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五十二章 剑指元凶

李梦 收藏 1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看到董福祥公然将自己行贿的银子当成安家费来发,刘盛休、刘超佩等这些淮军的旧将心里都非常窝火,他们心想既然你董福祥针插不进、水泼不进,那也就别怪我们无情了,这是你逼我们走投无路的。以后的担子就由你一人承担好了。

刘盛休等人之所以如此恼恨董福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的怨恨,董福祥就是接管盛京军区后,也不见得会把他们怎么样,怪只怪他们疑心太重,加上他们平时又做了太多的亏心事,心里有鬼,担心新官到任后,会被三把火给烧着,落个人财两空,所以几个经常狼狈为奸的家伙就幻想着能通过一些手段让京城派来的官员知难而退,从而维持东北的现状。他们在东北已经呆上好几年了,也培植了不少党羽,加之以前慈禧又一直比较关照他们,最终成就了一批祸害,在去年小日本企图在东北搞东亚共荣的时候,东北的驻军中就有人被小日本收买并充当了日本和奕匡的连络人,在奕匡被绳之以法后,东北的情况才略有好转。光绪深知东北的重要性,所以才决心彻底铲除东北的邪恶势力,将自己的镇国大将董福祥安插于此,全力守护北疆。

由于众人意见不一,加上刘盛休等人心虚上火,关于如何组建盛京军区的事,讨论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这让一向办事果敢的董福祥极为不满,心想几个臭皮匠都对付不了,如何堪当守护北疆的重任,为了让盛京军区的组建顺利开展起来,董福祥决定逼迫刘盛休等人交出兵权,以将全军收归自己的麾下。

经过与李鸿章、寿山、徐邦道等人仔细商讨后(此时寿山、徐邦道等人所统率的军队已经完全交由董福祥统率,并和董率领的万名甘军整编成了三个镇,统称东北军),决定限期三天让刘盛休等人放弃淮军的节制权。可就当董福祥把军令传达下去的时候,一个士兵匆忙从外面跑了过来:“报将军!大事不好了。刘盛休等人的部下和寿山将军的部下打起来了。”

董福祥一听不禁一震,心想刘盛休你终于有动静了,那就让本将军好好会会你,看你有多大的能耐。董福祥快步走出将军府,来到事发地点。由于现在夜已经很深了,东北军早已经休息了,面对突发的事故,他们尽失先机,只能仓促应战,只见在发生事端的地方,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双方都在僵持着,还没有正式开战,但大家都明白眼前的这场争端一触即发。面对眼前飞来的横祸,东北军都很纳闷,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兄弟竟然会把枪口对准了他们。虽然疑惑,但他们的警惕之心并没有丝毫放松,他们全神贯注地盯着对手,寻找着机会。

两军僵持了一会之后,不知是什么人突然在淮军中发出了冲锋的号令,只见淮军将领们向疯了似的冲向东北军,一时间枪声和喊杀声此起彼伏,场面混乱不堪。

就在董福祥即将接近事发地点的时候,忽然从侧翼杀出来一支大军将他包围了起来,来军也不打招呼,就拍马上来冲杀,好在董福祥事先做了一些准备,这才不致于被弄得手忙脚乱,他顺手抱起一挺机枪,朝天猛放了一梭子子弹,“都给我住手!谁要是再敢胡来,老子就枪毙了你们!”

董福祥一声恫吓,吓的来军一下子都给震住了,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董的部下就迅速将来军给围了起来,也许来军都是受人指使,自己根本不情愿这样作,因此他们也没作反抗就被缴了械,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像犯下了滔天大罪似的。

收拾完眼前混乱的局面后,董福祥就崔马感到了两军对垒的地方,眼前已经是浓烟滚滚了,看到自家兄弟互相厮杀,董福祥就像被刀割了一般难受,他也顾不上什么危险,就率领一批精壮士兵冲入了战斗圈,随着阵阵响彻天空的机枪声,战斗的双方很快就停下火来,虽然才仅仅战斗了不到十分钟,但已有大批士兵伤亡了,地上血水横流、一片狼藉。眼下东北军都已经杀红了眼了,一个个怒目圆睁。对面的淮军也显得非常的恼怒,好像有一种要把战争进行悲壮气势。看到眼前的情景,董福祥料想此事一定是有人从中挑拨离间,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扫视了一下全军,发现先前与自己作梗的刘盛休、刘超佩等人都不在队中,看来他们是要玩坐收渔翁之利的游戏了。

接着他满脸愤怒地盯着眼前的淮军,厉声喝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你们为什么要把枪口对准自家兄弟,有种都给老子打敌人去。”愤怒的他一把抓出一个小头目样子的人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然,老子毙了你!”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说完趴在地上一个劲磕响头。“快说!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袭击他们!”

