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十章 阿威的噩梦



第一节


阿威现在正在为他的物流公司的货源发愁,他靠在他的老板椅上,抽着名贵的雪茄在冥思苦想。随着珠三角地区经济日益发展,进出这里的货物量也在节节上升。因此,在这里从事货物运输是个赚钱的买卖。几年前,老大洪叔成立了这个鸿发物流公司(那个时候叫运输公司,现在赶时髦改为物流公司),让他担任了这个公司的总经理。


依靠着他们在这里黑白两道的实力,很快他就打开了局面。鸿发公司从小到大,发展成为拥有十几辆大型货柜车和几十辆普通大小货车,好几个大型停车场,货场及配套的酒楼饭店等附属企业的大公司了。当然,他们的业务不光是靠自己的货车运输,他们还控制着这里的货物配载业务,那些外地来的货车从他们控制的货源里顺带回去回头货,这里面的利润也很大。


由于他们这个帮派是这里的地头蛇,凡是在这里的工厂和公司的货物运输大多被他们垄断了,因此,他们一直不愁货源。可是,最近百盛制衣的出口货源包给了香港的一家货柜运输公司,这样一来,他的货柜车就闲置了不少。因为百盛是这里的一个大公司,货物量占了他货柜车运输量的相当一大部分。要知道这大型货柜车一台就是一百多万,如果货源不足闲置起来,那损失大了。


不过,这个百盛公司也是不好惹的,那个许老板在香港也是一个有影响的人物。他在这里投资百盛制衣公司,当地政府对他也是百般照顾。阿威权衡了一下自己的实力,还不能和百盛硬来。想来想去,他决定去找洪叔商量,毕竟自己还只是洪叔的一个高级马仔。


开着自己的丰田佳美车,阿威来到了洪叔居住的别墅。从外表上看,阿威是个典型广东人的样子,身高也就在一米六左右。尽管他生猛海鲜,鸡鸭鱼肉没有少吃,可他还是一副精瘦的模样。在他眼窝深陷的眼睛里,那滴溜溜转动的眼球,使人一看他就觉得此人比较狡猾。虽然他年龄只有三十多岁,可看起来要老成的多。


阿威下车后,他向四周打量了一下。这个别墅依山旁水,呈现欧式风格的三层洋楼在一个大花园的簇拥下非常醒目。走过一条由葡萄藤架起的长廊,阿威来到洋楼大厅的门口。


“威哥,你来了。”门口的马仔对他打招呼道。


“洪叔在家吗?”阿威边走边问道。


“在家,我这就去叫他来。”马仔让他进屋后,自己上楼去请洪叔。


没过一会,身穿白色绸褂的洪叔下楼来,在他手里还把玩着两个金属球。他用颇有底气的声音说:“阿威,你可是有一阵子没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阿威满脸堆笑说:“那能哩,我这不是来看您老人家来了吗!前一阵子生意确实很忙,没能顾得上看您老人家,您可得多包涵包涵。”


“好了,好了,你阿威我还不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又有什么麻烦了。”洪叔毫不客气的说到。


阿威尴尬的笑了笑说:“洪叔,是这样的。百盛制衣公司最近和香港的一家货柜公司搭上了,把我们给甩了。这样一来我们货柜车的货源就成了问题,如果长此以往,我们会非亏本不可。本来我想动一点粗,逼他们就范,可后来一想这百盛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搞不好把自己赔了进去。这不,请您老人家拿个主意。”


“哦,有这样的事?”洪叔惊讶的说了一声。他沉思了一会说:“百盛的许老板跟我也算是有交情的人了,这些年也没少照顾我们的生意,我们跟他硬来肯定不行。再说了,他跟省市的关系好得很,万一闹僵了,不光是你鸿发那里,搞不好我们其他的公司也要受牵连。”


阿威一看洪叔的那个样子赶紧说:“那我们就这样算了?百盛现在是我们的一个大货源,如果他开了这个头,其他的工厂和公司跟着来,那我们鸿发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了!”


