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大妹子啊今天我来就是要租子的,赶紧的你这租子也改叫齐了吧,看见没我家三少也来了,赶紧的别耽误了时辰,别把我家少爷累坏了你吃罪不起”周管家眯缝着小眼拈着嘴边的小胡子“大管家不是我们拖欠,您也看到了今年旱得不得了实在是交不上来啊,您悻悻好跟周大爷说说明年一定补足”

“不行!今儿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管家吼着“您悻悻好实在是交不起啊”牛丫继续哀求

“看什么看还有你们几个你们也别跑,今儿你们拉也得把租子拉出来”看到家丁用火枪把佃户赶过来管家越发的嚣张。

“你还讲不讲理,庄稼都旱死了你让我们拿什么交?咱们到衙门讲理去”。

“嘿~~,还反了你们了,给我打,打折他们的狗腿,还衙门,还告我,日!”

人群越聚越多,周天顺脑袋发亮:着不就是劳力吗,还可以看场子。

突然发话:“管家你先等等,我来跟他们说几句。”

“恩~恩~”清了清嗓子周天顺发话了:“大家别嚷,听我说几句,今年大旱没收上来庄稼是不?”看了看周围“是啊”“太干了”“连三成租子都交不起”周天顺温柔的就向黄鼠狼对着小鸡说:“你们说天旱,的确这不是你们的错,但是你们租种了我家的地就应该交租子对不对?” “可是我们实在交不起啊” “静一静,听我说完”看到桩户门逐渐的静下来周天顺心里偷偷的笑,仿佛大把的钞票在向他招收。环顾了一遍“你们交不起我就要受损失,那咱们就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少东家您说吧,只要能让我们活下去就行-------” 人群乱糟糟的“那你们就退出两个代表怎么样”周天顺笑眯眯的

“就听少东家的,----德叔你去吧”“是啊德叔去-----张先生也去吧”“对,对德叔和张先生都去”人群又七嘴八舌的嚷开了。

德叔(张贯德)是张家村里面岁数最高的张老爷子第二个儿子,幼年读过几年私塾经常帮着村里人写写信念念榜文什么的,谁家有个红白事的也经常请他操持操持,有什么难解的事情也找德叔拿拿注意所以在村里有较高的威望。

张先生(张有财)念过几个草头方谁家要是有个头痛脑热的也经常请他来帮忙看看,还别说一般小病还真是药到病除(当然了大病么在那个年代村里是去不起医院的只能等死),所以村里人尊称先生。

“呦~德叔,张先生啊我这给两位问安了”周天顺拱拱手,德叔和张先生连称不敢,“您是少东家这不是折我们寿吗”。“少东家您说个法,只要能过的去就行,往年还好,从去年天就旱到今年连苞谷都吃不上了,哎~~~,这可怎么活啊”。

“德叔、张先生啊我倒有个法,只要你听我的,我就尽量劝我爹减了今年的租子,明年只要把今年租子交上三成就算补齐怎么样?” “少爷不行啊,您还是别和他们费话看我打断他们的狗腿”管家一听脸都绿了。“这件事我和我爹说去你就别管了”“可是少爷----”周管家瞥瞥周天顺吓的把后面的话咽下去,他可不敢得罪小少爷,从小就聪明老爷极宠着,得罪了周天顺那明天就得滚出周家了“反正都是你家的地你家的租子,你不要老爷找的是你,我还是乐得清闲”。

“德叔、张先生咱们到屋里说去吧”人群分开三位径直进了二牛家。“我打算开个矿”周天顺屁股刚好落座就直接说出来“你们给我干活挖,每天六个时辰两顿饭,每个月还有三角怎么样”?

一天两顿,每个月还有三角可拿,这是真的吗?两位开始在心里滴估起来哪有这么好的事,莫不是太阳打西边升了?

周天顺瞥着两位满脸的疑惑偷偷的笑心说:“你Y的乐吧”。“少东家这是真的吗?别是拿我们打哄?”“那老爷那怎么说?”

