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三十七章 使命


1948年7月19日,即在中共中央发表声明表示愿意和国民党政府以八项条件为基础进行和谈的第二天,国民政府绥远省主席、绥远人民自治军总司令傅作Yi将军通电全国,表示愿意接受中国GCD八项主张,同GCD进行和平谈判。7月21日,傅作Yi的绥远人民自治军①接受和平改编,人民解放军正式进驻绥远省会归绥。7月23日,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绥远人民自治军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二兵团,兵团司令傅作Yi。7月25日,中央军委颁布命令成立绥蒙军区,统一指挥二十二兵团和驻扎在蒙古(即外蒙古)南部的安蒙军。

随着傅作Yi接受和平改编,这位在绥远蛰伏两年之久的传奇将军成了这几天报纸的绝对主角,解放区和国统区的报纸都对傅作Yi将军的事迹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报道,从将军早年投笔从戎报效国家到八年抗战第一个收复失地、击毙日军中将水川伊夫,后席卷华北,迫降冈村宁次,和平收复千年古都北平,再到后来派出安蒙军,收复蒙古半壁河山……当然,作为国民政府喉舌的《中央日报》则声称傅作Yi是叛徒走狗,全然不顾正处于多事之秋的国家和民族,号召全国人民声讨。不过这声讨有多大的效果,那就不知道了。

借着这股春风,将军的事迹传遍大江南北,同时也宣告了国府在江北的唯一军事集团宣告魂飞湮灭,余下的都是些成不来了气候的散兵游勇、土匪流氓,瞎子都看得出来,成立了37年的国民政府已经走到了它声明的尽头,倒台已经成不可避免的结局。江南的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小军事集团悄悄将关押多年的GCD员放了出来,积极同我地下组织和游击队接触,我江南游击队迅速壮大,他们四处出击,有效地牵制国民党兵力,动摇国民党政府在江南的统治根基。

在傅作Yi部被和平改编后,有人曾向军委建议说把傅作Yi部调到前线参与对国军的进攻,但这个意见被军委否决了。尽管GCD统一全国、取得政权的趋势不可阻挡,但鉴于我们目前采取的是“骑墙”的外交政策,苏联对此肯定会有所不满,从刘云口中知晓未来“历史”的主席不能不有所防范。如今外蒙古还处于中苏共管的状态,苏联红军占据着蒙古北部,如果中苏之间真的有撕破脸皮的那一天,傅作Yi比别人更能下得了手。

消息传到台湾,刘云感到非常的欣慰,他还特意发了一封电报过去欢迎傅作Yi“弃暗投明”,投入人民的怀抱之中。回想起在抗战后期和傅作Yi共事的那段日子,刘云和李远强不禁唏嘘了一阵。

白色的浪花不停地拍打着堤岸,海风迎面吹来,刘云和李远强两人惬意地光着上身躺在遮阳伞下的长椅上,享受着这一个月迟来的假期。这些天为了台湾政府和军队的事情,两人马不停蹄地几乎跑遍全台湾。一下到地方就是听取报告,开会研究,再检查部署工作,像上紧了发条的闹钟,想停都停不下来,恨不得弄几个分身出来……好不容易抽出一下午的时间,两人决定好好“腐败”一下,到台南的沙滩上吹吹海风。

刘云说:“依靠自己对嫡系军队的绝对控制和在自己的控制区全面仿照GCD推行惠民政策在解放军重重包围下坚持了两年多,一直到今天才接受和平改编,傅宜生时机把握的很好啊!”

李远强说:“抗战后期和我们组成联军,受到老蒋猜忌而不受重用。退会绥远后处与我军四面包围之中,一日数惊,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熬到今天也不容易啊!”

刘云说:“傅宜生绝对是个有能力、有手腕,同时又是个能审时度势的人。像他这样的枭雄,结局已经算是很好了!”说着伸了伸懒腰,装腔作势打了个大哈欠,“真舒服啊!”

“老刘,我总有点担心!”李远强坐了起来,“军演的事情已经报上去两天了,上面还没有任何表示,我有点不放心。”

刘云知道李远强说的是军演最后变成群殴的事情,虽然五野十分低调地对此事进行了处理,却如实上报了中央军委。

刘云笑着说:“老李你就不要再杞人忧天了,我猜这次中央不仅不会批评我们,反而会赞扬我们。”

李远强一脸的不信,像这种上千军人群殴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重大事件不会被批评反而会受到奖赏,简直是扯淡。对兄弟部队拳脚相加,这是多么严肃事件,已经上升到政治高度。说白了就是他这个政治委员渎职,如果中央对此事严加追究,黑锅他是背定了。

尽管刘云的话听起来毫无道理,但是李远强知道他一向都不按常理出牌,难道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让此事“转危为安”?

“怎么讲?”

“我已经让戴参谋把我们在这次演习的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都整理出来,反应到中央军委了,我们这次通过模拟抵抗美军攻击的演习可以说是十分成功的,功远大于过。当然,如果不出最后那点问题的话就根个完美了。”

“就这样?”

“事情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尽管现在我们已经占据绝对的优势,内战结局已经十分的明显,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低估外军干涉的可能性。”

“你是说美国?”李远强想来想去,全世界也只有美国有这个能力干涉中国的内战,如果美国突然卷入到中国的内战当中,那么台湾和五野的处境就十分危险。

“战略情报室到目前都还没有搜集到确切的情报表明美国有意卷入我国的内战,不过未雨绸缪、有备无患总是不会错的,军委在获悉驻扎在菲律宾的美国舰队北上后制定了相应的对策,我们将这次演习的目的以及演习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反应上去,正好满足了军委的需求,我想最多再过两天军委就会发指示。所以,你放心好了,就算军委要批评,也不会太严重啦!”