“将军是这么回事,卑职听我们的刘提督说将军您此行来东北的目的是要大面积裁撤军队,说什么编练新军,其实这都是幌子,主要是因为朝廷害怕淮军的势力过大,才不得已找出的一个借口。他还说您在裁撤军队的时候偏爱奉军,欲假借他们的力量把我们淮军全部给解散了,他还说奉军之所以会有今天,全都是靠巴结您并制造我们的谣言得来的,将军您是知道的,我们这些当兵的不求别的,只希望能在军队里好好呆下去,可奉军竟然要抢我们的饭碗,我们怎么能容忍下去呢。”

“这个卑鄙无耻的刘盛休,来人那速将刘盛休、刘超佩、赵怀业这帮无耻之徒给本将军抓回来!本将军倒要看看他们到底存有什么居心!”

接着董福祥又仔细将朝廷的政策向在场的士兵解说了一下,告诉他们朝廷无意要解散淮军,只是要把他们编入国家军队的战斗序列中去,由国家统一调配,最主要的目的是从根本上提升大清军队的作战能力,当然由于军队固有的弊病,一些残弱的士兵将被裁撤,但是朝廷在裁军的时候绝对无意偏袒哪支军队,一切都按实际的情况来裁,决不让一个优秀的士兵离队,当然也决不让一个丧失战斗力的士兵占据位置。当然即使被裁下去,朝廷也不会亏待了你们,朝廷将给你们一次性发放二十两银子的安家费,每逢节庆的时候,当地政府也会给你们送一些慰问品,你们生活上遇到什么问题,当地政府也都会尽力解决。这些都是光绪皇上下达的诏书中明文规定,希望你们明白。

众人一听才知自己听信了奸言,以致于铸成大错,纷纷跪倒在地请求责罚。董福祥急忙安慰他们到:“众兄弟快快请起,这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也是被奸人利用了而已,只要你们能改过自新,和众兄弟们携手保卫东北,在下就倍感欣慰了。”

“多谢将军宽宏大量、不杀之恩,我们以后一定尽心听将军调遣,合力保卫东北,痛击俄国熊和倭寇!”

“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日后希望我们所有的东北军能携手共进,捍卫北疆。保卫国家安全。”

就在董福祥和众人同仇敌忾的时候,前去抓捕刘盛休等人的士兵回来了。待他们走到眼前,董福祥发现他们只抓到了刘超佩、聂桂林、卫汝成几人,没有罪魁祸首刘盛休和赵怀业两人,董福祥不禁大怒,大吼到:“刘盛休和赵怀业哪去了!”

“回将军,待我们赶到的时候,就只见到了这几人,刘盛休和赵怀业早已经畏罪潜逃了。”

“将这几个人给我带到将军府,本将军要亲自审问他们,看他们到底有何居心。张成你速带五百人马仔细搜索刘盛休和赵怀业的下落,本将军要亲手砍了他们!”之后他又命令军医尽快医治受伤的士兵,并为牺牲士兵的家属发放重金以示体恤。

回到将军府后,都已经是子夜了,但董福祥丝毫没有倦意,他立即命人召集所有将领听训,不一会大大小小的头目三十多人聚集一堂。接着董又命人将刘超佩、聂桂林等人给推了进来。此时刘超佩等人已经吓的面如土色,浑身颤抖不已,在威严气氛的震慑下,都差点昏死过去。

董福祥大喝一声:“刘超佩你可知罪!”

刘超佩此时一个劲地触地叩头,“卑职知罪,不不,小的知罪了。”

“那本将军问你,你到底犯什么罪了。如实说来,否则本将军让你的脑袋搬家!”

“小的犯了蛊惑军心,勾结奸臣之罪以图谋不轨。”

“你们为什么要蛊惑军心?”

“刘提督,不是刘盛休担心将军来到东北之后会剥夺他的权利,查实他以前犯下的一切罪过。所以就企图在东北制造动乱,以让将军知难而退。”

“做贼心虚,怪不得他一再反对组建盛京军区呢。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本将军,他以前都做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呢。是不是你也曾经参与其中了呢?”

“将军恕罪,小的也是一时糊涂才误入歧途的啊,这都是刘盛休、赵怀业他们拉小的下水的。”

“好了,你就不要跟本将军装模作样了,赶快把刘盛休的罪行给招出来,否则本将军可要大刑伺候了。”

“是,是,小的决不敢隐瞒,小的觉得刘盛休犯的最大的错就是私吞朝廷下拨的军饷和购买军火的钱款。朝廷下拨的款项大约六成都落到我们手里了,士兵们分到的饷银微乎其微,用于购买军火的银两更是少的可怜,正因为这个原因,淮军的军火都好几年没有更新了。库存的军火更是少的可怜。每逢朝廷派人下来视察军队,他们都不惜花重金贿赂他们,以掩盖罪行。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直逍遥法外的主要原因。”

“那你们的驻军中就没人制止他们吗?”

“以前宋庆宋提督在的时候,我们还不敢这么造次,可是这几年宋提督身体欠佳,事无巨细就交由刘盛休掌管了。左宝贵将军他们的饷银另由朝廷支配,因此对淮军内部的军务也不是很清楚,平时在职权上虽有摩擦,军务还是独立的。”

“怪不得你们可以如此斗胆包天地挪用军款。那你们负责采办军购的又是何人?”

