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军神 第一卷 第三章:外敌入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安宁岛,安宁部落远处的树林中。

蒙格马里上将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止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哈哈,合众国的特工怎么变得这么没用了?竟然在暗中包围我们时被两个处在未完全开化部落的孩子发现,哈哈哈哈,有趣啊有趣。”

其多教授也放下来望远镜,说:“不,并不是他们没用,而是那两个孩子天生的知觉能力实在太强了,才会发现他们,不过,事情确实越来越有趣了。我很快就可以决定是否把这两兄弟做为实验者了。”

安宁岛,安宁部落。

所有人都顺着华小龙的目光向不远处的灌木丛望去,许久,那里没有任何人出现,只有风在呜呜地吹。

很多人以为华氏兄弟在胡说,刚想发作,却被老族长的话拦住了,他说:“我也发现了,的确有外敌。”

华小虎大声说:“不信么?我证明给你们看。”说完,他捡起一块石头,放在右手猛然横甩射了出去,那块石头象子弹一样飞进了灌木丛。

阿里斯骂道:“哪有什么外敌,你们别胡说八道了,要真有人他中了一块石头肯定会叫的。”

“笨蛋!”华小虎说,“如果敌人硬忍住呢?难道石头打人只会让人叫么?”

“那还能怎么样?”阿里斯反问道。

华小龙冷漠地回答道:“你们看,灌木丛叶子上的血迹。”

所有人仔细向灌木丛望去,果然,在一丛灌木浓绿的叶子上,一股一股的鲜血正在向外涌。

老族长喊道:“外来的朋友啊,为什么要躲躲藏藏呢?你们已经被发现了,赶快出来吧。”

“哗——”本来是看起来空无一人的灌木丛,竟一下子站起来六个人。他们都身穿着草色的衣服,头带钢盔,身背枪械。其中一人的头还在流着血。为首一人答道:“我们是合众国北太平洋第四海域的侦察特工小组,我是组长亚伯肯,很抱歉打扰了你们,但你们放心,我们是另有任务,不是来防碍你们的。”

亚伯肯旁边的一个组员小声的说:“组长你跟他们那么客气干什么?这群人纯粹还处于野人阶段,我们还是去执行任务吧。时间长了就会被盟欧的人发现。”

亚伯肯点点头,带着其余五人穿过高台的边缘,想要离开这里。

“站住,这里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阿里斯跳下了高台,拦住了亚伯肯的去路。

亚伯肯眉头一皱,说:“走开,我们有任务在身,再不让路别怪我不客气。”

老族长说:“阿里斯,让他们走,只要不是敌人,我们就不应该干涉他们。”

阿里斯站到了一边,把路让开了,这时,受伤的那名特工刚好用一块军用止血棉把额头的鲜血擦去,顺手向高台上一丢,那块止血棉划了一道弧线,竟挂到了图腾的神龙爪子上。”

“啊——”所有的族人愤怒了,因为这神龙图腾,就是他们的精神依靠,是他们心中不可亵渎的神,现在竟然被外来人用肮脏的血玷污了神龙,怎么能不愤怒?

阿里斯离他们最近,大吼一声便冲向了一名特工,那个特工正在想为什么这些人会突然愤怒,见阿里斯突然冲来。下意识的后跳一小步,躲开了攻击,马上右手拔出一把匕首,猛然前冲,匕首犹如一道闪电“哧——”一声插进了阿里斯的胸膛,正是合众国陆战军格斗技中匕首的刺字决—— 一刺之绝杀!然后他将手向上用力一挑,匕首扣在了阿里斯的锁骨上,竟将阿里斯的身体挑到了空中半米多高,再将力量集中于右腿向空中的阿里斯连击五次,正是合众国陆战军格斗技中的腿击技——五连腿击技,阿里斯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连声都没来得及出,便口吐一滩鲜血,死去了。

所有族人的愤怒象火山一样爆发了,他们吼叫着,拿起了短刀,长矛,弓箭等武器向亚伯肯等人冲过来。一个特工举起了一把冲锋枪刚想向族人扫射,被亚伯肯拦住了,他说:“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监视那几个盟欧派来这的人,一开枪就会被他们发现的。”

特工问:“那怎么办?”

