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14章 耀我中华

flxlrh303 收藏 52 5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鬼佬平头耸耸肩,说了句英文,收起匕首,退回去。 听了这句话,霍襄那像蕴含着一泓清澈潭水的明眸也射出愤怒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平头。 冷血听明白平头说的是“中国人就是猪,喜欢以多胜少。” 这句话从能听明白英语的人中传了开去,大厅所有的人都射出愤怒的眼光,特别那些曾做个军人的保安,他们的眼睛都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鬼佬平头耸耸肩,说了句英文,收起匕首,退回去。

听了这句话,霍襄那像蕴含着一泓清澈潭水的明眸也射出愤怒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平头。

冷血听明白平头说的是“中国人就是猪,喜欢以多胜少。”

这句话从能听明白英语的人中传了开去,大厅所有的人都射出愤怒的眼光,特别那些曾做个军人的保安,他们的眼睛都狠狠地盯着平头,但他们的个人搏击技术确实不是平头的对手,他们把为国争光的热切期望寄托在冷血身上。

现在已经不是个人荣誉之争,而是国家荣誉之争。

冷血终于愤怒了,保镖职责所在,主人有令打保安,他可以不怪。他和光头保镖过招只是切磋武功,手下留情。但平头拿匕首出来以命相搏和说那句话就不应该了,太嚣张了。

冷血冷然地盯着二小姐说:“我输,我滚。”

二小姐听明白冷血的意思,学着说:“我输,我也滚,但你们比的是兵器,不是赤手空拳,也不是以众欺寡,你敢应允吗?”

冷血解了领带,把茶色眼镜除下来,双手摆摆,把围成一团的保安赶开,想了想,还是不应该出动他的杀手锏——一圆硬币,接过脸上还流着血的董星递过来的警棍。

灯光下,冷血脸庞更白皙,脸容更冷峭,脸庞如大理石雕像般坚硬寒冷。剑眉入鬓,鼻子高耸,嘴巴紧抿,倔强地微翘着。双眼眯成最危险的针锋状,在明亮的灯光下,射出饿狼般的幽幽的寒光,不带人类丝毫的感情色彩,望之令人胆颤。全身肌肉绷紧,腰微弯,向前倾,脚踏八丁,一瞬不瞬地盯着平头。

从平头身上发出强烈的杀气和玩匕首的花样,冷血就知道他面对的是自从离开军营以来最强的单兵敌人,不逊色于看守所押送他的四个特种部队军人中的任何一位。

冷血的左眉在地跳动,血在沸腾,心在燃烧,他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试过这种令他疯狂的状态,

这穿着得体,身材伟岸,气宇不凡的斯文男子,在这刻,却给人的感觉是犹如一座忍而不发的火山,如若爆发,必定惊天动地。

周围的观众突然觉得空调开得太猛了,否则空气为什么突然变得冷很多,否则为什么身子会冷得打颤呢?

平头忽然觉得,此时的冷血犹如从阴冥地狱中钻出来的恶魔,如洪荒时代择人而噬的怪兽,浑身冒出强烈的寒气,浓浓的杀气如惊涛骇浪般向他涌过来。

平头的寒毛被冷血霸道的杀气刺激得全部倒竖起来,心房紧紧收缩。他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浓烈而霸道的杀气,他的意志,他的心神,不用和冷血交手,就被冷血震天撼地的杀气狠狠摧毁。

平头的手冰冷,脚冰冷,心更冰冷。他的心向冰冷的海底沉下去,沉下去,沉下去……

平头非常后悔自己来到神秘而古老的中国,为什么还这么狂妄自大,为什么还这么目空一切,为什么还这么骄横跋扈?

还没有动手,冷血的杀气、霸气、寒气,就将平头的心志狠狠粉碎。谁输谁赢,旁观者可能不清楚,但平头却心知肚明。但现在后悔也迟了,战争是他挑起,悲惨的结局也只能独自狂吞。

平头聚起所有的力量狂嚎一声,手中的匕首不断地变幻着角度,在灯光下划起不同弧度的青幽的寒光,扩散出一道道刺骨的寒气,令旁边的人不住后退。

冷血回身就跑。

平头心一宽,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匕首紧追不舍。

旁边的人心脏紧紧收缩,胆小的人已紧闭双眼,不敢看心目中的英雄血溅迪厅。

霍襄上齿紧咬下唇,瞪着一双妙目,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盯着场上的局面。廖总介绍的这个叫冷血的男人,那冷峭的脸容,冷漠的语言,逼人的杀气,勾起她埋藏在心底深处的回忆。

只见冷血突然跳上一张桌子,背向平头。平头已追到,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划向冷血的双腿。

冷血双脚在桌子上狠狠一蹬,把桌子蹬翻,向平头猛然撞击过去,人却腾空而起。

突生意外,平头一愣,持匕首的右手往回收,左手捏成拳,猛地向桌子击去。

“砰”的一声,桌子被平头击得粉碎。围观的人,倒吸一口凉气,这鬼佬的力量也太大太猛了,如果打在人身上,谁受得了呢?

