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踪 第七章 春城谍影 第七章 春城谍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七章 春城谍影



第一节


乔治·韦尔斯被紧急召回总部,他感到非常恼火,因为他正在巴哈马群岛度假,享受着那里的阳光,沙滩,美食和美女。他的公开身份是联合国野生动物保护基金会的专家,而他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一名资深的特工,利用他的合法身份在世界许多国家收集情报。


“哈罗,乔治,我很抱歉中断了你美妙的假期。但这个任务非你莫属,我别无选择。”乔治的上司詹姆斯对刚进来的乔治说道。


“这次又要让我去哪里?南美,非洲,还是月球?”乔治发牢骚地说到。


“不,不,不,这次是让你去中国,这里是有关这次任务的资料,你先看了之后,给我一份行动报告。对了,乔治,我这里有上好的马爹利,要不要干上一杯?”说完,詹姆斯拿出酒杯,酒瓶倒了两杯酒,他们一块把酒干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韦尔斯把资料拿出来看。第一份是潜伏在中国的C小组的成员C12发回来的报告,上面提到在中国云南西双版纳有一头野象被一种非常厉害的光学武器所射杀。这种光波好像不是普通的激光,而是一种不为人知的粒子波。在报告中,还附有一些野象尸体解剖时,在它受到光波射伤的器官解剖照片。


第二份是有关研究机构的评估报告,据他们也推断这不是普通的激光武器,因为野象的创伤口不像是激光所为。由于C12有着光学专家的背景,他认为有新的粒子波的结论这里非常感兴趣。因此,急需要CIA提供野象尸体中受损伤部位的样本作为进一步研究之用。


第三份是间谍卫星发回来的一些照片,以及技术人员的分析报告。报告中说,在那个地区最近一段时间,发现了好几次不明的光波射线和奇异的光学现象。韦尔斯注意到,发生这些现象的地方与野象毙命的地方只有一百来公里。


第四份是给他的任务书,要求他实地侦察一下那一带是否有中国军方秘密的光学武器试验基地?要千方百计弄到野象的尸体有关解剖标本,并要把标本送回美国研究。在任务书中还授权他可以和C小组联系,得到他们的帮助。从资料上他了解到这个C小组是CIA精心安排的一个潜伏在中国西南的一个间谍网,主要收集中国在那个地区的政治,军事,经济,科技等方面的情报。


在随附的C小组的一些成员名单以及联络方式的资料中,韦尔斯看到了他的一个熟人比尔的名字。不过,现在比尔的名字叫威廉·考斯特,是昆明希尔顿饭店的外方总经理。现在,整个C小组就是由他来负责。想到有比尔这样的老狐狸配合他行动,韦尔斯感到稍许有点安慰。


根据这次任务韦尔斯拟定了自己的行动计划,得到上面的批准后,他就着手按照计划开始行动了。


首先,他赶到位于瑞士的基金会本部。在这里,他争取到了负责建立中国云南西双版纳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项目的差事。当然,能够获得这个差事,也和CIA的幕后活动分不开的。由于这个项目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成,他这次去中国主要是落实项目的建成,考察项目建设中涉及到的地域状况,监督基金会资金使用情况。有了这个合法的身份,他就可以在这一区域随意活动,而不必受到中国在边境地区对外国人的限制。


抵达昆明后,按照韦尔斯的要求,中方安排他们一行住进昆明的希尔顿饭店。韦尔斯在最初的几天忙着拜访中方各有关政府机构以及银行,协商保护区运作的问题和资金到位及使用的情况。对于基金会的一大笔资金注入这个野生动物保护区的运作,中方非常重视。因此,韦尔斯要求亲自巡视保护区的请求很快就被批准了,并得到中方相关人员的陪同。


这天晚上,韦尔斯和几个基金会的同事一起在下榻饭店的餐厅吃饭。在一位服务小姐上菜时,韦尔斯突然起身,想从坐在对面的同事那里拿个东西,服务小姐避让不及让这道菜泼在了他的衣服上,当时就把这位服务小姐的脸色吓白了。对于这家四星级饭店来说,这当然是一次事故了。


