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踪 第八章 意外的收获 第八章 意外的收获

侃天 收藏 0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八章 意外的收获



第一节


韦尔斯按照他的计划在中方人员的陪同下,把整个保护区都巡视了一遍。在此期间,他把卫星标明出现可疑的光学现象地区仔细的考察过一遍,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当然,为了遮人耳目,他没有刻意到那几个地方去看,而是在巡视保护区时顺路去考察的。


他在给总部的报告中,断然否定了这里有中国军方的秘密光学武器试验基地的可能。因为在这几个地方都是原始密林,根本就没有什么路可走。再说,即便有秘密试验基地也没有必要建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不说别的,光后勤保障就难以完成。何况这里是边境地区,从安全的角度看,也不会建在这里。


至于为什么这里会发生那样的现象,他也说不清楚。作为一个一线的特工人员,他只能把他看到,听到的一切如实反映上去就可以了。


在野外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回到昆明休整。考斯特这个老狐狸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野象的解剖标本已经到手了。据考斯特的情报说,中国公安部已经接管了野象被射杀的案件,看来北京对这事情是很重视的。韦尔斯据此推论,北京方面对这事情的发生也不知情,否则的话他们也不可能自己调查自己。不过,由于在中国的新闻媒体上没有披露这一事,可能他们也在秘密调查。他把自己的这个看法报告给总部。


比较起以前的通讯联络方式,互联网的出现确实方便多了。现在,只要在可以上网的地方,就可以和总部的电脑网络连接。当然,连接时有一套很复杂和繁琐的密码和程序。韦尔斯在饭店自己的房间里,一边敲打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一边感叹网络时代的方便。


他的上司詹姆斯告诉他,CIA已经得到情报,北京方面已经秘密组建了一个特别调查组,现在正在云南活动,提请他注意。还有,总部的专家分析,这些神秘现象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一些不为人知的情况。因此,他要求韦尔斯利用在中国工作的时机,尽可能的收集这一方面的有关信息。另外,他指示韦尔斯尽快将标本送出中国,以便总部的专家进行研究。


如何把标本送出中国?韦尔斯考虑了几个方案,最后,他决定让基金会的贝娜小姐回瑞士送一些有关材料回去。他特意嘱咐贝娜小姐,她可以和她的丈夫一同走。她丈夫是欧盟的一个小国家驻中国使馆的一位外交官,马上就要回国休假。贝娜意外得到这个机会当然非常高兴,她哪里知道这是韦尔斯想利用她丈夫外交官身份,行李可以免检的待遇。


当得知标本顺利抵达瑞士,被在那里的中央情报局的特工取走了,韦尔斯感到一身轻松,他要利用休整的时间在昆明好好玩一下。由于以前的那个翻译生病了,现在中方又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新的翻译。


这个名叫王林的小伙子不错,英语说的好,人也热情大方。在昆明及附近一些地方游览期间,他自己开着车带着他们到处游玩。他热情周到的服务,幽默动人的语言以及经常做些十分搞笑的动作,让大家都很喜欢他,韦尔斯也不例外。


“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我们是在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尽管现在还没有正式开幕,但你们还是有幸提前参观了。作为你们的翻译,我能够对这个园艺博览会先睹为快,沾了你们的光,我这厢有礼了。”王林说完,十分滑稽的行了个礼,把基金会的老外们逗笑了。


昆明世博园依山就势,错落有致,气势恢弘。它集中了中国各省市区地方特色和九十五个国家地区的风格迥异园林和园艺的精品,是一次非常有影响的园林大盛会。


世博园的工作人员边领着他们参观,边给他们介绍。这个世博园区有五大展馆:国际馆,中国馆,人与自然馆,科技馆和大温室。六大专题展园:树木园,竹园,盆景园,药草园,茶园和蔬菜瓜果园。三大室外展区:国际室外展区,中国室外展区和企业室外展区。这里种植的各类植物有2500多种,200多万株(丛),其中珍稀濒危植物有100多种。


昆明世博园的宏大规模让基金会的老外们感到震惊,虽然他们从事的是动物保护,但和植物保护一样,都是保护大自然的。为此,他们为能在联合国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工作而感到自豪。


