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五十七章 穷途末路

李梦 收藏 1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经过近一个月的准备,董福祥让东北新军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战斗力迅速提升。养兵千日用于一时,看到麾下斗志昂扬的精兵,董福祥仿佛已经看到东北新军大胜载勋逆贼似的,满脸的喜悦。虽然他知道东北军的实力要强过对手,但在没有决出胜负之前,他一再告诫徐邦道、寿山等人万万不可轻敌,因为对方是受日俄两大国支持的联合部队,实力不容小觑。

因此董福祥在命令第一师向前推进的同时,也不忘派遣传令兵叮嘱他们戒骄戒躁,千万不可有轻视敌人的想法。此时的季节已经是盛夏了,所以东北的寒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士兵们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可以从容地向中俄边境集结。在细微的和风吹拂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但是又有谁能知道在这祥和气氛的背后,一场铲除逆贼的大行动已经缓缓拉开了帷幕。

此时载勋也已经做好了临战前的一切准备,在得知自己另立中央的行为已经被光绪得知后,他也不再隐蔽自己的险恶用心了,就在半个月前他正式向全世界宣布,说他已经成立了大金政权,并自称是大金帝国的皇帝,并称自己才是满人的真正后代,对于光绪这个囚禁太后、诛杀亲臣的暴君,人人都可以诛之,载勋还一再呼吁希望与世界上其他国家建立平等的外交关系。但是由于这一政权只不过是世界海洋中一叶不为人注意的扁舟,因此他叫嚣了几天也没有获得大的什么支持,只是得到了俄国旗下的一些伪政权的承认。

但是即使如此,载勋另立中央的决心并没有丝毫受到影响,因为他知道即使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承认自己的政权,俄国和日本也不会对自己撒手不管的,因此载勋在北极熊和小日本的支持下,也就不断地兴风作浪了。但是经过军机大臣张濯与俄国驻大清公使的严正交涉后,俄国为了避免惹起不必要的争端,使得对载勋的支持也就变得更加隐蔽起来,也极不情愿地把载勋的势力“驱逐”出了俄国,这样也就迫使载勋把自己的部队拉倒了中俄边境线以内,即东北境内。由于载勋这小子比鬼还机灵,在被迫撤出俄国后,他立即寻找有利的地形,依山安营扎寨。

载勋的公开宣言严重激怒了光绪,他知道载勋现在的行为不能仅仅归结为玩火那么简单了,他所作的一切是在背叛国家、背叛民族,他已经间接充当了日本和俄国的走狗,对这样的民族败类是可忍孰不可忍,唯有将其碎尸万段,才可以解民族之气。为此光绪严令董福祥一定要尽可能地活捉载勋三兄弟,以让他们在全国人民面前谢罪!

接到光绪的指示后,董福祥的大军突的也更加靠前了。此时第一师已经驻扎在距离载勋的军营不足三十公里的地方,安营扎寨后,徐邦道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他发现这一带的地形以丘陵为主,但也有一些海拔在五百米左右的山头,远处载勋的军营就是依山而建,有几座大山作为他们的屏障,他们的军营像星罗棋布似的散布在山上和山脚下,既有着居高临下的天然优势,也有着攻守俱佳的人为优势。

徐邦道心想看来载勋这小子是早有准备啊,咱们远道而来,他们以逸待劳,再者我们的军营都是安扎在这些低矮的丘陵旁边,只要他们仔细观察一下,所有的目标都完全暴露在他们眼皮底下了,现在咱们在明处,载勋那小子在暗处,如果再向前突进的话,万一敌军炮击咱们,形势就对我们大大不利啊。徐邦道命令全体士兵就地休整后,就立即召开会议,商量歼敌之策。在会议上,有人主张猛突,以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敌人消灭,但此举也只是一厢情愿而已,现在敌军已经做好周密部署,正巴不得你陷进来,所以盲目的进攻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人主张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然后再用骑兵团快速反击,以冲垮敌人的军营,然后趁乱让大军压上消灭敌人。

