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踪 第十一章 作客豪门 第十一章 作客豪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十一章 作客豪门



第一节


香港百盛集团的大老板许立德正坐在他广东香江别墅里闭目养神。他在想,旗下的百盛制衣公司和鸿发公司的纠纷为什么这么快就化解了?最令他想不明白的是,他到省里告状后第三天晚上,鸿发公司的后台老板洪叔就派人到百盛制衣的成总哪里,主动承认了鸿发公司对百盛制衣的骚扰和破坏。来人声称这都是鸿发公司的总经理阿威背着洪叔干的,洪叔已经把阿威撤了,并把他送到广西流放。洪叔还承诺,会对百盛制衣因此受到的损失进行赔偿。


许立德知道,这个洪叔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这里黑帮的老大。能够在这个地方生存下来,并且发展成为一个企业集团,说明他的能量很大。按说,强龙斗不过地头蛇,百盛制衣在这里应该让三分,可这次鸿发公司也欺人太甚了。不过,为什么他们这么快就认输了?按说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自己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现在的结果又是那么明朗,他确实百思不得其解。


还有一些怪事情,有人提供了鸿发公司的老总阿威和深圳海关的人勾结,阻挠百盛制衣公司出货的谈话录音。正是这样铁的证据,才使他能够到省里告状,并得到重视。更为惊奇的是,以后这个神秘的人又提供的阿威及其同伙在他们自己酒店的谈话,披露了殴打百盛员工的事实以及警匪勾结的情况,这足以把鸿发公司告上法庭。


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说是有高人在暗地帮助百盛制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许老板不明白,是什么人在帮助百盛?为什么要帮助他们?难道是这些年的慈善事业,应了那句好人有好报的名言吗?


“爹地,我回来了!”随着话音,他的掌上明珠女儿像旋风一样来到他的跟前,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哎呀,都二十七八的大姑娘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许立德爱怜地说到。


“人家在外面一天到晚的装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这回到家里还不兴人家撒撒娇啊?”


“好了,好了,你就撒娇吧!你爹地已经老啰,看你能撒到什么时候?这么大的人了,还不赶快嫁人,爹地不可能守着你一辈子。”


“还不是因为你舍不得你这份家业,一心想找个如意的上门女婿,把我给耽误了。”


女儿的话深深地刺痛了许立德的心,好在这时他的太太和老管家成伯正好出来,女儿过去和他们亲热去了。


看着女儿的背影,许立德感慨万千。他一共有三个儿女,大儿子因病英年早逝,媳妇带着他的孙女离开了他的家。二儿子留学美国,一心在他的学术领域奋斗,声称决不继承他的家产。由于这个原因,父子两人闹翻了,儿子在美国成家不回来了。小女儿在美国留学期间,和一个美国小伙子同居,是他千方百计把女儿骗了回来,把这二人拆散了。有很长一段时间女儿都不理他,直到前两年父女关系才和好。


许立德确实有自己的私心,百盛集团是他一生的心血,在房地产开发和其他领域,都有骄人的业绩和众多的经济实体。对于这些产业,他当然希望找一个他信得过的传人。然而,他为女儿找的人,女儿看不上。而女儿的眼光又高,能让她看得上的人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这样一来,就拖到了现在。


自从女儿到百盛制衣来之后,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到其中,个人的事情抛在一边,许立德知道她这也是一种无奈。为此,他除了安排几个老臣辅佐她以外,他这个董事长平时不过问百盛制衣的事情,由她去放手经营,这也许就是对女儿的一种补偿。


当然,只要百盛制衣遇到什么麻烦,他都会全力处置。因为他多年打拼积攒下的资金,人脉关系以及经验,这些都不是许文萱所能具备的。不管怎么说,现在女儿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香港百盛集团在这里开发了香江别墅区,在赚取了可观的利润后,许立德自己留了一套。因为这里离百盛制衣不远,每隔一段时间,全家人都会来这里团聚。虽然这里和香港也不算太远,但许立德知道,管理一个企业不可能经常来回跑。因此,他和太太有空就到这里小住几天,既是替女儿着想,也是为了享受家庭团聚的天伦之乐。