“我都说了老爷那里就不用管了,你看我象哄你吗?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周天顺微微板起脸

“不是-----哎~~”“少东家要是能帮我们说说我们张家村都感您大德,给您供长生牌,您可救了我们60多户啊”德叔见机快也同样激动的满脸象老核桃。“救了我们一百多口,菩萨心肠,来生变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张有财撮着依

“老百姓就是好哄弄,给点好处只要能让他们活吃上饭,拿他们当回人他们就愿意给你当几次狗”周天顺心里感叹着。

“那好,丑话我可说前头,做不好我可不干”恩完了开始施点威了。“哪能啊!少东家救了我们给饭吃还有钱拿,要再不知好歹那也不做人了”

“好!就这么定了,我去找我爹说去,你们好好等着”“老周~~走人”说完面带笑容抬屁股走人。


周家

“老爷今儿小少爷说什么不收租了,还要开什么矿,不但管泥腿子吃还要给钱,那泥腿子还不上天了-------”,周管家瞥眼看看老爷“这也不怪少爷,谁让少爷心肠好呢,可也不用这么好啊”。

“去把少爷叫来我问问”周桌英发话了 “哎~是老爷”。

这小子定有深意思,还是问清楚的好。周桌英联想起周天顺平时每每总能给人惊讶的作为。

“爹,我来了”周天顺边挑帘子边说:“我正想找您那”。

“天顺,今儿怎么回事儿”?

“爹,我想开矿!” “开什么矿在哪开”周桌英问道

“就在咱沂南!”“您先等等听我说完”,“您想啊连着两年天大旱,租子收不上来,还不如干点别的好,粮食够吃就是再养百十号人也够吃到后年了,要那么多干嘛,还有您想前年山上下来马匪要不是咱家有抢打跑了他们,现在不都喝西北风吗?再说咱又不缺钱有这么好的条件再买上几杆快枪看住场子咱就不用怕了。租子是收不上来但你把他们打死也交不上来,现在他们饿得就半口气您想啊,咱给他们吃的在给点钱让他们给咱看家护院、干活他们还不感恩带德,再说了开矿不比收租子来的快还,所以我想把他们都雇来”?

周桌英先入为主:“咱家是有个小煤窑,但也不用雇这么多人”。 “要这么多人干什么?”周桌英吃惊不小心想:还要买枪?想造反不成!

“嘿~嘿~不是挖煤是开金矿!” “阿~~!”周绰英大脑当场当机。半天才反映过来:“娃,莫说胡话,咱这里没金矿。”“就是有也不敢开——死的快啊”。“再说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金矿”?

周天顺心说:我能告诉你这里30年后才发现有个特大金矿吗?别说金矿山东还有个胜利油田呢?嘴上说“您还记得去年您让我和帐房去济南看帐本么?那次半路上遇见个人打听地方,还记呀画呀的,没想到在济南住店的时候恰好在隔壁,发现他鬼鬼祟祟的,于是我称他不在溜进去发现不少日语的书,后来跟着他在个没人的地方打晕了他,一翻果然发现不少日语写的东西,上面就写有咱们这里有金矿,然后我就把他弄死了找个地方埋了他的东西我怕以后会有麻烦也烧了”。

“啊!你杀人了,还杀的是日本人”!?这还是我儿子吗?周桌英在半信中又一次当机,要不是身体好怕是就此吓挺尸了。

“就是有也不能挖啊,这要让人知道了,咱家就没命了”周桌英反映挺快。

“嘿~嘿,大哥,二哥都进来吧”周天顺接着说:“我和大哥、二哥都商量好了”。“爹”!“爹”!周天顺的大哥(周富贵)二哥(周传强)应声进来“小三都和我们说了,我们也合计好了觉得能干”

狗屁!还金矿!不就是想买枪组民团吗?周卓英心里想着:不过有枪多点也好起码不用向上次那样死那么多人了。想罢也不点破说道:“这件事我再好好核计核计,对了你们~~哎!小小年纪能有如此见识也算不简单了,算了,你们仨咂想的-------”。

周天顺一听就知道想歪了,心想管它呢钱先到手再说“爹,我们也不要太多的钱有5万大洋就够,然后我们就——————”。

“这么多!我在想想”。

三天后哥仨得到了6万大洋(多给了1万)开始了新的篇章,欲知后事如何 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