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踪 第九章 走进陌生的社会里 第九章 走进陌生的社会里

侃天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九章 走进陌生的社会里



第一节


杨小波背着他的行李从火车上走下来,看到广州火车站的站台上挤满了和他一样来这里打工的人。他从报纸上了解到,这叫做什么民工潮。虽然在五六十年代,也有过向新疆大规模转移劳动力的例子,但总体上人员的流动性不大。一般的人参加工作后,就会在他工作的地方度过一生。要是按照现在的这种做法,那户口的作用就不大了,杨小波这样想到。


在出站口,他顺利地找到了去广州附近各区县的长途汽车售票点,买到了前往百盛制衣公司所在地的车票。


汽车行驶在广州市区时,马路两边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看得杨小波头都发晕。大街和高架路上,各种各样的汽车排起了长龙,那一座座立交桥把南来北往车辆分开。铺天盖地的各种广告牌,招牌刺激着人们的购买欲望,看得人眼花缭乱。马路两边的人行道,商场,酒楼饭店,店铺以及形形色色的各种小摊上挤满了人。与以前不同的是,现在马路上的自行车要少多了。尽管杨小波在电视里也看到过现在这种大都市的景象,但身临其境的感受还是让他震撼不已。


驶出繁华的闹市区后,沿着宽敞的高速公路,汽车离开了广州。路边的山丘上,茂密的热带植物依稀看得出这里的岭南风貌。更让杨小波惊讶的是,即便是远离市区的农村,这里看不到明显的城乡差别。尽管马路两边还有一些农田果林和池塘,但多数是一片片现代化的工厂和住宅小区以及酒楼饭店,商场,度假村等等娱乐休闲设施。就是农舍,也都是几层高的小洋楼。纵横交错的公路桥梁把一座座小城镇连接在一起,使人感到这只是大都市的郊区。


杨小波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这里和他从云南到广东来的路上看到的情景会有那么大的反差?至于他在西双版纳看到的那些边远村寨,就更不能和这里比了。难道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非要像这样把贫富差距拉得这样大吗?


来到百盛制衣工厂所在的城镇,杨小波认为这里一点也不比西双版纳首府景洪市差。在这里,各种商店林立,宾馆,酒楼饭店,商场,发廊等服务设施应有尽有。还有一些什么洗头,洗脚城,桑拿室让他弄不明白是干什么的,难道洗个脚还要到这个洗脚城里来洗吗?他不解的摇了摇头。


一些载客的摩托车开到他的身边,问他要去哪里?他把许小姐给他的名片拿了出来,上面有工厂的地址。看到他不懂这里的行情,那个摩托车主狠狠宰了他一把。以后杨小波熟悉这里后,才知道他付的车费是平时的一倍多。为此他还感叹到,现在的人和他那个时代的人完全不一样了,只要能赚钱,管它怎么做都行。要是在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会有很多人热情相助,而且不收分文。


到了百盛制衣公司,嗬,这个工厂的规模可真大!五层楼的主楼上面“百盛制衣”几个巨大的字分外引人注目,在它周围散落着办公楼,宿舍楼等辅助建筑,整个厂区面积不小。


身着制服的保安问明杨小波要找的是许文萱小姐时,用十分狐疑的眼光打量着他,让杨小波非常不自在。直到他拿出了许小姐的名片后,保安才让他进去,并告诉他许小姐的办公地方。


找到许小姐的办公室后,那里的一个女秘书说许总正在忙,让他坐在那里等一会。看到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汇报和请示工作时,杨小波才知道为什么保安对他那个样了。他只不过像是一个来找工作的人,哪有可能会接触到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呢?


