟踪遂紧急上浮表明身份。在美军潜艇上浮表明身份后,我猎潜艇编队并未终止跟踪,并形成一左一右挟持押送的态势。见此情况,美潜艇发报求救,请求空中支援,正在附近的美“中途岛”号航母紧急起飞两架“鬼怪”战斗机赶赴出事海域进行吓阻。美机虽多次低空盘旋警告,我猎潜艇始终置之不理,保持攻击态势,美机遂请求攻击,连续三次请求都被头脑冷静的美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否决。美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将情况向五角大楼报告,等待指令。国防部长莱德尔打电话给尼克松总统,正在考虑改善中美关系的尼克松总统答复:“不要刺激!”我猎潜艇编队在跟踪美潜艇三个多小时、100多海里后自动脱离,继续前往广州,一场危机终于解除。期间,我军情报部门监听到南海美军通讯异常,即上报。中央向海军、广州军区查询,均说不知。11个小时后,广州军区才查明情况上报,南海舰队和猎潜艇编队指挥员受到严厉批评。


虽然这段文字中只有简短的一句“我军情报部门监听到南海美军通讯异常”,但是对比前后文发现原在北京的指挥机构先于广州军区、南海舰队发现了危机,并且准确的判断了危机的严重程度。


再举例就只能是野史、传闻了,比如,我苏-27和美国F-14曾在东海激烈对峙,盛传我侦听机构清楚的听到了美国飞行员惊恐的呼叫;南海撞机事件中,美国方面呼叫其P-3C返航而其飞行员拒绝,等等。


虽然没有更详细的资料,但是我们可以想象从中国的国土向外延伸,有一张大网在时时捕捉任何一个有价值的无线电信号。


笔者有幸和一名总参X部的女兵有关短暂接触,短短的谈话可以可以为其模糊的形象上在勾勒几笔。需要说明的是,这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时美国靠前部署的隐形飞机是驻韩国的F/A-117。



那个女兵看着年轻,实际上已经是副连级了。我问她关于她工作的事,开始她不肯说,后来架不住我的魅力,还是简单的说了点。


我问她,听到过美国飞机的对话吗?她说,她听到过X-XX型的对话。


我赶紧到地图上一看X-XX型飞机的基地,吓了一跳,说“能听到这么远?”


她说,没那么远,他们往我们这边飞,距离要比这近。


我问,除了听飞机还听什么?她说,什么都听,有固定任务,也有上级安排。


我问,能听出点成果来吗?她说,有,不多,有人还可以立功。


我问,你立过功吗?她说,一个三等功。我急忙问,那是什么内容?


她笑着说,我们立功,上级从来不告诉你因为什么,自己和其他人也不许问,只是宣布谁谁立功了。


我还不死心,问,那你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她说,自己还是能猜出来,毕竟对于一些情报的重要性还是有自己的判断的。


我问,那你知道那么多,感觉我们打的过美国、日本吗?她说,还是有差距的。


我感觉我问的太多了,怕她抵触,于是采取迂回战术,接着说了些杂七杂八的事。关于她们谈恋爱,要求是很严的,除非象我这样根红苗正的主,一般是政审通不过的。


见她再次放松了警惕,于是我又开始问,你们能听到隐形飞机吗?她略微犹豫一下,说,人家通讯是加密的。


我挺失望,说,看来前一段传说人家到了咱们家门口,咱们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是真的了。


此时,她的脸上突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说:“这种事情,彼此彼此嘛!”


此后,她再也不肯谈实质性的东西了,怎么个“彼此”法,我始终没有搞懂。


后来,我们就断了联系,记忆也渐渐模糊了。


现在,事过境迁,重新翻开这段记忆,又有新的感觉。在这个的夜晚,她和她的战友们也许正在值机,默默的守卫着国家的安全。


特意献上一首歌:


很多人都说我是最帅的

浓眉大眼长得像发哥

我黝黑的皮肤肌肉多

施瓦辛格也曾夸奖我

手拿着钻戒玫瑰花一朵

姐姐妹妹大家听我说

我对人诚恳对事业执着

话虽然不多却懂得幽默


如果你嫁给我

我会对你负责

我温柔又体贴

赚钱又多

希望你嫁给我

幸福就不必说

一辈子只疼爱你一个

呵啊嘛哩嘛哩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