闻讯赶到的餐饮部经理,一面操着流利的英语向韦尔斯连声道歉,一面承诺免费清洗弄脏了的衣服。同时,给予他们这一桌的饭菜打折处理。韦尔斯告诉这位经理,这件事不能完全怪服务小姐,他自己也不小心。说完,他漫不经心地把刚才擦衣服上油渍的手绢扔在桌上。


经理瞟了一下那条在一角绣了双头鹰的白手绢,眼睛突然一亮,他对韦尔斯说:“对不起,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房间号?对于出了这种事情,我们总经理会亲自登门道歉的,希望您能够接受我们的歉意。”


出了这种小插曲,并没有影响韦尔斯他们的食欲,他们好好的享受了这一顿打折的晚餐。饭后,他们回各自的房间休息。


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久,这家饭店总经理亲自带着几个人登门道歉。寒暄了几句后,总经理对餐饮部经理说,让他安排人送两杯上好的咖啡来,他要和这位客人交谈一会。餐饮部经理答应后,把客人弄脏的衣服带走,并关上房门。


在其他人离开后,这两人拥抱在一起。“鲍勃,真没想到我们在中国见面了!看你这个样子,这些年你过得挺舒坦的。”总经理把韦尔斯以前的名字都说了出来。


看到韦尔斯习惯警惕地打量四周,总经理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谨慎小心。不过,在这里你就放心好了,只有我监视别人,别人不能监视我的。”


韦尔斯简要的把这次主要的任务对考斯特说了一下,让C小组全力配合他,获取野象的解剖标本,收集有关情报。自己则利用巡视保护区的机会,去刺探中国在那个地区是否有秘密光学武器试验基地。




第二节


李迎西在自己的书房里来回地踱来踱去,他为刚接到的上司指令而头疼。现在,传统意义上的间谍联络方式早就放弃不用了,他们C小组采用网上聊天平台来传递各种有关信息。当然,为了保密起见,他们有着一套十分复杂的联络暗语,只有受过特别训练的人才能看得懂。


“迎西,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小心累坏了身体。”李迎西新婚的妻子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关切的对他说到。这是一个有着一副娇小身材的年轻女子,清秀的脸庞上透着知识女性的气质。当初李迎西从众多追求他的女孩子中选中她,就是认为她具有温柔,贤惠的大家风范,而不像现在很多女孩那样,那么的张扬。


“好的,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考虑一下,一会就去睡。你也早一点休息吧,不要等我了。”李迎西对妻子爱怜地说到。


李迎西就是C小组中的C12,他现在是中科院昆明光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并兼任昆明理工大学的教授。作为海归派在本地杰出人物,他现在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名誉,地位,金钱,待遇,家庭他都有了。从一个穷小子混到这个地步,也算是功成名就了。


对于出身西部一个贫困农村家庭的李迎西来说,他从小就饱受了贫穷的滋味。他忘不了在中学时,他的班主任为了让这些孩子们发奋,经常提醒他们长大了是要穿草鞋,还是要穿皮鞋。因为对于这些农村的孩子们,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脱离他们在农村的贫困生活。正是由于有这种动力,李迎西刻苦学习,终于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离开了他那贫穷的家乡。


来到了繁华的都市,他感受到了这里和他的家乡完全不同的生活。虽然这里和他所在农村同属于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但他感到这城乡差别也太大了。尤其是看到他的一些所谓属于改革开放先富起来家庭的同学,他们花起钱来像流水,而自己则只能用馒头咸菜度日,他的心理就更不平衡了。


经过几年的大学生活,李迎西认识到,像他这种没有背景,没有家庭资助的人要想出人头地,只能靠自己发奋读书。工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本科毕业后考上了赴美国的公派留学生,成为一名攻读光学理论与应用的研究生。


到了美国后不久,家里来信说家乡遭遇了严重旱灾,日子过得非常苦。没有办法,他只好把自己每个月为数不多的助学金寄了一部分回去,自己在美国想办法打工来维持学业。在那段日子里,他每天只能睡上几个小时,除了打工学习,他连美国是什么样都不知道。为了挣钱,他什么都干,什么洗盘子,搞推销,做家教,当搬运工等等。繁重的体力劳动和学校那么多的课程,让他感到疲惫不堪。