这个别墅平常就由老管家成伯带着佣人厨师住在这里,这个成伯是从太太娘家带过来的,他现在是孤独一身,跟了他们家一辈子,他们也把成伯当成自己的父辈供养着。成伯的侄儿就是百盛制衣的成总,他是由许立德一手带出来的人,绝对信得过他。正是因为这样,许立德才把辅佐女儿的重任交给了他。




第二节


一家人乐融融地吃过晚饭后,围坐在花园里聊天。当话题转向百盛制衣现在出现的情况时,许太太和成伯自觉地离开这里。这是许太太多年养成的习惯,她决不会去干预她先生生意上面的事情。


“爹地,你认不认为这次鸿发公司认输的情况有些蹊跷?可以说我们还没有怎么交锋,他们就投降了,这不符合常理。如果说,是因为你到省里告了他们一状,他们就害怕了,主动放弃了他们开始时追求的目标,这对他们而言未免也太轻率了吧?”


看到爹地的鼓励的眼光,许文萱继续说了下去:“我把我们和鸿发公司这次的交锋来龙去脉仔细的想了一下,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疑问。首先,事情的起因是我们先中断了与鸿发公司的多年货物运输代理的业务,改由香港公司来做这个业务。当然,我们这样做有我们的道理,因为这家香港货柜公司已经被百盛集团秘密收购了。所以,我们百盛制衣的这项业务理所当然会转给他们去做。这个情况没有几个人知道,鸿发公司当然也不知情了。”


“作为鸿发公司的一个大货源,这几年他们依托我们逐渐添置了不少大型货柜车。现在我们的业务转了出去,那他们一时也不可能找到那么多的货源来填补我们撤出后的货源空挡。这么一来,他们货柜车必然会闲置,搞不好会亏损。说实话,站在他们的角度,可以理解他们想把我们这个大货源保住的决心。关键是,他们没有好好地和我们协商,而是高估了他们黑道的力量,企图用那种卑鄙的手段逼我们就范。”


许立德一面频频点头,一面用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着文萱说:“我真没想到我的萱儿现在有这么理性的看法,看来这两年你的进步不小啊!”


许文萱得意的笑了笑,她继续说到:“当我们受到接二连三的打击后,当时并不能肯定就是鸿发公司搞的鬼,只是有些怀疑。直到我们得到了那盘录音磁带,确定是鸿发公司所为,并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和鸿发公司才开始正式面对面的交锋。”


“你到省里告状后,由于我们有比较确凿的证据,省市领导发话要对鸿发公司进行查处。如果说,因为这样鸿发公司及其后台老板洪叔就害怕了,主动向我们投降,这也太小看了他们。且不说他们在省市里有人给他们撑腰,就算是政府查处,了不起只是一个商业不正当竞争,不会对他们伤筋动骨。可是,现在省市政府还没有开始对他们查处,他们就主动到我们这里承认错误,撤了鸿发老总阿威的职并把他流放广西,赔偿我们的损失,这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说下去,说下去!”许立德越听越来劲,鼓励女儿继续说。


“我认为,像鸿发公司及他的后台洪叔,是具有黑社会背景的人。能够做到今天这个地步说明他们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现在,他们一反常态的给我们赔礼道歉,这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强大的压力,否则的话,这就不是他洪叔了。”


许立德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认为这个压力来自何方呢?”


“我认为,首先不是爹地你。尽管百盛集团在香港有一定的影响,但像百盛集团这样规模的公司光香港至少有上百家。何况这里是大陆,百盛集团的压力有限。其次不是政府,因为他们的压力还没有开始进行。至于这种压力来自何方?我也不知道。不过,从有人提供录音磁带这一点来看,确实有人在帮助我们。”


“分析的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几天,我把我认识的人和公司全部排了一遍,没有发现可以让洪叔屈服的人。你一直在百盛制衣,是否发现了这样的人吗?”


“我现在怀疑一个人,但不能肯定就是他。”


许立德一听马上振作起来,他急切的问道:“是谁?”