“我说过算了吗?你也不动动脑子,这硬来不行,不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如果在报关和运输路上多设置一些障碍,让他的货出不顺,到时候还不得求助我们。还有,我让古仔他们找一些人,在百盛的周围给他们的员工找麻烦,这样就会动摇他们的军心。俗话说得好,这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相信许老板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阿威一听大为高兴,他赶紧奉承道:“洪叔不愧是我们的老大,这水平就是比我高!能跟着洪叔做事,这是我三生有幸。”


洪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阿威啊,这事以你出面,千万不要把我扯进去,这样我们还有一个回旋余地。还有,做事不要做过头了,让人抓到把柄,到时候我可保不了你。”


“哎,我知道了,我会让手下的人注意的。对了,我们鸿发酒楼刚从四川弄了一个靓妹来,还没有开苞,您老人家是不是去尝个鲜?”


“我还不知道你阿威的德行,在你那里还有没开苞的靓妹?你就不要唬我这个老头了!不过,是好久没有到你那边去了,难得你有这片孝心。好,我们这就走吧。”




第二节


杨小波和小马一走进办公室,就感到气氛不对。平常大伙上班一见面,互相说说笑笑,可今天各人都低头做自己的事,谁都不打招呼。有人悄悄地对他们指了指经理室,这才知道田经理又发火了。


正式在业务部上班已经两个多月了,杨小波感觉在这里还是顺风顺水。由于有小马这个铁哥们的指点,加上他在考核时的优异表现,赢得了大伙的尊重,故他的业务工作开展很顺利。通过具体的业务实践,他学会了审单,制单,跟单等等业务环节的操作过程。虽然在经验上还很欠缺,但已经上路了。


最近一段时间,业务部的出货情况不好。不是报关出了问题,就是运输过程中发生了事故,有好几票订单的交期耽误了。由于这些原因,导致有的客户提出索赔的要求。公司对业务部的工作非常不满,以至于田经理经常把火发到业务员的身上。


看到小吴垂头丧气的从经理室出来,大伙就知道他准挨剋了。小吴来到杨小波跟前对他说:“经理让你到他那里去一下。”这下让小波吃惊了。他知道小吴跟的这个订单货让海关扣了,可这事跟自己没有关系啊?


到了经理室,田经理对他说:“你等一会和我到深圳海关去一趟,你的英语好,要是遇到单据问题,你给我现场解决。”


小波出来后,赶快准备空白单据和其他有关报关印章。小马悄悄过来问怎么回事,小波不满地说:“经理让我跟他一起去深圳,说是单据有问题的话,叫我现场解决。这个订单是小吴跟的,他又不是不会制单,凭什么让我去。”


“嘘,小声点,你这还不清楚,看样子小吴要被炒鱿鱼了!”小马神秘兮兮地说到。


“什么叫炒鱿鱼?”小波不解的问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懂?炒鱿鱼就是开除了的意思。”


这就被开除了?杨小波不禁楞了一下。他记得在他那个年代,只要不是犯政治错误,经济问题和男女关系之类的道德品质问题,一般是不会开除的。而且这人一旦被开除,再找工作就难了,因为在个人档案里记上了这一笔。由于那时所有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用人非常注重个人档案,故一听说是被开除的人,就不敢用了。


到了深圳海关,一个姓阙的科长接待了他们,看样子田经理和他比较熟。


“田经理,你们这一票货,不是我们有意卡你们。有人举报你们百盛公司这一票有走私行为,上面让我们要严格检查,我这不过是例行公事。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对你们百盛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个阙科长打着一副官腔说到。


“阙科长,我们百盛每年在你们这个口岸出的货不算少吧,我们有没有过走私行为?再说了,你们检查货柜货物情况,执行公务那也是应该的。不过,检查没问题应该尽快放行吧?你也知道我们出口货物是有交期的,如果耽误了这个船期,客户是会向我们索赔的。请你帮帮忙,让我们这批货尽快出去。”


“田经理,我不是不帮忙。这查货总得有个程序,我总不能为了你们这票货违反我们的工作程序吧?我看这样,我让底下的人尽快查你们的货,如果没有问题,我立刻放行,这总可以了吧。”


“那就谢谢你了!阙科长,我们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怎么样,赏个面子,我们一起到外面吃个饭?”


“哟,那可不行。我们海关现在三令五申严禁和客户一起吃饭,你可不要让我犯错误哟!”


离开深圳回公司的路上,小波对田经理说:“我看这个阙科长还是蛮认真负责的,碰到这样的事,我们也只好认倒霉。”


“你呀,就是社会经验少了。你知道外面的人管他叫什么?缺德科长!我其实心里清楚,我们现在出货包给了香港公司。原来和我们合作的鸿发公司肯定不满,这个阙科长是鸿发公司的老关系了,他这是有意刁难我们。”


“怎么会这样?难道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是为自己的关系服务的吗?如果这样,那不是乱套了!”