好不容易许小姐才抽空见到他,她对杨小波的到来非常高兴。她询问了小波一家和百盛学校的情况后,让杨小波到业务部去工作。她对杨小波说,虽然他的外语不错,但对这个工厂的产品,生产工艺以及各项管理制度不熟。因此,他必须要在工厂的生产部门实习几个月,以全面了解工厂的状况。之后,她打电话让人力资源部的于经理来,交代了几句后,让她把杨小波带走了。


在人力资源部办完手续后,于经理领着他到业务部去。到了业务部经理室,于经理介绍到:“这位是业务部的田兴隆,田经理。这位是许总介绍来的杨小波,小杨。田经理,许总交代说,这个小杨的外语不错,但对我们公司的生产和管理不熟,要让他在车间实习几个月。”介绍完后,于经理就走了。


这个田经理是个约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眯着眼打量了一下杨小波后说:“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杨小波迟疑了一下说:“我没有上过大学,只是高中毕业。”


“哦,原来是这样?”田经理意味深长地说到。如果是在他原来的国营企业,上面头头安排人下来,一般都是有关系的人。但是,在百盛这个香港企业,不存在走关系安排人的情况,在这里是谁有能耐谁就可以上。否则,就是老板的亲戚也得走人。看样子这个杨小波有两刷子,要不然许总不会让一个高中毕业的人直接到业务部来的。


“我看这样吧,你今天先安顿下来,明天你就到各个车间去实习。三个月后,如果你不能通过我的考核,那你自己去和许总说。”田经理说到这里,让外面大办公室的小马进来,他吩咐到:“这位是新来的杨小波,小杨。这位是我们部里的小马。小马,你带小杨先到食堂吃饭,而后,去后勤安排他住下来,今天下午你就把这个事情安排好。”


这个小马个头和杨小波差不多,白净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一看就是一个书生。通过和他的交谈,杨小波知道了他是湖北人,武汉纺院工业外贸专业毕业的,到这个公司已工作了一年多。由于他们年龄差不多,两人很谈得来。


当小马得知杨小波是许总介绍到业务部来的时,他睁大眼睛对小波说:“你搞没搞错啊,这许总可是大老板的千金,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虽然她在这里说是总经理助理,可大伙都知道那些老总都只不过是大老板安排辅佐她的老臣,她将来才是这里的老板。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杨小波把百盛希望学校的事和小马说了一下,小马这才明白。由于他们谈得很投机,小马邀请杨小波和他住一个宿舍,他那里正好空了一张床。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杨小波当然乐得这样。




第二节


下午,小马带着杨小波到后勤办完住宿手续后,领着他来到他们的宿舍。他们宿舍的房号是318,这里有三间小房和一个不大的厅以及卫生间,厨房。厅里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还有一台电视机。


小马告诉他,这种宿舍是给公司一般管理和技术人员住的,工人是没有这样的条件。每间小房要住两人,由于和他一起住的那个人刚刚离开了这个公司,这样,他这里可以安排杨小波和他一起住。小马帮着杨小波把床铺收拾好,并把行李放进宿舍每人一个的大柜子里。之后,他又陪着小波到附近的街上购买必要的生活用品。杨小波对此很感激小马。


杨小波和小马从外面回来时,已经很晚了。他们开门进来,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戴眼镜人坐在厅里看电视。


“牛工,这位是我们业务部新来的杨小波,小杨,他现在和我住一个房间。小杨,这位是技术部的牛得礼,牛工。他是西北纺院毕业的,原来在陕西的一家国营企业工作,前年跳槽到了这里。由于他是成了家的人,公司安排他在这里单独住一间房。”小马介绍完后,牛工很有礼貌的和小波握了握手,然后一起交谈了一会。


“我是一只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荒漠上。凄厉的北风……。”门外响起了一阵粗犷歌声,随后一个人闯了进来。他有着一米八五的身高,膀大腰圆一副剽悍北方大汉的形象。


“哟,今天来客了?”他一进来就大声嚷嚷。


“你嚷什么囔,这位是我们部新来的小杨,云南来的,和我住一起。这位是针织部的设备助理工程师朱力,东北那旮旯人,天津纺院毕业的,比我早来一年。他是我们宿舍有名的活宝,大大咧咧惯了,我们大伙都管他叫朱八戒,你不必在意他。”小马学着东北腔介绍到。


“哦,是新来的。你这厮是那个学校毕业的?”朱力问道。


杨小波回答道:“我没上过大学,只是高中毕业。”


“不可能!高中毕业怎么能住进318,享受‘高干’待遇?”朱力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狗屁高干,不就是一个打工仔吗?”牛工在一旁撇着嘴说。


“小杨可不简单,是许总,许大小姐介绍来的。你小子不要狗眼看人底,将来有你的好果子吃。”小马在边上打抱不平地说到。


“我不管是谁介绍来的,到了咱们318就得吃杀威棒。你看看是不是请哥儿几个出去撮一顿,免得皮肉受苦?”朱力挑衅地说到。他最痛恨那些靠走后门,拉关系的人了。


杨小波笑着回答说:“请客没有问题。不过,这皮肉受苦还指不定是谁?”


