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永恒 长城原创}我的爱情之平淡中默默的关爱

毁灭妹妹 收藏 16 545
导读:我的爱情之平淡中默默的关爱 我中专毕业,固执的拒绝毕业分配,异想天开的想自己去闯荡自己的事业,开辟自己的天地,老爸说我是,心比天高,生不逢时,志气可嘉,能力有限。我可不信,在和老爸纠缠1个月后,他终于允许我参加社会招工统考。 90年12月,我顺利通过考试,进了铝箔纸总厂,成为一名企业工人,当时企业是全国大型企业之一,能进这个企业工作,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梦想,我想我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的实力了,呵呵。 记得第一天报到,拿着厂里办公室开得介绍信到车间报到,我穿着一身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爱情之平淡中默默的关爱

我中专毕业,固执的拒绝毕业分配,异想天开的想自己去闯荡自己的事业,开辟自己的天地,老爸说我是,心比天高,生不逢时,志气可嘉,能力有限。我可不信,在和老爸纠缠1个月后,他终于允许我参加社会招工统考。

90年12月,我顺利通过考试,进了铝箔纸总厂,成为一名企业工人,当时企业是全国大型企业之一,能进这个企业工作,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梦想,我想我可以发挥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的实力了,呵呵。

记得第一天报到,拿着厂里办公室开得介绍信到车间报到,我穿着一身红色运动装,白色运动鞋,长长的头发束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蹦蹦跳跳的进了车间大门,一排庞大的机器轰鸣着,每个设备前分别由5个人忙碌着,那一排机器有9组设备,也就说车间正在上班的有45人,我蹦跶着进去的时候,引起众人行注目礼,我裂着嘴笑着钻进车间主任办公室,主任是一个很严肃的人,见面第一句话:上班期间,不允许孩子进来玩耍,你谁家的孩子?我的笑容僵在脸上,这时候门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我装着大人样说:主任,我是来报到的,这是介绍信,我分配到您的车间您的班组了,请给我安排工作。我看见主任的脸有点红,为了减少尴尬,他对外面围观的人说,都干活去,看什么看,然后露出点笑容说: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那家的孩子跑车间里来玩的呢,你上班不能这身打扮呀,工作有工作的严肃性,必须工作服,工作帽,头发必须收进帽子里,这样吧,今天算你报到了,明天下午4点来上班,现在这个班组是上半夜班,能不能适应就看你自己了。没有问题,我打着保证,办完手续,装着大人庄重的样子迈着慢步从主任值班室走出来,照旧我还是“万众曙目”的对象,还有人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看的出他们脸上是善意的微笑,我感觉自己不会走路了,埋下头,拔脚就跑,算是狂奔出车间大门吧,反正是很狼狈的跑了出来。

第一次报到算是失败告终,给别人的印象是一个孩子。第二天,穿戴整齐的工作服,把头发盘起来,就象一个小脑袋一样藏在大大的工作帽下(因我那时候头发长度近1米,而且很多,盘起来和一个脑袋差不多大)。主任把我安排给带班长,班长给我找了一个精明能干的师傅,开始了我的工作生涯。

工作还比较轻松,我跟的师傅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手下跟着三个人,一个是他的助手,另外两个是辅助工,我和辅助工一起,就是打扫设备卫生,去别的车间拉拉原始材料,别的时候就是坐着聊天,唯一不好的就是三班倒,8小时工作时间不能离开岗位,师傅不太爱说话,工作起来也比较严肃,对辅助工也很严厉,我有点怕他,不过他对我还算是比较温和点,也许我是刚工作的,又是一个女孩子的原因吧,他经常安排他助手教我些设备方面的知识,他的助手也算个小师傅了,不太爱说话,不过人还算随和,他帮我尽快熟悉工作环境,处理一些设备简单的小问题,照顾包容着我因为不熟练而操作出现的小小错误,由于工厂效益比较好,又是国家大型企业之一,所以很久没有招收新人进去了,也很少有女孩子进厂,我的到来,引起别的车间和自己车间的一些异性的关注,经常有陌生的人过去我的设备那里玩,有意无意的找说聊天,我个性又比较开朗,谁来也是笑呵呵的陪着聊天说话,小师傅就对我说:你还是注意点吧,他们是有目的来的,多年不进女工了,他们见来一个女工,不容易,都想和你谈对象呢,自己把握好呀。哦,原来是这样吗,那我的小心点,我可不想刚工作就谈个人事情,我还有“野心”呢。

