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代 正文 第三十二节 衡量

小御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5/


衡量

奉天城里的日军残兵在缴械后,很安静的离开了这个噩梦结束的地方,在两里外的地方扎营了。而西园寺和山县也被带到了很严密的随军大帐关押起来,当一切按部就班后,韩逸仙才有时间好好想想下一步如何运作。

从内心来讲,并不想杀西园寺。他必竟是近代日本的顶尖人物,是掌握日本海军的实权派,而且是和西方列强有着良好关系的外交家。可以说,日本能有今天,日本海军能有今天,西园寺有着功不可没的功劳。一旦杀了他,真不知道西方列强会怎样看待大清国,日本海军又有何动作;日本的君主立宪制又会做到何种的地步。反观山县友朋,在某种程度上是十分想借自己的手杀掉西园寺的;这样,山县掌握的陆军核心就可以顺势执掌海军的,更加容易造成长洲藩阀操控皇室,甚至是全日本;清日开战的几率大大增加,军人执政的日本也将会走上另外的一条道路。如果真是那样,后果是很严重的。韩逸仙在大帐里走来走去的,反复衡量着。

不行,还真的让西园寺去死。首先是他已经沾满了大清爱好和平的臣民的血,其次是没有人需要他了,他的同僚抛弃了他,他的军队抛弃了他;也许在过二十年,才会反省西园寺对日本的重要性。没了西园寺,西方列强将会重新看待日本的;最后,万一日本内阁再要回西园寺的话,那岂不是他还要重组军队,再来一场报复的战争。还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了他吧!

而且现在也仅仅是满洲强大了一点,并不是大清国都强大了。何况从自身的考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即能够接受一个强大的邻国,又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好战民族。无论如何也得把日本绑在大清得身上,因为大清现在最能依靠得就是日本了,同样,日本也需要一个能够保护自己的大清国。为了自身的安全,必须这样做,才能共同对付对亚洲虎视眈眈的俄国猪。

我们太需要帮助性的力量了!

想到这里,韩逸仙派人把所有将官召来宣布自己的决定:“诸位将军,考虑到西园寺公望也是日本的一位将军。所以决定把他带到旅顺城门口当着臣民的面剖腹谢罪,死后三天内不得敛尸,以慰我满洲之役中无辜丧命的平民和阵亡将士的亡灵。而所有的带头行凶的日军军官也必须得到正法,并且是就地正法。其后,修建一座悔过堂,把西园寺的尸体和这些人的尸体葬在一处,再请一个撒滿为他们举行一个招魂仪式,愿他们下一世能够做个好军人。”说完看向乃木希典叹了口气,只见后者满脸羞愤中透露着感激的神情。韩逸仙接着说道:“至于其他日军战死者就地掩埋,每具尸体上面都要种上一棵树,以此让其亲属有个凭吊的地方;并且还可以净化环境,其个人物品暂代封存,日后时机成熟可返还其家属。受伤的战俘要立即得到救治,待伤愈后可与其他战俘一并押往哈尔滨,参加城市建设。当然,时机成熟后也一并遣返日本。”乃木此时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了,这次远征输的一败涂地,人员损失惨重,武器辎重损失更别说了,剩下来的大军也被要求参加城市建设;太对不起国民了,简直太丢人了,不知不觉的也叹了口气。

韩逸仙此时能够理解乃木的心情,没办法,胜利者总得需要惩罚战败者吗!

宣布完决定后,几个人都立即出了大帐办自己手头得差事去了。韩逸仙坐了下来,不觉的想着大清在何时没落,以便能够凭一己之力尽量避免。

谁都知道从1840年的鸦片战争开始,国内南蛮造反不断,虽每次都被镇压;但每次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还有积攒国力的时间呀!每分钟都在消耗者国力,而国力不足自然要加重赋税了,加重赋税老百姓自然不答应了。真是恶性循环呀!直接酿成的后果就是今天了,甲午之役要不是自己提前做准备,保准和历史上的结局一样。可是,就算这场战争胜利了,难道以后就能太平吗?不!看来所有的祸端都其余甲午之役,从历史方面看,以后的战事反而更加频繁;但大都是南蛮子造饭,如果不能彻底将南蛮之地摆平,中原地区将无法统治。整不好还的退回关外,有老毛子在身边,满洲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假如上天真的眷顾大清,眷顾满洲,就请多给几年和平的时间。也许能够压制山东的匪患,不让他们成气候,这样就不能组织所谓的义和团,继而进北京城烧了这些列强的使馆,从而导致八国联军来干涉国政了。呵!有时候真不明白,这帮人怎么想的,不知道烧了别的国家使馆,就意味着对别国宣战的道理吗?一帮白痴毁了一个国家,从那以后,列强站住了脚,一步步蚕食大清。再后来就的镇压各地的乱党和叛军,以后在武器的发放上还真的注意,尽量不能发给驻扎在南方的绿营兵,免得让他们有机可乘。正因为他们从骨子里反对占国民人口少数的满洲族人来统治人口众多的汉人,所以无时无刻的不想推翻政府。然而他们不知道,这个政府被推翻后,接下来的不是和平,而是连年混战。各地有实力的军阀割据一方,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的。尤其是四川,兵患二十年;要不是后来的支那战争,川兵出省抗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不打仗了。不过也正因为川兵出省抗战,广西和浙江也都宣布出省作战。虽然战斗力不行,但毕竟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呀!说到这里,到是很佩服蒋某人,能把一个四分五裂的势力拼凑在一起,还形成了一个运作良好的政府;最起码没有军阀之间的混战了。说到底,谁当皇帝都无所谓的,只要是好皇帝。大汉族的沙文主义却强烈的支持这一观念,其实汉人的皇帝都好吗?明国的皇帝,一个比一个残暴不仁,整的太监当道,滑天下之大稽。唯一能在历史中留一点的就是有刚,死活不迁都,誓与京城共存亡。

反观大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不用说了,万邦来朝,繁华之极;就是洋人来了也照样给乾隆皇帝跪倒磕头呀!嘉庆,道光,咸丰哪个不是明君,只是回天无力而已。这也在现代的百家讲坛说的一清二楚了。

嘿嘿!自己掌握这么多的历史人物的核心,就不信不能把历史倒个,不但要维护现政府,而且还要尽最大的能力帮助政府。因为政府垮台了,遭殃的是平民。何况,现在的大清政府还有救,只是却点实力而已。有满洲强大的经济做后盾,怎么也的把大清鼎起来呀!

打定主意后,韩逸仙豁然开朗,神情气爽的来到了帐外。正巧小三过来立即报告,说日本人那里的带头行凶的军官已经筛选出来了,请大人和诸位将军过去观看行刑。哦!韩逸仙问道,有多少日本军官呀!小三答道,有一百零八个军官。

呵呵!看来日本人也想博个好兆头呀!韩逸仙心里笑道。

当所有人都来到了空地上,韩逸仙看见乃木时说道:“乃木君,一百零八个,本大人给贵军个面子。”而后剑眉倒立的说道:“但他们不是好汉,他们是不荣辱的罪犯。”说完,正色的看向前方,把乃木说的一个大红脸。行刑仪式很短,当一百零八个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时,很多对面的日军不时呕吐起来。

也正在这时,一个身穿旧式官服的士兵大老远的朝韩逸仙这里跑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