“杨小波,就是云南百盛勐昆希望学校杨校长的儿子。”


“这怎么可能?我听你成叔说起过几次他的情况,顶多不过是这孩子比较聪明勤奋罢了。他怎么可能让洪叔这样的江湖老手屈服呢?”许立德不相信的摇了摇头说。


“爹地,你了解他吗?我这样怀疑他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哦,你说说看,我现在真是有点好奇了。”


“这个杨小波,从我在西双版纳一接触到他,就有一种感觉,这个人不简单。在那种穷乡僻壤,他的英语好的可以和我对话。还有,我一直认为他的文化水平绝不是他所说的高中水平。当时我就极力邀请他到我们这里来。”


“半年前,他来到这里,我直接安排他去业务部。为了这个事,成叔不是还向你告我的状吗?说我破坏了这里的规矩,让一个山沟里出来的高中生直接到业务部这么重要的部门,是瞎胡闹。甚至有些人背后还说我从云南找了个小白脸,那些话可难听了。”


许立德点了点头说:“是有这么回事。不过,当时我就告诉他,让你有一定的自主权,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真正认识他是三个月后对他的考核。那天,我亲自带了几个人一起去了他考核的现场。这次考核的难度相当大,内容涉及了产品,技术,工艺,设备和企业管理,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你想想看,光技术方面就有针织,印染和服装三个大类,这里面又包含了生产工艺,设备和原料知识,服装的面料核料计算等等。这还不说,我用英语提问,他居然可以用专业英语回答。尽管有些回答不是那么尽善尽美,但一个仅仅在车间实习了三个月的高中生,达到如此高的水平让我们所有的人感到震惊。说实话,我们公司的大学毕业生也不少了,而且都是学与我们企业相关的专业。不客气的说,没有一个人能有杨小波那么宽的知识面,包括我在内。”


“哦,有那么神吗?是不是他原来就有底子,故意藏而不露。”


“我仔细了解过了,所有与他打交道的人都反映,他一开始确实什么都不懂。再说了,即便是他原来学过某一专业,也不可能懂得这么多。不过他们也反映,这个杨小波的记忆力好得不像个正常人,什么东西讲一遍他就记住了。当然啰,我也了解到,这三个月他勤奋的也不像个正常人,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动心了,我要把他弄到香港去。”


许文萱柳眉倒竖急了眼,她大声说:“爹地你就别想打他的主意了。他是我弄来的人,我哪里也不许他去。”


“你又没有嫁给他,他到哪里去你管得了吗?算了,算了,我不打他的主意这该行了吧?其实他不管在百盛哪里,这一切以后还不是都归你。”许立德悻悻地不甘心回答到。




第三节


许立德现在对杨小波的兴趣完全被吊了起来,他催促文萱道:“你到现在还没有说,这个杨小波到底和这个事有什么关联呢?”


“在我们的一票货被深圳海关扣留检查时,业务部的田经理曾带着杨小波去那里处理这件事。从深圳返回后,杨小波向田经理打招呼,说是要为我翻译资料,下午没去办公室。事后,我了解过,没人在公司看到过他。听说那天杨小波凌晨才回到宿舍。你想想,录音磁带所记录鸿发公司和海关的人勾结不正是在那天晚上发生的吗?”


“嗯,这倒是有可能。他了解这件事的过程,也有时间。”许立德点了点头说。


“还有,就在那天晚上,他同宿舍的两个人被鸿发公司请来的人找茬给打伤了。以后我才知道,他们这个宿舍的人关系很好,像兄弟一样。为了替他的兄弟报仇,他很有可能与鸿发公司交恶。这样,杨小波就有了报复鸿发公司的动机。而且,那天他说要处理个人事务,让我安排他外出几天。”


“嗯,这也说得过去。”


“另外,我不知道你注没注意这样的细节,那就是录音磁带都是写给我亲收的。从表面上看,我在公司只不过是总经理助理,外面的人一般不会知道我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按常理说,这样的证据应该是交给成叔或其他人,怎么也不该会交给我的。只有了解这个公司内情,并对我有感情的人才会这么做。”


“你怎么就推断帮助我们的人就一定是对你有感情的呢?”许立德马上问道。


“首先,现在这个社会的人都很现实。帮我们百盛制衣化解了这次与鸿发这样具有黑社会背景公司的冲突,却又不索取任何回报,这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为这件事向我们提出回报要求。其次,我这个人自己知道,有这样的家庭背景,人也比较清高,一天到晚摆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公司的人对我都是敬而远之。只有杨小波才会对我有感情。”


许立德这下更感兴趣了,他忙问:“此话怎讲?”


