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些穿梭于红尘中的忙碌身影,在慵懒疲惫的夜幕下静静地隐去,隐去的还有一天的浮华,一天的喧嚣,一天的热浪,一天的奢望。留下的,是我真实的灵魂和澎涨的寂寞,像幽灵般赤着脚在幽长漆黑的寂寞里散乱地舞蹈。

思绪在空洞的天体里飘摇,眼波在寂寥的尘世间迷离。我想找到光阴的影子,想知道它家住何处;我想寻觅太阳的方向,想知道它从哪条路线逃逸;我想搜寻时间的轨迹,想知道时间是怎样的滑落。可是,我的能力是如此的有限,我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岁月的蹉跎,时光的折磨。唯一使我快慰的是,窗子开着,至少,我还可以看到窗外的死寂,还有在夜里独自行走的我的灵魂,静静地守候着属于我自己的寂寞。

院子里嫩绿的草皮上欢跳的鸟儿不见了踪迹,喧哗的人群在睡梦中沉去,树在悄悄地打着盹,远处野地几声零乱的犬吠……只有小河似乎不知疲倦地唱着,唱着,细听那唱词,寥寥的,全是空寂。我以为我努力了,我以为我竭尽全力了,我甚至以为我的双手已经触摸到成功的翅膀了,可是,夜静更深的时刻,我仍然是那样力不从心,似乎怎么也抓不住一点点的东西,伸手一握,展开手,看到的,全是空寂。

那些逢勃呢,那些在空中欢唱的云雀呢,那些居高临下的森林之王呢,它们到哪里去了?空寂,无尽的空寂,在经过黑夜地浸染和滋润之后,在我体内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迅速地漫延生长,像燃烧一片茂密的森林,将一切灰烬成荒芜。

人生的计算器要怎样计算才有意义?人生道路要怎样走才能到达渴望的彼岸?我人生的试卷上找不到正确的答案。你可知道,一个活到六十岁的人,除去休息睡眠和幼儿生长的时间,一生工作的时间只有八年,八年,真的好短,短得只有仰息之间。想到这个数字,悲观、失落、无奈、甚至恐慌,全都涌上心头,沉沉的,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时钟在我的叹息之间,悄悄地又剥夺了我一部分光阴。望着它,我又多了一分叹息,我知道的,对于时钟来讲,住在繁华闹市和住在雪域高原又有什么区别?

夜的空灵撕毁着我的热望,空灵的鬼魅无情地将死寂拉长。黑夜里,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我在飞往光明的路途中,悲壮地在空寂的灰暗中舞尽一生的美丽。人为什么活着,魂为什么游走,我的快乐为什么在黑夜中只剩下狰狞的面容?我的快乐啊,我只求你,千万不要放开我的手。

本文内容于 2007-7-14 16:47:55 被一抹嫣红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