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踪 第十二章 命运的转折 第十二章 命运的转折

侃天 收藏 2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size][/URL] 第十二章 命运的转折 第一节 刘宇在景洪秘密办公地点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为什么目标还没有什么动静呢?他走到窗前看着大楼下面的街景,这里还是一片祥和的气氛,人们照常在工作,学习和生活。谁也不知道有这么样的一群人,他们为了国家的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十二章 命运的转折




第一节


刘宇在景洪秘密办公地点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为什么目标还没有什么动静呢?他走到窗前看着大楼下面的街景,这里还是一片祥和的气氛,人们照常在工作,学习和生活。谁也不知道有这么样的一群人,他们为了国家的安全,秘密地寻找着一个幽灵。


看着更远处那隐隐约约出现的群山影子,刘宇在心里默默地呼喊:出来吧,幽灵!你可知道有一群人为了你,命运都发生了转折!这时,他的视线开始模糊,几个月前改变他们命运的那一幕又出现在他脑海里。


那是在他回北京汇报特别调查组工作情况时,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调查组所有成员的命运都发生了转折。记得他向罗主任简要汇报完之后,把调查组工作的详细书面报告交给了他。其实刘宇心里明白,罗主任肯定经常听取了候琴口头报告,只是没有这么详细罢了。


罗主任听完他的汇报后,让他回家休息几天。他告诉刘宇,中央领导得知现在的情况后,正在考虑调查组今后如何开展工作的问题。一旦中央领导作出决定之后,让刘宇立刻过来。所以刘宇在这段期间不能离开北京,让他把调查组的工作安排好。


几天后,刘宇接到了命令,他立刻赶到罗主任那里。罗主任拿出一份文件对刘宇宣布到,根据中央领导的决定,现对中央特别调查组作出如下安排:



第一,从即日起,中央特别调查组解散,原调查组成员工作单位关系全部调到中央国家安全协调办公室。


第二,原调查组的建制不打散,仍然是一个集体,现改名为国家安全协调办公室宇组,由刘宇同志任组长。


第三,宇组为国家安全协调办公室正局级单位,刘宇为正局级干部。宇组成员中,政府工作人员在原有级别上提升一级。军人保留军籍,在原有军衔上晋升一级。


第四,宇组为特别保密单位,所有成员要履行特别保密纪律,享受特别保密单位人员待遇。在宇组成立之日起,全体人员实行封闭管理,不能回各自家庭,不得擅自对外联系工作,直到宇组解散为止。


第五,宇组的工作由国家安全协调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直接指挥,不接受任何人的调遣。


第六,在具体工作中,宇组要严格按照国家安全协调办公室制定的《宇组工作守则》执行。



罗主任宣布完中央的决定后,抬头看着刘宇说:“怎么样?刘宇同志,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刘宇迟疑了一下说:“没有,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要说一点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你也是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了,相信你也知道,从事我们这个工作,个人是会付出很多的。就拿你们宇组来说,为什么把你们的保密级别又提高了,就是因为你们的工作涉及到了国家最高机密。因此,作为宇组的所有成员,就必须要服从国家利益的安排,保守这个事关国家利益的秘密。当然啰,这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你们个人,乃至于你们家庭的工作,学习和生活等各个方面。中央在做出这个安排时,也是经过了反复考虑之后才定下来的。这一点,希望你能向你们宇组的每个同志说清楚,寻求他们的理解。”


停了一会,罗主任继续说到:“你知道你们为什么叫宇组吗?一来,这里面包含了你这个负责人的名字,二来,你们的工作也许是和宇宙某些事情相关联的。你们现在所追踪的目标,虽然还不十分明朗,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可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在我们还没有掌握整个事情的真相之前,这只能由极少数的人才能知道这个过程。尽管前段时间中央特别调查组的存在,只是小范围的人知道。但据我们的情报,美国方面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因此,我们现在做这个调整是非常有必要的。”


刘宇这时急忙问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后我们开展工作不能直接和有关部门联系了?还有,如果涉及到需要有人配合我们的工作怎么办?”