“你捐资百盛勐昆希望学校,并到他家看望和慰问他们全家,他可能有感恩的心态。我及力让他到这里来,并安排重要的岗位工作,他对我的器重肯定会有好感。最为重要的是,由于在西双版纳我们一起玩耍时,我完全不是在公司的这个样子,在他的心目中我只是一个青春活泼的女孩。就是现在,我们单独在一起时,我也会恢复到那个样子。我看得出来,他喜欢我的那一面。”


“不光是他,我也喜欢你那个样子。不过,为了这个家业,只好委屈你了。”许立德叹息的说到。接着,他又想到一个问题急忙问她:“哎,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许文萱撒娇地靠在她老爸的身上说:“你说什么啊?人家大他好几岁,就算我看上他,他能看上我吗?再说了,他这个人我看得出来,比较傲气。上次考核后,我奖励他三千块钱,他不要。我发了脾气他才收下。你想想,从一个穷乡僻壤来的人,一般得到这么多钱,都会感激涕零的收下。现在这个社会,为了钱,很多人连人格,家庭甚至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丢掉。他可真是一个另类。”


“这就对了,我在看望他们家时,在受到那么大灾难的情况下,他父亲也是不收我给他的钱,看来这是家风。好,这样好!不过,即便他人品好,但他有什么手段能让洪叔这样的人屈服呢?”许立德问道。


“我在去他们宿舍看望他受伤的弟兄时,那个被打的朱工程师告诉我,如果那天晚上杨小波在的话,他们决不会是这样。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这个朱工身高体壮,杨小波看起来跟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一问才知道,杨小波进来的第一天他们就较量过了,那个朱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哦,这个杨小波真不简单,能文能武!这样的人才,现在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哇!不过,就凭这些能让洪叔这样的人物甘拜下风吗?”


“爹地,你可不知道,在这个杨小波的身上有太多的令人生奇的事情了。有谁能知道,他还有什么神奇的本领不为人所知呢?我听说,鸿发公司的老总阿威被什么事情吓得神经错乱了,要真是杨小波干得,我也不会太奇怪。因为他来这里不长的时间,给我们的惊奇太多了。”


“不过,他外出的这几天,我让办公室新来的一个女孩跟踪了他一下。她回来告诉我,杨小波在广州图书城附近的宾馆住下。白天他在图书城看书,晚上回宾馆休息。按说他没有时间到鸿发公司去的。可这女孩每天晚上回她在广州的家,她只是问了宾馆服务员,打听到晚上他没有出去过,也没有人来找过他。不过,从广州到我们这里,坐车只不过个把小时,但我没有证据证明晚上他来过这里。所以,我现在也不能肯定就是他干的。”


许立德笑着说:“我看啦,你这是怕他在外面和别的女孩子约会吧?好了,明天我们就把他接来,我倒要看看这个杨小波是个什么样的神仙,让我的小萱如此着迷?”


“太好了!我明天一大早就去接他来。”许文萱兴奋地跳起来。


“这样不行!你想啊,这个杨小波是个持才气傲的人。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去接他到我们家来,未必他就会来。要是你们弄僵了,就不好收场啰。还有,你这样做,那别人会怎么看他?搞不好和你一样,大家对他也敬而远之。这样,也许他就会离开百盛。就凭他现在的本事,到哪里他都会受到重用。因此,我们想要留住他,必须了解他的为人,尊重他的意愿,否则的话事与愿违,鸡飞蛋打一场空。”


许文萱佩服地看着老爸,这姜还是老的辣,考虑得就是周全。她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这样吧,我待会打个电话给你成叔,让他以外出办公为由把杨小波顺便带来。还有,你去把你妈和成爷叫来,我要和你们交代一下。好在我和他家有过一面之交,他到我们家里来,我们要营造一个温罄的家庭气氛。这样,就不会使他感到局促。同时,由于我们两个家庭的巨大差异,不要让他产生了一种疏远我们的想法。”看到女儿那流露出的敬佩眼神,许立德不禁沾沾自喜。他在心里对文萱说,你老爹为人处事的这一套,你还得够学。




