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帝国 第一卷 血战奠基卷 第九节 铁军是怎样练成的

zy_dfy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size][/URL] 赵刚辞别曾蕴之后,马上准备以开矿之名招人,这次是官府出钱,帮助赵刚招人。赵刚自然不会替官府省钱贴了告示到处招人,一个月500文钱。不欠不扣,每个月十五号准时发放,这下整个东北的小伙子都到赵刚这里报名。   其中,一个叫黑牛的小伙子,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听说赵刚这里吃饭管吃饱,每个月还有半两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


赵刚辞别曾蕴之后,马上准备以开矿之名招人,这次是官府出钱,帮助赵刚招人。赵刚自然不会替官府省钱贴了告示到处招人,一个月500文钱。不欠不扣,每个月十五号准时发放,这下整个东北的小伙子都到赵刚这里报名。

其中,一个叫黑牛的小伙子,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听说赵刚这里吃饭管吃饱,每个月还有半两银子赚,就连夜赶了过来。三百里的路,三天就赶到了。


到了报名的地方,黑牛一看,“喝”!好长的队伍,排队的长龙头尾有一里长,看看队伍的行进速度得等到天黑。黑牛心里着急,就没排队,径直走向报名处。那边巡查的看见了,急忙叫道:“那个黑大个,赶快回队伍里面去!”黑牛充耳不闻,一个劲闷头走。


巡查急了,几个人跑了过来,想挡住黑牛。却不曾想被黑牛连冲带撞,全部放翻在地,一旁排队的人都叫好起来。那几个巡查急忙吹响哨子,从里面出来十好几个巡查,拿了木棍劈头盖脸的打下来。黑牛挨了几下恼了起来,一把抓住一个巡查轮了起来,将众巡查打的屁滚尿流,排队的人看了热闹,不由大声叫好,一时间报名处秩序大乱。


那些巡查正没办法时,一个人骑着一匹红色的马冲了出来,目标赫然就是黑牛。黑牛见那马来得快,知道躲不开,就将手中的巡查丢到一旁。蹲了一个马步,竟然想硬抗奔马。


说是迟,那时快,一声闷响,黑牛和那马狠狠的撞到一起。那马速度虽快,但是在相撞前竟然缓了一缓,显然马上骑士不过想杀杀黑牛的威风,并无意要他的性命。但就是这样冲击力也是极为巨大,黑牛被撞得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骑士也不好受,他显然没有料到黑牛竟然如此神力,在冲击前收了力,力道反挫加上黑牛反击的力道。胯下马一声悲鸣,四蹄发软,就要倒下。骑士急忙翻身下马,托住了马,这下报名的队伍更热闹了,都围过来看。


骑士皱皱眉头,对已经看傻的巡查们说道:


“看什么,还不赶快维持秩序?”


那巡查急忙应了一声,去维持秩序。


那骑士托了一会,看马匹已然无恙,就扭头去看黑牛。


还没等头转过去,一只黑手已经扣到了肩膀上,骑士立刻觉得整个半边身子都疼的麻了。不敢怠慢,一个霸王卸甲将黑手抖开,骑士回身看去。那个刚才被撞飞的黑大个正满面怒容的看着自己。


黑牛道:“你这人为何骑马撞我?”


那骑士道:“你不守规矩,还不听巡查教导,我自然要教训你。不过,如果你能说服我的两个朋友,那一切都好说。”


黑牛道:“这是怎么讲?你那两个好朋友现在何处。”


骑士将两只手捏成拳头,在黑牛前面晃了一晃,道:


“你若打得过他,一切随你;如若打他不过,却是休想!”


那黑牛怒道:“谅你有何本事,敢来捋虎须?但你一双拳头加起来也没我一只大,赢了你算不得英雄。也罢,我一只拳头对你罢!”


一面说,抡起钵盂般大的拳头,望骑士劈面打来。众人看见黑牛身大力猛,拳力惊人齐吃了一惊!却待要向前,只见骑士也不去招架他的拳头,竟把身子一闪,铁牛的拳贴着身子砸了过去。铁牛撤转身,又是一拳,横着轮过来。这骑士把身子向左边一闪,一只手将黑牛衣襟一扯,顺着力道飞起一脚,这一脚正踢着黑牛的左肋,颠翻在地。


一旁的众军等见了,齐声叫道:“好武艺!好武艺!”


