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十一章 连环案中案 第 2 节

南山石 收藏 17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郭扬闻邬力开口交待了,遂丢下电脑资料的整理,忙赶到审讯室,亲自主审。他刚才与邬力默然相持了半天,才发现邬力是个老麻雀、亡命徒,实是心急如焚。这可是一个大案哪,绝不是孤立的,后面还定有大戏!试想:邬力被拘已有几个小时了,尝若久攻不下,势必就会惊动其背后的大人物,要是风声鹤唳、雀走鸦飞,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郭扬闻邬力开口交待了,遂丢下电脑资料的整理,忙赶到审讯室,亲自主审。他刚才与邬力默然相持了半天,才发现邬力是个老麻雀、亡命徒,实是心急如焚。这可是一个大案哪,绝不是孤立的,后面还定有大戏!试想:邬力被拘已有几个小时了,尝若久攻不下,势必就会惊动其背后的大人物,要是风声鹤唳、雀走鸦飞,此案就举步维艰了,那真的就是无颜见江东父老。焦急中,郭扬重新调整了突审策略:先晾邬力,转向薛琴。他自己则去翻阅这几年的缉毒情报,想极力寻求一些有助案件突破的东西。

郭扬坐下后,即在纸上写了几个字“谁突破的?”推向一位审讯干警,这干警随之在上面写着“武警战士,拳。”郭扬赞许地笑笑。

邬力语无伦次、断断续续地交待着,供述到一半,渐而毒瘾开始发作,他突然曲体滚地,揪发撕衣,口中流着白沫,脸上透着痛楚,嘴里传出哀鸣,那种情形仿佛阎王爷在索命。见此,郭扬立即唤来队医给邬力打了一针“安定”,瞬时,邬力安静了一些,四脚八叉地直躺在地上吐气。

然而邬力终于在前部分说出了关健——他的上线供货人:牛海、牛洋二兄弟以及他们的临时住址。

“先将邬力和薛琴都送去戒毒所,跟戒毒所说声,这邬力是重犯,要羁押。薛琴就请他们用心帮着戒毒。”郭扬吩咐。

此时一排长洪勇带着二班、三班迅速武装赶来报道。石军集合了队伍,简单说了两句话:“下一个目标是芝麻垄七十四号,罪犯两人或是更多。”然后转头问道:“副参谋长还有什么指示?”

张晓星一楞,心忖:这石军正规场合还是很正规的。“没有。行动要猛捷!”张晓星满意地加了一句。

屈大毛躺在单间空调病房,肋部又疼痛了一夜,床边的喽罗们又是给他轻揉、抹汗,又是喂药、灌汤,忙得不亦乐乎。当拂晓来临时,他始迷迷糊糊地进入了噩梦,梦见了石军电光石火的身影。“铃~~!”刚入梦屈大毛的手机就响了。“哎哟哟!别再打我这边了!”屈大毛被铃声从梦中惊醒,恐然大叫了一声,满脸沁出虚汗。

“喂,哪位?”屈大毛顾不得看来电显示,茫然问道。

“是我。你真的还在梦中!尽想搞倒石军的事,医药费呀医药费,人家已经动手啦!二牛的下线邬力已经被扑,顾顾这头的事吧,木鱼脑袋!”对方声音极低。

“啊!怎么会这样啊?”屈大毛骇然惊恐地问道,对方已经断线。

“到门口去看着点!”屈大毛喝令着喽罗,又急忙拨通了手机:“喂,是牛大还是牛二?我是屈总,你们有个下线叫邬力吗?他已被条子抓了,你们快走!”