“嗬,你小子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啊!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像个练家子,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斤两?”


“朱力,你小子不要胡来!人家是新来的,开玩笑也得有个分寸!”牛工在一边急了。


“这有什么嘛,不就是切磋,切磋吗?”朱力一边说,一边抓住了杨小波的手。杨小波由于穿着能量鞋,稍微使劲一推,朱力就站立不稳,“轰”的一声,倒在了门口。杨小波赶紧上去扶朱力起来,嘴里连声说对不起。


这一幕让他们几个人都大惊失色,想不到这个杨小波从外表上看没有什么,却有如此大的力气!朱力红着脸说刚才没有在意,不算,他要和杨小波比试掰手腕。小波本来只是想闹着玩的,点到为止就可以了,因此,他不愿意比。禁不住这几个人的相求,他一连三把,让朱力根本就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I 服了 You!”这回朱力是彻底的服了杨小波。


“今儿个屋里怎么这么热闹?有什么事让俺老孙也高兴高兴?”这时从外面走进一男一女两人,那个男的一进门就大声喊着。


“哎呀,猴哥,你可回来了!刚才你的八戒师弟让人给收拾得服服帖帖。”小马见到来人兴奋地说。接着,他拉过杨小波介绍说:“这位是我们部从云南来的杨小波。这位是服装部的生产调度孙利风,河南人。他是北京服装学院毕业的,和朱力住一间房。他自吹神通广大,大伙叫他孙大圣。这位是大圣的女朋友李梦华,四川妹子,那可是服装部的一支花,可惜插在了牛粪上。”


“你这个马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小李一面说,一面用手捶打着小马。


几个人在厅里说说笑笑非常高兴,杨小波感到和他们在一起也很快活。聊到后来,有人提议大家一起到外面消夜。杨小波赶紧说:“我新来咋到,对这里什么都不懂。明天我就要到各个生产车间实习,还望各位兄长多多指教。今天就算我请客了。”


“这算什么大事,你实习的事包在哥们几个身上了。不过,俺老朱的食量大,可别把你小老弟吃穷了。”朱力笑着说。


“是啊,我听说你们云南也不富裕。我们几个的条件比你好,不用你掏钱了。”牛工也关心地说到。


“请吃饭的钱我还是有的,只要你们能够让我学到东西,这拜师费用我还是要出的。你们就不要推辞了。”杨小波的话,让他们几个感到他够意思。


来到工厂附近的大排档,几个人吃吃喝喝非常高兴。通过这种交往,杨小波逐渐找到融入他们之中的感觉。他知道,要想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就要和各种各样的人往来,从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第三节


第二天上班,田经理让小马带杨小波到各个车间转转,顺便和车间联系一下小杨实习的事。他对杨小波说,在每个车间实习时间的长短由他自己定,只要他自己认为大致知道了车间生产,管理和工艺的情况就可以了。因为他们做业务的只需要了解这些就行了,真正的车间管理和技术有专门的人负责。


整个上午,小马带着杨小波参观工厂的各个地方。由于昨天的交往,让小马对杨小波有了一个好印象,故他的讲解比较详细,这使杨小波受益非浅。


百盛制衣公司的生产部门有针织部,印染部,服装部,这每个部又分了好几个车间。另外,业务部,技术部,质检部也是和生产紧密相关的部门。整个公司现有员工近三千人,在这里算是比较大的工厂了。