看到一些贪官子弟以及一些有钱人的子女以留学的名义在美国大把挥霍金钱,有时候,他碰到一些熟人免不了发一些牢骚,在网上发了一些对中国国情进行抨击帖子。由于他的学业优异,加上对中国制度不满的情绪,他引起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注意。经不住金钱和提供美国绿卡的诱惑,他加入了中央情报局的行列。


在他攻读博士期间,除了他自己的学业外,他接受了CIA的专业训练。当然,他现在用不着靠洗盘子打工维持生计了,CIA安排他到一家公司兼职,拿着丰厚的薪水。他知道,能够找到这么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其实是CIA在他身上的投资。


取得博士学位后,他成为那家公司的高级研究人员,薪水也提高了几倍。在这期间,CIA对他的训练一直没有间断过。三年前,他受CIA的派遣回到了中国。按照他上司的指令,他到中国光学仪器生产基地之一的昆明,受聘于现在的单位。当时,这里的媒体还对他进行了专访,称他放弃了美国优厚的待遇,回国报效祖国,是个海外赤子。


由于他在国际上的权威学术杂志上发表了几篇有影响的论文,很快他就得到了重用,成为了这里年轻的专家教授。通过参加一些研发项目和学术交流活动,他收集到了中国在光学研究与应用方面大量的情报。在今年的七月份,云南公安部门发现被神秘光波射杀的野象后,也让他这个年轻的光学专家参加了野象尸体的解剖分析工作。这样就使他能够将他所掌握的情况密报给CIA,得到了上司的嘉奖。


这次上司命令他想尽一切办法弄清楚野象受损伤部位的解剖标本在哪里,这着实使他为难。因为上一次他只不过作为光学方面的专家参与了案情分析,跟解剖毫无关系。再说了,这是公安部门的事情,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怎么会让他知道标本放在哪里?


猛然,李迎西想起了上次在公安厅的案情讨论会上,公安厅的一个技术处长热情地向他打招呼。原来,他的儿子是他现在带的一个研究生。对了,这个关系可以利用,李迎西想到这里,总算有点门道了。


第二天,李迎西把那个学生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对这个学生说:“你的论文我已经看过了,如果能够增加一些光波对生物体危害的数据,那这个论文就会更有分量。我在几个月前,参加了一次研究会议,知道有一头野象被光波射杀。现在这头野象的解剖标本可能在省公安厅,如果你能让你父亲帮忙,提供这些标本让我们研究,那么这对你的论文是非常有帮助的。”


听到自己的导师这么说,那个学生立马回家找他的父亲商量这个事情。过了几天,这个学生的父亲约请李迎西出去吃饭,他欣然前往。双方寒暄了一会,那个处长对他说:“李教授,我儿子的论文让您费心了。不过,不是我不帮忙,那个标本让部里的专家带回北京了,我那里什么也没有。”


看到李迎西失望的脸色,处长赶紧说:“为了这个事,我这几天多方打听,知道这头野象已经被林业大学弄回去做标本了。我到那里去看过,解剖的标本他们那里也留了一些。你们要标本也是学术上的需要,和他们联系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


在随后边吃边谈的过程中,处长给李迎西透露了公安部对这个案件十分重视,整个案件的侦破工作已经移交给部里来的人。听到这里,不禁让李迎西出了一身冷汗。美国和中国都对这个事情这么重视,自己该不会暴露吧?

回去后,他赶紧把他了解的这些情报传递给他的上司,并建议上司考虑他有暴露的危险,应该要有一定的防范措施。他可不愿意好不容易才潜伏下来,就这么暴露了。


上司给他的回复是,他在这件事中就此为止,剩下的任务就不用他管了。如果有机会打听一下中方调查进展情况,特别是在光学领域是不是有什么结论?他作为光学方面的专家应该是有可能参与研究的。




