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五十五章 叛乱风波

李梦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size][/URL] 当载勋得知光绪即将对东北的驻军进行大换血的时候,他觉得应该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抢在光绪的前面把东北的兵权控制在自己手里,为此他也不住地对刘盛休进行疯狂的金钱和官职诱惑。当得知董福祥确实要来东北扫除军队中一切流弊的时候,刘盛休也极为恐惧,他担心自己会因此而丧失兵权和一切发财的机会,这样的人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当载勋得知光绪即将对东北的驻军进行大换血的时候,他觉得应该把握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抢在光绪的前面把东北的兵权控制在自己手里,为此他也不住地对刘盛休进行疯狂的金钱和官职诱惑。当得知董福祥确实要来东北扫除军队中一切流弊的时候,刘盛休也极为恐惧,他担心自己会因此而丧失兵权和一切发财的机会,这样的人之所以屡屡错过改过自新的机会,主要是疑心和贪心太重,如果他有勇气将自己以前做过的坏事向朝廷澄清,并把载勋的反叛行为如实禀知朝廷,相信朝廷也会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的。

刘盛休私下里也曾经想过自首,但他掐指一算自己的罪过实在太大了,倒卖军火、克扣军饷、侵吞朝廷下拨的用于购买军火的经费,肆意挑拨奉淮两军发生武斗以排挤左宝贵等人,平时放任部下胡作非为,军队训练废驰。这每一个过失都是砍头的大罪啊,所以刘盛休犹豫了再三,也没有拿出男人敢于顶天立地的勇气来,而是一再地让贪生怕死把自己给逼进了死胡同,终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载勋疯狂的金钱诱惑和刘盛休自身胆怯心理的双重作用下,刘盛休仅有的一条心理防线最后被攻破了,他下定决心投靠载勋,去享受荣华富贵,去做他的护国大将军。

打定主意后,刘盛休暗地里将几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将领请到了家里,不温不火地向他们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打算。众人一听都大为吃惊,心想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满门抄斩,因此大家都显得有些犹豫。刘盛休看到后,愤愤地说到:“各位兄弟,刘某也是念在咱们兄弟的情分上才给你们这个机会的,不要忘了你们过去都做了些什么,如果这些都让朝廷或即将上任的西北魔王知道了,你们会有什么下场。载勋的实力现在虽然抵不上光绪,但他后面有日本和俄国支持啊,如果这两个国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载勋,大金政权早晚有一天就会取代大清政权,即使日后大金不幸失败了,咱们也可以逃到日本和俄国避难啊,清政府也不敢把咱们怎么样。各位兄弟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后路吧,俗话说当断不断必被其乱,这个让大家足可以享受高官厚禄的机会很可能会稍纵即逝啊。”

“刘提督,这可是背叛国家的大罪啊,咱们以后可能要背负千年的骂名啊,在下认为这也许是咱们改过自新的一个好机会呢,虽然咱们以前做了许多丑事,但只要咱们勇于向朝廷请罪,并将载勋的卖国行径给抖落出来,相信朝廷会饶咱们一命呢?”

“相信朝廷会饶你一命,你们别再天真了。知道你们过去都做了些什么吗,倒卖军火、侵吞军饷,这可都是杀头的大罪啊。你们想想看,那个连慈禧都敢囚禁的昏君会大发仁心放过你们一马吗,你们知道其他地方的军事改革,有多少人被杀头了吗,你们很快就将大祸临头了,竟还做黄粱美梦呢,我劝你们还是早点为自己后半辈子打算一下吧,趁现在朝廷还没有发觉咱们的丑事,咱们也好尽快溜之,载勋亲口告诉我说,凡是愿意投奔他的,一律给予高官厚禄。并愿意帮助你们尽快将家眷转移到俄国境内,以免除你们的后顾之忧,不知道你们有何打算?”