第四节


周六的早上,杨小波躺在床上想心事。从广州回来后的这几天,听到了一些值得高兴的事情。田经理悄悄告诉他,鸿发公司已经正式向我们公司赔礼道歉了,承认前段时间的那些事情是他们干的。阿威已经被撤职,和组织打人的古仔一道流放广西去了。现在,他们正在和百盛公司谈判赔偿问题。


不过,杨小波后来听说那个阿威神经错乱了,他为现在的人如此脆弱感到不解。当时他那么做,完全是受到朱力的那句“要把阿威的鸡巴割下来喂狗”的话启发。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把人置于死地的想法,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杀害自己的同类。对于他的那些做法对人心理上打击的厉害性,他根本不清楚,他在这个社会毕竟只生活了这么久。


318的弟兄们兴奋地告诉他,在他走后,许总亲自带人登门看望了受伤的猴哥和八戒,还给他们发了慰问金。原来他们以为,他们受伤是在外面打架而引起的,如果不扣工资就要烧高香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慰问金!


说到这里,小马学着许总走后八戒的样子,趴在窗户往外看。当众人不解的问八戒时,他说他在看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搞的大家是捧腹大笑。杨小波在感到高兴的同时,也为许文萱对他的意见如此重视而产生了感激之心。


还有,昨天部里的小吴非要拉着他和小马在外面吃饭,搞的他们莫名其妙。吃饭时,小吴才告诉他们,他已经听说这次部里收回了辞退他的决定,是因为小波在许总面前为他喊怨。许总亲自过问这个事,他才得以留下来。小吴可能是酒喝多了,他泪流满面地拉着小波的手说,他原来还看不起小波这个高中生,可现在无任是业务上还是人品上,他对小波都非常佩服。小吴的举动让小波忐忑不安,他觉得自己只不过说了几句公道话而已。


“小波,快起来,外面有人找你。”牛工推门进来,把他的思绪打断了。杨小波赶紧穿好衣服出来,成总的司机阿西正坐在厅里等他。阿西告诉小波,成总今天要去拜会几个国外客人,让他去做翻译。小波赶紧手忙脚乱的洗漱了一下出门了。


车开到广州五星级的东方宾馆,成总在这里请几个欧洲客人喝早茶。这是杨小波第一次在这么高级的宾馆喝广东早茶,很多规矩都不懂。好在阿西在一旁张罗,没让小波出洋相。在同客人的交谈中,小波发现成总的英语好得很,根本不需要翻译,他只是陪着客人的太太聊天。


这顿早茶喝了两个多小时,杨小波这才知道,很多生意就是在喝早茶和吃饭的过程中谈成的。这也许就是中国特色吧。回去的路上,小波不解的问成总,他的英语那么好,根本用不着自己翻译,让他来干什么?成总告诉他,作为一个业务员,光外语好还不行,要懂得社交。他说小波现在的基础不错,但社会交往的经验不足,以后会给他更多的这样机会。


当车开到香江别墅区时,成总让小波陪他一起去看望大老板许董事长。这个别墅区占地面积很大,一座座风格迥异的小洋楼点缀在碧绿的草坪和色彩斑斓的鲜花之中。在这个别墅区的边上有一个很大的湖泊,清澈的湖水在微风的吹拂下,让湖面形成了一阵阵的涟漪,使人心旷神怡。


车开进别墅区的大门时,保安仔细询问他们找谁并和别墅的主人通电话,得到主人的同意后才放行。看得出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因此戒备森严也不奇怪了。


到了许家的别墅后,成总让阿西把车开走,自己带着小波进去。“成叔,小波你们来了!”随着文萱的欢快声音,她像一只花蝴蝶从屋里飞了出来。


他们走进客厅,有几个人正坐在那里,见到他们进来都站了起来。


“这是小波吧?还认识我吗?”许立德满面笑容的说到。


“许……许董事长。”杨小波不知该怎么称呼他才好。


“哎,这是在家里,不要那样称呼。我大概比你的阿爸大几岁,你就叫我许伯好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太太,你就叫伯母好了。这位是成爷爷。去年我到你家看过,听说你到了这里,一直想让你到我家来玩玩,你今天来了正好。”许立德的话一下让杨小波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阿进,你就不用招呼了,自己坐吧。”许立德叫着成总的小名说。