听刘云这么一说,李远强稍微松了口气。这时,特科的陈锦走了过来,俯在刘云耳边嘀咕了几句。

“好,我知道了!”刘云站了起来,对李远强说,“突然有点急事,老李,我先去忙了,你多休息一会儿。”

“好,那你快去。”看着刘云离去的背影,李远强不禁苦笑了一下。中央社会部不知道给刘云安排了什么工作,居然将原本是中央特二科副科长的陈锦调到刘云身边,这次匆忙离去,不知道又去搞什么阴谋诡计。

刘云自然不知道李远强心中在想什么,他的心已经飞到了远方,想到了那个“为中华民族争取最大的生存空间”而制定的绝密计划——“南太平洋计划”上。南太平洋计划,顾名思义,是针对南太平洋上的国家,比如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缅甸、斯里兰卡等国家,计划的内容就是在这些国家扶植GCD武装、培养亲华亲共人士。通过扶植南洋GCD和华人武装打击南洋反华势力,清除和整顿南洋华人内部的汉奸、流氓、懦夫,争取将各地华人团结起来,建立一个统一华人组织;同时,在今后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内,对南洋经济进行阻击,然后再争取从金钱控制转为政治控制,最终确保南洋华人的利益得到有小的保护,同时也使得中国有一个良好的外部发展环境,争取一劳永逸。

如果这个计划顺利实施,中国在未来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发展都有了保障,对中华民族的全面复兴来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刘云匆忙换好衣服,带上陈锦和几个警卫乘车向飞机场驶去。经过近半个小时飞行,飞机降落在了澎湖列岛。

换上一身便装的刘云在陈锦和几个警卫的陪同下坐在港北码头上一家茶馆的二楼。他们一边听茶楼中间说书先生口沫横飞地讲述着岳武穆精忠报国的故事,一边看着港北码头的方向,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茶楼上坐了不少解放军战士,尽管澎湖才解放不到二十天,但他们已经和这里的老百姓混的很熟了。为了怕被他们认出来,陈锦还特意帮刘云装扮了一番,如果不是对非常熟悉刘云的人,肯定想不到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刘云。

陈锦低声说道:“老板,他们来了。”

刘云向窗外望去,只见港口驶来了几只渔船,缓缓地停靠在了码头。

“老板,我已经派人和他们联系了,我们晚上再来。”

刘云点了点头,站起来向楼下走去。陈锦忙丢了几个铜子在说书先生的盘子里,跟着刘云下去了。

到了晚上,警卫们都被勒令呆在房间里不准外出,刘云只带了陈锦来码头。夜间的港北码头比白天繁华百倍,通往码头的几条大街上慢是行人、小贩,确实是热闹非凡。只见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各色小贩沿街叫卖,满载而归的渔民们高声叫卖着自己才从大海里打捞上来的海鲜……好一片和谐的景象。

刘云跟在陈锦后面,穿过一条七弯八拐的小巷,走进了一幢房子里。两人钻进屋子里的密道,往下走了大约十多米,来到了一间地下室前。经核对暗号正确无误后,地下室里的人打开门让刘云他们走了进去。

屋子里坐着七个身材矮小但却十分壮实的男子,年纪有大有小,看到刘云走了进来,他们都站了起来。

刘云双手往下一压,示意他们坐下,他逐一扫过在座的七位执行秘密任务的同志,说道:“同志们,你们关系着共和国今后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国运、关系着南洋千万同胞的荣辱,这是一项没有结局的任务,一旦承担了,就要执行到死。现在选择退出还来得及,想退出的同志请站起来!”

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所有的人都用坚定的目光忘着刘云,没有丝毫的波动。刘云忽然觉得眼眶有点湿润,眼前这七位即将去执行秘密任务的人都是对党怀着无限忠诚的老党员,在被选中去执行这项秘密任务的同时,所有关于他们的一切资料都“消失”了,变成了一个“活死人”。经过半年的魔鬼式的秘密训练,现在站在刘云面前的他们都是地地道道南洋人,他们有着地道南洋人的面孔和名字,说着带着正宗南洋腔,举手投足之间像极了南洋人,从他们的身上根本就找不出半点带着中国烙印的痕迹。

“好……好……好……”刘云连说了三个好,眼前迷蒙起一片水气,“你们告诉我,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地下室响起一片杂乱无章的声音,但这并没有破坏室内神圣的气氛——因为他们正用南洋各国的语言说着“保证完成任务”这句话。

眼前这些人早就清楚了自己的使命,看来自己也不需再说什么了,于是刘云问道:“大家还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中华民族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地下室响了三声低沉而整齐呼声,尽管半年没有说过一句中文的他们此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别扭。

“中华民族感谢你们,共和国会牢记你们,我们会永远铭记你们为国家和民族所做出的功绩,一路顺风。”刘云脱下帽子,深深弯下腰去,对即将要远行的“烈士”们九十度鞠躬。

等刘云直起身子来的时候,原本还在地下室里的七个人已经不见了。

泪水划过脸颊,有点凉!

注释:①傅作Yi将军在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退出北平回到塞北,自任绥远省主席,手下的军队也改编为绥远人民自治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