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永恒 长城原创}我的爱情之艰难的爱情之旅


我与93年2月10在机关事业单位冻结编制之前的一天“进驻”现在事业单位,自从我调离企业工作岗位,与小师傅杰的联系也就少了很多,不过那时候弟弟和他关系处的很好,我是以打字员的身份调进现在单位的,感觉到文凭低,不会计算机的的危机,我开始参加自学考试,选修计算机基础知识大专班,属于半脱产学习,每周末两天外加每天的晚上学习,杰都是和弟弟一起玩耍后再去学校接我,这个时候,厂里的同事开始流言流语,说杰是一个农村孩子,又是一个小工人,我是干部子女,现在是机关单位的干部,两个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说杰是“癞蛤蟆”想好事呢。我单位的同事也开始游说我,帮我介绍对象,我老爸是只对业务熟悉,别人问他我的年龄什么的基本情况,准备给我说媒,他却一点不知道,呵呵,甚至连我的年龄都搞错了,不过老爸有一点很好,他对同事说:介绍什么呀,孩子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有关孩子们的事情,你找他们本人谈,我不干涉。

办公室的女同胞们,轮流给我灌输新思想,什么:“你现在是国家事业单位的干部了,家庭条件那么好,不要留恋企业的人了,又是农村孩子,以后负担重呀”。“你看看机关事业单位多轻松,找个公务员谈多好呀,都有时间,也都比较轻松,以后不愁吃喝”。“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丫头,想好了再决定,是你一辈子的事情,我战友家有个孩子,长的帅气,在公安局工作,不过不危险,他坐办公室的,不出勤,怎么样,认识下吧”。“工人有什么发展前途呀,赶紧散伙,我给你找个比他好百倍的”。种种言语开始充斥在我周围,我笑而不答,逼急了,我干脆就说:我的事我自己说了算,现在我在学习阶段呢,等有文凭了,事业上稳固了,我才考虑私事,现在不考虑,有关介绍的一个不见。哈哈。

问题出在流言传到我老妈耳朵里,她可是一个典型的古板老思想顽固派代表,妈妈找我谈了一次,说:你从小到大是很让我们家长放心的孩子,我听说你现在谈对象对不?我回答说:你听谁说的,我自己怎么还不知道呀,不过就是在企业工作时候交往比较好的同事,朋友而已,不信你问弟弟呀,他也和杰关系不错,经常一起玩呢。妈妈说:反正我不同意你交往农村的孩子,我听你办公室的主任说,你在谈恋爱,是企业的,还是农村孩子,我们家女孩子是“国宝”级别的宝贝,从小你身体也不好,我想你以后能嫁个家庭条件好点的,能照顾你的,工作相对稳定些,家庭负担轻的婆家。我的老妈呀,都什么年代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我有工作能养活了自己,现在社会,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人,为什么要靠别人照顾。家庭条件再好,那也是人家父母创造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靠自己生活。都想要工作环境好,轻松舒服,可是各行业都需要有人做呀,都想轻松,都想进机关事业单位,那企业生产谁来做,生活必须品的生产制造以及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工厂企业的生产制造不都是企业工人的劳动产品吗?

老妈生气了,她说:就是你能说会道,我承认说不过你,但是假如你让我知道你在外面给我做了丢人的事,我揍扁你。哼,我行的正,站的直,我怎么给你丢人了,你就知道听信“小人”传言,不信自己的女儿,我还告诉你了,我够让你们省心的了,从小到大,不管是学习还是人际交往我那点让你们操心过,别的家长都担心孩子早恋,处处小心,你们有过这方面的担心吗?别的家长因为孩子成绩不好,被老师喊去单独开“小灶”,上“政治交流课”,我上学这11年,你们享受过吗?别的家长去开家长会都是坐在下面听,我的家长会你们都是主席台就坐的学生家长代表,上台传授教育子女经验。再说工作吧,人家毕业家长都及时联系就业单位,你们呢,有能力不使用,我是靠自己考试招工的,在企业上,也是靠我自己努力站稳脚跟,打牢基础的,上下夜班你们谁问过我遇到什么不安全没有?就是因为你们知道我能适应环境,能处理应急的事情,所以就以为我什么也省心,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孩子,可是谁知道我遇到的困难,你们谁知道我也胆小,我也有怕的时候,可是就是为了不让你们担心,我自己承受着,后来虽然是老爸单位的叔叔们努力说服我老爸,偷着在事业单位冻结编辑以前给我办理了调动,可是所有厂里的手续是我自己跑的,前后需要加盖十几个公章,我楼上楼下跑了2天,陪着笑脸,最后卡在车间主任那里,他死活不同意盖章,要求我留下,他说培养起一个女操作工不容易,他要求我留下,其实说白了就是车间缺人,我打了保证办理完调动,我会回来继续工作半个月,以便给主任时间寻找合适的工人,这些你们都不知道,现在就是我交往一个男朋友,不过就是朋友而已,你看看你们大惊小怪,都表现的那么关心我,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有权利自己做主自己的事情。谈话不欢而散,我和老妈进入冷战。

