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之歌

香港、澳门、台湾、九龙、威海卫、广州湾和旅大(旅顺 大连)。


《七子之歌》的全文是:


邶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七子自怨自艾,冀以回其母心。诗人作《凯风》以愍之。吾国自尼布楚条约迄旅大之租让,先后丧失之土地,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臆其悲哀之情,盖有甚于《凯风》之七子,因择其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怀祖国之哀忱,亦以励国人之奋兴云尔。国疆崩丧,积日既久,国人视之漠然。不见夫法兰西之Alsace-Lorraine耶?“精诚所至,金石能开”。诚如斯,中华“七子”之归来其在旦夕乎?


澳门


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的真名姓?


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着我内心的灵魂。


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香港


我好比凤阁阶前守夜的黄豹,


母亲呀,我身分虽微,地位险要。


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膏;


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


母亲呀,快让我躲入你的怀抱!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台湾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威海卫


再让我看守着中华最古的海,


这边岸上原有圣人的丘陵在。


母亲,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将,


我有一座刘公岛作我的盾牌。


快救我回来呀,时期已经到了。


我背后葬的尽是圣人的遗骸!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广州湾


东海和匈州是我的一双管钥,


我是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


你为什么把我借给一个盗贼?


母亲呀,你千万不该抛弃了我!


母亲,让我快回到你的膝前来,


我要紧紧地拥抱着你的脚踝。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九龙


我的胞兄香港在诉他的苦痛,


母亲呀,可记得你的幼女九龙?


自从我下嫁给那镇海的魔王,


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泪涛汹涌!


母亲,我天天数着归宁的吉日,


我只怕希望要变作一场空梦。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旅顺,大连


我们是旅顺,大连,孪生的兄弟。


我们的命运应该如何的比拟?


两个强邻将我来回的蹴蹋,


我们是暴徒脚下的两团烂泥。


母亲,归期到了,快领我们回来。


你不知道儿们如何的想念你!


母亲!我们要回来,母亲!


这篇组诗作于1925年3月,当时闻一多正在纽约。其序辞中Alsace-Lorraine通译为洛林地区,位于法国东部浮士山脚下,普法战争中割让给德国,凡尔塞和约后归还。在诗中,闻一多以拟人的手法,将我国当时被列强掠去的七处“失地”比作远离母亲的七个孩子,哭诉他们受尽异族欺凌、渴望回到母亲怀抱的强烈情感。诗歌一方面抒发了对祖国的怀念和赞美,一方面表达了对帝国主义列强的诅咒。


1925年夏,闻一多从美国留学归国。走下海轮,诗人难以抑制心头的兴奋,把西服和领带扔进江中,急切地扑向祖国怀抱。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无边的黑暗和奇耻大辱……


放眼家国故园,山河破碎,风雨如磐,豺狼当道,列强横行,祖国母亲被瓜分割占……诗人悲愤地写下了诗歌《发现》,并旋即在《现代评论》上发表了著名的爱国诗篇《七子之歌》。


“七子”是指当时被列强霸占的七块土地,澳门只是“七子”之一。祖国母亲被掠去的七子分别是香港、澳门、台湾、九龙、威海卫、广州湾和旅大(旅顺大连)。


历史不会忘记1842年那个屈辱的8月,清政府官员卑躬屈膝,登上停泊在南京江面的英国军舰“康华丽”号,在荷枪实弹的英国士兵环视下签署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份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把香港岛割让给英国,列强瓜分中国的序幕从此拉开。


1860年,中英签署《北京条约》,英国割占九龙半岛南端;1898年,清政府被迫签署《展拓香港界址专条》,“香港的姐妹”九龙半岛其余部分划为“新界”,租给英国99年。