第三节


在一个风雨交加漆黑的夜晚,两个鬼魅般的人影在林业大学的动植物标本楼外闪动。他们先到大楼值班室的窗户向内看了看,在灯光下,那个值班的老头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在远离值班室的一扇窗户前,这两个人非常娴熟地一个人掩护,另一个人用切割机把窗户外的铁栏杆弄开。然后,他们用玻璃刀把窗户的玻璃划开,翻窗进入室内。在风雨声的遮掩下,他们的动作根本没有惊动值班人,显然他们是这一方面的高手。


凭借着微光手电筒的亮光,动物标本展示大厅陈列的标本那栩栩如生形态,让这两个惯偷不禁毛骨悚然。一头黑熊直立着张牙舞爪,仿佛要对这两个入侵者痛下杀手。华南虎则张着血盆大口,虽然是标本,那虎威犹在。那头野象已被制成了标本,在大厅内显得硕大无比。在架子上放着一排排玻璃瓶,里面用福尔马林浸泡着各种蛇类及其他动物的标本。


两个人中的一个,由于惊恐地看到这里的一个鳄鱼标本张着满嘴锋利的牙齿就在他的身边,一不留神摔了一跤。哎呀,我的妈呀!他的电筒光正好照在天花板上那一只大雕标本上,只见它正展翅欲飞,好像马上就要扑下来,他不禁低声地“啊”了一声。两个人赶紧趴在地上不动,直到确信没有惊动值班人,这才又行动起来。他们庆幸自己没有心脏病,否则,吓都要吓死了。


到了大厅尽头的一间工作室,他们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在一个柜子里,他们找到了他们需要的东西——放在玻璃瓶浸泡在福尔马林溶液中的一个动物器官的标本。经过他们反复核对雇主提供的货物照片,他们确定这就是雇主要找的东西。这么顺利的取到所要的东西,让他们对这个雇主精准的情报感到佩服。


他们把这个标本放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金属盒子里,这样就可以保护玻璃瓶不会破碎。离开这间工作室之前,他们仔细把可能留下的痕迹抹掉后,才离开这里。


到了大厅,其中一个人悄声说到:“这虎皮和象牙可是值钱的东西,我们要是弄出去可就发了。”


“雇主不是说,不要动其他的东西吗,免得被公安追查?”


“管他的,反正我们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了。过几天我们就拿钱走路,管他怎么追查。再说,我们又不是这个省里的人,未必他们还能追查到我们那里?要是不把这些值钱的东西带走,那我心真是有点不甘。”


“这虎皮和象牙可是政府追查最紧要的东西,我们把它拿走了,路上肯定会查得很严,我们怎么能拿回去呢?还有,这些东西出手也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原来也没有做过这种买卖呀?”


“我在云南有个开工厂的朋友,他和我的关系非常好,我们先把东西放在那里。等以后风声过后,我们再想办法把它弄回去。至于以后出手的问题,以后再说。”


两人商量好后,把虎皮和象牙弄下来装进一个大包里带走了。他们不曾想到,为了他们的贪心而最终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带着这些东西,他们悄悄地离开了这里。在学校的外面,停放有他们从外地偷来的汽车。开上车,他们连夜离开了昆明。


几天之后,在离昆明二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县城,他们与雇主接上头。双方验明货物后,钱货两清。随后,雇主请他们吃饭,双方非常友好的分手。尽管这个雇主乔装打扮,还是可以看出他就是希尔顿饭店的餐饮部经理。


回到他们所在的城市后,这两个人先后得了一种怪病。尽管他们有钱,但医生对这种病束手无策,最后这两个人还是一命呜呼。至于那虎皮和象牙,那个惯偷的朋友由于很长时间没见他们来取存放在他工厂的东西,一打听才知道他的朋友已经死了。于是他把这包东西打开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如何处理这些东西着实让他费思量,一方面他知道这些东西很值钱,对他很有诱惑。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这些东西万一查出来,搞不好会掉脑袋。想来想去他还是选择了把这东西交给公安局,这样虽然没有得到一大笔钱,但自己的日子会过得踏实一些。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公安局对他的这一举动大为赞赏,并给他颁发了为数不少的奖金。他当然不知道,正是由于他交上来的东西,才让公安知道了是谁作的案。以至于对以后的破案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第四节