那黑牛一轱辘爬将起来,大叫一声:“气死我了,你这汉子好不地道,我只用一只手。你不但用了两只手,还用上一只脚,这我可是吃亏了。这次不算,我们公平比一次。”


那些看热闹的看黑牛赖皮,纷纷嘘了起来,黑牛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但想到每月的二两银子,还是厚照脸皮站在那里。


骑士笑了一声:“没关系,只要你愿意,今天我奉陪到底。”


黑牛见骑士答应了,一个箭步就抓向骑士。可是黑牛虽然力大无穷,但是碰到的对手力气也不在他之下,武艺更是高了他太多,不过一刻钟,已经将黑牛打到了七次。


黑牛见获胜无望,也死了心,站起来就想一头撞墙。


骑士慌忙一把拦腰抱住,叫声:“兄弟,为何如此?”


黑牛用力挣扎,却挣不开,急道:“我黑牛从来没有被人打倒,今日出丑露乖,又当不了兵,回去又惹人耻笑罢了,罢了!真没脸活下去了!”


骑士道:“你这兄弟,真是性急之人!我与你交手,是你自己早上尚未吃饭脚下虚滑,跌了几交。你这样便自杀,岂不白送了性命?不如和我一同到营里吃上一顿早饭,再作较量。”


那黑牛回头看着骑士道:“好大力气!你叫什么名字。”


骑士道:“我姓赵名刚,你叫什么名字?”


黑牛将自己的名字报了,两个人进了军营,一个看热闹的问边上的巡查,:“差官,那个赵刚是什么人?武艺如此好,想必是个当官的。”


巡查扭头看着问话的人:“把招子擦亮了,这位就是前几天五百破一万,将大土匪杜立山杀得重伤的赵刚赵爷。那武艺岂是好一个字能形容的,我当时就跟在赵爷后面,面前是一万土匪,我就说‘赵爷,土匪退了,咱们算是守住了’”


那巡查说到这里,卖起关子来,一旁的人都央求巡查讲下去,那巡查受够了好话,方才讲了下去:“赵爷当时就给了我一耳光,拔出刀,冲了出去。那土匪射出的子弹,飞箭啦,连着飞过去,愣是没伤到赵爷一根汗毛。赵爷一刀劈下去,一下子就劈死了十几个……。”


这巡查满嘴跑火车,把赵刚吹上了天。而赵刚此时正在款待黑牛


而赵刚此时正在款待黑牛,那黑牛也是几天没吃饱,肚子饿得狠了,一转眼功夫一锅米饭就吃光了。赵刚看黑牛还没吃饱,就叫厨子做了几十张大油饼,再上几斤牛肉,黑牛也不客气,油饼卷牛肉,连吃了十八张,这才吃饱。


黑牛满意的打了个饱嗝,说了一句:“总算吃了八分饱。”一旁的赵刚吓了一跳,好家伙!一个人吃了十个人的饭,这才八分饱,真是个大饭桶。


黑牛:“不打了,吃饱了我也打不过。谢谢你这顿饭,以后有事的话,只要你一句话,我就过来。”


说完这些话,黑牛迈腿就走。赵刚急忙叫住黑牛


“我看你武艺不错,我给你一个月五两银子,干不干。”


就这样,黑牛成为一万五千名矿工中的一员。


接下去的一个月中,这些矿工的训练强度到达疯狂的地步。


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先进行五公里越野跑,半小时内不到者将被淘汰;


越野跑之后,训练步伐一个小时,六点半到七点吃早餐。


七点整,进行武装行军


武装行军通常为15公里,两个小时内不到者将被淘汰。


九点至十一点,训练站姿。


十一点至下午一点 对练


下午一点到一点半 吃午餐


下午一点半至四点 体能训练


四点 五公里越野跑半小时内不到者将被淘汰


四点半至六点半枪械练习,瞄准练习,实弹射击练习,枪械拆解练习


六点半至七点晚饭时间


这些对黑牛来说并不困难,几乎每项他都排在第一,所以很快就当上了矿工团长,手下管着1000多人。而且,最令黑牛着迷的是,每天晚上七点至九点,都安排了一些体育项目,让这些疲劳的矿工放松放松。


