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前田戴着牛皮风雪帽,嘴巴围得紧紧的,只露出两只闪着凶光的眼睛。金鸡岭一行,让他颜面尽失,憋气、窝火、倒霉透了!

原来,随着山海关援军行动的神风别动队青木队长,接到了机密情报,要来金鸡岭抓捕共党要员、截获一份机密的电码本儿。可自从援军出了山海关,一路上,不断遭到景牛子部队和各个山头的义勇军、游击队的堵截骚扰,使得驰援队伍吃不好、睡不好、走不好,进军速度缓慢。援军的大岛联队长一筹莫展,屡屡遭到热河守军渡边少将的责骂。特别是援军指挥部,不断遭到国军特工的袭击。气的大岛暴跳如雷,叱骂青木无能,不让他带着别动队去金鸡岭。而指派了分队长前田,从军中抽调了十几个侦察兵,前来执行金鸡岭行动。

没想到,前田在山神庙遇到了一伙不可想象的强敌,两个照面、一顿枪响,便仓皇撤退、铩羽而归。前田痛打了讥讽他的武藏,便与片仓来到了弹药库。不想,又被犬养戏耍了一番。唉!奇耻大辱哇!风靡军中效忠天皇的武士道精神,竟然在这个名门出身的犬养身上不起作用!败类!帝国军人的耻辱!大和民族的耻辱!不过呢,他还没有赶尽杀绝,犬养也算开面,借给了他八个鬼子兵,从库房里开出了粮库的弹药车,弹药都没来得及卸,就匆匆向隧道追奔而来。

这帮治安军和警察太没素养!军纪涣散,玩忽职守,纯粹是一群乌合之众,还真不如犬养的手下,恪尽职守,严守岗位,真还有点帝国军人的样子。

忽然,前田看到一辆卡车闪着雪亮的车灯开了过来。

“停车!”侯三像一只猴子似的跳了起来,蹦到了道中间。

虾米腰陪着前田走近了驾驶楼,躬身扬手“证件!”

驾驶楼的车窗打开,一个年轻的鬼子伸手递出了通行证。

“喇嘛营子守备队的工兵运输车!”虾米腰打开证件对前田说。前田打开手电向驾驶楼里照去:一个探头向他用日语问候的鬼子司机,看上去年纪不大。流利地用日语说,他们是奉命到鞑子营皇圈运送炸药的。另一个,是位神色清冷的白发老者,正襟危坐,傲然地目视着前方。

“哎!这不是在水泉沟抠石头的那个金教授吗?”侯三像发现了奇珍异宝一样叫喊了起来,连忙转过车头、来到了金教授的车窗口,“金教授!金大爷!我是侯三啊!”

曹瘸子带着侯三、王福去过几次水泉沟,本来是想捞点油水的。可金教授的四个鬼子兵不好惹,动不动就把枪端起来。他们就从当地老百姓手里弄出几块化石,与那个叫毛利的做交易。尝到了点甜头,慢慢的也摸出点鉴别化石的门道来。

“我说,金大爷!我二姨家有个小王八,那可是个‘六样全啊’!脑袋、尾巴、四条腿儿,一样不缺!”侯三拍着车窗说。

“啥小王八呀?那是王八化石!”虾米腰探身解释着说。

“巴嘎!”前田喝斥着虾米腰,“快快的!检查车厢!”挥着手电,领头向车后走去。虾米腰连忙弓着腰,跟上前去。

“面相怎么样?”金教授打开车窗。

“啥?啥叫面相?”侯三茫然地抬头问道。

“就是你那王八是不是丢胳膊拉腿儿!”王福凑了过来。

“全!全!六样都全!”侯三急急说道。

“副本呢?”

“副本?”侯三又是一脸茫然。

“就是那一半呢?化石不是两半儿吗?一半儿是正本,一半儿是副本。金教授问你另外一半儿呢?”看来王福比侯三明白。

“另外一半儿不太好,尾巴掰坏了,让我二姨夫给砌猪圈了!”

“那还扯啥呀?没有副本,一分钱也不值!”王福撇着嘴说。

“把副本找出来,最好是把掰坏的尾巴也找到,到鞑子营皇圈找我。”金教授关上了车窗。

“好好!回去我就扒猪圈!找到副……那个副本!就是钻到耗子逼里,我也一定找到!”侯三连忙说道,说完,不由得悻悻地怒骂起来:“我操他妈的!我二姨夫纯牌他妈狗逼不是、驴逼不如,好好的副本,他砌个鸡八毛猪圈哪?”