弟弟仍然有机会就约我一起出去找杰玩,呵呵,父亲对我比较宽容些,他说,只要你们是正常的朋友交往,我不干涉你,但是你妈妈的话也要记住,女孩子在外面要学会保护自己,你又是特别直爽的个性,不要吃亏上当了。此时,大师傅找我和杰商量,他说,虽然你们算是自由恋爱的,可是总的有个人在你们两家中给穿上线吧,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大师傅冒失的登门,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尴尬的给父母做了一个简单介绍,我逃似的跑上二楼,我的房间躲避起来。师傅走了以后,父母喊我下来,他们告诉我,他们已经回绝了师傅的提亲,因为对杰不了解,更因为他是农村孩子,我的体弱多病怕我以后吃不消那苦。我说那就回绝就是了,还和我说有什么用呢。不过从那时候开始,我谢绝所有提亲的人,不见任何一个介绍来的男孩子,嘻嘻,有弟弟这个内线,我和杰还是继续交往着,慢慢的,弟弟在父母面前有意无意的提到杰怎么样怎么样,有时候杰也在厂里的同事陪伴下来找我玩耍,大家都是朋友,父母也不能干涉的很多呀,杰的憨厚老实,勤快能干的性格被父母接受了,不过同意我们做朋友而已。

94年我第一次杰家玩,不是正式确立恋爱关系而登门,而是以朋友的身份去的,回来以后杰偷着说,他的父母也有不同的意见,他们一致问杰我的具体年龄,因为在他们眼力里看我的外表我还不到20岁,警告杰要小心,不要被我隐瞒年龄“骗”了。哈,老天呀,我比杰小一岁而已,94年的时候我已经23岁了。杰笑的眼泪都快出来来了,说:我父母警告我,不要糊弄小女孩子,小心被公安局抓起来,而且也坚决不同意我找一个干部子女,说太娇气了难养。虽然他们对我挑不出别的毛病,但是感觉就是年龄小,又是干部子女,不允许我们交往。杰的哥哥也说:我看着她到是蛮可爱的,活泼开朗,可是怎么看都不象过20岁的,你要小心了,以后娶了当女儿养呀,年龄差太多了吧。郁闷死了,我父母刚刚能接受了杰,现在轮到我不被他父母接受了。

有时候我也深思,我和杰是否能平安的走下去,为什么我们的不到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为什么在平淡中相识、相知、相惜而走到一起的两个人会遇到那么多阻挠,为什么会因为工作环境的变化而导致那么多的流言蜚语,为什么会因为各自的家庭背景不同,而招来那么多是非波折,又为什么世俗的偏见会降临在我们身上,让我们成为世俗的牺牲品呢?单单在这个时候2年没有消息的同学突然出现,还是为了寻找我,军校毕业实习完后只身回到这个小县城,他因为实习是在一个秘密军事基地,与外界不能有任何联系,所以中断了书信联系,老天捉弄人吧,不过我已经给了自己2年时间,在这2年时间里,我考虑的很清楚,需要陪伴走完一生的人是杰,只有他能给我安全感,能有被重视,被默默关爱的感觉,我只希望拥有平凡淡定的爱,我不奢望什么轰轰烈烈的爱,刻骨铭心的爱,我要的就是那份心动的感觉,波澜不惊的爱。

杰是那种随遇而安,顺其自然的个性,我可是一个急性子的个性,杰经常劝说我,不要那父母那么对抗,给他们时间,我想他们能接受我的,虽然我是工人,但是我一定要给你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我不能保证以后给你荣华富贵的生活,但是温饱不会有问题,哈。假如这样的话,我父母不会放心我把交给你,他们怕你饿着他们的宝贝了,可是事实却相反,我家的总家长奶奶偏偏喜欢憨厚的杰,她劝说我父母不要过多干涉我们的交往,她说: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做主,家长的意见只是起一个辅助的作用,不要把老一套思想强加在孩子身上,现在没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套了,我看杰这个孩子就不错,我也知道红的脾气,能有人这么呵护她,照顾她,我们应该放心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杰来我家的次数也多了,勤快的杰慢慢被我父母接受了,可是最后竟然偏心起他来,假如我和他怄气了,父母却帮他说话,还振振有辞的对杰说:这丫头脾气被我们宠坏了,不要怪她,多担待点,假如她有不对的地方,你告诉我们,我们帮你收拾她,你可不要动手呀。还有呢,妈妈喜欢做饭,水饺/肉饼/蒸包/或者是清蒸鸡/红烧排骨什么的,每周只要改善伙食一准让弟弟喊杰来吃,哼,竟然抢占了我在家庭中的地位。