“好的,我自己来。对了,小波,在这里你就像萱儿一样,叫我成叔好了。”成总不愧跟了许立德多年,一下就知道老板的意图。


大家坐下后,伯母拉着小波坐在自己的身边问寒问暖,使小波感到她就像自己的阿妈一样。女佣把茶水上好后,许文萱自己削了一个水果给小波,说是美国进口的蛇果,好吃得很。


待伯母到厨房去,说是要亲自烧几个菜给小波尝尝。这时,杨小波才有机会打量了一下这个客厅。这个客厅足有一百多平米,空间很高。靠外面的墙是用厚厚的落地玻璃组成,采光很好。丝绒的窗帘从天花板直拖到地面。客厅的地面是用高级大理石铺就,光彩照人。在他们坐的几张真皮大沙发前面是名贵的波斯地毯。地毯上摆放的玻璃茶几,造型非常别致。


客厅的一角有一台三脚大钢琴,铮亮的琴身,看得出它的名贵。在客厅的墙上,有几副山水国画,虽然杨小波不知道是谁画的,但他肯定是出自有名画家的手笔。客厅正中的天花板悬挂着一个巨大的欧式枝型吊灯,在它的上面,水晶饰品闪闪发光。


太奢华了!杨小波心里暗自想到。




第五节


“人老啰,不中用了!”许立德择下眼镜感叹到。在他的手里是成叔交给他的百盛制衣公司本季度经营情况报告。他抬头看着小波说:“哎,小波,听萱儿说你的记性特别好,能不能你看一下后,我问什么,你就告诉我什么好吗?这样我会很轻松的。”


“这不好吧?您看的都是一些商业机密,我不能看这些东西的。”


文萱在一旁说:“这有什么不好的,我爹地让你看,你就看!是不是机密他心里有数。再说了,你也露一手给他看看,省得他老说我吹牛。”


禁不住她的催促,杨小波把那十几页纸的报告很快地看了一遍。随后又递给了他。接下来的情况让许立德和成总不得不在心里暗自称奇,因为他们问什么,杨小波就马上回答出来。尤其是那一串串财务数据,他居然是一点没错。尽管他们已经听说过小波的这个才能,可这随机测验的结果,还是让他们感到震惊。


许立德兴奋地站起来说:“好了,小波,你是我看到的最神奇的人。走,我们现在吃饭去。”


在别墅餐厅的桌子上,只摆放着五六盘菜,虽然数量不多,但看得出都非常精致。餐厅的一个角落,那大大的玻璃酒柜里,陈列着各种各样的中外名酒。女佣在一旁伺候他们吃饭,让小波感到有点不自在。


“来,来,来,小波,你是第一次到我家来。在我这里,不要客气,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只管自己来。要是这广东菜不合你的口味,你就只管说你想吃什么,就是我们的厨师做不出来,我让人从外面弄回来。”许立德的话,让小波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不,不,不,许伯你这样让我不好意思了。在这里除了文萱外都是长辈,我怎么能让你们招呼我。还有,我是从山沟里来的,这里的规矩也不懂,还得请你们多多包涵。”


许伯母一把拉过小波坐在自己身边说:“这是在家里,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到了这里就像到自己家一样,随便一点,我就喜欢看到孩子们那种无拘无束的样子。”


许伯从酒柜拿出一瓶洋酒递给女佣后说:“刚才看到小波的精彩表演,我真是太高兴了,为此我要喝上一杯。小波,这可是法国名酒陈年的路易十三,你尝尝。做业务的人嘛,就得要广泛体验一下各个国家的饮食。以后有机会我和你成叔带你出去多见识一下各种场面,适应各种不同的饮食文化,这也是做好业务工作的基础之一。”


女佣把酒斟上,杨小波在众人的鼓励下喝了一大口,洋酒那怪怪的味道让他呛的满脸通红。看到他那窘迫的样子,把一桌的人都给逗笑了。许伯让女佣在小波的酒杯里加上一些冰块,这样可以稀释一下。