此举固然可取,但也有一定的风险,那就是如何把大清的炮兵团调到前线去,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我们的兵力深入到敌军的射程范围内,敌军就会给我们以猛烈的痛击,这样弄不好就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损伤。依徐邦道的想法最好能对敌军形成多线夹击之势,既有正面的进攻,也有两翼的夹击,如果再让敌军的后院起火那就更好了。

实际上众人也都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此举有点一厢情愿的味道。要想四面出击剿灭敌人,本方军队就必须经得起消耗,然后长途奔袭绕过敌军的封锁线,之后才能在敌军的后方插上一把匕首。同时正面的掩护也必须尽可能地牵扯敌人的兵力,让他们把精力都放到正面。仔细思考了一下作战的难度,众人觉得趁现在敌军只龟缩在方圆不到五十公里的范围时,可以尽快地利用自己的骑兵优势,把士兵安插在敌人的后方。然后再命令两个团的兵力星夜兼程,尽快向敌军的两翼移动。

徐邦道之所以会如此布置兵力,一方面在于敌军不敢贸然出击,只是龟缩防守,另一方面徐邦道也不希望给载勋三兄弟留后路,让他们从后方逃到小日本或俄国,他希望能一举歼灭反叛势力,并擒获载勋。

但是就这种完全之策也有着极大的风险,那就是俄国要是万一翻脸出兵支援载勋,第一师应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并非是假设的,而是已经存在了。据派往前方探查敌情的探子回报说,载勋现在已经派人前往俄国求见康斯坦丁,请求他们往中俄的边境线集结重兵,载勋的用意很明显,即使俄国不出兵直接援助他,也会间接让大清的军队感到忌惮,同时为他们赢得反击的时间。

实际上,针对大清发生的这场内乱俄国应该如何应付,俄国当局内部也是意见不一,有人认为在俄清关系日益冷却的情况下,俄国不应再养虎为患,应该想法设法阻挡大清的崛起,从而保障俄国的既得利益。但是有人却极力反对,他们认为虽然俄清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但通过发生战争的方式解决两国争端,俄国未必能占到便宜,现在的大清在光绪的改造下已经不是昔日一味妥协求和的政权了,万一弄不好,俄国也会被拖入战争的深渊,可现在俄国的实力已经经不起战争的消耗了,所以他们认为犯不上为了载勋而和大清大动干戈。大家争论来争论去,意见一直很难同意。最后康斯坦丁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毅然决定派出一个师的兵力驻扎在俄国靠近边境线的地方,他们打出的口号是,避免战火烧到俄国境内,以保障本国人民的人身安全。其实这是康斯坦丁的狡猾之举,虽然俄国的军队不会介入战争,但是有他们驻扎在载勋军营的后方,既可以对载勋起到鼓励和支持的作用,又可以随时探知大清军队的移动方向,以为载勋提供军事情报,由此可见康斯坦丁的险恶用心。这样经俄国陆军部研究决定,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就开始往距离载勋军营大约五十公里左右的方向集结过去了。

在得知俄国已经往边境线调遣军队的时候,徐邦道对俄国的行为提出了严重的抗议,并向他们声明这是中国的内部争端,俄国不应介入其中,万一引起不必要的摩擦,一切后果大清概不负责。对于徐邦道的声明,俄国方面也积极回应说,俄国只是出于保障本土安全,无意干涉战争。

俄国无理的屯兵,使得事先计划好的四线包抄战术不得扔在一边。为了防止俄国势力滋惹是非,徐邦道在向董福祥请求增援的同时,命令骑兵团以最快的速度向敌军的两翼移动,以赶在俄国军队到位之前,占据有利的地形并随时准备发动袭击。骑兵团接到命令后,立即快马加鞭从东西两个方向向敌军的大本营进发。在骑兵出击的同时,徐邦道命令三个炮兵团和三个步兵团趁着夜色再向前推进二十公里。经过夜间的快速奔袭,士兵们凭借着坚强的毅力,终于在天刚朦朦亮的时候,突进到距离敌军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并以最快的速度隐蔽到了一些丘陵旁边和山沟里面。

