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第一章第三节 高考风云 毕业晚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


时间过得飞快,接下来的二十天时间,在林幸星的不经意间轻轻划过,没有惊起生活的一点浪花。

二十七日夜,随着老妈的一声大叫,终于把林幸星从幸福中惊醒。没办法,这二十天,除了吃便是睡,林幸星感觉自己已变成了一头猪一样。本来他也想修炼一下易经的,可是始终找不到突破点,看来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也只好做罢。这时听到老妈的叫声,也只好无可奈何的爬起来朝电话那里跑去。“喂``”林幸星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在他看来半夜三更打电话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喂``,林幸星同学吗?我是班主任周老师。”对方兴高采烈的回复道,听此话老班心情应该很好。林幸星一听是老班也开始一本正经起来,马上正色道:“哦,你好周老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对方此刻答道:“恭喜你啊,你可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知道吗?你小子考了600多分勒,在学校你虽然不是最高,但却是学校有史以来进步最快的一个。”林幸星连忙虚伪的说道:“哎``这还不是老师你教导有方嘛,你一直教导我们要深藏,含而不露,这些年我一直韬光养晦,就是为了今天。我有今天这成绩,真的要感谢你。”林幸星也没有想到,自己什么时候说起慌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拍起马屁来可真是滔滔不绝啊,像自己这样的人才不去混迹官场实在太可惜啦。老班听到这个平时毫不起眼的学生能考到这样的成绩还能说出这么“懂事”的话,早已是心花怒放,毫不恭维的说道:“以前看到你那样子,几次我都想对你彻底放弃啦,可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让我继续坚持,于是还是对你孜孜不倦的教诲。”听到这里,林幸星嘴上还不断说着客套心里其实已经大骂了几百遍:TMD,要不是我用异能作弊,现在你还会说这样的话?你可能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老班还在那里说道:“你是我第二个打电话的人,可想而知,学校老师对你的重视,给第一个打电话的是姜籽毓同学,她得了680多分,像清华、北大这些王牌学校也可以任选。哦``忘了告诉你,明天学校填志愿,这也是很重要的,不知道你想好了学校和专业了没有?”林幸星早已内定好了目标,于是说道:“想是想好了,不知道能不能上?明天来学校老师您可要帮我参考一下。”老班答了一句:一定一定!之后,便开始对林幸星以后的学习、人生进行了长篇教导,林幸星只在那机械的点头,重复着:哦,恩,好等拟声词``这场单方面的训导足足半个小时才结束。林幸星觉得老班一定是用的学校座机打的电话,不然这么长时间的通话,他还不得掉眼泪啊``,不过半夜三更跑到办公室打电话这种精神实在值得敬佩和学习。

林幸星此刻心里想到:既然已经知道了姜籽毓的成绩,对于这个勉强算得上自己仅有的半个朋友,于情于理,都应该打个电话祝贺一下吧。虽然升年 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在千万次犹豫过后,还是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喂,大猩猩,今天怎么有空打我的电话了啊?”那熟悉又惧怕的天籁之音顿时从电话那头飘了过来。林幸星丝毫不敢怠慢,慌忙说道:“对于美女班长你,你的声音我是永远铭记,你的样子在我的脑海里更是挥之不去。这不,我一听到你的考试成绩,马上打电话过来了。”林幸星这句倒是实话,她简直是自己的梦魇,梦魇怎能挥之就去呢?电话那头格格的笑了几声,继续说道:“什么时候说话这么肉麻了,听说你也考的不错,真想不到啊!哦,很晚了,明天来学校再聊吧,早点休息。忘了告诉你,明晚我以学生会主席名义举办了一个毕业晚会,到时一定要来哦,不来的话,后果自负!”

还没等林幸星反应过来,就挂断了电话,林幸星此时却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对于聚会“party”之类的,自己每次都是能闪就闪,实在不行都是借口推辞,因为自己一个朋友也没有,像这种娱乐活动自己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可是这次,哎``看不得不参加了,真是郁闷``````

第二天一早,林幸星就干到学校,一路上总有人对他指指点点,那些不太熟悉甚至不认识的人,也开始对他莫名其妙得打起了招呼。走进学校,巨大的横幅早已挂了起来,好像还有自己的名字,宣传栏上也贴上了他的照片。学校里议论他的人更多了,全是他的传奇,不知是谁连他落水救小孩差点不辛身死的丑事都挖了出来,有个小子还感叹道:“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赶明天我也去找个小孩子来救救``”听完这话,大猩猩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冲上去狂K他一顿,让他也来个大难不死,看有没有后福。林幸星想归想,还没有勇气出手,感慨道:“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

进了教室,花了大半天,才完成该有的应酬,只说得自己口舌冒烟。终于从老班那里拿到了志愿卡,回到座位,直至看到姜籽毓填好了BJ大学这才安心的填上了安西大学的生物系,因为这样可能对自己领悟易经有助。

填完志愿以后,广播里已传来了校长对该届毕业生的毕业寄语,说来说去也只是和前几届的毕业寄语在语气停顿上有了点差别,要不是这是强制性的,肯定是还没开讲人已跑光了,这最后的校会也只能说给自己听了。这番长篇大论在持续了二个小时又一刻终于落下了帷幕,高兴地大家都鼓起了热烈的掌声,激动得校长高兴了老半天,何尝他又不知道这是在庆祝他废话终于讲完了呢,紧接着,广播里又传来了学生会邀请该届全体师生参加毕业晚会。