吃完饭后,许文萱领着小波参观别墅各个地方。此时的杨小波完全体会到了《红楼梦》中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那种心态。房间里的豪华陈设,收藏的各种古董和工艺品,室外的私家花园和游泳池,这一切让他看得目不暇接。他不由地感叹到,这穷人和富人的生活简直是天壤之别。尽管在过去,他也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高干的生活条件比一般的老百姓要好很多。可和这里相比,那只能算平民生活了。当然,过去的物质条件和现在也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参观完别墅,许伯母要孩子们陪她逛商场购物。她说在香港只是自己去逛街没意思,有孩子们陪同那才高兴。杨小波犹豫地看着成总,毕竟是因公出来办事的。成总把手挥了挥让他去,说是他要和许董事长商量事情,今天就住这里了。


许文萱也高兴地拉着小波的胳膊说:“现在是休息的日子,你一个单身有什么事?再说了,这逛街也是工作,可以了解商品信息。作为服装企业,不了解人们的穿着打扮是不行的。”她的那些歪理让小波没法拒绝,只好陪她们一起去。


坐上豪华的私家奔驰车,他们来到广州的几个高级购物场所。这里的商品琳琅满目,无任是款式,品质,材料和工艺方面都是一流的。当然,这些东西的价格也贵的令人咋舌,以至于后来杨小波都不敢去看那价格牌,生怕自己会晕了过去。


杨小波发现,陪着有钱人的太太小姐在高级场所购物和陪着丽丽她们在摆场购物,有相似和不相似的地方。相似之处在于,她们在购物时的那种乐不思疲的样子,小波的定论是女人的天性。不同之处在于,有钱人关注的是品牌,款式和时尚。而穷人则对价格尤为注重,讨价还价那是必不可少的。


在购买了自己所需要的商品后,许文萱为小波也挑选了一些衣服试穿。她说是要让小波当模特,找找新产品开发的灵感。当小波穿上这些衣服后,许伯母和文萱就一直在边上评头论足,直到她们选中为止。看到小波要拒绝她们为他所购的衣服后,许文萱又大发小姐脾气,杨小波只好乖乖就范。他实在不忍打听这身行头的价格,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年的工资也许还不够付的。


杨小波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晚上穿着这身行头回到318时,弟兄们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八戒一把拉过小波看这衣服的品牌,嘴里大声惊呼:“乖乖,是阿曼尼!我说怎么会这样抢眼了!”小波对品牌根本没有概念,这阿曼尼是个什么东西?


而小马则一直盯着杨小波脚下的那双顶极的“耐克”鞋看,他对小波说:“这款鞋我在广州国际俱乐部的商场看到过,你就不要跟我说你是在那里买的吧!当时我看见这款鞋后,一直在往肚子里咽唾沫,否则的话就不止是垂涎三尺了!来,来,来,脱下来让哥们穿一下,我也要找找有钱人的感觉。”


接下来几个人拉着小波审问,这两天他是不是去抢劫银行了!小波当然不能说去了大老板家里,他说他在路上检到一包钱,没人认领。他奉劝弟兄们走路时要低着头,不要错过了发财的机会。他的那些鬼话当然没人相信,但对小波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没有办法。




第六节


在小波他们出去购物时,许立德和成总在书房里为杨小波的事情商谈。许老板问成总:“阿进,你对这个杨小波是怎么看的?”


“人才!罕见的人才!”阿进称赞到。


“你打算怎样使用他呢?”


“这个我已经想过,我打算马上把他调到我身边,由我亲自来带他。我想啊,只要给他提供一个更广阔的空间,这样他发挥的作用就更大。”


许老板沉思了一会说:“这样不好吧?这一来,也不知道他本人愿不愿意?二来,这萱儿肯定不干。你没看出来,萱儿现在对他特别重视?我想把小波弄到香港去,萱儿都跟我急了。”接着,许老板把昨天他和许文萱的谈话对阿进说了一下。


阿进听完后,脸上露出非常激动的表情,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情况他都不知道。而且,他根本想不到这些事情的关联。他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百盛可就发了!有这样的神人相助,我们还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呢?”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他能够在我们这里干多久还是一个大问号。像他这样的人才,一旦别人知道了,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挖了过去。我们自身的实力我们清楚,能有把握把他长期留在这里吗?昨天在电话里我不方便说透,要你带他到我家里来,就是想用这种家庭温罄的气氛来吸引他。”


“德哥,我现在对你更加佩服了。要不是你在云南办希望学校,杨小波那能来到这里?要不是杨小波出手相助,和鸿发的纠纷还不知道要带来多大的麻烦?你看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把他留下呢?”


