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正文 第四十章 罗明吃馒头(下)

辽西老戟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哎我说!你看!”罗明暗暗拉了杨欣一把,用手一只西梁。杨欣扭头望去,暗暗的天色中,西梁顶上影影绰绰地蠕动着一群人影儿,好像还有摩托车灯的光亮,一闪一闪的。 “能是鬼子援军到了吗?隧道还没炸呢,他们怎能上西梁?”杨欣迅速地思索起来,是武藏他们去端罗明的老营?不能啊?这种局面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哎我说!你看!”罗明暗暗拉了杨欣一把,用手一只西梁。杨欣扭头望去,暗暗的天色中,西梁顶上影影绰绰地蠕动着一群人影儿,好像还有摩托车灯的光亮,一闪一闪的。

“能是鬼子援军到了吗?隧道还没炸呢,他们怎能上西梁?”杨欣迅速地思索起来,是武藏他们去端罗明的老营?不能啊?这种局面下,他自顾不暇,哪有心思去碰游击队?对!一定是山猪他们去堵截丁雄的三辆马车。

“没事儿!让他们跟着丁雄转悠吧!”一股酒气喷了出来,好香!杨欣低头瞄了一眼地上的两只空酒瓶,心想,回到北平大兴,我一定买它一箱二锅头!

“啊?是山猪?追军车……,”罗明放下心来,“对!我说他妈巴子的!鬼子哪有这样天大的胆子,敢摸我的老营?”

“西梁上能过去汽车吗?”杨欣戴上帽子,接过金教授手里的提包。帐篷前的毛利还在向韩晶和黄衫小伙叮嘱着什么。

“不能!”罗明看着李会和大堂子两人用一根棍子抬着柴油机向沟口走去,转身拿过章鱼手里的一个口袋扛在肩上,和杨欣并肩走着:“汽车要想过金鸡岭,只有走隧道;马车要过金鸡岭,只有走西梁和东山崴子。”

“啊,那好,快上车!”杨欣招呼着。

天已完全黑了下来,卡车亮着车灯开上山坡,向山腰的隧道驰去。

“金教授,珍品化石采掘后,你准备把它交到哪儿?”杨欣开着车向身旁的金教授问道。

“自然是交到奉天博物馆。”

“可你想到没有?日本人能让珍品化石留在博物馆吗?”

“是啊!这正是我发愁的事儿啊?”

金教授已经看到,奉天故宫博物馆的大批文物都已被鬼子拉走。学生毛利说,土肥原市长答应他们,辽西古生物化石的采掘研究,属于科学研究范畴,军方不得干预。他将提供一切人力物力,保证他们的采掘工作顺利进行。采掘的成果,他可以在日本挑选最好的科研院所,来完成他们论证和发表的工作。并派来一个叫大川的所长来到研究所,说是来协助他搞研究工作的。可是鬼子的话,天知道可信不可信哪?

然而,这兵荒马乱的,带着化石、跑到关里交给国民政府,那也是难以成行啊?况且,金教授已明显的察觉到,半年以来,自从他发现了辽西古生物化石群的遗迹,身边总有一些形迹可疑的人绕来绕去,好像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大川所长又天天来电报,催问发掘化石的情况。脱身不易啊!哼,都是奔着我的化石来的!故宫的老同事张殿举给他想出了一个途径,几次与他商量,他感到危险而又漫长。唉!走一步、看一步吧!

“金教授,”杨欣看到金教授陷入苦苦的思索,说道:“皇圈的翅膀化石决不能交给鬼子!”

“说的容易!”

“做起来也不难!”

“说说看。”

“把它们放在你信得着的人手里,藏起来!什么时候风平浪静了,你认为该交给谁、再交给谁!”

“人多眼杂,谈何容易。”

“没有别的选择,有志者事竟成!”

“我要是在你这么大的岁数就好了!”金教授看着面目清俊、目光深邃坚定的杨欣,感到这是一个有着某种坚定信念的年轻人,有抱负、有胆识、有能力。

后背车板响起了啪打声,杨欣一踩刹车,扭头对金教授说:

“好了,隧道到了。你先坐着别动!咱们以后再谈,不过,我一定会帮助你!”

卡车停在一个山沟旁,杨欣下了车,看到朦胧的月色下,罗明正和山沟里走出来几个背着枪的人说话。

“队长操蛋了!”一个毛头小伙子背着一支冲锋枪大声说道。

“二虎!你说谁操蛋了?妈巴子的,慌啥呀?慢慢说!”

叫二虎的毛头小伙手指着北面山腰里的隧道说:“平常就他妈就两三个人,天一黑,鬼子、伪军、还有警察来了二十多,守在南面洞口!”

“北面洞口呢?”罗明问

“大牛带着六七个人过去了,看样子没啥事儿,有情况他准能来信儿!”

“嗯,大牛办事底实牢靠,没问题。”

“认识领头的鬼子吗?”杨欣问。

“不认识!是一个穿黑衣服、戴猴帽子的小干巴儿!”

“前田!准他妈是前田!”罗明说道,看了看杨欣:“我带人把他们引开,你开车进去!”