“嗨,我怎么说你才好。现在的社会就是讲关系,所谓的关系就是和自己利益连在一起的人。要是没有关系,你会寸步难行。”


杨小波对田经理的话有点不相信。不过,他没有说出来,他决定自己去验证一下。到了公司,他对田经理说,许总让他翻译一个英语资料,下午就不到办公室去了。田经理同意了他的请求。


下午,杨小波背上了自己行头,打的到了深圳。在海关附近的一个厕所里,他换上自己的隐身服。来到海关,他找到了阙科长的办公室。可能是快下班了,阙科长端着茶杯在和人聊天。


“阙科长,你的电话。”阙科长赶紧过去接电话。“我是,……哦,阿威啊,你到深圳来了?……好的,晚上八点,阳光大酒店,不见不散。”


晚上,阳光大酒店的一个包间里,阿威和他的几个手下正与阙科长一起高兴地边吃边谈。阙科长喝的满面红光的说:“今天百盛的田经理到我这里说情,让我给顶了回去。他还以为他们百盛是个大公司,我们就不会查他们呢?以前他们公司出货都是由你们鸿发代理报关,那我当然会照顾,咱们是什么关系嘛?现在,百盛把你们甩了,我才不尿他们呢!”


阿威满脸堆笑地说:“那是,那是,我们可是多年的交情了,阙科长一向对我们鸿发照顾有加。如果阙科长能够对百盛的货严加监管,那百盛最后还不得把他们的货交给我们鸿发公司代理出货吗?”


阙科长乜斜着眼睛看着阿威说:“我看这举报信八成是你小子干的吧?你那一套我还不清楚?”


“那能哩?来,来,来,我们喝酒。”阿威赶紧劝酒,把话题转开。

散席前,阿威让手下的人走开,他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递给阙科长说:“这是一点小意思,请阙科长笑纳。只要能想办法把百盛的货再转给我们鸿发公司做,我们还会重重谢你的。”


阙科长接过红包说:“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尽力帮助你们促成这件事的。”


“好了,今天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潇洒潇洒。”说完,阿威领着阙科长离开了酒店。




第三节


第二天一上班,杨小波和小马就向田经理请假,说是要到医院去看望被外面的人打伤了的同室弟兄。田经理问明情况后,只批了他们两个小时的假。


杨小波和小马拎着一大包水果营养品之类的东西赶到医院,在病房里看到孙利风和朱力躺在病床上。大圣的胳膊缠着绷带,两个眼睛像熊猫一样乌青。朱力就更惨了,可能是对方看到他身高体壮,他被重点照顾。除了屁股挨了几刀,脸也被打得肿得老高,这回他可真成了猪八戒的样子了。李梦华在一旁只顾抹眼泪,看样子她一晚上没睡觉。


看着318弟兄们的这个惨样,小波和小马的心里很不好受。由于他俩昨天晚上分别回去很晚,直到今天早上才听说他们住院了。通过和他们的交谈,他们这才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昨天晚上,由于牛工出差,小波和小马也没有回来,他们三人觉得无聊就出去消夜。在一个大排档吃东西时,有几个混混过来问明了他们是百盛的员工后,就调戏李梦华。大圣和八戒当然不干了,双方吵了几句后,很快就打了起来。由于那帮混混人多势重,这俩弟兄就成了这个样子。


“那公安的人怎么不管了,他们在哪里?”小马问道。


大圣愤愤不平的说:“你就别提他们了。出事后好半天他们才来。做笔录时,听他们的口气好像还是我们的不是,真他妈的是警匪一家。那个排档的老板娘和我很熟,她悄悄告诉我,这帮人跟鸿发有关系,我们惹不起。”

杨小波一听又是鸿发,于是问道:“这个鸿发是干什么的,怎么就这么霸道?”


小马跟他解释说:“你到这个地方不久,还不清楚这里的情况。这个鸿发公司是当地黑社会开的,表面上是搞物流业务,实际上是黑道公开合法的身份。这里的人谁都知道鸿发的老总阿威是洪叔的人,而洪叔是这里黑道上的老大。”


“那政府就不管这个事了?难道黑社会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了?”杨小波不解地问道。


“怎么管?他们在表面上也没有犯法。就算这种事情,也不过属于打架斗殴事件。退一万步说,就是把这几个混混抓起来,了不起关几天就会放出来。再说了,你还不知道什么叫黑社会吧?那就是黑道在当地政府部门有他们的代理人,他们中间有共同的利益,这样形成的社会就叫黑社会。你想想,在这种社会下,当地政府会管他们吗?”