“这个事我现在还没有想好。不过,我看萱儿现在对他有意思,能让她看得上的人那可不容易。如果他们的事能够成,那我可是烧高香了,我的这份家当一定会更加辉煌。但是,他们的年龄,家庭差异,性格和经历相差太大,我看这事很难成。你要做的事就是,不管他们成不成,你都得想尽一切办法把杨小波留在百盛。”


阿进知道,这又是老板给他出难题。要是小姐和杨小波闹翻了,自己怎么能收这个场啊?想了一会,他抬头问道:“德哥,你看我该怎么做呢?”


“现在,你要想办法经常和他接触,弄清楚他想的是什么?同时,还不能让他知道公司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关照,一切要让他和公司其他的人感到比较自然。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不会感到孤立,不至于产生离开公司的想法。”


“还有,杨小波的事只有你我和萱儿知道,只要是涉及到他的事情你要格外注意。参与对小波考核的人你要和他们打招呼,这属于公司高度秘密,谁透露出去立马开除。还有,尽量少让他在公众场合暴露他的才能,尤其是对外方面。”


“他的工作安排,你去跟业务部经理单独商议,平常只在业务部干一些内部事务,外出谈业务必须有你或萱儿带着,其他人不得干预。具体怎么安排,你去好好想想,他的事情我要经常过问的。总之,即要让他有条件接触外界,开拓他的视野,提高他的工作能力和水平,又尽可能不让外界知道他的才能。我知道,这对你很难,但我们必须这样做!”


吃过晚饭后,大家坐在花园里聊天。许立德对文萱说:“萱儿,你在西双版纳和小波的妹妹跳的傣族舞蹈,真是太好了。趁小波在这里,你们一起跳一个,让你妈眯和成叔他们开开眼。”


“好啊!”文萱一把拉着小波进屋换衣服,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她那小姐脾气小波早已领教过了,还是顺着她来吧。


当他们穿戴好下楼来到客厅里,立刻吸引了包括女佣在内的众人目光。许文萱的穿戴是丽丽送她的那套傣族少女服装,小波却是穿着许伯练太极时穿的丝绸中式对襟大褂,头上还缠着黄色丝巾,这都是文萱硬给他这么打扮的。在他的手里拿着文萱从云南买来的傣族乐器葫芦丝。


随着小波吹奏的乐曲声响起,两人翩翩起舞。他们跳了一会,小波很快找到了在傣家村寨生活的感觉。他已经忘了这里是广东的豪门阔宅,他已经回到了疏远的村寨情结之中。


舞蹈结束后,许太太激动过去一把把她的宝贝女儿搂在怀里,眼睛里还流出泪水。她说,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女儿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她对她的丈夫说,她一定要去西双版纳看看,是什么让她这个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任性女儿会在舞蹈中表现得那么的美丽,那么的温柔。


许立德和成家的叔侄两人也激动不已,看惯了西方文化的那些东西,猛然看到这少数民族原汁原味舞蹈格外新鲜。为此,许老板让萱儿和小波再跳一遍,由阿进把这用摄像机拍下来。


第二天下午,他们一起到高尔夫球场玩。许立德告诉小波,这种昂贵的运动休闲方式年轻人不必过早享受。不过,可以了解,在与上层交往的时候也许用的着。


晚上临别时,许伯母眼泪汪汪地拉着小波的手,一再嘱咐他要经常来看看他们。她说,小波的到来给她带来了很多的欢乐。她的两个儿子远离她而去,她要把小波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待。许立德在一旁说,他非常赞成太太的意见,只要小波同意就可以了。当然,在他的心里,还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说不出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