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亚伯肯向自己的腰间摸了一下,衣服已经被咬碎了,鲜血渗了出来,染上了自己的指间,他看着指间的那一丝血迹,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没有人说一句话,亚伯肯止住了笑,说:“好,好,好,我决定放过你们整个部落的人,孩子,你叫什么?”

“华小虎!”华小虎站起来,挺胸说道,“我是一名中国后裔。”

亚伯肯将脚从地上的华小龙身上拿开,看到了华小龙即使已经在死亡边缘,却丝毫不露慌张,充满坚定的眼神,不禁也是一惊,问道:“那你呢?”

华小龙受的伤比较重,被华小龙扶起来以后,缓缓地说:“华小龙!”

亚伯肯点点头,对着兄弟俩说:“我放过你们整个部落的人,而且我还可以保证,从此这里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快说!”华小虎扶着华小龙,问道。

“我要你们兄弟跟我走!”

“为什么?”

“因为我很欣赏你们,我要你们做我的义子,跟我去合众国,我会把你们培养成一流的战士。”

老族长走了过来,对亚伯肯说:“安宁部落的族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你不必要挟他们兄弟二人,我宁愿一死,也不能让我的族人被你带走。”

亚伯肯说:“跟我走,只会让他们的路走得更好,我没有要挟他们,而是他们没得选。”

华小龙淡淡地说:“我答应。”

华小虎犹豫了一下,说:“好,哥哥答应了,那我也答应。”

亚伯肯哈哈一笑,说:“那就好,你们也不用带什么,跟我走吧。”

老族长说:“等一下。”

“怎么?他们二人都同意了,你还想阻拦?”亚伯肯怒道。

“不,我想让你给他们几分钟时间,让他们回去见见他们的妈妈。”老族长说。

兄弟俩本来是一副坦然的表情,但一想到妈妈时,竟有些想哭的感觉,是啊,他们走了,他们的妈妈怎么办呢?

亚伯肯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太阳,已经快到正午了,他说:“好吧,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

旁边的一个特工附耳道:“我们可能已经被盟欧的人反监视了,这里很危险,还是马上撤离的好。”

亚伯肯点点头,说:“我明白。”

安宁岛,安宁部落,华氏兄弟的家里。

兄弟俩紧紧抱着华妈妈,不停哭着。许久,华妈妈把他们推开,说:“这就是能打死狮子,又救了整个部落的华氏兄弟吗?怎么还是两个偎依在妈妈怀里只会哭的孩子啊。”

华妈妈说:“孩子,你们做得是对的,你们牺牲自己,却可以救下整个部落的人,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你们不愧是中国人的后裔。”

两兄弟擦了擦眼泪,认真听着。华妈妈接着说:“孩子,无论你们到哪里,你们都要记着,你们是中国人的后裔,你们是最优秀民族的后裔,你说你们要去做战士,那我想告诉你们,中国是礼仪之邦,爱好和平的民族,你们做了战士后,千万不能做侵略他人,残害众生的事,你们有能力了,就要为维护和平努力。就象这安宁族的族人一样,世界上的人们,最渴望的还是一份和平,一分安宁。”

“还有,”华妈妈说,“你们这次,是为了整个部落的人,所以,你们不能逃避,你们不要想着逃回来,要回来的话,就要在那里站稳脚跟,做出成绩,堂堂正正地走回来。”

十分钟的时间转眼过去了,华氏兄弟轻轻说了声:“妈妈,你说得我们一定会做到。”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门外,老族长在等他们,见他们出来,说:“小龙小虎,在你们走之前,我还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什么?”兄弟俩问。

老族长说:“其实,这安宁部落的创始人,就是一名中国人。”

“什么?”兄弟俩很吃惊。

老族长接着说:“你们没有听错,他确实是一名中国人,你们跟他是一脉相传。你们也许奇怪,为什么这几代的族长都不再是中国人了,那是因为,你们中国人实在太优秀,而且太伟大了,每一代的中国人,差不多都为安宁部落的存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参加族长大选,就已经……这也正是为什么到了你们这一代,中国人只剩下包括你们妈妈在内的三人的原因,而你们爸爸,他叫华红天,本来族长之位非他莫属,但就在族长选举的前一天,太平洋某岛屿的海盗大举入侵,华红天以一己之力,独自暗杀了海盗头目,击溃了海盗,而他自己却受伤过重,死在了回来的路上,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想不到过了十几年,他的孩子,竟也要……中国人,个个都是好样的。”

华小虎说:“族长,我们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们,我们还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华小龙轻轻点头,只说了一个字:“恩。”

老族长说:“我相信,但我想告诉你们的,并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你们中国后裔代代相传的,华夏古拳法。”

“华夏古拳法?”

