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经过不到一个时辰的激战,新组建的东北新军力压载勋的三国部队,取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不仅将存在仅几个月的大金政权给废掉了,而且还给北极熊和小日本以沉重打击。小日本派到东北的大量玄洋社成员也大都成了俘虏,俄国支援的大量枪炮也都成了东北军的战利品。他们期望借中国发生内战的机会,以坐收渔翁之利的美梦也彻底破灭了。现在有盛京军区的大军驻守东北,该轮到小日本和北极熊如坐针毡了。

借胜利的余威,董福祥也趁机将大量部队部署在了中俄边境的重要地区,密切注视俄国和小日本的不轨行动,以保卫北疆的安全。东北形势的剧变,无疑对东北亚的政治格局有很大的影响,先前俄国和小日本这对死对头都想独吞东北,因此摩擦一直不断,有几次都差点兵戎相见,关系一直不佳。但大清的突然崛起,着实让他们吃惊不小,这样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他们也渐渐地把矛头对准了大清,开始背着大清作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如何煽动朝鲜的开化党反清,如何利用大西伯利亚铁路的优势对大清进行封锁,如何实现日俄两国军队借朝鲜登陆大清等等。总之在未来几年里,日本和俄国会越走越近,大清和俄国或小日本甚至日俄联军不可避免将有一场恶战。在后文中,我们将会详细分析日本和俄国的军国主义走向,以及大清与他们对决的经历。

光绪早就料到小日本和俄国会穿一条裤子,为了防患于未然,光绪才特意将盛京军区打造成大清最强最大的军区,将北洋海军打造成实力最强的无敌舰队!就在董福祥在东北战场上连连报捷的时候,光绪也早已为东北军准备了最好的奖励,那就是在未来一年之内为其余三个师配备最先进的武器装备,由朝廷拨巨款将其余三师缺少的炮兵团和骑兵团等尽快组建完毕。为了表示自己抗击倭寇和北极熊的决心,光绪特地命军机处和克虏伯远东公司签署了一项数额达一千万两白银的合作项目,合作的内容大致是要求克虏伯公司为大清的五个主要军区以及北洋海军和南洋海军等四支海军的主要舰艇提供最先进的大炮。另外光绪命令江南制造总局等几家大清著名的兵工厂加紧仿制外国先进的枪械,以尽快更新那些已经老化的枪支。就这样在光绪的大力支持下,大清的军事逐渐走上了正规。

东北军的异军突起,也为光绪进行军事改革提供了丰富的经验,为了使得其他军区也能尽快和国际接轨、采用现代化的治军方法,光绪特地向各军区下旨,命令他们以东北军的编制和选才办法为样板,尽快剔除传统治军模式的弊端,积极打造出一支全新的现代之师来。

聂士成、左宝贵、刘铭传等人接到圣旨后,立即组团参观东北军的模式,回到军区后,积极总结经验并结合自己军区的实际,也很快都完成了对军区的改造,在经过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五个主要军区都改造完毕,建立了师旅团营的现代兵制,步兵、炮兵、骑兵、工兵、通讯兵一应俱全。有的军区还注重发挥士兵的特长设立了狙击营等特殊兵种,将那些枪法比较准的、扔手雷比较远的统统聚集起来组织了几个营。

看到各军区都竞相展示自己的新面貌,光绪极为高兴,他心想如果以前大清就有这些精兵的话,列强还怎么敢在大清的地盘上耀武扬威呢。新军的迅速崛起,也使光绪更加下定了裁撤传统军队的决心,为了节省国家开支并使得新军能有用武之地,光绪开始考虑解散八旗军了。先前光绪之所以迟迟不动这些八旗兵,主要是担心这些娇纵惯了的士兵会滋惹是非,引起内讧,自己无力镇压他们。现在不同了,自己不仅组建了一支完全听命于自己的皇家陆军,而且载勋等人的被捕也起到了很大的威慑作用。为此光绪不失时机地公布了解散八旗军的圣旨。