七点正,夕阳终于在依依不舍中滚下了山坡,地上的暑气却丝毫没散,宽敞的街道上稀稀疏疏得看不到几个人,显得格外冷清。而在“沸点”歌城里面却是激情澎湃、高潮迭起。有精妙的舞蹈,搞笑的相声优美的话剧,耐人寻味的小品,美妙的歌曲......随着学生会成员合唱《感恩的心》和姜籽毓那首《同桌的你》将今晚的集会推向最高潮。期间,也有人邀请林幸星表演的,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不是他不给面子,而是他真的什么也不会,总不能让自己拌成大猩猩做小丑吧。

看到旁边那些同学或在一起欢歌起舞,或在那里吹牛斗酒,心里那个羡慕啊犹如滔滔江水``````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一个朋友也没有,只好一个人拼命的喝着闷酒。忽然,前面一阵说话声引起了林幸星的注意,一个高大有帅气的男孩正对着姜籽毓说道:“籽毓,赏个脸吧``陪我跳支舞好不好?”(大家揍他吧,反正我没意见)说话的这人林幸星认识,是足球队的队长兼学生会宣传部的部长——陈希。据说老爸是市公安局局长,老妈是市检察院院长,其外公的来头更是大得离谱,显赫的家世加上不俗的长相,《少女杀手》的绰号实至名归。而他对此不屑一顾,惟有对姜籽毓情有独钟。追求姜籽毓呼声最高的一个,而姜籽毓此时却装着无奈道:“哦,对不起,林幸星已邀请我了。”说完,便向林幸星这边走过来,笑着说道:“大猩猩,你不是想请我跳舞吗?”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林幸星开始傻愣了一下,但马上明白过来,想拿自己做挡箭牌。林幸星此时已是怒火攻心,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平时给他一万个胆也不敢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嗖”得一声站了起来,冷冷地说道:“姜籽毓,别自以为了不起,长得漂亮又怎么样了,TMD,老子也是人,老子也有尊严的。三年来,我受尽欺负,凌辱,却一直默默忍受,想不到换来的却是你更加的肆无忌惮。好了,现在这一切终于都要结束了,以后你走你的BD路,我过我的安西桥,不到黄泉永不相见。”说完,拎起了一瓶葡萄酒,一口全部灌了下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在无数尖叫声和惊异的目光中摔门而出,只留下傻傻发呆的陈希和姜籽毓,而此时两人也是各怀心思,姜籽毓心里想道:“小子,想这样就摆脱我,没门!我永远是你的恶梦……

午夜,霓虹的路灯正温柔地散发了桔红色的光,轻轻的抚在林幸星身上,将他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街道两旁的林荫道里正坐着一对对情侣在那窃窃私语,小吃部、海鲜店和广大娱乐场所此时却是一天中生意最好的时候,到处是欢快的歌声笑声。空气里正传来《心醉》那哀伤的旋律:是你让我心醉

让我开心流泪不想入睡不想喝水

只想你陪纵然爱到心碎

我也不会后退真心去追痴心去给

都是因为那场梦里的约会

就那么轻轻一推

你就推开我的心扉

在我心中来来回回

就那么随手一挥

你的潇洒把我迷醉

酷酷的感觉不好拒绝

想想都觉得那么美oh my baby

是你让我心醉让我开心流泪

不想入睡不想喝水只想你陪

纵然爱到心碎我也不会后退

真心去追痴心去给都是因为

那场梦里的约会…………

林幸星独自摇摇欲坠地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葡萄酒的后劲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还真有点后悔当初的冲动,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忽然,前面一排人挡住了自己的去路,林幸星在模模糊糊中依然认得领头的那个就是陈希,于是想转身回走。哎,可惜又被拦住了去路。一个牛高马大的男生冲了上来,嚷道:“小子,别急着走,希哥有话对你说。”说话的是足球队的后卫,身高一米八五,体重近一百公斤,外号铁牛,能将人撞飞三丈,在足球场上,他所到之出,无不是闻风就逃。林幸星本来就是一肚子火,再加上酒精的刺激,说道:“哪儿来的野狗在这乱叫,连好狗不挡道也不知道吗?”铁牛跟着陈希混最怕的就是别是叫他做狗,一听这平时这样的小角色敢这样说他,顿时气的一踏糊涂,像一头蛮牛一样撞了过来。而林幸星喝了那么多的酒,早已是摇摇欲坠,又加上没有防备,被他一下子横飞了五米重重的摔在地上,顿时不省人事。陈希则痛打落水狗的捕上前去一顿狂踢,然后用脚踩在林幸星的头说道:“你小子,也不自己称量一下自己的重量,跟我抢女人,你还远远不够格。你老爸就是一个棋痴,你老妈也就一个牌鬼,才生出你这种龟儿子。现在你被我像烂泥一样踩在地上,我还要踩的你全家都不得翻身。”说完,朝身后一挥,对那帮人说道:“往死里打,有什么事我顶着。”林幸星在昏迷中模模糊糊的听到这话,立时清醒过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在他脑海里反复回荡,猛地一下站了起来,朝人群中扑去。没有华丽的招术,绝对的力量加上诡异的速度已是他们永远的恶梦,短短几秒,地上已横七竖八的全躺满了人,全都已是奄奄一息。径直走向陈希跟前,泠泠的说道:“你可以打我,但不可以侮辱我,侮辱我家人更是不可以的。”龙有逆鳞,触之必杀,而父母但是林幸星的逆鳞。说完这话以后,唾了他们一口,便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只留下那一堆奄奄一息的人在地上呻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