在昆明附近的路南彝族自治县,他们一行人游览了这里有名的石林风景区。那千奇百怪的天然奇山异石让这些老外们感到分外惊奇,他们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赞叹声。


王林使出浑身解数,把这里居住的彝族流传久远的阿诗玛故事翻译得绘声绘色,让这些老外们听得如醉如痴。他们为那个为了爱情而变成了一块石头的阿诗玛所感动,纷纷在那个起名为阿诗玛,形如一个少女背着竹篓的石头山前拍照留念。


在石林这个世界上有名的喀斯特地貌景区里,奇峰,异石,瀑布,湖泊,溶洞聚集在一起,使人感到大自然的无穷魅力。根据这里各种奇峰异石的造型,人们还给它们起了非常形象的名字。


“出水观音”,“剑锋池”,“凤凰梳翅”,“象踞石台”,“莲花峰”,“苏武牧羊”,“母子偕游”,“望峰亭”,“仙人打坐”,“唐僧西行”……,这一个个栩栩如生的称呼,让王林翻译起来很是要费一番功夫。因为这里面很多名字都包含着中国几千年文化的典故和传说。


韦尔斯和他基金会的同事们在这里饱揽了大自然的奇观。他们在惊叹之余,也在为工业化的发展对大自然的破坏感到担忧。因为他们看到这个景区内外,修建了很多人为的建筑,破坏了这里的原始自然风貌。当然,这不是他们基金会所能够保护的。




第二节


“老K,我是金猪。刚才我接到边防部队的报告,今天凌晨二点四十分,执勤哨兵又发现了射向太空的光线。”一大早,刘宇就被金猪范利文打来的电话吵醒。听到这个消息他为之一震,总算是有一点动静了。


“你马上放下手里的排查工作,立刻赶到边防部队去。有什么最新情况,马上通知我。”


“是,我马上就去。”


刘宇点燃了一支烟,低头在那里沉思。从去年十月最后一次发现这个情况,到现在已经间隔了四个多月了,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还有,这些现象到底是不是同一个目标所为?这些都还是一个迷。


上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时,特别调查组还没有成立。这一次就不同了,他们已经在这个地区活动了几个月,应该花大气力来追查这个线索,看能不能有点收获。想到这里,他敲开候琴的房门,让她通知黄牛张讯,要他马上赶到西双版纳的景洪市来。


等张讯到达这里时,已经是晚上了。金猪范利文也从边防部队了解情况后,奉命赶到刘宇他们下榻的酒店。等人吃过饭后,刘宇把大家召集到他的房间开会。


“今天凌晨,那个神秘的光线又出现了。对我们调查组来说,这是一个侦破的好时机,说明目标现在可能还在这一带活动。小范,你先把你了解的情况向大家说一下。”刘宇说完,让范利文接着介绍情况。


“今天上午我就赶到边防部队,详细的询问了那个执勤的哨兵。基本上的情况和上两次差不多。我让哨兵带我到他发现光线的哨位上,通过他的描述大概画了一下光线出现时的方位图。”范利文说完,打开手里的一张地图,上面有一道红色的直线。直线的一头就是哨位所处的位置,沿着哨兵看到光线出现的方向直线一直向前伸展。


大家把地图传看了一下,刘宇说:“大家说说看,我们该怎么样去寻找线索?”


王大维对范利文说:“我看你画的这道线没有多大的参考价值,根本没法确认这光线出现的确切的地点。哨兵在看到这光线出现的时候,了不起只能判断这光线出现的大致方向。至于具体离他的哨位距离有多远,他是没法确定的。还有,这只不过是凭哨兵的视觉画出来的,真正光线出现的地方可能会偏离这条线很远。如果我们不能搜索光线发生时的现场,那怎么能够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呢?”