后来车间里仓库保管找我,说要帮我介绍对象,我回绝了,她说:你认识的,经常聊天,谈的比较来,交往段时间看看也可以呀。好几个人要我帮他们介绍呢,你不选择一个吗,以后夜班也有个伴接送你,安全呀。我才不要呢,我有办法自己注意安全,从那开始,我注意只要来设备前找我聊天的,我一概回避,不是不理睬,就是离开到设备周围转转,用冷落来回避他们的“骚扰”。

虽然不时还是有人不知趣的找人来说,我还是安全度过了半年的试用期。这个时候小师傅开始教我一切真空镀铝的技术知识,这些都是不传授辅助工的技术,他说看你还算机灵,整个车间也没有女性操作工,你好好学,以后自己能操作了,也许是工厂历史上的一个突破呢。大师傅看着也不制止,只是坏坏的笑着默认他的行为,再有人来设备这里找我,大师傅一概把人家赶跑,托人来找我的,他也帮我挡驾,呵呵,小师傅安心的教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是白班大师傅就安排他出去买饭,连我的一起捎带着,我们三个一起进餐,说说笑笑的,我逗大师傅,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笑了,我刚来的时候还特怕你,老感觉你不会笑。他瞥一眼小师傅,我就是从你来我设备上开始学会了笑,不然我的助手不安心帮我工作,工作不安心了,就不出产品,我们可是产品和利益挂钩的,没有产品,就挣不到钱呀,我的吃饭,我的养家,我就的让我助手安心。我听了半天不明白什么意思,傻呵呵的说,你是大师傅,他的听你的,他不安心,你开除他,你怎么还怕他了。

小师傅有一个同宿舍的朋友,是我隔壁设备上的操作工的助手,他们两个关系很好,称兄道弟的,也时常来和我开玩笑,聊天,大家一起还比较开心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的关系有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我是从一起聊天感觉到的,如果我和其中一个说话多了,另一个就会莫名其妙的生气,91年底,隔壁设备上的人神秘的拉我出去,说有事跟我谈谈,我被他连拖带拉的来到车间门外,我就问:有什么事,快说不要耽误工作。他一本正经的说:有个事情我想问个明白,也想请你考虑清楚,从你一进车间门口那天起,我们都注意你了,通过一年的交流了解,我们都感觉你是你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开朗活泼,虽然是城里孩子,但是没有看不起我们农村孩子,没有娇柔做作的装模做样,干活也实在,待人也诚实。打住,你有话就说,我不喜欢听别人给我戴高帽,我就是我,我自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他继续说:你也许注意到我和杰的关系的变化,全是因为你,本来我们是好兄弟,工资一起化,衣服混着穿,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可是就是你的出现,我们竟然都看中了你,现在我想给你一天考虑时间,你从我们中间选择一个,不管你选择谁,另一个绝对自动退出,并且我们兄弟继续回到以前的状态,谁也不怪你。那好,我不要时间考虑,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答复,我谁也不选择,希望你们好兄弟不要因为感情问题不和。

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个性和言行,为什么会引起同事之间的不和谐呢,我不是美女,呵呵,我不过就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走进茫茫人群,不会引起特别关注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呢?我开始回避所有的同事,小师傅找我追问我什么事,为什么每天都闷闷不乐的,我说没有什么,只是在考虑一些个人问题,我本来想靠自己能力创事业的,现在整天混日子,没有意思了。小师傅说,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工人,你创什么事业,人不大,野心不小。他说,你不要听我哥们乱说话,你做好你自己的就是,他的话就算玩笑话,不要为这事愁眉苦脸的,保持你的快乐,你的笑脸,管别人怎么说。

我的家距离工作单位比较远,骑自行车要半小时多,白班还可以混过去,夜班就麻烦点,嘿嘿,这里还有两个小插曲呢。记得深秋有一天下夜班,半夜12点多一个人在路上骑自行车飞速往家赶,突然身后传过来一声问候:喂,怎么跑那么快,这么晚了要去那里,我陪你走走吧。我侧头一看,不认识的一个男人,惨淡的月光下,感觉他的脸更可怕,心里虽然害怕,但因为路上没有人了,也只能开始盘算怎么处理眼下的危机。他见我不说话,继续说:小妹妹,怎么不说话,走,到那边玩玩去吧。他开始用自行车拦截着我向一个偏僻的小路上拐。我怕的要命,但是还装着镇定的故意用粗嗓子说:我急着回家带孩子呢,刚下夜班,孩子还在家等着我,老公在前面的路口接着我,你不想被扁赶紧走吧,你年纪轻轻的,半夜在路上找人玩,不看时候,也的看看年龄吧。他愣了下,说:那我还有事,你自己走吧,不送你了。 我那个后怕呀,赶紧溜之大吉,事后想想有可笑,我当笑话的说给师傅们听,别人都是笑我机灵,小师傅却提醒我,还是让家里哥哥接接你吧,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好运。