黑牛迷上了一项运动,大家管这项运动叫篮球:比赛时,每队由5名队员组成,场上队员不得少于5名。 两队对抗,每次进攻必须半分钟内完成。


身高体壮的黑牛凭借强悍高大的身体条件成了他们团的正选中锋,成为了矿工团最受欢迎的选手。每天晚上,都能看见黑牛在篝火的照明下矫健的身姿,身板强悍的黑牛每次比赛都能拿到最高分。当然每次最高分都有奖励,一个月下来黑牛已经得了几十两,这些钱黑牛都寄给了家里。


一天下来,训练时间超过十二个小时,苛刻的标准让许多不合格的矿工被淘汰了。据统计,第一阶段淘汰的矿工竟然高达七千人,淘汰比率高达1/2。最后留下来的矿工不过五千人,淘汰率高达2/3。经过一个月的高强度训练之后,矿工们渐渐的适应了,一支铁军的也慢慢的成形了。


看着新兵逐渐成熟,赵刚十分高兴,本来他还担心制定的标准太高,没有多少人通过呢。现在看来,这些新兵的体质完全可以承受这样的训练强度。对于淘汰下来的新兵,赵刚另外编成一军,一万人左右,叫做平寇军,饷银减半每月训练前五百名补进平寇军,最后五百名清退。平寇军也是如此,赵刚这么规定,各军将士自然奋勇争先,唯恐落后。


经过半个月基本训练之后,平寇军开始进行武器射击训练。赵刚回想起自己那个年代的新兵训练,就做了很多耙子,布置在复杂的地形,训练士兵的野战技巧。这样将基础战术动作训练结合起来进行,使新兵在进行射击训练的同时,学习运动、观察、目标识别、判定距离、伪装和隐蔽等技能,提高单兵综合素质。


在凛冽的寒风中,寒冷的冰河里,在宽阔的雪原上,随处可见平寇军龙腾虎跃的身影,而辽阳的老百姓也逐渐熟悉了这支奇怪的军队


经过这次整训,平寇军的面貌焕然一新。部队的行军力大进,战术水平则上了一个层次。


不过这和赵刚手里有些银子有很大关系,赵刚设置了一个周最快进步奖,周最佳奖,以及一个月冠军奖,以班为单位,奖金分别为100两,500两,2000两。考试成绩好就得奖,整个平寇军的士兵都想得奖,每天训练完之后都要加练。眼看的要到月底,大家都憋了一股劲,要拿月冠军。


转眼已经是腊月,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天气到了这时,已经是最冷的时节,每年都有防护不周冻掉耳朵的事发生。其时整个盛京的大股土匪,都被连山关一战给打垮了,小股转到吉林、黑龙江、蒙古等地避风。


但是看赵刚一直没有动静,有些胆子大的就跑了回来,半明半暗的做一些‘小买卖’。赵刚也不去抓,那些土匪见风声松了,又几个月没有收入,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乍着胆子回了老巢做生意。赵刚却几个月都没有出现在人们面前,像是消失了一样。


这时的赵刚已经回到了盛京,岳父张謇将四十五万两的银票交给赵刚:


“赵刚,这是曾将军七拼八凑才筹到的,可以说盛京在几年内都不可能在筹到这么多银子了。你一定要用好这些银子,洋人狡诈,能不能在国内购买重工业的设备。”


赵刚接过银票,面色十分凝重:


“岳父大人,小婿必须要去一次欧洲。前次张之洞在汉口购买设备,因为只有一家供应,无法对比,上了洋人的当。这次小婿到了欧洲,一定多家考察,让他们互相竞争,这样就可以买到便宜的设备。”


张謇点了点头:“我老了,以后的天下是你们的,你就放心的去吧。这里是十万两银子,是我自己的,你拿去用吧,记得早去早归。”


说完话,张謇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在茶几上,眼睛里充满了慈爱。


赵刚看着银票已经说不出话……。


第二天,赵刚带着五十五万两银票踏上了去往欧洲的轮船。在那里,英法德俄都经历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处在最强壮的大工业年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