1887年,中葡签署《友好通商条约》,在明代中叶以“晾晒货物”为名获准在澳门居留的葡萄牙人从此强据了“莲花宝地”澳门。


1895年,中日签署《马关条约》,“东海的一串珍珠”宝岛台湾割让日本,与她同时被割让的还有渤海湾畔的“孪生兄弟”旅顺和大连。


1898年,中英签署订租威海卫专条,“防海的健将”威海卫租借英国25年。


1899年,中法签署广州湾租借专条,“神州后门上的一把铁锁”广州湾被租让给法国。


到1900年,帝国主义列强已在中国土地上强行开辟商埠上百处,在10多个城市划定租界20余处。“中华七子”在英、法、日、俄等帝国主义列强的淫威下四散飘零。有一首诗代表了当时爱国志士们的心境:“沉沉酣睡我中华,哪知爱国即爱家,国民知醒宜今醒,莫待土分裂似瓜。


七子尽泪下,诗人独悲歌。闻一多目睹“国疆崩丧,积日既久”,有感于神州故土“失养于祖国,受虐于异类”,“因择其中与中华关系最亲切者七地,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怀祖国之哀忱,亦以励国人之奋兴云尔。”


激荡在诗行间的热爱祖国、热盼统一的浓烈情感立即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位姓吴的青年在给编辑部的信中写道:“余读《七子之歌》,信口悲鸣一阙复一阙,不知清泪之盈眶。读《出师表》、《陈情表》时,故未有如是之感动也。”


被列强掳去的“中华七子”,是民族罹难、国家浩劫的象征。它表明:“国弱民受辱”、“落后就要挨打”;它警示国人:“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10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为了国家富强、民族独立挺身而出,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上下求索,谱写了一首首恢弘壮丽的历史诗篇。


中国人民不屈不挠追求统一的意志汇成不可阻挡的洪流。1930年10月,中国收回威海卫;1945年,中国人民战胜日本侵略者,10月25日,日本在台湾的最后一任总督安藤利吉在台北中山堂向中国政府递交投降书,台湾从此重归中国版图。与此同时,广州湾、旅顺和大连也相继回到祖国的怀抱。


祖国大地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闻一多之子说:“愿父亲九泉下有知,与我们同乐”


精诚所至,金石能开


诚如斯,“中华七子”之归来其在旦夕乎!


——闻一多《七子之歌·诗序》


“中华七子”命运的历史性转折发生在1949年金秋的北京。在这块曾被八国联军烧杀掳掠的土地上,***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宣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彻底结束了中国近代史上一幕幕惨痛的悲剧。


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8年,中国宣布实行改革开放,国力蒸蒸日上。强盛的社会主义中国跃起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实现祖国统一的呼声响遏行云。


“不能将殖民主义的尾巴拖到下个世纪。”中国共产党人代表中华民族喊出了洗雪耻辱的最强音!


1982年9月,***在会见撒切尔夫人时明确表示,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


***指出:“实现国家统一是民族的愿望,一百年不统一,一千年也要统一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看只有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


1997年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坐落在香港维多利亚海湾的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世瞩目的中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隆重举行。6月30日23点59分,英国蓝底米字国旗和绘有皇冠狮子米字图案的英治港旗缓缓降落,一个半世纪的英国殖民统治宣告结束;7月1日零时零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声中,鲜艳的五星红旗和盛开着紫荆花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徐徐升起,中国从此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


交接仪式后,查尔斯王子和刚刚去职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在茫茫夜色中,登上即将退役的“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轮,驶离香港。轮船起锚处,正是154年前第一任港督璞鼎查登陆香港的地点。


两年之后,中华民族以又一个洗雪耻辱的时刻迎接新世纪的到来。1999年12月19日夜,澳门文化中心花园馆内灯火通明。23时58分,绿色的葡萄牙国旗和澳门市政厅旗像帆一样滑落,20日零时零分,五星红旗和绿色带有莲花图案的澳门特别行政区区旗准时升起。中葡两国政府在这一刻完成了澳门政权的交接。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在澳门回归之夜,闻一多先生的子孙四代共20多人团聚在北京门头沟的家中,举行家祭,庆贺澳门回归祖国。家中对联高悬:“百年诞辰红烛燃遍举酒慰英灵,九九归一死水微澜昂首新世纪”,横批“澳门回家”。


闻一多之子闻立雕说:“父亲期盼骨肉团聚的夙愿终于实现了。愿父亲九泉下有知,与我们同乐。”


新世纪梦想:祖国的完全统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华七子’之归来其在旦夕乎!”


