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的军神 第一卷 第一章:华氏兄弟

木木名 收藏 5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size][/URL] 赤道,北美洲西部的太平洋海面上。 一艘并不怎么起眼的游船上,站着两个神色古怪的人,一个是满头白发,带着眼镜拄着拐杖的老年人,一个是脸上有疤,双目冒着精光的中年人。老年人仙风道骨,俨然一副学术大家的风范,而中年人站立有度,举手投足间散发一种摄人的魄力,似乎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军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赤道,北美洲西部的太平洋海面上。

一艘并不怎么起眼的游船上,站着两个神色古怪的人,一个是满头白发,带着眼镜拄着拐杖的老年人,一个是脸上有疤,双目冒着精光的中年人。老年人仙风道骨,俨然一副学术大家的风范,而中年人站立有度,举手投足间散发一种摄人的魄力,似乎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军人。

老年人手持望远镜,观察着远方的海面,中年人突然开口了,他说:“其多教授,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寻找合适的被实验者呢?如果您需要,盟欧所有军队的士兵都可以来做的。”

被称为其多教授的老年人放下望远镜说:“哦,是这样的,蒙格马里上将。首先,虽然这一实验得到了四国军事首脑的支持,但它依旧是违反《国际人权条例》的,所以只能暗中进行,如果从军队选拔的话一定会被他国的特工察觉,进而抓到在联合国攻击我们的把柄。其二,担当这个实验的被实验者必须要有非常坚强的意志力,拥有这种程度意志力的人在军队中一定会是精英中的精英,但这个实验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我不想因为这个实验而损失一名优秀的军人。”

蒙格马里上将点点头,说;“可是,在北太平洋这种地方,除非去边缘的本日,加拿,合众国等国家,否则怎么会找到拥有坚强意志力的人呢?何况本日,加拿本身就是我们四国联盟的盟国。”

其多教授说;“你漏说了最重要的一个国家——中国。”

蒙格马里上将大吃一惊,说:“您不是在开玩笑吧,现在世界已经是三足鼎立的格局了,一足是保持了数百年第一强国身份的合众国,一足是我们盟欧通过条约与加拿,俄罗,本日建立的四国联盟,而一向推行‘不结盟政策’的中国经过‘和平崛起’,竟也牢牢占据了一足。您难道想用中国人来当实验者?”

其多教授笑了笑,说:“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想用一个中国人来做实验者,你想想看,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人类文明产生的时间最早,延续时间最长,而且从没有间断?只有中国一个!所以,他的国民可以说是世界上发展程度最高最完善的人类物种,这对我实验的成功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蒙格马里上将沉思一会,说:“可是,中国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在国家关系中忍气吞声的国家,万一我们被发现,恐怕……”

其多教授说:“你听我说完,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一个拥有中国人血统,而且意志力强的人,想要这样的人,并不一定要去中国,根据我的研究,在这片海域的某些海岛的部落中,就有中国人的后裔。”

蒙格马里上将说:“就算这里的某些人拥有中国人的血统,但您如果想在这些孤岛上尚未完全开化的部落中找一个拥有坚强意志的,似乎很难。”

“报告!蒙格马里上将,其多教授,在我们航船的十点钟方向发现海岛。”一个水手突然跑过来汇报情况。

“嗷吼——”突然,一声吼叫声传来,震得人人耳朵发麻,水手说:“这是热带草原特有的狮子在叫,听声音它似乎发现了猎物。”

其多教授通过望远镜向十点钟方向望去,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蒙格马里上将,你快也用望远镜看看我发现了什么?是两个中国人,恩?竟然还是两个孩子。”

北美洲西部的太平洋海面上,安宁岛。

夕阳西下,安宁岛在余辉的掩映下更添几分安宁的意境。在热带气候中,尽管已经是黄昏,空气依旧又湿又热。

两个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一手相互牵着彼此,一手各提着一个篮子,在草地上奔跑着,歌唱着: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认识这里的人们,

但我喜欢这里,

也喜欢这里的人们。

我知道我不想要黄金与白银,

我也知道我不想要利益和权势,

但我想要一份安宁,

也只想要一份安宁。

…………”

唱着唱着,其中一个孩子兴高采烈地说:“哥哥,这首《安宁歌》我唱得对了么?如果不对你再教我一遍吧,明天我们可要当着整个安宁部落的族人唱啊,千万别出错,不过,一想到可以在大家面前好好炫耀一下我就高兴极了。”

相对于外向的弟弟,哥哥显然内向了很多,他淡淡地点点头,说:“已经没问题了,明天要好好表现。”

弟弟跳了一下,说:“真的?那太好了,我们快回家吧。”

哥哥拉了一下弟弟,说:“稍微慢点,别把篮子里的野果挤烂,稻子还有几天才成熟,家里却已经没有剩余的粮食了,这可是我们辛苦了一整天的成果。”

弟弟吐了下舌头,说:“我会小心的。”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震麻人耳朵的吼叫声,“嗷吼——”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惊叫道:“狮子!”

只是眨眼间,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狮子就出现在两个孩子面前,刚才走过的那片草地少说也有几百米的距离,狮子只是一瞬间跑完了,可见它的速度是多么惊人。

哥哥拔出插在腰间的短刀,将弟弟挡在后面,身上散发出坚冰一般的决然气势,他眼睛盯着狮子,嘴里却在说:“小虎,你先走,把野果都拿走。”

“不!”小虎的眼睛快冒出火来,他说,“你会被它吃掉的,我不能走!”

“不走它就会吃两个人!”哥哥仍旧不快不慢地说,似乎他面对的不是一只狮子,而是一个小兔子,“妈妈只有我们两个亲人了,难道你想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下去么?我是你的哥哥小龙,我让你走你就走!”