张讯把他的眼镜往上推了推说:“我看小范画的这条线还是有用的。如果我们能够在不同的地方找到更多的目击者,这样,我们就可以根据他们观察到光线出现时的方向,画出一条条的红线。这样一来,在红线可能出现的交汇处,就是我们重点搜查的地方。”


“有道理!”刘宇高兴地喊道。他马上就做出了安排:“老屠,你马上和当地政府和公安部门联系,让他们收集可能的目击者报告。最好是在小范画的这条线之外地区,这样定位会更加精确一些。候琴,你去把上次军方的报告调出来,他们不是说有其他的目击者吗?虽然那是以前的目击者,但也可能有参考价值。”


屠钢马上说:“好的,散会后我马上去办。现在我们的排查工作搞的差不多了,虽然为公安部门找到了不少破案线索,可对我们没有多少帮助。我正为下一步我们侦察工作该怎么做发愁呢。”


刘宇这时对张讯说:“你这几个月有不有什么收获?”


“收获不大。只是我们国防科工委通过对野象的解剖标本的研究,认为这头野象是被一种粒子波所射杀的。这种粒子波现在还不为我们所知,所以,我要提请大家要格外小心。”


尽管在座的人大都经历过生死考验,听到这里也不免在心里感到一丝不安。他们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己追踪的目标是何方神圣?


刘宇手机的铃声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静气氛,刘宇看了看来电显示,走到里面的房间去接。不一会,他走了出来对大家说:“蟒蛇报告,我们那个美国同行也有动作了,他马上要到这一带活动。”刘宇说完,用红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大家一起围拢过来边看边议论。张讯说:“美国人的卫星全球定位系统比我们国家要先进得多,说不定他们又发现了什么?”


“不是说不定,而是肯定发现了什么。”王大维非常自信的说到。“我跟他们军方情报部门打过交道,知道他们现在很多技术确实比我们先进得多。我看让蟒蛇把这个美国人活动的地方记下来告诉我们,然后我们再到这些地方仔细搜索,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看这样可以。一方面我们自己通过刚才的方法去寻找光线发生的现场,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美国人活动的区域寻找线索。如果我们这两种方法都集中在同一个区域,找到线索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刘宇拍板把侦察的方向定了下来。


“还有一点要和大家说清楚,上面要求我们特别调查组一定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工作也证明这项工作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希望我们每个同志都要有这种心理准备。任何急躁的情绪都会影响我们工作的开展,这一点希望在座的各位和没有来的人传达一下。好了,大家回去分头搞自己的工作吧。”刘宇最后强调了一下后就散会了。




第三节


韦尔斯在接到总部发来的又发现这里出现神秘光线的信息后,马上就通知中方他们要去那个地区视察移民情况和考察野生动物近况的请求。在得到中方的同意后,他和基金会的两个同事以及翻译王林一起到那个叫勐昆的地区。


由于这一次他本人就在这里,因此,韦尔斯希望能尽快到达那里,以期能够发现什么东西。为了能够精确找到光线发生的地方,他特地把配备的GPS(卫星全球定位仪)带上。这样,就可以根据卫星发现这种神秘光线发生的位置,找到那里,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汽车开到勐昆镇,停在镇政府的院子里。他们要在镇政府安排的向导带领下,徒步进山考察。基金会的专家们都是野外考察的老手了,他们每人都背着一个硕大背包,连王林也不例外。除了帐篷和野外生存所必须吃的,穿的,用的外,他们还带了特批的猎枪,科学考察仪器,常用的医疗药品等等。


走入这莽莽的原始热带森林之中,让王林这个第一次到这种环境中来的小伙子感到非常新鲜。他不时的向专家们和向导请教有关这原始森林的事情。很快,他就感到了这种考察的坚苦。在密不透风的密林里,湿热难忍,多年沉积的树叶散发着难闻的味道。各种热带蚊虫的叮咬让人尤其不堪忍受,以至于他不得不带上纱布做成的面罩。


看到向导和韦尔斯他们这些热带丛林的老手,他们一个个若无其事的样子,王林打心眼里佩服他们。尽管他自己也接受过野外生存的训练,但在热带丛林的这种环境还没有体验过。


由于是考察,他们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一路上还得对发现的野生动物及其足迹进行拍照和复制。晚上,他们在一处河滩上安营扎寨。韦尔斯他们谢绝了向导打一些野味的建议,毕竟他们都是联合国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的人。在熊熊的篝火旁,他们烤着向导从河里捕到的鱼,并拿出随身携带的食物。这个傣族向导在河里空手捕鱼的本领,就连韦尔斯他们这些丛林老手都称赞不已。