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


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


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


爆一声:


“咱们的中国!”


——闻一多《一句话》


在人类新千年来临之际,国家主席***在中华世纪坛上庄严宣告,在新世纪里,“中华民族将在完成祖国统一和建立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上实现伟大的复兴!”这是一个民族的百年梦想在世纪之交迸发出的巨大回响,这是一个国家迈向伟大复兴的豪迈宣言。


千秋伟业,后继有人。***、***、***……,“完成中国的统一事业”、“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们充满智慧的思考、坚定不移的信念、雄浑有力的声音,一直回荡在历史的长河中。


曾亲身参与中英、中葡关于香港、澳门问题谈判,见证香港回归历程的前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周南说,纵观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统一始终是中华民族发展的主流,分裂只是短暂地出现在国力衰落的时刻,并进一步把国家拖向深渊。华夏民族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这是中华民族不懈寻求统一的内在动力,也是香港和澳门最终回归祖国的精神支柱。时至今日,实现国家的完全统一,是时代的要求,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振兴的要求,因此是不可抗拒的。


回首20世纪,从世纪初的积贫积弱、任人宰割,到新世纪来临时的富强兴盛、骨肉团聚,中华民族谱写了历史上最为光辉灿烂的篇章。正如***主席指出的那样:近代中国虽屡遭列强欺凌,国势衰败,但经过全民族的百年抗争,又以巨人的姿态重新站立起来。


新中国成立5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20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半个世纪来,中国经济年均增长速度高达7.7%,是同期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半。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突破1万亿美元。这意味着新中国已经实现跻身世界经济大国的伟大跨越。


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不断上升,在世纪之交,中国与一系列国家建立了面向21世纪的新型伙伴关系,并在国际事务和世界多极化进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悠悠百年,沧桑巨变。放眼神州,彻底摆脱百年屈辱的“中华七子”如同一串美丽的珠链环绕在祖国的东海岸。改革开放以来,这些昔日蒙尘的土地已经成为中国外向型经济的窗口、桥梁和纽带,共同支撑着祖国的发展,也分享着祖国强大的自豪。


在北方,当年为实行殖民统治而兴建的小码头大连港,如今已建成一座极具现代色彩的国际性大港,大连市的经济总量居东北各城市之首,城市建设和环境保护成果被树为全国的楷模。英、美、日、荷等国20多家境外金融机构在这里设立了分支机构,大连已成为中国外商投资最为集中的城市之一。


在南方,香港和澳门相继回归以后,继续焕发出勃勃生机,与祖国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充分证明了“一国两制”的强大生命力。


3年来,“东方明珠”香港历经风雨,成功抵御了亚洲金融风暴的侵袭,继续保持国际商业、贸易、金融、航运中心地位,法治根基坚如磐石,港人自由保障如常,今年香港经济增长预计达10%。随着中国加入世贸进程的加快,港人对香港新世纪的发展前途充满信心。


1年来,澳门在特区政府“固本培元,稳健发展”的方针指引下,人心稳定,社会治安明显好转,旅游兴旺,投资增加,与内地的经贸往来更加紧密,经济一举走出连续4年负增长的阴影,预计明年澳门经济将持续增长2%至3%。


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李默庵说,在祖国日益强盛的今天,在香港、澳门已经顺利回归的世纪之交,我们更加思念海峡彼岸的骨肉同胞。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共同夙愿。面对新的世纪,海峡两岸同胞更应该携起手来,共同推动祖国的和平统一,共同开创中华民族复兴大业的新纪元。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祖国的完全统一,是中华民族不屈的意志,是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是无法阻挡的历史潮流。自1979年元旦《告台湾同胞书》发表以来,尽管台湾当局为两岸关系发展设置了种种障碍,但两岸人民往来与日俱增,多领域交流蓬勃发展,两岸经济相互促进、互补互利的局面初步形成。从缓和、解冻到对话、交流,两岸关系20年来的发展证明,只有和平统一,振兴中华,才符合两岸共同的和各自的利益,才能实现海内外华夏子孙期盼祖国统一的渴望。


本文内容于 2007-7-25 2:15:34 被万邦来朝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