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百零五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7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天的夜里,我们终于如愿地遁入了山区,虽然这西北的山不像南方那样有密集的植被,但这复杂的山林地形,比之一望无垠,没有多少遮蔽物可言的荒原,对我们这类拼命逃亡的人来说,要轻松和容易许多。总之,从进入山区的那一刻开始,我和郑建军的逃亡基本上算是成功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第三天的夜里,我们终于如愿地遁入了山区,虽然这西北的山不像南方那样有密集的植被,但这复杂的山林地形,比之一望无垠,没有多少遮蔽物可言的荒原,对我们这类拼命逃亡的人来说,要轻松和容易许多。总之,从进入山区的那一刻开始,我和郑建军的逃亡基本上算是成功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越狱逃亡,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它也应该是最后一次。我不是那种喜欢寻求刺激的人,而越狱和逃亡这种运动,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件绝对刺激的事情,更何况,这样的刺激还是与死亡结伴同行的。


在三天四夜的逃亡里,最危险,离死亡最近的一次,是在第二天的夜里。那个晚上,我们成功地摆脱了一直吊在身后的那一个排的武警。正当我们暗自庆幸终于甩掉这个难缠的尾巴,让他们以为我们并没有从这条路逃跑而放弃了对这个方向上的追踪时,我们遇到了一群绝对意想不到的家伙。


那是一群狼,两只眼睛里散发着绿油油寒光的狼。它们拖着长长的尾巴,呲着牙咧着嘴,冷冷地看着两个突然出现在它们面前的人类。


那一片幽寒的绿光让我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即使被称为百兽之王的老虎,在狼群面前也只有逃命的份儿。那不是一只,也不是两只、三只,那是一群,数量至少在30头以上的狼群。


郑建军说,冷静,冷静,千万不要冲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在颤抖,要换在平时,我肯定会笑话他也有害怕的时候。可这个时候,我不可能笑得出来,因为,我也害怕。我想,就算换作任何一个人,在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下遇到一群恶狼,都会从心底感到恐惧吧。


两个人和一群狼开始了静默的对峙,我能清晰地听见狼群粗重的喘息,甚至能闻到被夜风吹拂而来的那喘息中的腥臭,肉食性动物特有的腥臭。


我的步枪中还有28发子弹,如果按一枪一个来算的话,加上郑建军手中的枪,我们能干掉这群狼。可那只能是一种美好地奢望,就算我和郑建军真能一枪干掉一头,可眼前有30多头狼啊,只要它们一个冲锋,我们这两个人类根本就不够它们撕的。所以,我们和狼群开始了对峙,按照野外对付狼的常识来说,我们这时候应该升一堆火,野生动物都怕火。可问题是,现在我们根本就没有生火的条件,更何况,我们还是逃犯,只要一生火,追兵不用多久就能赶过来。虽说被他们抓回去总比被这群狼撕成碎块吃进肚子里强,可是,就算等离我们最近的武警赶过来的时候,我们这两个大活人,恐怕早就进到狼肚子里去了吧。


怎么办?我心里一直在思索脱身的对策。跑?就算我跑的再快也快不过四条腿的狼。打?两个人对付30多头狼,虽然我们手上有枪,可如此近的距离,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会是什么后果。还有就是,我们怎么会突然遇到狼群?以我和郑建军的直觉,不可能对这样的危险一点感觉都没有。


郑建军问我在想什么,我说我在想为什么会突然遇到狼群。我的回答让他也沉默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是啊,怎么会突然遇到狼呢?而且,事先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奇怪,奇怪!”


没有理会他的自言自语,我继续我的思索。我在回忆我野外生存课上,教官曾经介绍的有关的狼的一切。人们都认为狼的天性里带着残忍,或者说,所有肉食性野生动物,也就是说能对人类造成危害的动物都是残忍的。可实际上,并不是如此。不管是以残忍著称的狼,还是百兽之王的老虎,以及丛林中天生的猎手猎豹,它们一般只在肚子饿的时候才会向别的动物发起攻击,因为它们要填肚子。还有一种情况它们也会发起攻击,那就是有别的动物侵入了它们的领地。为了捍卫自己的地盘,几乎所有的野生动物都会毫不犹豫地向入侵者发起进攻。那么,我们现在遇到的是哪种情况呢?