也许是天公有意帮助正义之师,昨天还很晴朗的天气,今天竟然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大雾,为了抓住这有利的战机,徐邦道首先警卫连打前站探查敌情,以防敌军也企图趁大雾前突,然后命令炮兵团和步兵团鼓足精神,准备好干粮再向前突进五公里,以在大雾散去后,给敌人棒头痛击。

在徐邦道的鼓励下,大军又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突到了敌军大营不足四公里的地方。趁大雾还很大,徐邦道急忙命令士兵埋灶做饭,并抓紧时间进行休整。

大约在下午四时左右,茫茫大雾终于开始慢慢散去,敌军山上的大营也若隐若现了。这时奉命打探情报的探子也都回来了,据他们探知,最近两日载勋的大营并没有往外派遣军队,只是布置的岗哨比以前严密了些。还有一条更令徐邦道兴奋的消息是,俄国那些老兵并不想真刀真枪地为载勋卖命,他们除了整日在军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之外,很少参加军事训练,因此表面上载勋的实力很强大,但里面矛盾不断,也就是一盘散沙。

傍晚时分,徐邦道得知从骑兵团处得知俄国的大军还没有进入驻地,骑兵团已经占据了有利位置,只等徐邦道下令进攻了。看到各线已经部署完毕后,徐邦道让前来支援的寿山的第二师升上自己师部的旗子,以迷惑敌人,然后命令第一师的炮兵团和步兵团趁天黑以后再向前前推进二公里,这样敌军的大营就完全在射程之内了。

此时天已经很黑了,对面的大营也都升起了火把,这无形中也给第一师的炮击起了照明的作用。徐邦道通过传令兵向三路兵马传令,在八时发动总进攻,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八点左右,只见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紧接着十多门75mm的克虏伯大炮就轮番轰炸了起来,顿时火光映红了半边天,哭爹喊娘声也不断传过来。此时正是敌军用餐的时候,他们没想到对方的大炮会飞过来,因此当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有一大批人倒地了。载勋也被徐邦道给突然打懵了,不过好在他事先有准备,稳定心神后,他立即命人开炮还击,就这样他把俄国赠送给他的近五十门大炮全部用上了,经过猛烈还击后,终于把徐邦道的炮兵团给压了下去。载勋看到徐邦道如此不堪一击后,不禁大笑道:“还王牌师呢,简直不堪一击。”

可他还没高兴两分钟,忽然又听见自己的队伍大乱了起来,还没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两队骑兵就已经从大营的左右两翼杀了过来,载勋立即下令拼死抵抗,正当载勋的大军穷于应付的时候,正面徐邦道的大军又在炮火的掩护下像潮水般杀了过来,不得已载勋又赶紧命炮兵开炮射击,但由于俄国赠送给载勋的大炮都是一些旧炮,且大多都是固定在炮架上的,不好移动,且对近距离的目标缺乏准头。因此尽管他们的炮火猛烈,却起不了很大的作用,只能是浪费炮弹而已。看到自己已经遭受三面夹击的时候,载勋却并没有惊慌,而仍然沉着地指挥战斗,就当徐邦道的大军近在咫尺的时候,忽然从载勋的军营腾空升起了三颗信号弹,载勋得意洋洋地说:“徐邦道,就你会利用大雾啊,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就在徐邦道利用大雾向前推进的时候,载勋也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抽调出一部分军队埋伏在了徐邦道大营的周围,他的目的是希望包围徐邦道,然后来个大歼灭,这也算是一个杀招了。可三颗信号弹响过之后,载勋却没有听到从远处传过来的喊杀声,这一次载勋不禁有点傻眼了,莫非自己的大军遭到意外了。

果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就在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军队调到第一师后方的时候,无意中却被马玉昆第三师的侦察兵给探查到了,就这样马玉昆就将计就计来了个反包围,这样载勋的大军还没来得及投入战斗,就已经被冻结了。冻结敌军后,马玉昆也立即率兵绕到了载勋大营的后方,这样就来了个四路围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