吃过晚饭后,他们一起围坐在篝火旁聊天。之后,王林像韦尔斯他们一样,在自己的帐篷周围洒上瓦斯粉,以防止毒蛇和热带昆虫的侵扰。睡觉前,王林试图用手机和外面联系,可惜这里没有信号。他直在后悔,为什么没有把那个海事卫星电话带来。


第二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山头,这里的视线非常开阔。韦尔斯拿出他GPS定位仪在这里反复核对,不断拍照,并建议他们在这里休息一会。 来自法国的皮埃尔先生在这周围转悠时,招呼大家过去看,在一小块湿地上有一个清晰鞋印。向导对此感到奇怪,因为这里很少有人来。


韦尔斯说,这有可能是盗猎者留下的,他让皮埃尔他们把这个鞋印用石膏取下它的模印。他自己则拿着相机对这个鞋印及周围环境不停的拍照。他们在这里逗留了两个小时,吃过午饭后才离开这里。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仍在密林里转,详细的记录着他们观察到的野生动物的种类,数量以及它们的活动规律。直到后来的几场暴雨,才使他们对野生动物的考察中断。


为了考察因为建立保护区而要迁离这里的一些山寨生活状况,韦尔斯他们走访了好几个山寨,并和当地政府磋商这些移民下山后的生活安排。因为基金会的资金投入,很大一部分就是用来安置这些移民的。他们需要监督这些资金是不是用在了这些移民的身上。


这次考察活动历时十多天,直到韦尔斯认为基本上了解了保护区现在的进展情况后,他们才回到西双版纳的首府景洪市休整。




第四节


在景洪市的一幢写字楼里,特别调查组的七八个人正坐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开会。这里是云南安全厅的一个秘密办公据点,现在让特别调查组使用。

刘宇首先在会上说:“根据我们从神秘光线的目击者所了解到的情况,以及蟒蛇跟踪那个美国特工所发现的情况,我们现在可以初步确定这一回神秘光线出现的位置。现在请王大维给大家说一下他们在那里搜索的情况。”


“接到蟒蛇从山寨打来的电话后,我们几个人立即赶到他所说的那个地方。由于大雨的冲刷,我们没有能够找到他所看到的那个鞋印。为了谨慎起见,我们还是在那一带搜索了两天,还是一无所获。”


黎星星表情十分沉重的站起来说:“由于工作上的失误,这次进山没有带上海事卫星电话,致使通讯联系中断。正是因为这样,导致失去了一个重要线索。在这里,我请求组织上给我处分。”


“好了,你先坐下,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讨论我们怎么样能够取得线索。即便是美国人取得了这个鞋印,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意外收获,至少我们知道了这个神秘光线有很大可能是人为的。因此,不管这个鞋印对我们是不是有用,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印模弄到手!”刘宇的决心让大家为之一振。


胡丽娜不愧是搞外交的,她提醒道:“这个美国人现在是联合国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的人,我们要从他那里取得这个鞋印印模必须慎之又慎。外交无小事,如果捅出什么篓子来,那可不得了。何况这个基金会现在给这里注入了不少资金建立保护区,地方政府对他们非常重视。”


王大维接过来说:“我们知道这涉外活动的复杂性,但我们中间有许多人都有参与类似行动的经验。只要我们准备充分,应该说,从美国人那里取得这个鞋印印模问题不大。”他的话得到邢治国,候琴等人的赞同。


接下来他们一起详尽讨论了各种细节,拟定了一个行动方案报请上面批准。


下午,韦尔斯他们接到省外事办的周付主任晚上要宴请他们的通知。来到这里的一个具有民族特色的豪华餐馆,这个周主任及自治州的一些官员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看到这个丰韵卓著的中年妇女就是周主任,而且她能够操着流利的英语,法语和德语同他们这些基金会的专家交谈,使他们都有了一种亲切感。