“确实是这样的。今后你们不能再直接和相关地方和部门联系工作了,需要的话,由我们专门派人协调这方面的事情,做外围工作。当然,做外围工作的同志,保密级别没有你们高,他们只能有限的了解与他们工作相关的事情。”



“我什么时候把中央的这个安排传达给我们每一个人?”


“不急,这里是宇组工作守则,人员待遇,工作安排,后勤保障等等方面的材料,你在这里仔细研究后,提出你的意见。因为你是宇组一线的负责人,只有你比较清楚后,才能向全体成员传达。还有,根据保密要求,你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填好这个表格并举行宣誓仪式,到时我会参加。”罗主任说完,递给刘宇一摞材料。


现在,刘宇已经是国安办的成员了,在这里,有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想了很多很多。以他从事多年秘密工作的经验,他知道这次中央对他和所有宇组成员的加官晋级,意味着他们要长时间与自己的家庭隔绝,这个集体全体成员的命运已经和他们所追踪的目标连在一起。之所以提高他们的待遇,就是中央对他们个人和家庭的补偿。




第二节


送走了参加他们的宣誓仪式的罗主任后,刘宇把宇组的全体人员召集到会议室开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昨天才从云南赶到北京的,对于这次变动都没有思想准备。好在他们全部是在情报公安部门工作过的人,对于保密级别的概念还是清楚的,只不过,没有经历像现在这么高的保密级别。


刘宇首先发表讲话:“同志们,刚才大家已经填了表,宣过誓,从现在起,我们全体成员的命运已经和这次的任务连在一起了。说实话,我们大家都清楚,由于我们的工作接触到了国家最高机密,我们没有退路。组织上会通知我们每个人的家庭,我们被国家派到国外长期工作。至于我们的家人,组织上会安排人专门照顾,请大家放心。”


“大家应该理解,我们现在执行的任务是属于国家最高机密,我们所掌握的情况一旦泄漏出去,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在座的各位都是从情报公安部门出来的,知道我们这些国家强力部门就是为了保卫国家利益工作。因此,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每个人必须要牺牲自己个人和家庭利益。只有等到任务完成时,我们才能回到正常的生活来。”


屠钢这时插话道:“头,由于这事太突然,家里的一些事情没有安排好,能不能给家里写信?”


“可以,不过我要和大家说清楚,我们的家书是要被审查的。任何有关我们工作的信息都会被删除,甚至于连只言片语都不行。我们所有的私人信件都是由专人送达,家人的回信也是这样。”


“如果我们在执行任务时碰到熟人怎么办?”有人问道。


刘宇斩钉截铁地说:“回避!不允许和他们说话!在必要的情况下,要化妆。老屠和小黄,你们由于是云南本地人,现在我们工作的主要地区就在那里。因此,这次在北京期间会安排给你们整容化妆的。”


“可不可以把我变成一个小伙子的样子呢?”屠钢这时还有心思开玩笑。刘宇非常欣赏他的心理素质,不愧是经历多次生死考验的老同志了,在这将要与家人长期分别之际,他用这种方法来驱散大家心里的阴影。


“就是变成帅哥也不能去找美眉啰!”年龄最小的范利文揶揄道,这一回他的女朋友肯定保不住了,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正常生活?


张讯是他的组长,故安慰他说:“小伙子,不要泄气,只要我们的任务能尽快完成,机会还是有的。”


“是啊,我们外交部驻外执行特殊任务的许多年轻人,个人问题都是很晚才解决的,有的人甚至一辈子单身。既然我们选择了这一行,为了国家利益,个人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胡大姐也来开导他。刘宇对这个集体的老同志感到非常的敬佩,关键时候他们可以稳定军心。


“你们用不着来安慰我,其实我想得明白,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范利文生怕大家误会他了,赶紧分辨到。


“好了,个人的问题,就是想不通,以后慢慢去想,但不能耽误我们的侦破的工作。现在,我们讨论一下,我们在目前的状况下如何开展工作?还有什么问题大家提出来。”刘宇把话题转到工作上来。


邢治国首先发言:“按照我们宇组的工作守则,我们再不能直接和有关部门联系了。要是需要这些部门的配合,我们该怎么办?”