对八旗军的状况,光绪是比较了解的,这支军队和绿营相比好不到哪儿去,由于八旗军的人员大都是满人,自他们入关成就了帝业后,他们堕落的速度简直快的惊人,起初还骁勇无比的军队在经过多年的娇生惯养之后,逐渐成了大清的一群寄生虫,不但无力承担保卫国家的重任,反而成了国家的累赘,每年都耗费了国家大量金银。因此在新军已经形成气候的情况下,这些旧军队绝对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起初光绪还打算仿照裁汰绿营的方式,实行逢十抽一的方式,从中选出一些稍微优秀的士兵来,但是八旗军的现状实在太让人愤懑了,即使采取逢二十抽一的方式,也选不出来几个士兵。于是光绪断然宣布:八旗军就地解散,朝廷为他们每人发放二十两白银安家费或者赏良田十亩,让他们回家好好过日子去了。

光绪的诏书下达后,立即在满人中间引起了一阵骚乱,他们纷纷斥责光绪忘本,称早晚有一天满人的天下将会被汉人吞噬,因此一再指责光绪是满人的罪人。对于他们的指责,光绪充耳不闻,他知道这些人也就是不适应特权一下子被剥夺了,叫几天就没事了。如果再胡搅蛮缠,光绪一怒之下将会剥夺他们的安家费,让他们彻底沦为流浪汉。正如光绪所料,这些人嚷嚷了几天之后,也都乖乖地回家务农去了。

裁汰完八旗军之后,光绪又对地方的乡勇进行了整顿,将其更名为民兵,并规定民兵是国家军队的后备力量,每个省都必须维持一定数目的民兵,对于民兵每年也要进行系统的训练,忙时回家种田,闲时参加训练,这样遇到战事的时候,就可以迅速为正规军提供强大的后备力量。当然对于对那些地痞流氓之类的混混,光绪严令一定要清除出民兵的队伍,以防他们会成为害群之马。

这样经过将近一年的改革,大清的军事逐渐走上了正规,昔日腐朽不堪的军队也逐渐变成了骁勇善战的皇家陆军。大清军队的突飞猛进开始让列强赶到心惊胆战,他们大清国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见人欺的东方睡狮,他已经睡醒了,并再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一只猛狮。对大清交往比较多的英国、法国等都对大清的未来以及他们在大清的利益表示了严重关切,他们认为如果大清再照现在的势头发展下去的话,自己的利益将会被剥夺,在利益熏心的驱使下,英国开始和小日本勾结,企图通过武装小日本牵制大清,而法国由于实力有限,在外交政策上有点踌躇不前,他想同大清建立良好的外交关系,但又和德国夙怨未了,不希望德国在中国的利益得逞,因此法国的外交和历史上的差不多就是继续走遏制德国的路线,这样它和俄国以及英国结盟也就在所难免了,欧洲一战爆发的隐患也因此埋下了。对于世界局势的演变后文将会仔细揭示,和历史不同的是,这次大战的爆发将会脱颖而出一个崭新的角色,那就是大清。对于大清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战争的深渊又是如何一步步地成就伟业的,后面会有精彩讲述。

虽然现在大清的军事实力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这个发展是通过超高投入的代价换来的,在不到一年的军事改革中,光绪一共拨出银两五千万两之多,另外还有数不清的粮食等供给。可以说光绪为了发展军事几乎将大清的国库都给掏空了,可以说大清军事的突然崛起是建立在高投入高消耗的基础上,依据大清现在的国力,这样如此大的消耗经历一两年也许能撑得住,但要长期维持大清的军事势必比登天还难,大清虽然地大物博,但不可否认的是,大清的经济现在还处在比自然经济略高一点的经济层面上,它不想英国那样拥有世界工厂来支持其发展军事,它也不像法国那样拥有那么多的高利贷利润来发展陆军。大清惟一能做的就是一点海关税和大量的苛捐杂税,所以说如果不改变大清的经济局面的话,大清在各方面的进步将只会是昙花一现、虚假繁荣而已。

长期地向老百姓伸手要钱,也许短时间内可以,但长此以往地话,老百姓就会挣断最后的忍耐极限,而揭竿起义之。历史的苏联就是如此,虽然苏联的军事实力和美国有的一拼,但是苏联的军事是建立在涸泽而渔的基础上的,是建立在小农的大力支持上的,但久而久之小农们就厌倦了这种紧巴巴的日子,这样苏联的根基就开始有点动摇了,后来在与美国的经济竞争中就开始走下坡路,再后来就不可避免地走上了解体的不归路,苏联和美国的对抗中之所以会输并不是输在军事上,而是输在经济上,是苏联经不起长期的消耗而拖垮了自己。