亚伯肯望着潮水般涌来的族人,拔出了匕首说:“一个一个的杀!”

安宁岛,安宁部落远处的树林中。

蒙格马里上将的嘴角挂着一丝笑,他说:“呵呵,这几个合众国的特工还真是倒霉啊,想监视我们现在却被我们监视了,连我们的人影都没看见却又卷入了整个部落的愤怒中。”

其多教授说:“这几个特工我根本没放在心上,但他们可别伤害了我即将选中的实验者。”

蒙格马里上将说:“不会的,必要的时候我们的人会出手的,可现在的问题时,我们正午时必须离开。几个特工虽然够不成威胁,但如果他们知道您是四国联盟的首席军事科学家,而我是一名上将,恐怕会增派人数的,而且,也会留下国际交往时的把柄。”

其多教授说:“我知道,再看看吧。”

安宁岛,安宁部落。

“住手!”老族长一声大喝,在乱斗中的所有人竟都停了下来。上百名部落里健壮的成年男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有的还在呻吟,有的却已经连呻吟的能力都没有了。其余的人还在苦苦打斗着,而做出这一切的,却只有六个人。

老族长看了看部落里的一片狼籍,叹了一口气,说:“你们走吧,不要再回来。”

亚伯肯匕首转了个刀花,说:“抱歉,我们还不能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我们的任务目标人物早已经发觉了,这次任务可能已经失败了,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发生,我决定让你们整个部落消失。”

所有的族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虽然对方只有几个人,但已经躺在地上的上百名族人可以证明他们不是在夸口。

亚伯肯说:“对于你们来说,死也是一种解脱吧,,落后,低等的部落,没有存在的意义,我们不过才六个人,你们却没有一个人是我们的对手。”

“如果有呢?”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所有人寻声望去,只见有两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刚刚从一堆尸体里爬起来,正是华小龙和华小虎。

亚伯肯轻哼了一声,说:“如果真有人可以打败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那我就放过你们整个部落的人,可是,小鬼,你有这个资格向我们挑战么?”

华小龙轻轻地说:“你刚才说你们有几个人?”

听到这话,亚伯肯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看了看自己周围,才发现有一个特工不见了,而在两兄弟刚刚爬起的地方,却看到了那个特工的尸体。他破口大骂:“好,两个小杂种,你们确实有资格,我给你们这个机会,你们一起上吧,用你们手中的短刀,只要能在我的身上划出一丝血迹,我就放过你们整个部落,但如果不行,我会将你们整个部落烧成灰烬。”

两兄弟对望一眼,一起举起短刀大吼一声向亚伯肯冲了过去,亚伯肯冷笑一声,手中的匕首在空中迅速滑动和前刺刀影中,隐隐现出一个六角形,旁边的一个特工惊叹一声:“六芒星刺,看来一招就可以让这两个人倒下了。”原来,这正是合众国陆战军格斗技中匕首的刺字决——六芒星刺,以匕首快速发出六刺,以六芒星位置排列,化为六道白色闪电组成的六芒星。

两兄弟已经冲了上来,“刚!刚!”两兄弟手中的短刀被高高弹向了空中,同时,各有两股刀气向两兄弟身上袭来,“哧!哧!哧!哧!”四声刀插入肉的声音响起,两兄弟已经躺在了地上。他们身上,渗出了大股鲜血。

亚伯肯缓缓的说:“两刺弹飞短刀,两刺刺入心脏,两刺割开动脉,他们已经死了。”然后他用匕首指着老族长说:“该你们了,受死吧!”