看到那一排排的各种针织大圆机在转动中,把纱线编织成一卷卷的针织坯布时,杨小波在心里不由地对现代化的生产方式发出由衷的赞叹。特别是那些配有电脑提花装置的大圆机,它们可以把染好颜色的纱线直接织成各种色彩缤纷的间条和提花针织布,让杨小波大开眼界。


在印染车间,那些奇形怪状的卷染机,高温高压染色机,溢流染色机,喷射染色机把坯布染成各种绚丽多彩的颜色。尽管这里的气味不是那么好闻,但杨小波还是看得很认真。


那长长的平网印花机是那么的神奇,从前面的底色布进去,后面出来的就是印满各种色彩花纹的布,这使杨小波着了迷。有着庞大身躯的定型机,蒸化机,起绒机以及其他的印染整理设备,让这些布料有了不同的手感和光泽。


来到服装生产车间,这里的气势和前面的生产车间完全不一样。在整层整层开阔的楼面里,工人们根据生产工艺的要求,组成一条条的流水生产线。每个工人的面前是一台台高速平缝机,锁边机和各种专业设备。做衣服的面料被裁成各种形状的裁片,从流水线的一头进去,出来时就成了一件衣服。小马告诉杨小波,生产工人的一大半都集中在这里,这就是所谓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


在裁断车间和整理包装车间,他们只是泛泛地看了一下。小马最后领着杨小波去的地方是公司产品样品陈列间,在这里,陈列着数以千计各种各样的服装,让杨小波看花了眼。


上午参观完后,杨小波一方面为看到的现代化生产情景而激动。另一方面,他也为三个月的实习期感到担心。这么短的时间,让他这个门外汉全面了解这么多生产,技术和管理方面的知识该有多么难!其实,昨天田经理和他说的时候,他是一点概念也没有。现在参观之后,才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么的深?


吃过午饭,他自己就到针织部。找到朱力后,他就开始了他的实习生活。他十分庆幸自己住进了318房,有了大圣,八戒俩师兄弟和牛工的帮忙,他应该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小波几近疯狂的恶补各方面的知识。白天,他整个的泡在车间里。晚上,他查资料一直到很晚才睡觉。为了不影响小马的休息,半夜里他就在厅里看资料。同宿舍的哥们都劝他不要这么玩命,一个业务员犯不着知道那么多的东西。杨小波婉言谢绝了哥们的好意,依旧我行我素。这也让哥们几个感动,他们尽力地帮助他。


这天晚上,杨小波到技术部查阅资料去了,318的哥们几个坐在一起议论他。


“哎,你们发现没有,这个杨小波非常奇怪。我看他的理解能力也就那样,很多设备的原理我要和他说了好几遍,他才能理解。不过,他的记忆力确实惊人,就是他不能理解的东西,他也可以把我的原话重复出来。现在,有时候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东西,他能说出技术资料里是怎么怎么描述的,这让我这个学这专业的人直汗颜。”朱力首先感叹地说到。


牛工接上他的话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这个小杨是我见到的一个奇人了。我看他的文化水平不像只是高中,一些技术参数的计算涉及高等数学,他也看得懂。我从事印染技术工作也有好多年了,应该说对这个行业比较熟悉。开始,小杨请教我这方面知识时,我感到非常吃力。因为他对这个方面可以说完全是个空白,你跟他说什么他都不懂。可是现在,他问到的一些问题让我都不能立刻回答他。当我说需要查资料说明这些问题时,他可以告诉我资料中是怎么讲的,弄得我好没面子。你们没看见现在我也在努力学习,要不然就不能教他了。”


“嗨,你们还不知道他在我那里的奇闻轶事呢。如果让他现在到裁断车间排一个新款式的版,那排出的面料肯定会多出一大截。不过把我们以前排过的版让他看一遍重新排一次,他可以做到一丝不差,你们看这神不神?还有,有几次我在下生产调度单时,他居然能提醒我哪条生产线会有空挡。你们想想,我们服装部有那么多的生产线,而且这些生产线是要根据不同订单的生产工艺要求搭配的。如果不是对每条生产线的情况十分了解,能知道这些吗?我现在真希望他能到我那里去,这样我就轻松多了。”孙利风这个大圣也对杨小波也赞叹不已。


小马听他们这么说也插话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好羡慕他。怪不得许大小姐能够看中他,并亲自安排他到业务部来。你们可能不晓得,我们业务部的一些大学生对小波这个少数民族地方来的高中生和他们平起平坐不服气。等考核后看他们还牛不牛?”


