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章 马匪王大麻子

wyu1111 收藏 5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老大啊,我琢磨着是不是先弄几条快枪,最少别总让马匪惦记着咱们,有了快枪狠狠的干他他妈一家伙先”。周传强说

“干?干你大爷,你想死没人拦着,弄几天快枪是真的,就凭那点泥腿子连枪是嘛样都不知道,你拿什么干啊”?

“小三说的对,别说张家村那点子人就是咱家那几号绑一块都不是人家的个,要不是上次咱凭着墙高早让他们端了点天灯了,你还是剩剩吧,但是枪要尽快的弄来,最好多弄点子弹”

。老大一语中的。

“大哥说的对,咱谁弄枪去”?周天顺心里早有安排但还故意问。

“让彪子去吧。你心里不早知道让谁去了吗?还问什么”?老大周富贵鄙夷的看了眼老三

“咱不是得民主吗,好歹现在也民国了”周天顺嘟囔一句。

彪子(郑彪,现叫周彪)原是凉洲人,父母早逝被叔父领养,传说层拜大刀王五为师,王五死后跑回凉洲专做剪径生意(劫道)好劫富济贫,因一次抢了老毛子被通缉跑到广州没想到再做无本生意的时候失手被抓,投到死牢等秋后问斩,周卓英听说过他花钱找了个替死鬼把他捞了出来,为了报恩就一直在周卓英身边伺候着,上次马匪下山就多亏了他,双手二十响连蹦了好几个马匪救了周家于是周卓英给他改姓当做自家人。

“对,就他吧,以前和老毛子打过交道,老毛子的话说的贼溜再多带点人就这么顶了吧”。老二周传强附和道。

“那大哥跟他说吧,别忘了跟咱爹打个招呼他可是咱家的宝贝啊”周天顺说道“另外还得买点采矿的机器,那玩意挖的快”。

“尽量吧,5万银洋啊,这次我跟着去趟,要不心里也不踏实”。老大说

“行,另外二哥和衙门里熟想办法把地买下来圈了,就说挖煤,签的时候就写挖矿”周天顺坏笑。

“狐狸”,老大老二一口同声的说。

“老三啊那你把村民组织起来吧”周富贵说

“好,小心点别漏了风声,两天后就走吧”,周天顺说


两天后:

“乡亲们,这是合同,让德叔念念先,没问题大家花了押就给你们粮食,画完的领20斤米半块大洋的安家费”周天顺笑眯眯的象看着造币厂新鲜出炉的钞票。

“--------两年内不得回家,每月赏钱由东家负责送到各家。在做工期间内必须听从东家的绝对安排,违者罚银50元--------”。德叔念完后村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2年不能回家但想想现在三少爷所给的比原来商定的钱粮还多点也就画了押。一会儿工夫就招齐了50人,没抢上的还一直哀求哪怕条件再低点也可以。

“真是淳朴啊,就这么把自己卖了”周天顺心里感叹着。

第二天一早5点

“起来……懒惰猪……快点……一帮杂碎”周天顺带着跟班敲着锣,挥舞着大棒,“靠”村民们没办法,为了粮食为了半块大洋(要知道半块大洋可够一家将近4个月的开销了),尽量的让自己快起来,好在也习惯了早起。

“都靠墙站好了,没听见少爷教你们靠墙吗?”跟班(周鸿)挥着大棒狂喊。

“……”周天顺无语。

“现在跟着我跑起来,谁落下就别吃饭”周天顺带着村民围着谷场跑步。

“一二一,跟着我喊号子”周天顺叫着,心里歪歪着想“老子的第一支队伍啊”

“一二一,一二一”村民们有气无力,稀稀拉拉的跟着喊,把周天顺弄的郁闷之极“慢慢来吧,泰山不是堆的,火车不是推的,屎坑是挖的吧,也许明天就会好的。”

“我不停,你们也别停。”几圈下来,周天顺和周鸿也累得气喘吁吁的,即使现在已经快深秋了,脑门上的汗哗哗的往下滴。

“少……爷……,您……歇歇吧”周鸿也说不出话来了,再看村民们早就歪歪斜斜的与其说是跑不如说是挪了,怨声载道,能跟上的没几个,60来人的队伍整拉了大半个谷场,周天顺暗暗的看了一下这几个人。

又几圈后,看看太阳升起来了。

“好了……你们……休息会儿……吃饭”周天顺累得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村民们也堆成了一团。

“啊……鸿……”周天顺叫周鸿“一会儿你去请几个木匠来!”最倒霉的是周鸿刚坐下就得颠起事。

“吃饭了”周天顺刚一吆喝,村民们就奔向饭桶,“靠!刚才还没劲,一听吃饭都欢了,一帮子饭桶”周天顺一边吆喝着“排好队,都他妈挤什么,晚吃一会儿饿不死”一边心里歪歪着“看来还是有潜力挖啊,要都是特种部队就牛逼了”

饭后周天顺带着村民们去了村后五里的山脚。

“你们把场地弄平整了……你们几个带点人砍点木头,不是要生火的柴火,是盖房子用的,白痴!”周天顺大骂领队的“不盖房子,叫他们整地干嘛!长点脑子啊!”也就是从今天开始,周天顺得了一个外号“周扒皮”没想到几年后,不管那路诸侯都怕三分的周扒皮,这都是后话了。

后来的近一个半月,周天顺天天如此的带着大家跑完步,指挥木匠和村民挖地、砍树、盖房子。村民们由最初的怨声载道,跑步稀稀拉拉的跟不上到现在的由10圈、20圈、30圈,再到现在的开始在崎岖的山路上跑,周天顺心里歪歪着:“我多伟大啊,不但救了他们,还拉起了杆子。”