“等一下。”声音从亚伯肯的脚边传来。“你还没死?”亚伯肯非常震惊。

“当然。”华小虎摇摇晃晃着,慢慢爬起,“什么刺入心脏割开动脉,远着呢”华小虎嘿嘿笑着,一脸轻松的样子,看他身上的伤口,原来只有他的左胳膊和小腹多了两处伤,而且伤口很浅。

亚伯肯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华小龙,看来他是真死了,而这个华小虎却不知道怎么躲过了致命的两刺。

华小虎捡起了地上的两把短刀,叹了一口气,自语道:“这是哥哥的短刀,我要用它为哥哥报仇!”说着,他把自己的短刀扔到了一边,然后再次冲向了亚伯肯,亚伯肯冷哼一声,手中的匕首在空中迅速滑动和前刺刀影中,隐隐现出一个六角形,竟又是那招“六芒星刺。”

“刚!”华小虎手中的匕首再次被弹飞了,同时,五个血窟窿出现在了华小虎身上,但亚伯肯却更加震惊了,因为他自己知道,这次的六芒星刺有五刺是刺向了华小虎,但全部都没有刺中要害。

“这个孩子!”亚伯肯的心中涌起一股赞赏之意。但没有迟疑,趁着华小虎中招半跪在地上之时,用匕首从正上向正下挥出,正是合众国陆战军格斗技中匕首的斩字决——地落斩!眼见匕首就要斩向华小虎的脖子,突然,亚伯肯的后背有一股凉气袭来,他暗叫一声“不好!” 急忙用身体向后做出一个空翻,然后,双脚在后翻时踢向偷袭的敌人,正是合众国陆战军格斗技中的腿击技——逆转踢击技。同时,一把短刀几乎是擦着亚伯肯的后背刺了过去,“啊!”偷袭者被亚伯肯狠狠踩在了脚下,发出一声惨叫。

亚伯肯仔细一看脚下的偷袭者,竟然是应该已经死去的华小龙,原来,他也根本没受什么致命伤,只是在一边寻找机会,而了解这一点的华小虎,刚才是故意把短刀扔在华小龙身边的。

亚伯肯一脚将华小虎踢开,这脚很重,让华小虎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使劲向脚下的华小龙踩去,边踩边说:“可惜啊可惜,就差一点点你就成功了,你们只要在我身上划出一丝血迹,就算你们赢,但你们没机会了。”说完,手中的匕首就要向下刺去。

“等一下!”不远处华小虎的声音传来。华小虎勉强站了起来,吃力的说:“让我……,让我再试最后一次。”

这时,所有的族人都为兄弟俩的表现震惊了,谁都没有想到,他们一直歧视着的中国种,竟然在此刻成为整个部落存亡的唯一筹码。

华小虎开始向前冲刺了,而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了短刀,在亚伯肯看来,即使他能碰到自己的身体,恐怕也不能在自己身上划出什么血迹了,除非,是打中了鼻子。想到这,亚伯肯竟笑了笑,他发觉自己越来越欣赏这个孩子了。但是,他没有留情,手中的匕首又开始在空中迅速滑动,在前刺刀影中,又隐隐现出一个六角形,仍然是那招“六芒星刺。”

华小虎在还有几步远时跳起来了,他的身体象箭一般刺向了亚伯肯,亚伯肯一瞬间明白了华小虎的想法,华小虎看出了六芒星刺中间的空洞是最大的,想要直接冲进来,但实际上,他这样的做法根本是自杀行为,因为就算他的上身能强行突破,六芒星的刀影却能将他从腰部斩成两段。

一瞬间,亚伯肯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手中的匕首顿了一下,趁这一顿,华小虎已经用双手抱住了亚伯肯的腰,“你会怎样在我身上划出血迹呢?”亚伯肯想。

华小虎一抬头,跟亚伯肯的眼光相遇了,在这次短暂的目光交流中,亚伯肯的脑中突然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培养华小虎,这个如火般燃烧的孩子!。

华小虎对着亚伯肯咧嘴一笑,然后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狠狠向亚伯肯的左腰咬去。“啊!”亚伯肯大叫一声,将华小虎扔了出去,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华小虎竟然会咬他。

华小虎坐在地上,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看了看,又笑了笑,说:“你输了!”因为他嘴角的鲜血,正是来自亚伯肯的腰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