“屁,你们业务部的那些人一天到晚牛皮烘烘,到了我们那里也指手画脚,我就不尿他们。”朱力气哼哼地话让小马十分反感,这两个人又斗起了嘴。


牛工这时对他们发火说:“你看你们两个像斗鸡似的,都像小杨这样干点正事不好?我看啦,这个杨小波是个人才,这次小杨的考核我们好好的帮助他。这小杨以后有出息了,我们318的人也跟着沾光,你们看是不是这样?”


牛工的意见得到大家的赞同,几个人开始为杨小波在考核时可能遇到的问题展开讨论。在形成了一定的方案后,各人分头准备各自方面的资料为杨小波出谋划策。




第四节


在业务部的小会议室里,田经理找了两个人和他一起考核杨小波的生产,工艺,产品和管理方面的知识。令他想不到的是,许文萱亲自带着公司总工王总,技术部李经理和人力资源部的于经理来到这里。她笑着对田经理说,他们只不过来听一听考核的情况,让大家不必介意。


看到这样的架势,外面大办公室在家的业务员们一个个有事没事地走过会议室,窃听里面考核的情况。他们中间有为小杨担心的,也有想看他笑话的,大多数人是感到好奇。因为对于一个普通业务员的考核至于弄得这样一个阵势吗?


“我给你这几块坯布样品,你凭手感说出它们大致的每平方米克重和规格。”田经理说完递给杨小波几块坯布样。


杨小波把这几块坯布样拿在手里反复搓摸,头脑里一直在比对他接触过的坯布手感。接着,他又仔细观看坯布的组织结构后说:“这一块是CVC精梳40支双汗布,克重大约在180克左右。这一块是2×2的全棉罗纹布,纱支20支,克重320克左右。这一块是全棉32支双纱织入的抽针坯布,克重230克左右。这一块是T/C45支双面珠底布,克重在240克左右。”


说完,杨小波把这几块坯布样还给了田经理。田经理接过来,马上递给了技术部的李经理。李经理把这几块布摸了一下后,和田经理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


“这里是两块染色和印花布,你能够大致说一下它们的生产工艺流程吗?”田经理出了第二道题。


杨小波接过这两块布仔细看了看,在纸上分别画了一下它们各自的生产工艺流程。之后,他自己检查了一下,做了一点小调整。田经理看了他的答案后,默不作声的递给了王总工。王总工看了看后,也只是点点头。


“这里是两张针织服装的订单,客户的要求都在上面。你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大致算一算这两款服装的平均用料吗?”


杨小波接过这两张订单资料看了看,心中不禁一阵阵暗自窃喜。原来大圣把他那里的许多订单资料给他看过,这两张订单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马上转眼一想,如果很快把结果拿了出来,岂不是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作弊了?于是,他故作思索地在那里写写画画,答案也故意弄点小误差。


杨小波的计算方法和结果在参与考核的人员中转了一圈,大家看了之后都默不作声。懂行的人都知道,这个算料可是服装业务员综合素质比较高低的体现,它不仅要求对服装的制作工艺有非常深刻的了解,而且对面料的知识也要比较精通。一般人没有经过几年的培训和实践,是算不出这么精准的耗料来的。


突然,许文萱操着流利的英语问杨小波:“如果我是这个订单的国外客户,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好的建议,让我的订单成本下降?”