作为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厅长,除了外出开会和出差以外,马厅长每天上班都要把全省重大案情侦破情况的通报游览一下。几十年的侦破工作让他上了瘾,一天不想着破案方面的事,就会觉得好像缺了什么似的。


这一天,昆明市公安局的一份案情通报引起了他的注意,林业大学的标本室被盗,丢失了一张虎皮和一对象牙,价值不菲。由于虎皮和象牙是国家严格禁止买卖的商品,国际上也一直在打击这种非法的交易活动。因此,昆明市局已把这个案件列为重大案件侦破。


一看到象牙的字样,联想到那头野象的尸体就是放在林业大学,马厅长敏感地察觉到这个案件与中央特别调查组调查的任务有关。于是,他给省厅刑侦总队打电话,指示他们立刻介入昆明市局的这个案件的侦破工作。马厅长命令他们马上查清除了丢失了虎皮和象牙外,是否还有别的标本失窃了。他再三强调,这个结果要立即报告给他。


虽然马厅长不能告诉底下的人中央特别调查组的事情,但马厅长如此重视这个案件,让省市两级办案人员知道这个案件非同小可。很快,他们就让标本室的工作人员查出,有一个野象的器官解剖标本不见了。


接到这个报告,马厅长立刻把这个情况向特别调查组的刘组长通报。刘组长让他带这个案件的资料到安全厅万厅长那里去。事不迟疑,马厅长马上让办案人员把这个案件的现场资料立刻送到他手里来。


在万厅长的办公室,刘宇,候琴和两位厅长又进行了密谈。马厅长把案件的情况简要通报了一下。这起案件是两个人所为,从作案的手法来看是盗窃的老手。昆明市局接到报案后不久,就在出市区的各个路口对出城的人员和车辆进行了检查,但至今没有什么收获。现在,省厅已经布置在全省范围的路口加强了检查,重点是检查虎皮和象牙,因为这两件东西的体积大。


马厅长分析说:“我感觉这决不是一起普通的盗窃案,那小偷要野象的标本做什么?从现场勘察的情况看,失窃的野象标本放置的地方,作案的痕迹弄得非常干净。显然他们是想不引人注目,好让他们有时间把这个标本转移出去。”


万厅长接着说:“我看这个案件是美国人干的,他们拿走虎皮和象牙就是想让我们误以为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当然,也许这个标本是小偷无意中拿的,但是这种可能性非常小。”


“我同意你们的意见,这决不是一起普通的盗窃案。不过,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那个特工一直就没有脱离我们的监视,应该不是他干的。这也就是说,在本地还潜伏着美国中情局其他间谍,说不定还有一个间谍网。”刘宇的分析得到了两位厅长的赞同。


万厅长对刘宇说:“你看我们需不需要立刻封锁边境,严格检查出境人员,这样也许能够把标本堵在国内。”


刘宇摇了摇头说:“堵是堵不住的,案件已经发生了好几天,说不定标本已经送出了国外。再说了,你们省这么长的边境线,我们没有任何线索,你怎么个堵法?这件事我已经向中央汇报过了,中央指示,既然我们国家现在没有能力破解这种光波,让美国人的高科技去破解好了,说不定我们还可以从中获取有关信息。当务之急是我们要通过这个案件,看能不能把美国中情局在本地的间谍掌握住,这样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接下来,刘宇对两个厅长说:“我的意见是,这个案件还是由马厅长他们以刑事案件来侦破,但安全厅必须派人参与破案。你们可以分工一下,刑事案件部分由马厅长负责,间谍案件部分由万厅长负责。我们调查组的主要任务是调查那个神秘人物,因此,我们就不参与这个案件的侦破工作了。当然,如果和我们任务有关的情况还是希望你们通报给我们。这一回我们的调查由于美国人的插手,会更加复杂。前一段时间的排查,我们还没有取得进展,我担心如果美国人走到我们前面,那我们可就被动了。”


“你们没有取得进展,可我的收获不小。通过这次排查,我们破获了不少案件,抓捕了不少在逃的案犯,边境治安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善。由于你们调查组在这里,中央专门拨款作为我们这次行动的经费,我可得好好谢谢你呀!”马厅长笑着说。