“是的,这也正是你们的祖上和你们的爸爸华红天有能力保全整个部落的原因。但是由于你们的爸爸死得太突然,没有任何遗言,所以,包括你们的妈妈在内,没有人知道那套华夏古拳法在哪里。但我知道,它一定就藏在部落的某个角落里,我希望将来你们有了回来的机会,一定要找到那套华夏古拳法,用它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赤道,北美洲西部的太平洋海面上。

在一艘军用轮船上,华氏兄弟站在甲板上,挥手告别生活了十几年的安宁岛。亚伯肯站在一边,静静看着兄弟俩,满脸的赞赏之意。

忽然,“轰!”的一声,船尾好象有东西爆炸了,亚伯肯带着几个人连忙向船尾跑去,只见海面一片平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马上,华小虎的惊叫声和物体坠海的声音又从甲板传来,亚伯肯赶快又回到了甲板,只见那里只剩华小虎一个人在那里对着海面大声喊叫着:“哥哥!哥哥!哥哥——”

见亚伯肯回来,大声叫道:“快,快救我哥哥,刚才有几个人突然从水里冒出把哥哥抓走了!”

亚伯肯叹道:“不用叫了,他被盟欧的人抓走了。”

“盟欧? 他们为什么要抓走哥哥?他们会伤害哥哥么?”华小虎焦急的问。

“亚伯肯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恐怕,凶多吉少了。”

华小虎咬着牙说:“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盟欧总部伦敦,四国联盟军事科技基地

华小龙躺在了特制的床上,他还在昏睡。旁边,其多教授和蒙格马里上将正在交谈。

蒙格马里上将说:“其多教授,您的实验究竟会给他带来什么影响?其实,他拥有那坚定如冰的个性,是个当战士的好材料,如果可以的话,那……”

其多教授笑了笑,说:“你放心好了,我的实验不会影响他去做一名战士,恰恰相反,我会让他去做一名负有重大使命的战士。”

蒙格马里上将说:“恩?我不太明白。”

其多教授说:“那我就告诉你整个实验的过程,一共是三步,第一步,洗去华小龙所有的记忆。也就是说,在他完成第一步的那一刻起,从他生下来到现在的所有记忆,都会消失的一干二净。然后第二步,在将来的某个时刻,抓住他国的国家要员,例如说,合众国总统,然后抽取他的所有记忆,再把这些记忆移植到华小龙脑中。这时,华小龙就会拥有两个人的记忆,一种是他自己的,不过只有从十五岁开始的,一种是合众国总统的,而华小龙本身拥有的坚强的意志力会让他能够轻松分辨出哪些是自己的,哪些不是,这也正是我会选他的原因。第三步,将华小龙易容成合众国总统的样子,然后送回合众国,那合众国,不就置于我们的统制之下了么。就算不能假扮总统,做一个政府要员,把合众国的一举一动告诉我们,还是完全可以的。”

蒙格马里上将说:“有一点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先洗去他以前的记忆呢?”

其多教授说:“因为虽然人脑的神经元有足够的储存空间,但它空间拓展的使用方式我们目前还无法掌握,所以便只好清空一块已经使用过的区域,这样在移植记忆时会容易很多。”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过来报告说:“其多教授,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可以开始记忆清洗了。”

其多教授点点头,说:“好,那就开始吧。”

几个小时过去以后,工作人员又来报告说:“其多教授,清洗已经完成了,但是由于实验者的意志力太强,所以仍存有大约百分之三的记忆无法清除。”

其多教授说:“没关系,第一步已经算是很成功了,不过第二步想要进行时,恐怕还要再等几年了。”

一个坚定如冰,一个猛烈如火,这对拥有冰火极端的中国后裔兄弟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华小龙成为四国联盟的实验者,华小虎则去了合众国,兄弟俩还能再相见么?或许可以吧,只是不知道,再相见时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情况下。也不知道,就算见面了,兄弟俩是否还能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