“不行!”杨欣不由得眉头一蹙,慢慢思忖着说:“前田不但不会上当,反而更加警觉,他会把人马撤走潜伏起来,那就跟麻烦啦。可现在我们要不动手,往后越拖、越没有回旋的余地,成功的机会就越少。天不亮,山海关援军就会通过这条隧道。他们一旦过了这条隧道,到那时候,死的就不是咱这几个人了,而是热河几千、几万、几十万人的性命!”

“你就说咋干吧?”罗明一掳袖子,“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谁他妈没死过几回?金鸡岭游击队个个不含糊!没他妈一个二五眼!”一把摘下二虎背着的冲锋枪:“这回咱们手里也有这个花机关枪,突突一响,一梭子就能撂倒他妈十几个鬼子!怕啥呀?二虎!五支冲锋枪都带了吗?”

“都带来了!我们这三支,大牛他们两支。”

“好了,你留一支,把那两只给李会、大堂子!怕鸡八毛哇?这回咱长短枪、双加料!裤裆里还有一支枪!对了,还有俩卵子儿手榴弹,嘻嘻!这叫打不死的汉子!爷们儿!”

众人跟着嘿嘿笑起来。

“好啦!我知道金鸡岭游击队没一个孬种!”杨欣知道,罗明是凌青手下的一员虎将。杨欣从北满二支队调到南满游击大队任大队长后,凌青接替他担任了北满二支队的队长,罗明就接替凌青做了金鸡岭游击队队长。不过凌青说,罗明当队长,得有三个月的考验期。如果经得起考验,三个月后,升职、入党一并进行。杨欣看到,罗明和罗云汉有很多相似之处,说话粗鲁、脾气暴躁,但机警干练,作战勇敢。就连刁钻和冲动,都与罗云汉一模一样。

“我看咱这么干!”杨欣对罗明说道:“在弹药库,前田没看清你和李会、大堂子,你们上车。你和章鱼坐在驾驶楼,有通行证一定能混进隧道。”望着二虎和他身后的几个人:“隧道里一有动静,你们就向前田他们开枪。金教授和毛利不能上车,金教授是难得的科学家,万一出了问题,咱谁也负不起责任。等到我们炸毁隧道,出了北面洞口,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二虎,你们再把金教授连夜送到鞑子营皇圈!”

“听清楚了吗?”罗明向二虎问道.。

“听清楚了!”

“谁说我不能上车?”忽然,金教授站在车下说起话来:“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救亡图存只是你们年轻人的事儿吗?真是少不更事,不尊重老年人!科学家怎么的?科学家不救国,还算什么科学家?上车!”金教授一转身、上了车。

“哎我的妈呀!这老玩意儿还真有骨气!”罗明一竖大拇指,看着杨欣说:“那你呢?你上不上车?”

杨欣低声说道:“你上车要看好那个叫毛利的,我看那个小子不太地道。”

“我一看就知道是个日本特务,准是他妈来抢老头儿化石的!”

“一旦他不规矩……,”

“我就咔嚓了他!”

“别管我,你到哪儿、我就到那儿!把章鱼叫到前面来,快!上车!”


月牙儿在山谷里挑了起来,挂在南面葛王台黑黢黢的松林梢上。白天的暑气消尽,凉丝丝的微风从隧道里吹了出来。洞口两旁分别站着四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十几个伪军、警察散乱地坐在道东的卡车旁,抽着烟、闲打着唠儿。

“曹瘸子真的让日本人给杀了?”一个伪军弓着虾米腰给坐在道旁的侯三点着了烟,神秘地问道。

“那还有假?”侯三吐了个烟圈,向渐渐围拢过来的伪军说道:“我当时和王福在场,亲眼看见的!”

“是那个一只胳膊的吉野,拿刀捅的!”王福坐在侯三旁边说。

“吉野说了不算!是那个叫山猪的机关长下的令!”侯三恶狠狠地骂道:“曹瘸子这些日子就没好样儿!操他妈的!警署给弟兄们发的大洋,他给换成奉币,连满洲票都不太好使,那奉币还能花吗?到东山崴子石场把窦二石匠吊起来打,说他盗窃弹药库的雷管炸药,崩山采石是假,给罗明偷运军火是真!打得窦二石匠顺嘴丫子淌血。喇嘛营子拉料的王掌柜真挺够意思,给曹瘸子塞了几块大洋,他才裂个血盆大口,差点把脑袋没笑两半儿喽,下山滚犊子了。我操他妈的!他拿大洋准是塞他妈个逼去!他是人吗?”

“我说,这我们都知道!”虾米腰打断侯三的话,“说曹瘸子是咋死的?”

“你忙个鸡八毛哇?我不得慢慢说吗?”侯三抽了口烟,“瞎鸡八打岔,说到哪儿啦?”

“说到‘塞他妈个逼去!他是人吗?’”虾米腰答道。

众人一阵哄笑。

“王福说,曹瘸子这两天一脸晦气,这是要死的恶兆,半点没差!”侯三眉飞色舞地讲起来:“就他那个瘸逼样儿,还钻到诊所西厢房、跟李大夫的老婆搞破鞋!”

“搞破鞋?李大夫老婆……?慢慢说!你别着忙!”虾米腰又掏出了一只烟。

“对对对!慢点说,细点儿整着!”几个伪军们立刻来了精神,“大点声儿、大点声儿!”嬉笑着纷纷坐在了侯三的对面。


“巴嘎!”前田打着手电、带着两个黑衣鬼子从隧道里走了出来,一晃道旁的人群,“统统地站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