“那照你这么说,老百姓生活在黑社会就没有办法了?难道不能到上面告他们?”


“告他们?你一个小小的老百姓怎么去告,这官官相护的道理你大概还不明白。好了,我们只能逆来顺受了,惹不起我们还躲不起。”


听到这里,朱力在一旁忍着伤痛,咬牙切齿地说:“老子就不逆来顺受。等伤好了,老子非把鸿发的那个阿威的鸡巴割下来喂狗!”


由于针织部和服装部的一些同事来看望他们,杨小波和小马坐了一会就走了。在回公司的路上,小波一定让小马告诉他鸿发公司的位置,为此,他们还专门打的绕了一圈。




第四节


下午,在百盛制衣公司的一个会议室里,公司高层正在开会。公司的老总成总首先讲话:“各位,最近我们公司连续发生一些事情,已经影响了我们的正常生产和经营。我们有几票货由于运输和报关的问题,推迟了交期,有的遭到客户的索赔。更为严重的是,我们的员工连续在外面遭到殴打,员工的情绪受到影响。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员工被打伤住院,而这两个人,一个是针织部的设备主管之一,一个是服装部的调度,都是公司所倚重的技术和管理骨干。这样下去怎么得了。现在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应付现在这个局面。”


“成叔,我这里有样东西让大家听一下。这是今天早上,门卫的保安送来的,他们也不知道是谁放在那里的。由于上面说明交给我亲收,所以他们就送到我那里。”在得到成叔的同意后,许文萱把一盒磁带放进录音机。


当录音机里传出昨天阿威和海关阙科长在阳光大酒店的谈话时,让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磁带播完后,引起了众人不同反响。有的说到政府去告鸿发,让政府出面干预。有的说,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还是像以前一样和鸿发合作好了。更有人说,以百盛的实力和鸿发斗到底,把鸿发整垮。


争论了好半天后,他们才达成共识。一方面,由大老板许董事长亲自出面给政府施加压力。虽然他们也知道鸿发公司在政府里有关系,但政府总要顾及百盛这个大企业的影响。如果政府对这个事处理不好,就在香港的媒体上公布,这样一来谁还敢在这里投资。另一方面,也派人直接和鸿发公司谈判,如果能在双方利益上达成一致的前提下,可以考虑再度合作。不过,首先让他们停止目前对百盛的骚扰。


在公司内部,当务之急是要做好员工的安抚工作,尽快稳定员工的情绪。通知保安公司加强工厂周围的治安巡逻,派人到公安机关联系,加强这里的治安。同时告诫员工出去时要有防范意识,尽量避免与人发生冲突。业务部对最近出厂货物的运输和报关要格外小心,要尽快和海关高层沟通此事。同时,把这个情况通报给香港的那个货柜公司,让他们也采取相应措施。


散会后,许文萱正在她的办公室为最近发生的事烦心,毕竟百盛公司是她的家族企业。杨小波进来给她送翻译好的资料,她把小波留下来,和他说说话。


自从对杨小波的考核后,许文萱经常让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来谈话。这一来,在杨小波的面前,她可以撇开她女强人的面纱,倾诉自己的烦恼。因为她知道杨小波比较单纯,不像社会上那些人,刻意去讨好她,奉承她,以求得到回报。二来,这个杨小波确实非常有才干,人聪明,不张狂,也比较帅,颇得她的好感。尽管她比小波大四五岁,经常以大姐的姿态教训这个小老弟,但她心里萌生了一种自己也说不出的情感。这三来,她也有想把杨小波培养成自己心腹的念头,经常让小波接触公司高层管理方面的事情,让他超出业务员的工作范围来思考问题。


许文萱的这些举动,杨小波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还以为因为他是许文萱推荐过来的人,因此,她对自己只不过是担心他做不好,会影响她这个许总在这里的形象。倒是田经理这个老狐狸对这个看得明白,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个事,只是在工作和业务方面尽可能的为杨小波提供方便。