“由国安办负责外围工作的同志负责联系。不过,这些同志的保密级别没有我们高。所以,他们只能了解一些与他们工作相关的情况。这一点我要提醒大家注意,要严格按我们保密工作纪律执行。”


王大维说:“万一在行动中与地方的军警发生冲突时该怎么办?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很有可能会发生误会的。”


“一般情况下,我们外围的同志会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情况紧急,我们被授权对待他们就像对待敌方一样。如果出现伤亡情况也在所不惜,组织上会妥善处理这个事情的,包括我们自己在内。因此,你们行动组现在的担子非常重。除了目标外,为了掩护执行任务的人,也许还要和自己人交火,当然,尽可能少伤人。”


“还有,如果我们的人被自己人俘虏,绝对不能亮出我们的身份,只能尽量拖延时间。我们每人的身上都配备了呼救信号发射器,收到信号后,我们外围同志会赶快来营救的。”


张讯说:“我的工作怎么开展?很多有关的科学家都认识我,但也许一些技术方面的问题又必须请教他们。如果我去同他们谈,那别人会知道我还在国内。如果让外围的同志去谈,他们因为不一定知道该怎样了解我们需要知道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过了。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你必须化妆去,让他们认不出你。外围工作的同志可以陪同你去,由他们亮明身份,但他们不能知道你所打听的事情,必须回避。”


“要是目标与军警发生冲突我们该怎么做?”路通问道。


“由于目标的手段高强,而地方上的同志,包括我们外围同志又不知道他的厉害。因此,我们的人应该及早给地方上的同志警告。当然,这还得通过外围的同志来处理。总之,我们要对可能发生的事情要有预判,尽量不要发生这样的问题。否则的话,造成重大伤亡后,这个影响就大了。之所以我们的保密级别这么高,就是因为不能泄漏这个秘密,从而导致人们的恐慌。”


胡大姐问道:“如果外国人插手这个事情,导致发生冲突怎么办?”


“那就要看情况怎么发展。总之,以维护我们自己国家的安定为主,一切以我们国家利益来考虑。”


以后,他们就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展开讨论,并商量对策。




第三节


再次回到景洪时,宇组的整个工作环境都发生了变化。首先,办公地点再不能依托云南国安厅来提供了,由国安办以华夏公司的名义在这里租了一个写字楼的最上面两层。除了办公外,所有的人都住在这里,由外围工作的同志负责这里的保卫工作。当然,他们也知道,外围工作的同志都是一些顶尖的高手,安全绝对有保障。


按照事先拟定好的方案,老屠他们小组加上胡大姐和邢治国小组,以省民政厅灾后重建工作组的名义全部深入勐昆地区侦察。由于这次女同志占了三分之二,老屠戏称他们是妇联工作组。


张讯要去实地考察出现神秘现象的地区,力求再看看能否在技术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而且,不排除目标可能在野外的可能。因此,王大维小组一同前往,他们是以中科院热带植物所考察组的名义去的。由于在野外工作,危险性非常大,故随身携带了武器装备。尤其是路通,他的全套狙击设备都带上了。由于前段时间没有机会使用它们,这次他好好地过了一次瘾。


刘宇,候琴和范利文留守驻地,负责指挥协调和电子侦察。有时候,刘宇也会到老屠他们那里看看,毕竟那里离景洪也不是太远。


“头,我发现了重要情况!”范利文兴奋地冲进了刘宇的房间,把正在窗前沉思的刘宇思绪打断。


“什么情况,快说给我听听。”刘宇急切的问他。


“是这样的。我在网上编制了一些小程序,把有关光线,光学等等我们需要追踪的现象搞了一个搜索引擎。只要网上出现了这方面的信息,我这里就会自动记录下来。我每天都会游览一下这方面信息,已经坚持了好几个月了。这是我刚刚看到的信息,我认为它对我们非常有用。”小范说完,递给刘宇一张电脑打印纸。