凌晨,小城早已苏醒。彩色的各类鸟儿肆意在树丛里欢跳嬉唱,树下、湖边早锻练的人们舞弄着身姿,伴和着优美的音乐、伴和着江中的气笛、伴和着对新一天的希翼。

石军坐在吉普内,眼前晃影着挑菜赶市的农民、店前捅灶燃火准备营生的小商,心里翻滚着一个意念:这城市底下的肮脏,纯朴善良的人们哪里得知啊!有我在,绝不能让善良被罪恶吞噬!石军仍在想着那无辜女孩薛琴竟在法制健全的社会遭到罪恶的任意蹂躏。

石军吸了口清新的晨氤,点了一支烟,他要在甩烟头时,也象甩烟头一样将毒犯牛氏兄弟瞬间擒获。

牛氏兄弟接完了屈大毛的电话便慌了神。“那小子会说!吸毒的无人性!”牛洋惊骇嘟嚷着。

牛海、牛洋是亲兄弟,二人原都是“两牢”释放人员,回籍后做起了个体烟草生意的,常跑云南、广州等地。有一次他俩人在昆明火车站托运完几箱云烟,准备上火车回x市时,谁知在托运处门口被三名戴着墨镜的汉子拦住。“你们是x市的吧?那可是个好市场啊。”其中一位戴着宽边方镜的汉子趋前问道。二牛也是社会上的人,胆大妄为、见多识广。牛海无惧地答道:“是,怎么啦?”“不要紧张。看得出,你我都是同道的上人,干脆直说,我是来送福贵给你们的,你看这个,四号海洛因,纯度很高,你们那里是很少见的货,感兴趣吗?”方镜汉子说着拿出一包亮晶晶的白粉隐在袖口内,掀起让二牛看。二牛兄弟长做烟草生意,岂有不识货的?岂有不知毒品暴利的?二人心痒了起来。但转念一想到政府对涉毒案件打击的严厉,二人又不由打了个寒噤。“这个社会就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多少人一夜暴发,不都是干得好好的?我看你们也不是那胆小的人!怎么样?如感兴趣,这种货,可在广州就近提货,给你们这个数。”方镜汉子竖起一根食指,激将加利诱。广州提货,一百元一克!此纯度还可以掺上面粉类,在x市可以买到四百元一克。暴利!在它的面前,捣弄走私烟什么的,简直是小儿科了。二牛的脑子里此时已经全被这白色的粉末所套住,利令智昏,当即就应允了。一拍即合,于是双方在极短的时间内订好了攻守同盟、交换了连络方式。二牛回到x市后,战战兢兢做了几单毒品交易,竟出奇地顺利,货还供不应求,眼见大把的票子往兜里钻,二人喜不自禁。他俩尝到了甜头,干脆贩烟的事儿也不干了,胆子胀大了起来。忽有一次,牛洋在送货时差点就被巡夜的警察抓了现场,牛洋的心都快要蹦出胸窝。牛洋于是回来讲:“还是靠着屈大毛吧,我们都是狱中难友。他现在的摊子又大,红、黑都来,保险点。”牛海开始并不同意,说道:“那不是被他白白分去一杯羹?”牛洋坚持说:“你怎么转不过弯来?他红道有背景,自己又是什么政协委员,我们靠上去便心里踏实,他杠得起事;再者,他资金雄厚,市场网络大,我们合起来可以做大。”牛海低头凝思良久,也觉弟弟说的有理,点点头。二牛第二天就找到了屈大毛,结果是臭气相投,哪用多说?屈大毛当场就表示愿意合作,说在“宏大”秘密搞一个市场开发部,由二牛来具体负责。但屈大毛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应以自己通管全盘,二牛是下属,每笔交易的白货必须控制在“宏大”;二是申明“利益均分摊,祸险自己兜。”的所谓公司纪律。二牛正中下怀,求之不得,痛快地应允了。这志大才疏、贪婪成性的屈大毛哪里知道,他成了一方的毒品寡头,就成了枪口下的出头鸟。由此,“宏大”的业务确实宏大了,黄中有白了。

牛海持着一支自制仿“五四”,牛洋端着“九连发”,从楼上慌不择路地望楼下奔逃。可是晚了。芝麻垄七十四号是座独立的小二层。

“我们是武警!听着,放下武器,举手出来!”一排刚围住七十四号,石军正与郭扬在根据地形地物商量着怎样突入,就见两条黑影持枪向外冲来,石军于是大声吼喊。

只见两条黑影又迅速退回了二楼。

“怪事!现在是凌晨哪,他们似是知道我们要来?”郭扬喃喃而语。

“这就是你们公安工作的复杂性!危险性!先别想那么多了,罪犯的手中有枪,来,我跟你说。”石军说着靠近郭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