这种静静的对峙已经持续了10多分钟,狼群依然没有动,依旧只是用那惨绿的目光盯着我们。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了那头站在狼群中身形最为高大魁梧,眼睛中的绿光也是最深最亮的头狼,它是这群狼的首领。它在狼群中静静地打量着我们,充满了警惕。是的,它的眼中流露出的是对未知的警惕,而不是对于猎物的那种杀意。


我猛然间想到,对于这些从来没有见过人的狼来说,人类对于它们是种未知的存在,而任何一种动物,对于未知的东西,天性里都有着一种恐惧,恐惧之后才是好奇。也就是说,它们也同样在害怕我们。因此,这个时候,我们绝不能露出一丝的胆怯和软弱,因为狼这东西和狗一样,都有着仗势欺人的臭毛病。


突然,狼群中的头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狼嚎,它是在警告我们不要试图入侵它的领地?还是在向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挑战?而我们,应该怎么做?后退?那这些畜生不会放过吃夜宵的机会。应战?开玩笑,两个人对30多头狼?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一直这样对峙着也不是办法,如果就这样跟这群畜生耗着,时间一长,它们就会觉得这两个家伙根本对它们根本就没什么威胁,那时候,危险的就该是我们了。


我突然想到老洪曾给我们讲过的那个故事,那个神秘的“峡谷”部队里,一个蒙古族老兵一个人拎着把开山刀吓跑了七匹饿狼的故事。当然,我不会认为我和郑建军两个人能吓退面前这30多头狼,我还没有那么傻。之所以会突然想起这档子事,是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恒古不变的道理,这道理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这八个字都是自然界里所有生物的生存法则。


那么,怎样才能让这些狼觉得我们是比它们更强大的存在,让它们害怕和退却呢?自然界所有的生物都有惧怕强者的通病,因此,在同类之中,最强的那一个便能成为一个群落的首领。也就是说,眼前的狼群,它们中最强的一个,就是那个向我们发出不知道是警告还是挑战嚎叫的头狼了。如果,我们能干掉它们的头儿,剩下的这些狼会不会因此而惧怕我们?


老实说,这想法很冒险,如果狼群因为我们杀了它们的首领而老羞成怒,誓要撕掉我俩雪耻的话,我们没有活下去的机会。这种可能性相当的大,毕竟我们面对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狼,狼的天性里有着几近疯狂的嗜血和凶残。


正当我犹豫着到底是不是要杀掉它们的首领以震慑狼群时,头狼又伸长了脖子长长的嚎了一声,而随着这一声狼嚎,一直冷冷地注视着我们的狼群开始向前移动,一步一步,伴着粗重喘息的移动。


我们慢慢退,实在不行就开枪,郑建军轻声说道。然后,我们开始慢慢地后退,一步一步,小心而又谨慎,生怕因动作过大而激怒了眼前的狼群。


人和狼之间依旧保持着静默的对峙,只是,这对峙的阵线在缓慢地移动,狼群在前进,而人在后退。无可否认,我的心里很紧张,手中的枪被我攥得紧紧的,搭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已经快不受我的控制,要将扳机压下去了。


“放松!放松!”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紧张,要冷静,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冲动。


见到两个不速之客开始后退,头狼又是一声长长的嚎叫,这声凄厉的狼嚎落在耳里是如此的令人心惊胆战,让我差点就忍不住扣动了扳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往前推进的狼群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所有的狼都昂起头对着夜空长嚎。


它们这是干什么?我不解地盯着眼前这仿佛精力过剩,要靠嚎叫来发泄的狼群,搞不懂它们这是什么意思。


“虚惊一场!”郑建军突然说道,说完,还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什么?”我问道,不明白他这么说的意思。


“没什么,就是虚惊一场。”他轻声说道,“走吧,还是慢慢地后退,它们应该不会再前进了。”


虽然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可见他又开始缓慢地后退,我也只好跟着,只是,我依旧死死地盯着那已经停止了嚎叫,正用绿油油的眼睛注视着我们的狼群。


狼群果然没再前进,只是,那头狼又伸直了脖子对着天长长地嚎了一声。这一次,我似乎听明白了这嚎叫里的意思。那是胜利的宣言,仿佛在告诉的它的臣民,入侵者已经被吓退了,也仿佛是在警告我们,不要再进入它的领地。


我们在狼群的注视下继续后退,直到再看不到那惨绿的,令人骨头发寒的绿光,我和郑建军才转过身拔足飞奔,而等到我们觉得已经跑得足够远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从心底泛起的疲惫和脱力的感觉,让我们不由自主地瘫在了地上,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


等缓过劲儿来时,我和郑建军一人点了一支烟开始死命地抽,似乎那燃烧的烟雾能消除我们心底的后怕一样。随着心情渐渐从紧张中恢复过来,我也想通了狼群为什么会放过我们。原因其实很简单,忙于逃命的我们闯入了这群狼的领地,对于入侵者,狼群当然不会对我们视而不见。所以,它们要将这两个胆敢侵入它们的地盘,打扰了它们休息的不知名的入侵者赶出自己的领地。


我们的镇静救了我们,如果当时我们表现的惊恐和慌张,那这些食肉的恶狼肯定会冲上来将我撕成碎块吞下肚去。但是,我们的镇静让它们看不透我们的底细,所以,它们选择了示威,将这两个闯进了它们领地的入侵者吓退。


郑建军说,兄弟,咱俩的命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对于他的感慨,我只有苦笑的份儿,这也叫命好?命好的话就不会碰到这档子事儿了。这样的好命,不要也罢。不过,想归想,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掌管幸运的女神,又一次照拂了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