刘宇接过来看了看,其中一段是广州某媒体记者写的关于昨天夜晚,广州市内出现的激光射线把广州的夜空打扮的格外壮观。另外几段是网友在网上发的帖子,描述了他们在半夜看到广州上空出现的神秘光线情景。从他们的描述中,和在西双版纳出现的情况差不多。


“昨天是几号?”刘宇问道。


“我已经查过了,是阴历十六。而且,我从网上查到,昨晚广州的月亮很圆。”


“你马上通知屠钢他们立刻赶回来开会,大维他们在野外就算了。”


“是!”小范还是保持了军人的本色,给头敬了个礼,转身出去了。待他走后,刘宇感觉这目标会不会又出现在广东了呢?他隐隐约约想到有什么事情好像和这事有关联,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大家在开会时,一致认为小范的发现非常重要,应该立刻派人到广州调查目击者看到的情况。刘宇当即作出决定,由小范和李小可带一个外围工作的同志马上去广州调查。


当老屠汇报最近调查情况时,无意中提到了百盛希望学校的杨校长,刘宇马上想起了,杨校长的儿子去广东打工去了。这就是刚才他一时想不起来的事情,他觉得这事有关联。


说起这个事还是他到下面检查工作时,老屠向他汇报到,这里勐昆希望学校杨校长的小儿子在地震前从缅甸回到家里。不过,他已经了解过,这个杨校长在这里德高望重,一家人包括他的小儿子都遵纪守法。虽然他的小儿子在缅甸呆了几年,但这里许多边民都这样,司空见惯了。因此,在排查时根本没有把杨校长的儿子列为嫌疑对象。


刘宇也不以为然,只是随意问了问这个小伙子现在在哪里?屠钢当时告诉他,那个小伙子现在去广东打工了,已经走了好几个月。由于这里的人很少去沿海打工,他们宁愿在这里务农或做边贸生意,因此,刘宇有了一点印象。


刘宇想,也许由于是时间上的巧合,这个小伙子恰好在几次神秘现象出现时的地点。不管怎么说,只要是可疑的地方都必须查清。想到这里,他安排屠钢去调查这个小伙子的情况,重点是他在缅甸时的活动。


过了一些时,小范和李小可他们回来了。他们在广州还想照方抓药,用目击者提供的看到神秘光线出现时的方位划线,确定光线出现的位置。可惜这是在大都市,他们这一套吃不开。那么多的高楼大厦,他们根本无法确定这个位置,总不能把这些大楼搜查一遍吧?再说了,怎么个搜查法啊。


不过,屠钢他们有了一点收获。通过调查,他们了解到有人在昆明看到过和那个叫杨小波的小伙子一起到缅甸去的人,他是杨小波的同学,外号叫麻杆。屠钢他们赶到昆明,通过调查,这个麻杆现在是贩毒集团的一个马仔。于是,他们密捕了这个麻杆。经过审讯,麻杆供认,他和杨小波及另外一个同学,三年前被人骗到缅甸。在那里,他们被贩毒集团所控制,并接受了训练。


由于麻杆的父母先后去世,没有了家庭的牵挂。因此,他被先派回昆明活动。对于杨小波后来的情况他也不太清楚,因为在贩毒集团里是严禁打听其他成员的消息的。不过,他透露说,只要找到宋老六,就可以知道杨小波的下落了,因为就是他手下的人把他们骗到了缅甸。


麻杆还说,他回到国内时,曾受杨小波之托去了他家一趟。麻杆告诉他的父母,杨小波被贩毒集团打死了,他受伤好不容易才逃回来。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他请小波的父母保守这个秘密。另外,他把杨小波让他带回的护身玉佛像交给了他父母。杨小波说,他做了这个事情,再也没有脸面回家了。


根据麻杆的口供,刘宇他们分析,既然杨小波决定与他的家庭脱离关系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为了解开这个谜团,必须先找到宋老六。




第四节


屠钢是云南省公安厅老资格的刑侦办案人员了,对这里的情况非常了解。他告诉刘宇,这个宋老六是省厅挂了号的人物,缉毒局长期对他进行了监视。屠钢通过外围工作的同志到省厅了解到,前段时间,宋老六回缅甸躲了半年多,最近又潜伏回来。