“ 吼——”狮子低吼一声,小龙将短刀横在面前,眼睛与狮子的目光狠狠对视着,狮子竟停了下来,与两个孩子对峙着。

“哥哥,我们一起走!”小虎拉起小龙的手。

小龙狠狠的将小虎的手甩开,说:“不可能的!我必须在这里与它对峙,用眼睛跟他战斗,你也知道,只有用坚强的意志所燃烧出来的气势才可以将野兽暂时压制住!”

小虎说:“那,那我们一边一起用气势镇住他,一边慢慢退后,怎么样?”

小虎也拔出短刀,横在胸前,转过头,猛然瞪大眼睛,在他身上,似乎涌起一团熊熊烈火,他直直盯着狮子,狮子又低吼一声,看看坚定如冰的小龙,又看看猛烈如火的小虎,似乎不满这对兄弟给自己所造成的压制,不断低吼着。

小龙叹一口气,说:“小虎,在狮子看来你已经向他宣战了,千万要保持这种状态,否则它立刻就会扑上来。”

两个孩子一边用眼睛所发出来的气势来压制狮子,一边慢慢倒退,狮子仿佛真的被两个孩子的气势压制住了,感受到冰火两重天般的煎熬,只能在原地狠狠看着,却一步也不能动。

“好,已经走开十米距离了,继续!”小龙小声说道。

“恩。”小虎应了一声。

“啊!”小虎突然叫了一声,小龙转头一看,小虎由于是退着走的,一不小心被两丛野草绊倒了。

“嗷吼——”狮子大吼一声,趁着两个孩子分神,直接向小龙身上扑来。

“啊!”小龙惊叫一声,已经被狮子压在了身下,“刚!”小龙的短刀磕在了狮子的钢牙上,被弹飞了。狮子张开大口想要咬下去,小龙用双手死死抱住狮子的头。

“哥哥!”小虎提着短刀冲了过来,却被狮子一巴掌扇出了数米,身上的两个篮子被压到了身下,野果全都挤碎了。

“吼!”狮子又张开大口想要咬,小龙的双手始终抵在它的脖子上,让它很难靠近小龙的身体,但力量对比的悬殊实在太大了,狮子的大口离小龙越来越近,喷了小龙一脸热气,终于,它的嘴几乎已经靠在了小龙的脸上,狮子低吼一声,猛得向下咬去,突然,它感觉自己的头被使劲向后扳,原来是小虎骑在了它的身上,狮子大怒,猛然一甩头,将小虎甩了出去,然后再次向下咬去。本来,狮子在咬食身下的猎物时,总会先将猎物身上的大片肉撕扯下来,可当这头狮子又一次向身下的小龙咬去时,却又被小龙撑起的膝盖挡了一下,只咬到了小龙的衣服,狮子猛得将头一甩,以为自己终于撕扯下了猎物的一片肉,谁知却将小龙整个的抛了出去。

小龙在小虎的身边重重跌倒了。小虎连忙问:“哥哥你怎么样?”自己却一下子吐出一口鲜血。

小龙刚想说话,自己也是“啊”吐出一口鲜血。

小龙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缓缓说:“小虎,今天要想活命,就得跟它拼了。”

小虎点点头,两个人都捡起了短刀,慢慢站起来。

小龙用短刀指着狮子,一字一顿地说:“畜生!今天我们兄弟一定要杀了你,第一,你竟敢将我们用做几天口粮的野果糟蹋了。”

小虎也用短刀指着狮子,一字一顿地说:“第二,你将竟敢将我们的衣服撕得不成样子。”

“第三,”两个孩子互相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你竟敢伤害我唯一的哥哥(弟弟)!你受死吧!”

两个孩子的气势开始向火一样的燃烧,冰一样坚定。两个孩子大吼着:“啊——啊——啊——”整个岛似乎都开始颤动。竟逼得狮子一连倒退好几步。小龙叫道:“小虎,你上我下!”

在狮子的眼中,本来两个一起奔跑的兄弟俩突然少了一个,而且剩下的这个孩子跑着跑着突然压低了身子,这时,另一个孩子从他的后背冒了出来,猛然快跑几步,踩着后背高高的跳起向自己飞来,正当它挥动爪子想将这个孩子打飞时,却感到自己的身下突然塞进来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压低身子的那个孩子竟然俯冲到了自己身子下面。

在狮子一分神的功夫,感到自己的头也是突然变重了,空中的孩子已经骑在了狮子头上。“啊!”兄弟俩同时大叫一声。

“嗷吼……”狮子发出一声惨叫,因为身子下面的小虎已经将短刀插进了狮子的胸腔,而头上的小龙也在同时将短刀插进了狮子的脖子。

“嗷吼…… 嗷吼……嗷吼……嗷吼……”狮子由于剧痛不停吼叫着跳跃着,而小虎紧紧抓住狮子的身子,小龙紧紧抓住狮子的背部,都知道现在只要一松手就会死。在狮子的疯狂吼叫和跳跃中,两个孩子拔出狮子身上的短刀,再狠狠插进去,再次拔出,再次插进,再拔出,再插进……如此不知反复了多少遍,把一片绿色的草地完全染成了红色,把兄弟俩染成了血人,这头狮子终于倒了下去。

两个孩子浑身沾满鲜血,手持短刀站在狮子的面前,在夕阳的照射下,犹如两个杀死了恶魔的英雄。

狮子的眼睛半闭着,还有最后一口气。

小龙看着狮子的眼睛,说:“畜生,这是你应有的下场,下辈子投胎做个老实点的动物吧,不要再打我们的主意,记住我们,我们是安宁岛安宁族中唯一的中国人后裔兄弟,我们姓华,华小龙!华小虎!”

“哧!”两把短刀同时插进了狮子的身体,这头狮子终于不甘的死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