第二个插曲更有意思。初冬一个晚上,我是上夜里12点的班,下着雨,我穿着雨衣骑自行车快到单位宿舍楼下了,迎面来一个穿雨衣的人,他在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喊了一声:嘿,红,去那里。我应声到,上班去。在那上班呀。前面铝铂纸厂呀。上班还不到时间呢,下来聊聊。我停住一看,怎么不认识。他凑过来嬉笑着说:巧合呀,和你有缘分,现在不到上班时间,下着小雨多么浪漫的相遇、相识,认识下吧。我怎么就老遇到这样的怪事,我闷头说,我要上班了,不认识你,少纠缠我。蹬上车子狠命的向厂宿舍楼下逃去,那个无聊的人跟在我后面追,嘿嘿,你跟着吧,不识相的一会有你好果子吃。我跑厂里报到签名处,正好遇到师傅在签名,看我脸色不对,也很狼狈,就问怎么了,我说有人跟着我,师傅说,不要怕,走,给我指下看在那里,我出来,那个人还在厂门外探头探脑的往里看。我师傅出去,问他干什么的,半夜三更的骚扰人家女孩子是不是要找死,赶快滚,不然扁死你。师傅把这事告诉了杰,让他考虑下怎么解决我上班下班的安全问题,切,我才不稀罕杰管我呢,还是我自己考虑这个问题吧。

后来认识了一个在我家附近住的同事,开始和我套近乎,夜班陪我一起走,下班等我一起回,我和那个同事的妹妹正好是初中时候的同学,家相隔一条公路,由于结伴同行走的近了点,小师傅提醒我,他人不错,我们哥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关系处的也不错,夜班有他同行我也放心了,不过你小心他的心思,他以前在厂里谈过好几个对象,可是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都“无疾而终”。呵呵,我听说过了,他和我一样是干部子女,人也特胆小看上人家女孩子了,不敢表白,等人家有男朋友了,他就后悔的半死,呵呵。还有一个交往的不错了,人家女孩子家长不同意,给她攀了大款家的公子哥,他也只能干着急,没有办法。他和我说起过,说他这交往的女孩子都是大眼睛,他与大眼睛姑娘有缘。我笑而不接他的话,他是在有意提示我,他想和我交往。

小师傅杰每天一如既往的照顾我,不多说别的话,还很关心我和谁交往了,随时提醒我注意什么,提防什么,我大师傅也开始故意制造些气氛,还专门找我谈,要给我介绍小师傅,要我和杰接触,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杰的关系和照顾,我告诉杰,要给我2年的时间,因为我虽然不懂爱,但是我有自己的诺言,我在等一个同学的消息(这个在我以前的帖子说过,也是参加真情流露征文活动时候写的回忆,在这里不在啰嗦)。杰只是憨厚的笑笑,他说不要我给他什么承诺,只要我开心,他就满足了,从91年年底,杰开始接送我上下夜班,当然是隐瞒着父母的,因为我父母当时是一直想给我说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我坚决反对,我不去相亲,我自己的原则就是随遇而安,缘分自己去巧遇,不去苛求。

由于我默认了杰的陪伴,给杰造成了很多麻烦,他亲如兄弟的同宿舍好友疏远了他,其实是怪我,当时说的谁也不选择的,最后去选择了杰,家附近的同事疏远了他,怪他阻挡了他的好事,呵呵。后来还开玩笑说:丫头,我和杰抢的话,你偏心谁?假如我早登门拜访你家父母,你意见如何,我笑着说,你就打住吧,我们两家父辈是朋友,相互在官场上有密切的交往和朋友关系,你不要给我添乱,我的个性根本就不适合进你家的门,嘿嘿。

杰从来不限制我和同事的嬉闹,他不喜欢动,我喜欢动,参与工厂的一些活动,我向来是积极的,他就是最好的旁观者,从来都是憨厚的笑着,包容我的火暴脾气,宽容我的小性子,乃至纵容我的刁蛮,无理取闹。总是在我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默默支持我,帮我走出困境,用他的宽容呵护着我我,有时候我也在考虑,我的性格是否能与这个截然相反的个性的人走下去,一直走下去呢?他总是说:只要你开心,就不要想那么多,我也许不能给你什么荣华富贵,但是我能想要你快乐开心,你不需要给我什么承诺,你如果感觉和我一起不开心了,你可以选择离开,记住了,只要开心就好。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在一起工作的点滴都值得珍藏,我与93年2月调离企业,2年零2个月的企业工作时光瞬间而过。


未完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