万厅长一听说马厅长他们得到中央的拨款,赶紧说:“刘组长,你们调查组在这里工作,我们安全厅可没少出力,你看是不是向中央反映一下给我们也增加一些经费?再说了,美国人在这里闹腾,还不是和你们的任务有关,增加一点经费也是为了更好的配合你们工作嘛。”


“我说你们两位搞没搞错啊,把我们调查组当地主老财了?万厅长,你可得拍着良心说,我们在你们地盘工作,你们确实对我们的支持很大。不过,中央已经把我们在这里活动的部分经费拨给了你们,这个金额不小了,你还不知足啊?”刘宇的话让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


万厅长笑着说:“好了,好了,今天我做东,请你们几位吃饭,这该可以了吧?”


“那我可不敢吃。万一哪天我们的万厅长算起帐来,再弄出个什么经费,我可不好向上面交代。”刘宇对万厅长开玩笑的说到。


“得了,得了,我请客决不收你们的钱,这下可以放心了吧?我们厅小厨房做的菜不错,你们可得去尝一尝。”万厅长说完,马上让秘书去安排吃饭的事。




第五节


回到了自己的驻地,刘宇感到非常郁闷。两个多月的排查,现在还没有取得一点线索。虽然,马厅长和万厅长他们提供了很多嫌疑人的名单,组里的大多数人正在一一排查,但目前没有什么进展。


刘宇自己当然知道,这个排查工作的工作量是非常大的。他们只能按照设定的嫌疑对象从大到小一个个地进行排查。在这一段时间,也没有给大家放几天假,只是轮换休息了一下。


是不是他们现在的工作方法有问题?需不需要在人员方面做一些调整?刘宇不断地在问自己。对了,集思广益,“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于是,他马上让候琴通知几个组的负责人回昆明基地开会。


在会上,刘宇先通报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情况后,他说:“我们现在的调查工作很难,大家也非常辛苦。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取得一点进展。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我们想完成中央下达给我们的任务,那还远远不够。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就是让大家出主意,想办法。大家有什么高招,请说出来,我们一起讨论。”


由于张高工没有来云南,三组现由胡大姐负责。她首先发言:“刚才头提到美国人对野象的标本已经得手,我想他们一定还会有别的行动。现在,虽然国安部有人监视他,但他们毕竟不了解我们掌握的情况。我建议,立刻让我们调查组的人打入到这个美国人的身边,以便我们能够掌握第一手的情况,这样也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线索。”


大家对胡丽娜的建议展开讨论,一致认为有这个必要。刘宇也同意了她的建议,心里在盘算让谁去合适。


屠钢发言说:“我们现在的排查工作有问题,靠我们自己的人调查,现在连一半的嫌疑对象都没有排查完。再说了,我们中大多数人的特长不是搞这个工作,效率不高。我的意见是,让公安和国安部门的人协助我们调查。当然啰,这会有一定的风险,地方上的同志不知道我们目标的厉害,而我们又不可能告诉他们实情。不过,如果只让他们做一些外围调查工作,我们每一个人带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这样排查效率会大大的提高。”


屠钢的话引来大家的争论,关键是效率和风险到底是要倾向那一方面。最后讨论的结果是让公安和国安部门的人参与外围调查,调查组的每一个人负责带几个人。刘宇强调,一定要注意避免人员伤亡的情况出现,否则的话这个秘密就没法保住。这样一来,事情就会闹大,后果不堪设想。


刘宇让候琴散会后,立刻到这两个部门去联系。一方面要争取他们的配合,另一方面又要注意保密。好在万厅长和马厅长他们知道实情,相信他们会摆平这个事情。


邢治国提出,他负责调查的出境人员和出国旅游团体嫌疑对象的排查工作。由于工作量太大,以云南国安部门一家的力量协助调查都不够。他建议动用他们部在这一带的关系来帮助排查,必要的情况下,还需要国家驻外使领馆的协助。


刘宇同意了他的要求,他说向上面汇报后,由邢治国本人自己到北京去和中联部协商。至于涉及到驻外使领馆的协助问题,只要是有必要,让胡大姐和外交部联系。


他们几个人一直商量到很晚后,才各自分头去办自己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