这时候,冷血的人已腾空而起。他小时候双腿绑着十几公斤铅块训练的结果,在这时候充分地表现出来。他的身子跃到令人不可想象的高度,在空中一个漂亮的后空翻,手中的警棍激射而出,恰好击在平头的持匕首的手腕上。

“啊”,平头发出声惨呼,匕首“哐啷”掉在地上,在平头巨痛的一愣之间,空中的冷血若饿虎扑食般猛扑下来。

冷血右腿狠狠地踢在平头的右肋上,平头痛苦地弯下腰。冷血下落到地面时,顺势抓住平头的右手,一扭一卸,“喀嚓”一声脆响,冷血已把平头的腕关节,肘关节卸下来,造成脱臼。

冷血把平头的搭拉着的软绵绵的右手猛地一拉,使平头的身子转过来,面向着自己。跟着他拧住平头的左手,也是一扭一卸,也把平头的腕关节,肘关节卸下来,让它脱臼。

冷血愤恨平头的凶残,憎恨平头的目空一切,恼怒平头侮辱所有中国人,所以对他不像对光头一样轻易放过,下了辣手。

还好平头遇上的不是一年前的铁剑,还好平头是霍二小姐的保镖,还好冷血顾忌着任务,给霍展鹏点面子,否则,平头即使有十条手臂也全废了。

冷血、平头的战斗和刚才冷血、光头的战斗完全不一样,冷血和光头的战斗就像在切磋武艺,观赏性十足,而冷血和平头的战斗充满血腥,暴力。

快!

狠!

辣!

在眨眼间,平头就搭拉着两条软绵绵的手臂倒在地上。

盖天覆地的欢呼声,排山倒海的掌声,狠狠地向冷血狂涌过来。

令冷血和所有人掉眼镜的是霍大小姐霍襄的反应。高贵、文雅、温柔的霍襄一脸兴奋地跑向冷血,抱着冷血,踮起脚,“啵”的一声,就在冷血的左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娇喘着,娇嗲着说:“谢谢冷经理为中国人挣口气,能耀我中华。”

霍襄吐气若兰,那香甜的气息冷血是那么的熟识,令冷血恍如回到在H省A市智救霍襄的时候,在他脑海闪电般划过一系列的镜头。

“他猛地伸出左手,如钢爪一样抓住太阳帽持枪的右手,用力向上举,右手成刀,狠狠地向“太阳帽”的右肩锁骨砍去……”

“他低头看到的是霍襄明如星辰的双眼,那双灵动而调皮的明眸正蕴涵着笑意的注视着他,灵动的大眼涂了层淡淡的眼影,好似一潭秋水般清澈而深情,眼睛清澈晶莹,看不到丝毫的惊慌之色……”

“霍襄突然扑哧一声笑出来,抬起头,在他的脸“啵~!”的就是亲一口,然后害羞地低下头在他嘴边轻轻说‘谢谢你’,她的气息喷在冷剑的脸上,湿湿的,甜甜的,香香的,沁人心脾。”

此情此景,和在华美集团救霍襄时何曾相似?冷血的心差点在霍襄的温柔乡里迷茫起来。

霍襄可能觉得自己的行为太唐突,娇羞着俏脸,满脸通红地跑开。这时候,霍二小姐已拂袖而去,霍襄急忙向她的保镖一挥手,紧追出去。

现场的气氛沸腾起来,所有的女服务员都尖声叫好,所有的、曾是军人的保安眼睛都湿润了,都立正,挺胸,收腹,都狠狠地举起右手,把手举到眉际,向冷血敬上个最崇敬的军礼,连满脸鲜血的董星也挣扎着向冷血敬礼。虽然他们已经不是现役军人,已经是退伍军人,但热血的军魂并没有随着退伍而有丝毫褪色。他们当兵的目的只是为了保家卫国,只是为了让龙的传人能在世界各国人民面前能挺起腰杆,大大方方地、堂堂正正地挺起中国人的腰肢,自豪地说:“我是中国人,我来自中国。”因此,被自己的同胞歧视,被自己的兄弟姐妹误解,军人和退伍军人都可以忍,但面对外国人赤裸裸的挑衅和侮辱,他们无悔的热血军魂都如春天的野草般在他们的心中疯长,在他们的身上自然而然地迸发出只有军人才有的嚣悍、萧杀之气。

冷血的心弦被这些热血男儿的行为震动了,他心里深深地知道,如果现在共和国发生战争,如果祖国对他们进行深情的召唤,这些始终激荡最无悔最热血军魂的铁血男儿,会毫不犹豫地重新投入祖国的怀抱,为了祖国母亲,为了亲爱的兄弟姐妹,即使流血,甚至牺牲,这些铁血男儿的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中国的军魂,中国军人最无悔、最热血的军魂,能撑起中国人脊梁的军魂。

冷血情不自禁地向这些退伍军人回了个有力的军礼,旁观的工作人员的心弦再一次狠狠颤动,在他们的心中再一次感受了中国军人,即使是退役的军人对祖国和人民深沉的——爱,再一次在他们的心里扣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忽视了军人的存在,是不是太歧视共和国再一次在他们的心里扣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忽视了军人的存在,是不是太歧视共和国和平时代的军人了?

光头扶着平头走到冷血前面,连用英语说对不起,叫冷血高抬贵手,为平头接好关节。

冷血冷冷地扫了平头一眼,冷然地用英语说叫平头做人不要太嚣张,得饶人处且饶人。平头流着冷汗,不断点头。

冷血举着平头搭拉着的右手手,猛地一托一撞,只听到“嘚”的一声轻响,平头的肘关节接好了。冷血如此泡制,把平头两只手的肘关节和腕关节驳接好。

平头和光头心悦诚服,向冷血举着大拇指,匆匆离开。

冷血心想,今天真是多事之天,运气背极了。刚“享受”完成嘉瑶和丁楚的冰火二重天,跟着又“叹”霍家二小姐和大小姐的冰火二重天。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