众人一听刘盛休说的也不无道理,现在这年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朝廷把咱们逼到这个绝路上来了,咱们也只能孤注一掷、倒打一耙。权衡利弊得失后,这群逆贼终于下定决心投奔载勋,出于对他们的奖赏,刘盛休每人赏给了他们十万两银子,以作为收买他们的奖励。

接到刘盛休率众将投诚的消息后,载勋等人非常开心,他也开始积极酝酿起自己的东北计划来,按他的计划是希望能把东北的大半军队收拢倒自己麾下,然后趁东北兵力空虚的时候杀个回马枪,占领东北。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他的方案还没有出台的时候,董福祥就已经在走马上任的路上了,再把军队拉走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载勋只得改变方案,先让刘盛休等人利用淮军和奉军之间的矛盾,制造一些摩擦,以给董福祥制造麻烦,待两军对垒的时候再寻机刺杀董福祥,然后再做占领东北的打算。

部署完毕以后,刘盛休先试探了一下董福祥的口风,发现此人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严格执行光绪整顿军队命令的狂人,而且对他非常不屑一顾,厚待前将领左宝贵的部下,而一再为难他统率的淮军,这使得刘盛休非常不满,于是决定报复董福祥。

为了达到自己险恶的目的,他把自己平时与左宝贵等人的矛盾转化为淮军与奉军的矛盾,一再对自己的士兵宣传说董福祥来东北的目的就是要解散淮军、支持奉军的。光绪担心淮军在东北的势力过于强大会引起后院起火的危险,因此比较信赖东北籍的士兵。皇上之所以会对淮军丧失信心,主要是因为奉军私下里向朝廷打小报告、败坏淮军的名誉。他们之所以要这样作是因为军事改革中要有大批人被裁员,这样如果朝廷以为淮军一无是处的话,他们奉军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这个董福祥以前就和左宝贵的关系比较密切,朝廷派他来也是希望他能照顾奉军的,也许大家都已经看到他对奉军的偏心了,凭什么把那些先进的枪支全部发放给奉军,而不给我们一支呢,这不明摆着么,他这是希望一旦两军发生冲突的时候,好让奉军占据优势啊。兄弟们咱们还等什么,再不动手,这群王八羔子早晚会吃了咱们的。咱们淮军替这些满人守卫东北,他们不但不感激咱们,反而还处处算计咱们,这个狗娘养的皇帝!

由于众士兵对朝廷的举动都不是很关心,他们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生计问题,有些人之所以一辈子都呆在军营里,就是希望能有个安身之处,能有个混饭吃的地方。一听刘盛休说朝廷要把他们都裁撤了,心里能不急吗?又听说是奉军把他们给挤兑走的,心中就更气不过了。他们也没有仔细分析一下刘盛休的话有多少水分,就脑袋一热,就要和奉军去拼命。看到这帮“可爱”的士兵,刘盛休心里就像乐开花了一样高兴,心想只要自己好好部署一下,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就一定能力挫董福祥。

于是刘盛休又假惺惺地劝告自己的士兵不要冲动,待寻找到合适的机会的时候再动手也不迟。然后他命人抬出几箱银子来,对士兵们说:“这是本将军私下从仓库里偷出来的银子,按董福祥的意思是要先发给奉军的,但老子气不过,凭什么他们奉军比咱们当先,于是老子就命人将这些银子给偷回来了,现在每人发给你们五两,待把董福祥给赶跑后,每人还能领个几十两。”

五两银子对这些口袋整天空空的士兵来说,已经很多了。他们很少这么痛快地拿到银子了,以前的军饷都被莫名其妙地扣的所剩无几,没想到今天刘盛休会这么大方,实际上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刘盛休收买他们的银子,他们不去想刘盛休的阴险,反而还把这作为他大发善心,士兵们的愚昧可见一斑。

在鼓动士兵发动叛乱的同时,刘盛休和赵怀业私下里还不断地拉拢一些小头目,以让他们跟随自己投靠载勋。在金钱与官职的刺激下,很多头目都脑子一发热,走上歧路去了。偶有几个正直且对刘盛休不满的人,对他的卖国举动都给予了强烈的谴责,但是时隔不久这些人都诡秘地失踪了。经过几天的私下活动,刘盛休逐步控制了整支军队一半以上的人数。

看到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刘盛休终于吹响了发动叛乱的号角。在一个漆黑的夜里,他派出两个营的兵力围攻新组建的东北军,另派一个营的兵力围攻董福祥的大营。自己则带着剩余的五千多人马留守后方。他的用意很明显,万一暴动被镇压,自己就带着这五千精兵逃之夭夭,投奔载勋。