记得我和杰的第一次战争还是因为我去夜校学习引起的。那天下着暴雨,工作忙了一天,却让办公室主任莫名其妙的教训一顿,原因就是同事把值班表打印错了,他不问青红皂白骂我一顿,因为老爸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我还不好反驳,自己生着闷气回家,本来是不打算去听课的,可是父母说,去吧,老师能冒雨去上课,你为什么不能冒雨去听课呢?也是呀,顺便出去发泄下情绪,那就去吧,到了学校老师到是在,可是听课的就我们三、四个人,我算年龄大的,哈哈。老师说既然来了,就开始吧,不讲新课了,你们自学,有不懂的问我。本来和杰说好下雨不要来接我的,又赶上他上下半夜的班,我在学校熬到放学,刚冲进雨中,怪了,那熟悉的身影竟然在门外“傻忽忽”的站着。我气的理也不理就在前面使劲蹬车子,他紧紧跟着我,问:你怎么了,莫名其妙的生什么气?我说,你干什么来,不知道下雨呀,如果我今天不来上课呢?你等谁去呀?你不傻吧?今天上夜班,你不好好睡觉出来淋雨玩呀,想玩浪漫你也找个休息的时间玩呀。反正没有地方发怨气,活该他来主动送上门,不骂也白不骂。

杰闷着头送我回家,也不敢问我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冲他发火,一声不响的转头就走了,我更来气了,“恶狠狠”的说,哼,你走就走吧,以后不要想再见到我。杰本来就不善言谈,但是上来那倔脾气也是难对付,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雨中。我怄气也不联系他,也不允许弟弟找他,他找我,我也不见,冷战半个多月,他去单位看我,我也回避不让他找到我,偷偷藏在微机室的机房内,嘱咐同事外人谁找我也不在。几次三番的找不到我,他开始烦躁起来,找以前厂里的同事来说情,找师傅来教训我,他知道我最怕大师傅的,可是我一概不见,他们也没有办法,最后杰找我办公室的同事,那个时候我同事也很有和他关系不错的了,以前劝我分手的也开始帮他说话,说杰人老实,为人忠厚,带着我搞业务的科长也找我深谈,劝我好好考虑下,说:如果真的走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也要和杰说明白了,不要折磨人家,大家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假如是怄气,那半个多月了,你也该消气了,更何况不是人家的错,都是你耍孩子脾气而已,你看人家孩子多够可怜的了,父母不在身边,一个人在外工作,劳累不说,还的每天想着怎么哄你开心,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就看不明白呢?是不是想我找你父母呀,要是你父母知道你这样对人家,我看你就有麻烦了。

老天呀,为什么短短1年时间,杰在我周围的人的眼中会有那么大的转变,而我到处受宠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威胁。弟弟还偷着帮杰,告诉他我的行踪,让他在路上能和我不期而遇,其实我也早就消气了,不过就是下不台阶了,可怜的自尊在作怪,在路上遇到,杰小心的陪着我,傻乎乎的只会笑,看到他半个多月也憔悴了不少,哎,算了,不和你计较了。哈,其实也是心疼了,不过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妈妈问我,怎么最近不见杰了,是不是工作忙呀。可能吧,我最近单位正好搞一个基本单位普查,忙的没有时间去看他,也许他也忙,过几天可能就会来吧。嘿嘿。不能让老爸老妈他们知道我欺负那小子,不然我就又被“三堂会审”,特别是奶奶那唠叨的教育课程,象“唐僧念经”一样半天不住声,听的我头晕忽忽的。我单独“警告”杰和我弟弟,你们要是谁敢出卖我,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杰的父母见阻止不了我们的交往,也默认了我的存在,不过提醒杰要对我好点,说:人家是干部子女,能接受你,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只要她的年龄不是隐瞒了,那我们也不干涉了,人家父母待你那么好,对你照顾那么周到,你一个人在城里工作,能找到对你那么好的岳父母,也算是你的福气,好好待人家闺女,等有时间,我们双方老人见个面,给你们定下亲事吧。

95年春天的一天,杰的父母从农村来到我家,和我父母做到一起商讨我们定亲的事宜,公公是教师出身,没有想到和我父亲谈的很投机,两个亲家公把酒言欢,天南海北的谈,竟然把两亲家母丢在一边,说你们商量看着办孩子的事吧,我们男人不参言了。我老妈对我未来的准婆婆说:我什么也不懂,定亲的礼数,操作规程一切你主持就是了,你说怎么准备,我就怎么准备,你年龄大,你说了算,就是一点,我这个孩子脾气不好,多担待点,从小被娇惯坏了。

商量好了有关事宜,婆婆回家找人看日子,都是迷信的做法,没有办法,只能听他们摆布了。半个月以后,婆婆来信说好了定亲的日子,并祝福我妈妈准备需要的物品,还说他们那里的习俗是在女方家定亲,那就准备吧,一切准备停当,定亲那天婆婆家来了不少的人,杰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全来了,妈妈偷着把她早就托人买好的戒指给我,告诉我怎么和杰交换戒指,我好奇的问妈妈:不对呀,应该是他买才对,为什么是我们买呀?妈妈说,傻孩子,谁买都一样,反正都是你们的,杰家是农村,他父母也考虑不到这些问题,你先偷着和杰说明白,不要让亲友笑话了。热闹了一天,我们的爱情算是经过定亲这个习俗得到了双方家长的祝福和认可。


艰难的爱情之旅也算是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