这一次刘超佩有点犹豫,“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如实招来!”董福祥又大喝了一声。

“是,小的如实招来。掌管东北淮军军火采购事务的是张士谦。”

“张士谦?”董福祥心想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用得着这样遮掩吗?可就在刘超佩话音刚落地的时候,李鸿章却让“张士谦”这三个字给击了一下,猛地颤抖了一下,李鸿章的异常举动引起了董福祥的注意,“中堂您不舒服吗?现在也太晚了,要不您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李鸿章没有接董福祥的话,反而愤怒地骂到:“没想到会是这个无耻的畜生!”李鸿章的一席话让董福祥大感意外,他急忙问道:“中堂,莫非您认识此人?”

“何止认识,他就是化成灰,老夫也能认得出来。”

“那此人是……”

“董将军,实不相瞒此人是老夫不肖的亲外甥,他是我大姐的儿子。”

董福祥一听更加震惊了,他没想到李鸿章的亲外甥也参与倒这件事中来了,但看到李鸿章一连迷惘的样子,董深知李可能对此事并不知情,否则他也不会如此震惊了。

“中堂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董将军,老夫也不是推卸责任,老夫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成为东北淮军军务的采购道员的。两年前,老夫的妹妹玉芬曾经找我为他安排一个职务,对这个畜生老夫很了解,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整日吊儿郎当地,视财如命,根本不是一个做官的料,也就没有答应妹妹玉芬的请求。可后来他怎么来到东北,老夫就不得而知了。刘超佩你说,张士谦是怎么来到东北的。”

“回中堂,小的记得张士谦当初是由李凤苞介绍过来的。”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李凤苞,平时做事挺稳重的,怎么也做出这么糊涂的事。真是气死老夫了。”

“中堂大人不必气恼,这都是他们暗地里背着您做的。”话虽这么说,但董福祥明白里面一定还大有文章,有心审下去,又怕李鸿章的面子挂不住,正在左右为难之际,没想到李鸿章自己倒先审问起来刘超佩来了。

“刘超佩,老夫问你,张士谦都干了哪些勾当,你给我如实说来,决不能隐瞒,如有半点隐瞒,老夫让你脑袋搬家!”

“是,中堂大人。张士谦平时不仅勾结刘盛休私吞军款,而且他还和李凤苞在操办军火的时候,私自收取大量回扣。最可恨的是张士谦还曾经把大量军火倒卖给日本人。”

“把军火倒卖给日本人?”李鸿章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晕倒。“真是个大逆不道的家伙啊,为了一点钱财,竟然置民族大义于不顾,真是气煞老夫也,如果情况属实,老夫一定将他碎尸万段!”

“中堂大人,您不要过于生气。此事调查清楚后,再做定论也不迟,也许张士谦是受人指使的呢?”

“董将军,你不要为他开脱了,张士谦的为人老夫最清楚不过了,这个家伙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你如果把国库交给他,他都有可能给你卖了,还在乎一个小小的东北军火采购处!这个逆贼说什么也不能再留他了,不杀他,不足以解老夫心头之恨,更不足以解民愤。老夫如不大义灭亲,不仅愧对皇上的恩重,更愧对天下苍生对老夫的厚望。杀了张士谦,才可以震慑那些存有不良居心的人。董将军别再犹豫了,下令吧。”

此时李鸿章已经显得非常激动了,老泪也禁不住流了下来,实际上他心里很难过,这个张士谦是他妹妹玉芬惟一的儿子,由于这个妹妹从小就娇生惯养,年龄都很大了也没有找到婆家,后来由李鸿章作主将他许配给了自己的部下骁将、记名提督张绍棠,不想嫁过去才半年,张绍棠就在一次作战中牺牲了,从此玉芬也就成了寡妇,惟一和他相依为命的就是这个遗腹子张士谦,可没想到张士谦是一个如此不肖的子孙,平时李鸿章也经常接济这母子俩,但对于妹妹要求赏给张士谦一官半职的事,他一直都没有答应,可谁知最后这小子还是利用与自己的关系混到了军队,并捞了个肥缺,还闯下弥天大祸,真是让人痛心啊,好在李鸿章识大体、明大义,没有为难董福祥办公,这才有了李鸿章大义灭亲这一壮举!

看到李鸿章如此坚决,董福祥也就狠下心传达了军令,将张士谦就地正法!以解天下民愤。

看到李鸿章的亲外甥张士谦都被正法了,刘超佩、聂桂林、卫汝成等人早已吓的魂不附体了,一个劲地磕头如捣蒜。

处理完张士谦后,天都快已经亮了,除李鸿章忧愤过度回去休息之外,众将领都没有擅自离开,董福祥又接着审问刘超佩等人。

“刘盛休和赵怀业等人究竟逃往何处了。”

“回将军,他们都去投奔载勋、载澜、载漪去了,听说他们三人在俄国人和日本人的帮助下,在东北某个地方组建了一支军队,说要伺机攻陷京城,这次活动他们也都在暗中参与了。”

董福祥一听,心想这个幕后主使总算露面了,原来他们就是去年逃掉的铁帽子三大员,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卖国求荣,投靠了日本人和俄国人,看来诛杀他们的时候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