前田来到后车厢,用手电向车厢里照去,看到三个日军和一个扎着黑色领带的年轻人,围坐在炸药箱旁。

“你的,什么的干活?”前田用手电照着毛利,一挥手,虾米腰背着枪爬进了车厢,搜寻察看起来。

毛利用手遮挡着光束,刚要说话,就感觉到后腰上硬硬地顶上一个东西来。身旁的罗明瞪着眼睛,微笑着看着他。毛利厌恶地转了下眼珠儿,咬了咬牙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证件,虾米腰接过来地给前田。前田用手电晃了晃,扔回了车厢,抬眼看着虾米腰:“什么情况?”

“太君,就这四个人和一堆炸药箱子!”

前田略一思忖,把手电射向了罗明,用日语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哪儿的人?”

罗明哪儿懂得他说的什么意思啊?就会说句“红眼桑”,一看这前田眼睛还不红,嘿嘿笑了一下,伸手就要出枪。

忽然,道西面的山上骨碌碌的滚下一个什么东西,砰砰!伪军们向山上开起枪来。

“太君!山上有情况!”虾米腰跳下车来,用枪指着西山上的松树林。

“你的,带着几个人,山上的侦察!”前田跑到驾驶楼前,一挥手:“汽车的!快快的!开路开路的!”

卡车轻轻地响了一下喇叭,开进了隧道。

“金大爷!金大爷!我一定带着王八到鞑子营找你去!两个本儿都带着!”侯三追赶着卡车的背影,连连地叫喊着。

卡车的车灯射出两道雪亮的光束,照亮了黑黢黢的隧道。隧道不高,但挺宽,能并排相对行驶两辆卡车。

卡车停在了隧道中间,“下车!”金教授在车下喊着,两手比划着,指挥着章鱼把卡车慢慢靠向了隧道的石壁上。

罗明跳下车来,看见车底下钻出一个人来,走近一看:“杨欣!”

杨欣说:“快!快卸车!卸完车,你带着李会到南面埋伏起来,一定要拦击住前田他们!把两支冲锋枪都带着!我和大堂子警戒北面的敌人!”

“用不着!一支就够!也都没几颗子弹了!”罗明转身走到车后,打开后车厢板喊道:“快卸车!卸下十箱来!一吨就够!”

柴油机突突地向了起来,驾驶楼顶上亮起了一盏大灯,章鱼头戴着一顶亮灯的柳条帽,站在车顶上握着风钻,熟练地在石壁上钻眼。罗明爬了上来,笑着拍了拍章鱼,说了句什么。章鱼一指电镐,在石壁上比划了一阵,罗明嘻嘻笑着,拿起了电镐,大声喊道:“拉倒吧!小鬼头儿!不就打眼放炮吗?我拿钎子都能打出眼儿来!”

“不是打眼儿!”章鱼停下了风钻,纠正说:“是掏槽孔!”指着石壁的槽腔,解释着说:“看见没?这首先要掏出一个小小的槽穴,作用是增加爆破临空面,提高炮孔的爆破效果。常见的掏槽孔布置方式有楔形掏槽孔、锥形掏槽孔和垂直掏槽孔。掏槽方式的选择,主要根据岩石性质、岩层构造、断面大小和钻爆方法等因素确定。这是掏槽孔,除此外,还有崩落孔、周边孔……”

“行了行了!可别讲啦!我的妈呀!等你把这些孔儿讲完了,鬼子援军早到金鸡岭啦!”罗明挥起了电镐,“好!就听你的!小鬼头儿,掏孔儿!掏槽孔儿!”

风钻和电镐响了起来。

杨欣、李会、大堂子、金教授忙活起来,把一箱一箱的炸药搬运到车前石壁下。

“教授,”毛利悄悄地把金教授拉到一旁:“他们这是要炸毁隧道啊?”

“是啊!我这不是帮着炸呢吗?”金教授掏出手绢擦着头上的汗,兴奋地说。

“教授!那个姓罗的,就是金鸡岭的胡子头儿,我们跟着他们干,那就是反满抗日!那就是犯法呀!”

“闭嘴!日本人侵略中国不犯法吗?”金教授脸一沉:“马上就有大批鬼子要通过这条隧道,到热河去杀人!这不犯法吗?”

“可我们是科学家!是搞学术、搞科学研究的!我们是研究古生物化石的!”

“不错,我们是搞研究的,不过,我现在得先研究、研究这隧道和炸药的关系,多少TNT能炸下足够堵塞隧道的岩石量;然后再和你研究辽西化石的分期问题!行啦!跟你一时半晌的也说不明白,让开!”金教授推开毛利,向车厢走去。

“李会、大堂子!快过来!”罗明站在车顶上喊道:“把炸药递上来!快!”

接近洞顶的石壁槽穴已凿好,章鱼、杨欣接过一包一包的炸药,迅速地向里装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