许文萱把下午开会的情况大致地对杨小波说了一下,她十分感慨地说办一个企业不容易,办百盛制衣公司这样规模的大企业更不容易。虽然她现在是这个企业的决策人之一,但毕竟自己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和那些同龄的女孩相比,尽管她在金钱上从来不缺,但在其他方面她却失去了很多的东西。


杨小波对公司的决定不理解。他说,既然事实已经清楚,对鸿发公司就不应该客气,跟他们谈什么判。他愤愤不平地说,他同室的兄弟被鸿发公司请的人打伤了,应该说他们是无辜的,他们是受害者。如果公司不为他们着想,那谁还为这个公司卖命?还有,他们业务部的小吴,因为鸿发的捣乱而丢掉了饭碗,这个事情处理不公平。


尽管杨小波的言辞激烈,但许文萱更喜欢他了。因为她手下的人很少有人能够当着她的面,这么直截了当地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且,他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同室兄弟和同事打抱不平,更难得可贵了。


不过,许文萱没有把自己对小波欣赏的情绪表露出来,而是带着一副大姐教训小弟口吻说:“你懂得什么啊!我们这个公司有将近三千员工,我得为公司的整体利益着想。跟鸿发公司谈判,只是一个利益问题。如果我们出货不畅,那损失就大了。不过嘛,我会抽空去看看你的那两个兄弟,对小吴的处理如果确实他没有太大的过错,我会让业务部收回辞退他的决定,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杨小波这时请求许文萱给他几天的时间,他想处理一下个人的一些事情。由于杨小波到这里来后从未对她提出过什么请求,许文萱十分痛快的答应了。她说,她一会给田经理打个电话,安排小波出去几天办事。不过,她要求小波今天晚上陪她吃晚饭,否则一切免谈。杨小波一看这个大小姐又在耍她的威风,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




第五节


阿威今天可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百盛的一个副老总和业务部的田经理主动找上门来,说是要和鸿发谈谈继续合作的条件。虽然双方的意见不合,但约定要继续谈。看样子,他们也许知道了这强龙斗不过地头蛇的道理了。


不过,他们要求鸿发公司现在不要再对百盛骚扰了,阿威断然否认鸿发对百盛进行了骚扰的指控。但他们的眼神告诉他,他们似乎掌握了什么把柄。


忧的是,阙科长打电话给他,说接到处里的通知,他要调离这个科,不再分管百盛业务了。阙科长心里不踏实,他让阿威查一下是不是他的手下走漏了什么风声,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做这个调整?这太不正常了,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晚上,在鸿发酒楼,鸿发公司的几个高层和古仔一起喝酒吃饭。阿威高兴地告诉大家,前段时间的行动奏效了,百盛已经派人来谈判。阿威的话让这帮人非常得意,在这个地盘,就是他们这个帮派的天下。不过,在高兴之余,阿威也安排了对内部的调查,看看是否有人泄漏了他们与阙科长的秘密协定。


席间,古仔说起那天在大排档看到的那个漂亮的四川妹子,他真想上去把她给干了。要不是阿威一再说不能把事情闹大了,他决不会罢休。百盛的那两个小子,也太不不识相了,居然敢跟他们对打,结果还不是给打得住院了。


当有人说起派出所的那几个哥们,对那俩小子进行笔录时的情景,逗得在座的人狂笑不已。阿威边笑边说,在这里,鸿发就是地下政府,谁敢跟他们作对?


这天晚上,他们还是照例玩到凌晨两三点钟,才回酒楼他们各自的房间睡觉。阿威让酒楼歌厅的妈眯阿华陪他睡觉。这个阿华是北方人,长得有些姿色,虽然三十出头,体态也较丰满,比阿威高了不少,但阿威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更为难得的是,作为他的情人,阿华对阿威没有什么过多的要求。她对阿威让她掌管这里的小姐非常满意,当然,她的钱也没少拿。阿威在这里玩小姐她甚至主动帮忙,按她的话说,男人想玩女人是天经地义的,只要他能对自己好就够了。


第二天中午,阿华在房间里光着身子为阿威做好了饭。因为阿威有些变态,喜欢看她在屋里赤裸着身子活动。阿华把阿威叫醒,让他起床冲凉,吃饭,下午还要去办公。


当阿威掀开毛巾被准备去冲凉时,只见阿华突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两个眼睛因为惊恐而睁得大大的。阿威对她的举动感到不解,忙问她这是怎么了?阿华这时已经吓得不能说话了,只是用手指了指阿威的下面。阿威低头一看,身上的血一下冲上了脑门。