席间,周主任得知他们明天就要到昆明去,她对韦尔斯说:“你们为了保护大自然,不辞辛苦地在原始密林里工作,让我们非常感动。我这次专程从昆明赶来,就是为了慰问你们。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明天陪你们游览这里的几个著名的风景点,这就算是我们对你们的一点敬意。后天我和你们一起回昆明。”


周主任的那种诚恳的态度,让韦尔斯他们怎么能拒绝呢?他们对周主任的盛情款待一再表示感谢。


第二天,当韦尔斯他们出去游览时,由李小可和黄丽装扮成酒店服务员推着小车打扫房间。确定没有什么情况后,王大维和路通一身维修工人的打扮闪进了屋子里。在皮埃尔他们的房间里,没有找到那个鞋印的石膏模。肯定是韦尔斯把这个东西收到了自己那里,王大维判断到。


由于知道这个韦尔斯是资深的CIA特工,他们对进入韦尔斯的房间特别谨慎小心。李小可她们进去后,王大维和路通拿着仪器搜索,果然发现了韦尔斯在他的房间布置的几个反侦察的摄像头和传感器。经过技术处理后,他们才小心翼翼搜查韦尔斯的行李。


可能是认为中国方面对这个鞋印不会太重视,韦尔斯没有刻意藏匿,只是把它放在自己的背包里。这样,王大维他们得以很快的将这个鞋印的印模拿到手。接下来,就得到市公安局去复制这个鞋印的印模。


就在复制工作进行到一半时,在公安局现场指挥这次行动的刘宇手机响了起来,他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说:“老K,蟒蛇报告,客人因感不适,马上要回酒店休息,估计二十分钟可以到达。”刘宇一听,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就算是现在马上送回去,刨去路上的时间,大维他们肯定不能不留痕迹的把现场整理好。


由于蟒蛇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大,刘宇身边的几个特别调查组的成员都听到了,他们看着刘宇,等待他的命令。当刘宇把眼光落在路通身上时,他马上以一个军人的姿态站出来说:“头,我有办法留住客人。你们放心地去做吧!”


刘宇会意的点了点头,握着他的手说:“小心!不要把事情弄大了。另外,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路通什么也没说,一转身出去了。


在进入景洪市区的大道上,一辆吉普车在路上歪歪扭扭的开着,周围行驶的车辆唯恐避让不及。从对面开来的一辆白色面包车躲闪不及,俩车撞到了一块。吉普车的司机满嘴酒气,下车后还骂骂咧咧。


等交警赶来时,在出事现场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交警看了看车里没有什么人受伤,就询问出事经过,周围的人都指责那位吉普车的司机。查明这个司机是属于酒后开车肇事,警察把他带走了。由于面包车不能行驶了,交警用自己的警车把车里的一个外国游客送回了他居住的酒店。


等周主任他们回来,知道这件事后,她安抚韦尔斯先生说,一定要向地方政府反映,严惩这个酒后肇事的司机。她十分愤怒地说,这个影响实在是太坏了。韦尔斯非常大度的说,这样的事哪个国家都会有发生的,不值得这么生气。




第五节


几天以后,刘宇和候琴走进他们在景洪办公地的那个小会议室时,特别调查组的人都在这里。黎星星正在那里惟妙惟肖地学着胡大姐的愤怒样子说:“我一定要向地方政府反映,严惩那个酒后肇事的司机!这个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他的表演让大伙都笑了起来。


路通可怜巴巴在一旁说到:“这省里来的大官就是对我们这些小小老百姓一点也不同情,我的车撞坏了,饭碗也给砸了,一家老小怎么过哟!”