入冬前房子盖好了,大家也都适应了新环境,虽然比不得家里,但至少可以吃饱(大米饭啊,这年头有几家能吃上白米?地主的生活啊),周天顺,从县里要来支枪,找木匠按照样子做了几十个,有用洋铁皮把木枪包上加重,并叫人做了几百个绑腿和胳膊用的沙袋,还从县里打了几十把大刀。入冬后,周天顺叫村民们把沙袋绑在身上,除了睡觉不许解(当然他自己可就偷懒了)天天挂着这些玩意儿在山上跑,出操(剽窃后世的广播体操)、干活。村民们不干了,纷纷找到周天顺,他就一句话:“想回去可以,赔我50大洋再把饭钱结了,立马走人。”这下子大家没办法,想想要赔50大洋,有看看沙袋,只好自己又挂起来,没办法谁让他们贪呢。周天顺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从此又得了个“笑面虎”的绰号。就是这个“笑面虎”最终带着他的队伍“脚踏富士山,饮马东京湾,打马进东京,醉卧天皇姬”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话说回来,既然村民们无奈,那也只好接受这样的选择,除了天天的挂着沙袋,满山跑,就是拿着木刀木枪的乱砍,这也是没办法,谁让周天顺不会刺杀,不会耍大刀呢。另外还引用机制,把几十个村民分成几组,每10人一组,挑出资质好的做组长,然后组和组之间群殴,每周一次,那组最后胜利,当天晚上一顿大肉,组长一块大洋,组员半块,输的最惨的连窝头都啃不上,只能喝菜粥。为了不至于让他们相互仇视,除了每晚让私塾先生教书识字,还经常把组员打乱从组,每一次山上山下乱棒满天飞,呲哇乱叫,只要不出人命就好。至于伤么人人都挂(只有一个人没有,就是周天顺),他现在找个好地方,挂着招牌式天使般的微笑,就像狐狸看着要到嘴的小鸡崽,时不时的吼上两句“靠!张二牛你他妈的没吃饭啊,站起来揍他!靠!”“那个谁谁谁,你他妈的是打架么,耍什么把式……活该!叫你耍!”(广大读者都应鄙视之,周天顺可怜巴巴的说:“我也是没办法,谁让作者不给我弄的像超人,或者来点王八之气。”作者:“你丫的要造反还敢说我,信不信我太监了你……XXOO”周天顺无语中,半天:“我错了还不行?”作者:“这还差不多,下次给你批发几个小妞作老婆。”)

一晃年根了,这天运粮的周鸿玩儿命的打着马,一看到周天顺“嗵”的一下从马背跳下来带着哭腔“少~~少爷不好了,老爷被马匪绑票了------”。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老爷怎么的了”?周天顺一听急了。

“老爷被王大麻子绑了,还说——还说要把老爷点了天灯”!

“顺子(二组组长张顺子)背马,二牛跟我走”。四人火烧屁股一路打马往家狂奔。在回庄的路上周鸿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下。原来上次马匪王大麻子打周家没想到点子太硬好悬没把牙崩了,折了不少弟兄元气大伤,这次老爷周卓英去省城由于伸手好的多背哥仨弄走了,不是帮着练兵就是去新疆找老毛子买东西押货去了,因此只带了五个随从,没想到被下山剪径的王大麻子堵了个正着,新仇旧恨你想能放过周卓英马,三下五初二打死了三个家丁连周卓英大腿上也挨了一枪,好在火枪威力小,虽说要不了命可也只有等着挨宰的份了。另外两个被俘虏的家丁也有一个被砍伤了。这回可把王大麻子美坏了逮着个大肥羊。

“告诉你家里管事的三天之内拿20万大洋来,晚一个时辰剁一个手指,晚一天就等着给他收尸吧,把你家老爷点了天灯给我弟兄们祭天,滚”!王大麻子仰天狂笑。两个家丁屁滚尿流的回庄报信不提单表一下王大麻子,这也是本书的一个重要角色。

王大麻子原名王铁,河南赵家村人,只因为父治病借了地主赵瘸子二十贯钱,结果爹没救过来钱也花光了,还不上赵瘸子的钱妹妹被抢走抵了债,他妈一时想不开上了吊,王铁一急找了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把赵瘸子一家杀了个干干净净又放一把火,带着妹妹跑了。半路上妹妹是又惊又吓一病不起,这可急坏了王铁,好容易挨到郑县妹妹就不行挺了几天也死了。这下王铁一个亲人都没了,正好赶上革命党人起事被抓了壮丁编为乡勇。后来前方吃紧跟着十二协前锋营屁股后面往山西打阎老西(阎锡山),结果还没看见山西在路城就中了埋伏,十二协是死伤惨重一败涂地,王铁他们的乡勇也差不多全军覆没,就连他自己也被鸟枪打了个满脸开花昏死过去,没想到因祸得福被当成死人扔到山里喂狼,半夜里山风一吹活了过来反到捡了条命。醒后除了脸上火烧火燎针扎般的但胳膊腿到还在,找了个被风的坑摸出干粮就着坑里的积水吃了。第二天感觉缓过点劲来了,慢慢的爬下山到山民的家里偷了件衣服、干粮和几文钱,装成难民一路逃到临清,没成想革命军前后脚也打了过来,于是接着跑,半路上和几个难民抢了个富户,手里有点钱了就招了几个小弟,一路下来跑到了沂南占山为王,仗着练过几天有把子力气,心狠手黑和比较仗义兄弟是越聚越多,生意是越做越大,只因脸被喷烂了伤好后脸上坑坑洼洼的,因此在道上得了个绰号——满天星王大麻子,时间长了原来的名字王铁没多少人记得了到是王大麻子越叫越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