云南省公安厅知道,宋老六这里只是境外贩毒集团的一个联络站。本来他们想留着这个联络站放长线,钓大鱼的。可接到公安部的命令,要尽快抓捕宋老六。这样,经过精心准备后,省厅一举捣毁了这个联络站,抓获了包括宋老六在内的数名境外贩毒集团的成员。


这天,宋老六被带出来审讯,他感到有些奇怪,为什么这次审讯不在看守所审讯室里进行?来到一个似乎是军营的地方,宋老六被带进了一个小房间。他打量了一下坐在房间三个身着便衣的人,都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以他自己这么多年接触人的经验来看,这三个人的来头不小。在他们的眼神里,可以断定这些人都是搞秘密活动的老手了。


“宋老六,我们这次让你来,是想了解一下几个人的情况。只要你能够和我们合作,把你知道的如实告诉我们。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你的立功表现,这样会对你有好处的。”坐在中间的那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人首先说到。


宋老六点了点头。右边的那个微胖的人递给他几张照片,他一张一张仔细地看了一下。


“这些人你认识吗?”


“认识。几年前,我让人把他们骗到了缅甸我们的大本营,接受我们的训练。”


“为什么要把他们弄到缅甸去接受训练呢?”


“我们老大说,为了让我们的生意能够做的更好,需要找一些文化程度高的人接受训练。由于缅甸那个地方的人受到的教育有限,因此,老大让我在这边找人。因为这里和缅甸接壤,生活习俗和我们那里相近,所以我就找了这么几个人。在此之前,我已经了解过了,他们都上过高中,没能考上大学,都在家里闲着。”


坐在左边的那个身材高大,有着军人气质的人问道:“你们对他们的训练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比如说,可以负重四百公斤行走,或者可以跳得很高?”


宋老六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他,提这种问题是不是在试探他能不能说实话?不过,他还是如实的回答到:“这怎么可能?如果我们可以把他们训练成这样,你们也抓不住我了。”


“现在这些人在哪里?”


“这一个在昆明老五那里做事。”宋老六拿着麻杆的照片对他们说到。


“这两个人因为会说傣语,被派到泰国做事。”他指着另外两个人的照片说到。


“在泰国做事的这两个人,你知道他们的情况吗?”


“不知道,那里是由老三在那里负责。”


“你好好想想,你最近是不是见到过这两个人?”中间的那个人看起来像个头,主要是他在询问。


宋老六拿着这两个人的照片一边看,一边想。猛然他说到:“去年下半年,我在缅甸躲避的时候,见过这个人。他是和老三一起到大本营办事的。因为他是我弄来的人,我问了一下老三他的情况。老三告诉我,现在他已经是他的心腹了,他的泰国名字叫素拉旺。”说完,宋老六把杨小波的照片递给中间的那个人。


“你可以肯定是在去年下半年见到过这个人吗?你再好好想想,见到这个人时的确切时间,地点和当时的情景。”


宋老六又仔细地想了一下,确定当时的时间是去年的十月中旬,但具体那一天记不得了。他还把和老三他们见面时的情景复述了一遍。


“对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到缅甸去躲避那么长的时间呢?据我们了解,当时我们没有对你们采取任何行动。即便是你们生意上的事,也没有听说什么非要你出去躲避的原因?”


“去年,地震的前几天,我的隆福玉器行发生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我在密室存放的几万块钱和一些美金被人偷走了,密室的武器弹药和其他的贵重物品却没有丢失。这个密室只有几个人才知道,以他们的条件,这一点钱他们都不会看上的。”


“哦,会有这样的事情?那这个小偷也太厉害了!既然他看到了武器弹药,就一定知道你们也不是什么一般的人了,他就不怕你们报复?”


宋老六接着说:“是啊,我也觉得这件事很怪。要说是为了钱吧,还有一些贵重的玉器宝石他没有拿。要说这个小偷没有知识吧,他却有这么高强的手段,可以进入我的密室,而且是在大白天?”


“你怎么就肯定是发生在大白天呢?”