胡丽娜笑着说:“活该,谁要你酒后开车肇事,把我们美国客人都吓坏了。没有拘留你算是便宜你了。”他们的对话让大家笑的更响了。


“好了,好了,我们开会了。”刘宇等大家轻松后宣布开会。


他接着说:“我们从美国人那里搞来的鞋印模,经过公安部的比对,确定这和野象倒毙现场提取的鞋印是一个人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把这些神秘的现象并案侦察了。”大伙听到这里都兴奋地互相交换眼神。


“这次通过跟踪这个美国特工,我们取得了意外的收获。大家都知道,因为并案之后,就可以大大缩小我们的侦察范围,确定了这些神秘现象之间的联系。可以说,这是我们几个月的工作取得的一次重大突破。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就是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把我们下一步要开展的工作议一下,请大家畅所欲言。”


王大维首先站起来,走到挂在墙上的地图跟前说:“我来谈谈我的看法。你们看,这回光线出现的地点和卫星侦察到的那个神秘光学现象都在勐昆地区。虽然离野象倒毙现场有一百多公里,按说也不算太远。我认为目标就在这里。”


屠钢接着发言说:“我看不能这么肯定。勐昆是在我们这次排查的范围之内,我们公安部门把这里的人像过筛子一样过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情。就是一些嫌疑人经过排查也只是走私,贩毒之类的刑事犯罪,与我们目标无关。不排除目标是隐藏在原始密林或是从外面流窜过来的,要知道,这里离国境线不远了,说不定还是从外国来的。”


张讯这时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说到:“我从科技的角度发表一下我的看法。首先,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些现象是否有什么有关联的事情。结果,我注意到现在这三次光线都出现在阴历十五左右,这意味着在月圆的时分。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查过了这里的气象资料,证明这三天的天气晴朗,月光很好。为什么目标要选择这个时候发射光线?这些光线又是干什么用的?这还是个迷。”张高工的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还有,我看了大维他们从发射光线的现场拍的地形照片,这是在一个视野开阔的山头。我分析,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光线能够顺利传到天上的某一个地方。另外,据公安部的专家说,目标有四百多公斤的体重或负重有这么多,那还是人吗?更为可怕的是,目标在本身重量这么重的情况下,可以跃上几米高的峭壁,请问,我们人类办得到吗?我去看了那头被击毙的野象标本,那么庞大的身躯,四五吨重的体重,就这么被目标一招毙命了!所有这些让我不得不怀疑我们追踪的目标是不是外星人所为。为此,前段时间我到全国各地去收集有关方面的资料。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与我们这次遇到的情况相似的资料。”


张高工的话让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有的女士的脸色都发白了。其实大家都曾或多或少的联想过这个事,但像张高工说的这么透彻,还是让大家感到紧张。很长时间,会议室里静悄悄的。


刘宇这时用他缓慢的语音打破了这沉静的气氛:“既然张高工把这说破了,我也来讲两句。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了,中央为什么要成立这个特别调查组,而且对外界还搞的那么神秘。虽然到现在还不能肯定这就是外星人所为,但这已经发生的事情的确超出常人能够达到的范围。不过,我也请大家注意这个事实,那就是从目标的出现到现在有半年多的时间了,并没有发生对我们国家的安全造成什么损失的事情。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需要我们去调查,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希望大家能够振奋起精神来,努力完成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因为我们都是各单位的精英,我们有这个能力!”


看到自己的话稍许缓解了一下大家紧张的情绪,刘宇接着说:“现在,大规模的排查工作已经结束了,我把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宣布一下。老屠和小黄是本地人,你们要辛苦一下,尽快以合适的身份在勐昆潜伏下来。目标在这一带活动了好几次,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你们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到线索,让调查组的工作得以进行下去。”


“候琴,你马上和云南武警总队联系一下,让武警森林支队在目标发射光线的山头附近建立观察哨。之所以让武警森林支队建立观察哨是因为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护森林的安全,这样不会引人注目。”


“大维,你去和军区协调一下,看能不能让部队在勐昆地区搞一下演习或训练什么的。这样做的目的是考虑部队人多且有纪律的优势,看看他们能否在野外发现什么线索。或许能惊动一下目标也好,看看他的反映。不过,这个事等我向中央汇报后,得到军委通知再进行。”


“老邢,现在排查工作已经结束,那个美国人也离开了中国,趁现在工作空闲时间,你安排大家轮休一下,让大家放松放松,将来的工作还艰巨得很。我们大家一定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这一点很重要。”


“我马上回北京向中央汇报我们特别调查组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情况。在我离开期间,由大维代我行使组长职权。”


刘宇把这一切安排完后,又征询了一下大家的意见。见到大家没有提出什么新的建议来,他就宣布散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