在他最隐秘的地方,原来那浓密的毛不见了,只有他那个命根子在光秃秃的地方晃动,就像一个脱了毛的鸡。这简直是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阿威这时脑袋一片空白,过了好半天才想起穿上内裤。


阿华这时也清醒过来,她赶紧穿上衣服,在屋里到处巡视。忽然她让阿威过来看,在房间的书桌上,放着一张白纸,上面有阿威的阴毛以及原来插在笔筒里裁纸用的剪刀。阿威赶紧拿过那张白纸一看,上面用电脑打印着一行字:“如果你不马上滚出此地,必将受到更严重的惩罚!”


阿威坐在房间里,脸色一会红,一会白。他不曾想到,自己在江湖里闯荡了多年,今天算是翻了船。这种奇耻大辱让他羞愤难忍,霎时间,血往上涌,把脸胀得通红。过了一会,他又想到,既然来的人可以无声无息地把他最私密位置的毛剪掉。那想要他的命,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了。想到这里,好像自己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发冷,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过了很久,阿威才嘱咐阿华,这个事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否则的话就有生命危险,阿华惊恐地点点头。其实,不用阿威嘱咐,阿华肯定不会和外人说起这事。因为她自己也一直赤身裸体,虽然没有遭到阿威这样的侮辱,但说出去也够丢人的。阿威饭也没吃,急冲冲地离开房间去找古仔。因为古仔从小练武,是帮里打架的好手。


来到古仔的房间,阿威敲了好半天的门都没有人开。正当阿威准备离开时,门突然开了一条缝,确定只是阿威一个人后,古仔才让他进了屋。看到古仔那脸色卡白的样子,阿威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们两个一句话都没说,彼此只是用眼神交换了一下后,同时点了点头。


阿威拿出那张白纸,古仔也拿出了一张白纸,两人互相交换着看了看。在古仔的纸上,比阿威多了一句话“如果听到你继续欺压百姓的消息,不管到了哪里,我一定不会把你底下的这个东西留下!”


两人面面相视了半天,这才决定立刻去老大洪叔那里,看看老大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听了阿威和古仔的陈述之后,洪哥震惊的程度让阿威和古仔看了害怕。震惊之余,洪哥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自己在江湖上虽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在这个地方那还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他什么样的事没有经历过?


可眼前的事实,让他不寒而栗,可以说,他现在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来阻止这样的事再发生。因为,这是闻所未闻的事情!洪叔自己就是练武之人,古仔是他看着练武长大的。这练武的人被这样侮辱,比杀了他还难受。

面对眼前这两个翘首以盼的得力干将,洪哥不得不做出自己的决定:“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再给你们增加一些人手。今晚再观察一下事态的发展。我马上和道上的人联系一下,看看他们听说过这种事没有。还有,这件事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否则的话,我们就不用在这里混了。”




第六节


和珠三角地区的许多人一样,阿威的夜生活一向是丰富多彩,一天之中他最喜欢过这里的夜生活了。除了享受那各种美味佳肴和中外美酒外,还有女人,KTV,保龄球,各种刺激的赌场,桑那按摩等等活动。对于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他觉得非常的开心。想当初,他只不过是个当地的普通农家子弟,也只上了几年的初中。可现在,不一样可以成为一个大公司的老总了吗?


但是,今天晚上,阿威真不愿意这夜幕的到来。因为他实在不敢去想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恐怖事情?尽管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大楼里布置了许多弟兄,他还是感到不安全,总是神经质似的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看了又看。


古仔不时走进来和他说说话,虽然他自己也害怕的不行,但毕竟是练武的人,底气稍微大一点。半夜过后,古仔让阿威睡觉,他安慰阿威说,自己会亲自通宵守候在客厅里,请他放心好了。


阿威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他的心就情不自禁地一阵阵收紧。快到凌晨时,他感到两个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阿威做起了噩梦,一个幽灵向他走来。这个幽灵怎么像恐怖片中的吊死鬼,是那样的可怕,阿威不禁大叫了一声坐了起来。古仔和几个手下冲了进来,他们仔细地搜查了房间,但什么也没有发现。弄明白阿威是做噩梦后,古仔安慰他半天,这才出去。