杨小波马上用英语回答她的问题,从面料的选用和服装款式如何改动给了她一些建议。这一下让在座的其他人都傻了眼,想不到这个没有上过大学的杨小波英语好的可以用专业的语言回答问题!就算是王总工,田经理和李经理,他们的英语口语也达不到这个水平。


接着,许文萱又用英语问了几个技术方面的问题,而且语速上越来越快。这回杨小波顶不住了,他一再让许小姐重复一遍。而且,有些专业词汇在他记忆里没有,他只好如实的告诉许小姐他不知道。尽管这样,也让在外面偷听的那些上过大学的业务员直汗颜。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让自己参加这样的考核,那不知道该是怎样的狼狈。


王总工这时饶有兴趣地问杨小波:“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公司的德国高速电脑提花大圆机有什么特点?它能够生产一些什么样的产品以及这些产品的单位产量?这些问题你知道多少答多少,与这次考核无关。”


嘿,这个问题可难不到我,八戒兄弟早为我准备好了,杨小波得意的想到。他井井有条的回答了王总工的问题,让这老头听得连连点头。

李经理也不甘示弱,马上问杨小波如何在印染过程中避免色差现象的发生?有牛工的指点,杨小波能够从技术上,管理上回答了这个问题。看样子李经理还是比较满意的。


这时就连人力资源部的于经理也来凑热闹,她问杨小波如何提高员工的积极性?杨小波把他从网上看到的一些理论侃侃而谈,虽然不是那么符合这里的实际,但一个高中生能说得这样,也够难为他了。


田经理问了他一些业务部内部的规章制度,由于有小马的帮助,这也难不倒杨小波。


看到时间不早了,田经理说考核结束。他让杨小波出去,考核的结果以后再告诉他。


田经理关上门后,会议室立刻热闹起来。王总工不停的说:“人才!人才!”。李经理则不断的发感慨,他强烈要求许总把杨小波调到技术部去。田经理不干了,他说业务部正需要这样的人。两人为此互相争论了一下,谁的部门更为重要一些,应该首先得到这样的人才。


许文萱对大家说:“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要来参加杨小波的考核?这一来杨小波是我推荐到业务部来的,听说有些人因为他没有上过大学直接到业务部来不服,还有的人说我破坏了公司的规矩,是瞎胡闹。这二来在杨小波实习过的车间都有反映,说他如何如何了得。因此,我要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一看,他果然很有才华,确实是个人才。没想到这几个月的实习,他的知识面居然有这么全面了!”


田经理这个老狐狸不失时机的奉承道:“许总这是慧眼识英才,我是甘拜下风了。”看到许文萱露出得意的笑容,田兴隆不禁想到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话果然不假。


许总又对于经理吩咐道:“你马上把杨小波的实习工资调到大学本科生的待遇,如果谁不服,我们可以安排同样的考核。只要他能达到杨小波这样的水平,一律按此办理。我们历来主张要看学历,但更看重个人能力。只要有水平,哪怕他是小学文化,我们也重用他。”


临走时,许文萱让田经理通知杨小波,让他过一会到她的办公室去一趟。说完,她领着和她一起来的人走了。




第五节


杨小波来到许文萱的办公室,她把在这里的人都打发走后,把门关上。这时的许文萱又恢复到杨小波在西双版纳看到的那个活泼,青春,美丽的女孩。


许文萱拉着小波的手说:“小波,我真的想不到你是这么的优秀!我推荐你到业务部去,我们管理层有很多非议。有人甚至告到我爹地那里,说我破坏了公司的规矩,硬要把一个高中生直接安排在业务部这样重要的部门里。更为可气的是,有人在背后说我从云南弄回一个小白脸,是另有所图。这回好了,让那些人闭上他们的乌鸦嘴。你可真是给我争气,让我好不得意!”


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小波说:“拿着,这是我对你的奖励。希望你以后做出成绩来,给我长脸。”


“这不好吧?我现在还没有为公司做什么贡献,这无功之禄我不收。”


“你拿不拿?”这个许文萱露出了她那大户人家小姐的蛮横气质,她说:“这一点钱对我算个什么,只要你跟着我干,再多钱我也不在乎!”