而可怜的刘超佩等人此时已经被狡猾的刘盛休给利用了,他傻乎乎地带领着两营兵力迅速地就将东北军给围拢了起来,但由于心里胆怯的心里再作祟,他没有命令士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大多还在睡梦中的东北军,以致于延误了战机,给对方以准备的时间,就这样瞬息之间刘超佩的优势就溜走了,两军因此也就陷入了对峙之中。

再说聂桂林统领的另一路袭击董福祥的人马,聂桂林此人生性胆小,平时一遇到战事就吓的屁滚尿流,大多时候都是走为上策。今天刘盛休将偷袭董福祥的重任交给他,真是犯了一个大忌讳。再说董福祥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早已经对心存不轨的刘盛休等人有所觉察,并在自己的大营周围作了周密的部署,只是他没有估计到刘盛休会使用如此下三烂的手段,竟然会攻击奉军。

单说聂桂林的大军秘密地向大营潜伏的时候,早已经被董福祥派出的暗哨给察觉了,但接下来的军营打乱还是打乱了董福祥的部署,他没想到狡猾的刘盛休竟然会使出让自己腹背受敌的这招来。于是他一边命士兵们密切注意近在咫尺的敌人的举动,一边马不停蹄地赶往军营,就当他快要接近军营的时候,埋伏在一边的聂桂林的军队终于露面了,经过一阵交手,聂桂林大呼上当,原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被莫名其妙地包围了,于是他也顾不上三七二十一撒腿就跑。

紧接着董福祥就快步来到军营,凭借着武力和自己一番苦口婆心的劝戒,这才将局势稳定了下来。后方的刘盛休看到前方始终没有举起胜利的大旗,就知道事情可能败露了,因此稍稍整顿了一下之后,就率领五千军马向中俄边境逃去,同行的就是和自己狼狈为奸的赵怀业。

以上就是淮军和奉军发生冲突的原因以及刘盛休等人投奔载勋的经过。

刘盛休的投敌给东北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他所带走的不仅仅是那五千名精兵,而且还有很多军事机密以及大批优良的火药,大量的粮草也都被他一把火给烧光了,到处一片狼藉。看着眼前破败的景象,董福祥发誓一定要把刘盛休和载勋等人给抓回来,以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

将东北的叛乱稳定下来之后,董福祥就及时地向光绪上了一道奏折,将东北发生的一切详细做了说明,并请求光绪在资金和军火配置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光绪接到奏折后,对东北发生的事非常震惊,并对载勋、载澜、载漪不惜投靠俄国和日本的行径赶到羞耻,为了将这股反动势力彻底消灭掉,光绪指示董福祥在加紧改造盛京军区的同时,随时做好迎敌的准备,绝对不允许这股反叛势力在东北胡作非为。同时光绪还命李鸿章等人尽快与远东克虏伯有限公司交涉,尽快将新制造出来的大炮卖于东北军,另外光绪还决定将原本送与福州军区的五万支新式来福枪全部交给董福祥,让他尽快将自己的东北军给武装起来。最后光绪还命户部拿出一百万两白银充当东北军的军饷和其他开支。

在加紧为东北提供尽可能的帮助的同时,光绪还严令奕訢等人与俄国驻大清公使交涉,对他们优待大清的钦犯提出抗议,更对他们暗中向载勋等人提供军火和人员支持提出强烈谴责,并责令他们能出清俄两国的大局出发,尽快停止对载勋的一切援助,并速将将载勋的势力驱逐出俄国,否则发生一切事端,大清概不负责。面对奕訢的指责,俄国公使一再狡辩说:俄国政府支持的绝不是什么正规军,而只是一批难民而已,且由于这批难民居无定所,俄国政府也只是偶尔得见他们的行踪而已,可能他们现在早已不在俄国了,因此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

光绪深知仅仅和俄国玩嘴皮子功夫是没用的,关键的时候就得给他来点颜色瞧瞧,他们既然不承认包庇载勋等人,那咱们就自己动手解决这股邪恶势力,以彻底浇灭俄国熊渔翁得利的心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