“那天下午,我曾进密室拿了东西出去。晚上六点回来,中间只有三个多小时。回来后,我又进密室放东西,就发现这里被盗了。我把店里所有的人都盘问了一遍,都说没有看到什么人进过我的房间。而且在我的房间前面还有人守着。我们内部的人都可以互相证明,他们当时都在做事,没有人离开这里。只有一个叫阿龙的人离开这里开车去昆明。但后来调查过,他根本没有时间去我的房间偷东西。”


宋老六讲的这个事情引起这几个人的极大兴趣,他们不像是在审问宋老六,而是像在开一个案情分析会。宋老六听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侦破案件的高手。他们和宋老六一起探讨了这个案件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当然,他们最后的结论和宋老六的一样——不可思议!


“就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到缅甸躲避了大半年。直到确认,这件事情没有影响我们生意时,我才又回到了这里。谁想到,这回又栽到你们手里来。”宋老六无不感慨的说到。


“好了,你就不要发感慨了。你们做的那些事情,早晚会落在我们手里的。今天我们所谈的事情,你不要对任何人说,否则对你没有好处!”临走时,那个像头头的人威胁地说到。




第五节


审讯完宋老六,刘宇,王大维和屠钢都很兴奋,因为他们终于有了一点线索。刘宇对他们两个说:“这个杨小波的嫌疑非常大,如果宋老六说的是实话,他在去年十月看见过杨小波在缅甸。而我们了解的情况是,这个杨小波从地震后就一直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过。这也就是说在那一段时间出现了两个杨小波,因此,我们必须马上弄清楚这两个杨小波的真相。”


接着,刘宇对屠钢吩咐到:“你马上再去调查一下这里的杨小波在十月份到底有没有离开过这里?这个情况一定要弄清楚。另外,把有关杨小波的所有情况都找出来,包括他的家庭成员详细情况。”


“大维,你马上通过各个情报口收集这个贩毒集团在泰国的情况,重点是了解在泰国的那个杨小波,不,应该是素拉旺的情况。如果能确定泰国的那个素拉旺是真杨小波,那么这里的杨小波就是冒名顶替的。由于,现在我们目标出现的时间,地点都与这里的杨小波有关,他的嫌疑非常大,应该重点排查。”刘宇转身对大维安排到。


几天后,刘宇召集宇组全体成员在他们的驻地开会,布置下一步的工作。在会上,他首先说道:“有关情况通报大家已经看过了。从我们目前了解的情况看,这两个杨小波必然有一个是假的。因此,弄清楚这两个杨小波的真伪,对我们确定目标嫌疑人是非常必要的。”


刘宇扫视了一下全体成员后接着说:“我现在把下一步的工作安排一下。大维,你带你们组和邢治国一起去泰国。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素拉旺抓获,就是不能抓到活的,也要把他的DNA的样本弄到。在国外执行任务一定要谨慎小心,要依托我们国家在泰国各个有关部门的支持。为了不暴露我们宇组的存在,安排两个有行动经验的外围工作人员和你们一起去,行动时让他们出头露面。”


“老屠,你们现在工作的重点是了解这里的杨小波一切情况。包括弄清楚为什么他的家人不清楚有两个杨小波的情况,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不过,你们在调查中千万不要惊动了他们,一切要在极为秘密的情况下进行。”


“李小可,你带两个外围工作的同志去广东,立刻安排对杨小波的监视工作。请注意,你们现在的监视工作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要有任何惊动他的行动。尽量采用远距离监视手段,而且不能让当地的各个情报和公安部门知道。”


“张讯你们组在目前工作量不大的情况下,配合王兰把后勤保障,通讯联络的工作做好。由于这次国内国外的行动同时开展,你们要保持通讯24小时畅通。外围工作的同志不能接触我们的通讯联络,只能由你们自己安排值班。”


“候琴,你马上和我一起赶回北京,直接在那里指挥这次国外行动。由于在国外行动时与各有关部门的协调工作量大,你要做好这个工作。在我离开这里的期间,由屠钢负责这里的工作。”


刘宇的工作安排完后,大家就工作方面可能出现的问题讨论了一下。在没有提出异议后,他们分头开始准备各自的工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