离开了许文萱的办公室,杨小波悄悄地打开红包数了数钱,居然有三千块!这个大小姐,出手真是大方。


晚上,杨小波把318的人都请到这里的一个讲究的饭店,庆祝他顺利通过了考核。在这里,他吃到平生第一次海鲜大餐。由于知道他获得了许总,许大小姐的奖赏,这帮人也非常高兴。大家一起推杯换盏,席间一直充满了欢笑声。


“我说八戒,你能不能斯文一点?你这个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牛工皱着眉头对朱力说。


“这有什么,不就是多吃了一点吗?要不是我小老弟为我们318争了光,我高兴,别人就是请我吃海鲜我还不会去呢!”朱力的话遭到大家的一片嘘声。


“你郎个馋猪,有吃的你不会去,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莫说海鲜,就是有狗屎吃,你也会去的。”李梦华这个四川辣妹子毫不客气的说到。她的话引来大家一阵哄笑。


这个朱力一面啃着膏蟹,一面摇头晃脑的说:“不就是上次把你留给猴哥的鸡汤喝了一点吗?至于记恨到现在。罢了,罢了,我这大老爷们不跟你这小女子计较了!”八戒那滑稽的样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大圣笑着说:“你小子那只是喝了一点?你可是连一口汤都没有给我留下!”


杨小波端起酒杯又给大家敬酒道:“这次多谢各位大哥的鼎立相助,我才得以通过考核。不过这里面也有很多水份,比如下次我遇到排料的事,肯定不可能算得那么准了。”


孙利风把酒一喝后,大大咧咧地说:“这有什么嘛,核料的事只管找我,哪有我大圣摆不定的事情?”


“吹,吹,你就使劲地吹吧!到这里干了好几年,也只不过是个调度。没看你混到个什么经理啊,总工啊。你看小波,一来这里考核就引来了那么多的头头脑脑赞赏,那才叫能耐呢!”李梦华用筷子戳着大圣的脑袋说。


“我说嫂子,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小波那是凡人吗?你没看到我们部那些牛皮烘烘的人,听了小波的考核后,一个个屁都不放一个,不服是不行的。”小马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是啊,小波。我们大家都认为你是才华横溢,将来有一天你飞黄腾达了,不要忘了我们318的弟兄们。我提议,大家一起为这个敬小波一杯酒。”牛工的话赢得了大家的赞同,大家一起站起来干了这杯酒。


干完酒后,李梦华突然“扑哧”一笑,弄得大家莫名其妙。好半天她才笑着说:“你们318都是一些什么嘛,牛马猪羊外加一只猴子,这明明是一个动物园嘛!哈,哈,哈……。”说完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大家相互看了看,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散席后,朱力说趁今天高兴,他们几个到街上转一转,给猴哥他们留下一点亲热的空间。虽然,辣妹子用手捶他,可大伙都知道她很高兴。孙利风他们走了很远,朱力还在后面大声喊只给他们两个小时的时间,干活要利索一点。孙利风扭过身子,对八戒恶狠狠地竖起了他的一个中指。


朱力把大家带到一个发廊,说是一起洗个头。发廊的小姐们看到生意来了,都过来把他们拉到里面。


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把杨小波拉到一个台子,一面为他洗头,一面尽力的挑逗他。她用丰满的乳房在他的身上来回蹭,弄得杨小波浑身不自在。


“这位帅哥,洗了大头,洗不洗小头啊?”那个洗发妹贴着小波的耳边说。


“洗什么小头?”杨小波被问得莫名其妙的。


“哟,到这里来还装清纯啊?小头就是这里啊。”那个洗发妹一边说,一边用手去摸小波的下体。这下把杨小波唬得不轻,六十年代过来的人,那里见过这种阵势。那个时候别说卖淫了,就是除了夫妻关系以外,男女之间只要关系密切一点都会有人说闲话。


杨小波赶紧让洗发妹把自己的头发擦干,付了钱就跑到大街上等他们几个出来。过了好久,他们几个人才出来。得知小波已经等了他们好半天,朱力说这个杨小波还没有开窍。他让杨小波拜他为师,包他短时间通过这种考核。


牛工笑着说,这种事情还需要你来教?小波这么聪明的人,到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明白的。接着他对朱力开玩笑说,你这个八戒啊,师父让你戒吃,戒喝,戒酒,戒烟,戒色……。你可是一样也没有戒啊。


朱力不以为然的说,把这些都戒了,那人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啊!他要趁现在正当年,好好享受生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