现在大清的发展就是建立在这种涸泽而渔的基础上的,国家经济一塌糊涂,大多百姓还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试想一下在未来与强国的竞争中,大清能支撑多久?也许过不了几年,刚刚筑就的大清王朝又会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了,因此大清要想永远屹立在世界强国之林,仅仅有强大的军事还是不够的,还必须有超强的经济实力,还必须让老百姓过上殷实的生活,这样大清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强国。

对经济的发展是国家的重中之重这一道理,光绪是再清楚不过了。因此为了长久之计,光绪趁大清的军事略有好转且国际形势还比较稳定的环境下,及时地将国家政策的重心从军事转移到了经济上。经过和众臣商议,光绪决定从三个方面发展经济,一是积极和德国的企业联合开发兵工厂所需的煤铁等原材料;二是出台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吸引外资和国内巨贾的资本建立一批民用工业,适当地支持民族经济的发展;三是尽可能地减轻农民的负担,积极地为那些无地少地的百姓分配一些土地,让他们尽快摆脱贫穷的困境,同时制定政策,对拥有大量土地的地主和豪绅甚至是皇族等的地产一律不再免税,并把先前实行的按人头征税一律改为按地征税。

拟定好这三条大框架之后,光绪就开始大张旗鼓地进行经济改革了,由于经济的发展时刻都离不了对煤铁资源的利用,加上煤矿、钢铁等的开采都事关国计民生,因此光绪对这些资源的开采都特别的重视,鉴于大清在开采矿产资源技术上的落后,光绪特地和德国的西门子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希望借助西门子公司的先进技术大炼优质钢铁,以为远东克虏伯公司、马尾船厂以及大清的兵工厂提供优质的钢铁,用以制造优质的大炮、甲板以及枪械等。为了表明合作的诚意以及光绪大炼钢铁的决心,光绪特地命人在盛产铁矿的冀东—北京一带选址建立北京钢铁有限公司,在攀枝花—西昌一带建立了攀枝花钢铁有限公司。通过这两大公司为南北兵工厂和企业输送优质钢铁。

这一年对洋务颇有贡献的张之洞也上书要求在湖北建设铁厂,光绪明白张之洞的汉阳铁厂也快开始动工兴建了。在中国历史上,张之洞在湖北兴办的汉阳铁厂是极为重要的实业。这与张之洞的洋务头脑是分不开的,早在抚晋期间,张之洞就认识到进口洋铁非强国之道,萌生建立近代化铁厂的意念。督粤之后,提出在广州城外兴建铁厂的计划,并电告出使英国大臣刘瑞芬及后任薛福成,向英订购铁炉二座。该年底,张调任湖广总督,随即将拟建之铁厂移至湖北。经过一段紧张的建设,炼铁厂、熟铁厂、贝色麻炉钢厂、马丁炉钢厂、钢轨厂、钢材厂等十个分厂建成,并于次年投产。汉阳铁厂是中国乃至亚洲第一家集冶铁、炼钢、轧钢于一厂的现代化钢铁联合企业,比日本投产的八幡制铁所早十年左右。一位外国观察家对当时汉阳铁厂的描述是:“烟囱凸起,矗立云霄”“化铁炉之雄杰,辗轨机之森严,汽声隆隆,锤声丁丁,触于眼帘、轰于耳鼓者,是为二十世纪中国之雄厂耶!”由此可见汉阳铁厂在中国的历史地位。当然由于专制官办体制的腐败无能,铁厂从投产之始便财经亏损,以后更是捉襟见肘,没过多久也就破产了。汉阳铁厂的失败并不是张之洞的错,而是大清体制的弊端筑造的,现在由当代的光绪执掌大清的朝政,汉阳铁厂难道还会重复历史的厄运吗?相信这是光绪绝对不允许的,因此面对张之洞的请求,光绪给予了大力支持,立即奏准。并建议其购买德国先进的炼铁炉,采用德国先进的炼钢技术,这样三家以德国技术为依托的钢铁公司就在大清拔地而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