阿威定了定神,点上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他暗自想到,昨晚来的人可真恶毒,像这样下去,就算他不杀自己,自己也会疯了过去。不行,还得活下去!阿威给自己壮了壮胆,又继续睡下去了。


上午,阿威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活动了一下身体各个部位,还好,都没有什么问题。他起身穿好衣服,来到客厅,古仔正靠在沙发上迷糊。听到脚步声,古仔一个鲤鱼打挺的跳了起来。


阿威笑着对古仔说:“看来昨晚平安无事,辛苦你了。”很快他就看到古仔出现了和昨天阿华一样的眼神,而且有过之而不及。阿威不禁心头一紧,忙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体。


古仔突然冲出房间,对着外面大声喊道:“来人啊!赶快给我封锁大楼,一个人也不让出去!”接着,他又对赶来的手下吩咐到:“给我搜查每一个房间,把不认识的人统统给我抓起来!”


把这安排好后,古仔转身把门关上,一言不发地拉着阿威到卫生间。在卫生间的大镜子里,阿威看到自己头上的头发像狗啃了一样,被剪刀剪得乱七八糟。阿威眼睛一黑倒了下去,古仔在一旁赶紧扶住他。


洪叔在他别墅的客厅里来回的走来走去,在他明显睡眠不足的脸上,显露出焦虑的神态。昨天,他连夜赶到香港,在黑道的一个祖师爷级的人物那里,他请教了这个老爷子发生在阿威和古仔身上的事情。老爷子听说后也非常诧异,这高手的手段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居然可以让在两个房间的人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羞辱了他们。


回来后,他又接到与他关系密切的省市两级有关领导的通报。百盛的许老板亲自到省里告发鸿发公司对百盛公司的影响,而且还拿出了确凿证据。他威胁说,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情,他就会在香港的媒体上披露这事。据说,省长为此大发脾气,要有关部门立刻追查鸿发公司的问题。市里也专门开会研究此事,很快就会采取行动。


洪叔隐隐约约的感到,包括发生在阿威他们身上的事情和百盛有关。自己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去招惹许立德这个人,人家的实力比自己不知大到哪里去了。现在到了这个地步,鸿发看来保不住了,因为只要政府下决心查,鸿发公司的许多违法的事情就会暴露。但愿帮派其他的企业不受影响就谢天谢地了。


突然,洪叔停了下来。怎么这阿威和古仔现在还没有来电话或登门呢?难道又发生了什么惊人的事情,或者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想到这里,洪叔心头一紧。


“洪叔,阿威和古仔他们来了。”一个年轻的马仔进来通报。洪叔赶紧迎了出去,他过去可从来没有对手下的人这样过。


还没等他出门,古仔架着阿威进来了。在阿威的头上带着一顶帽子,这恐怕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带帽子。洪叔看到这里,知道又发生了什么惊人的事情。


古仔把阿威扶到沙发上坐下,一边把阿威的帽子拿开,一边递给洪叔一张白纸。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中,他一言不发。洪叔在惊讶地看了看阿威那像鬼剃头的头发后,接过白纸一看,上面又是用电脑打的一行字,“如果你对我的警告不在意,明天会有更严厉的后果!”


古仔把昨晚的情况报告了一下,听得洪叔是胆战心惊。黑道上的杀手顶多只能把人置于死地,而这个人却可以在如此严密的保护下,让他指定的人受到侮辱,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更为可怕的是,古仔就在客厅里通宵没睡,却没有发现一点动静,难道这个人是个隐身人吗?这种手段比杀死一个人对他们的心理打击更厉害,这简直就不是人干的事情!


为什么这个高手要采用这样的方法来羞辱阿威和古仔呢?难道不知道我就是他们的后台老板吗?不,他一定清楚!这只不过以先羞辱他们来警告我,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挡他要干的事!想到这里洪叔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洪叔过了很久才仰天长叹道:“罢了,罢了,我们斗不过你,我认栽了!这样吧,古仔,你带阿威到广西去,那里有我们投资的一个项目,你们就呆在那里好了。要是你们还在这里,那个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古仔迟疑了一下对洪叔说:“洪叔,我看阿威已经神志不清了,你看能不能在这里先看看医生再离开?”


“还看什么医生哟,再呆一天,恐怕吓也会把他吓死了。好了,先把他弄到广州去看一看病。你们走得越早越好,省得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