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大帝 第三卷 施政 第五十一章 东北乱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在李鸿章的陪同下,董福祥统领一万精军、携带一万支最新式的来福枪支向盛京进发了。由于东北是大清最为重视的龙兴之地,守军数量较别地也为数众多,朝廷每年下拨的军款数量也非常巨大,但由于日益衰落的八旗兵难当保家卫国之重任,朝廷才不得不从各地调拨精兵把守东北,这样在增强东北防务的同时,也使得东北的兵源由于互不服从,而相互掣肘。

现在的东北有着大量的淮军、奉军等等,每股士兵都有一个将领,将领之间互不隶属,在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很难达成一致意见和制定统一的策略,大多是各自为战,互相邀功,竞相私分朝廷下拨的军款。每及朝廷派人至东北巡防,他们总是不惜重金行贿,以让他们回京后,向朝廷美言说东北无事云云。虽然历史上的光绪、奕訢等人不明白东北的实际情况,但从现代社会穿越时空来到大清这个光绪对黑暗的东北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彻底整顿东北的主要原因。

带着光绪的殷切希望,董福祥一行很快就抵达了盛京。此时东北的各路军马也对组建盛京军区的事有所耳闻,他们知道这是朝廷要削弱他们的兵权的一种借辞,因此在心里都对新来的董福祥存有一种抵触情绪。有些将领还暗地里合计,要让董福祥打哪里来回到哪里去,企图为他的东北之行设置种种障碍。当然一些正直的将领像寿山、徐邦道等人早已经对东北的现状大为不满了,但由于自己的力量势单力薄很难抗衡另一批将领的嚣张之气,加上他们也不希望因为派别之争,而把东北置于内战的深渊,因此他们都非常盼望朝廷能派人尽快铲除这些毒瘤,肃清这些祸害,好让东北的将领和士兵们上下一心保卫东北的安全。因此他们对于由董福祥来组建盛京军区是持赞成态度的。

董福祥和李鸿章等人抵达盛京后,东北的各路将领也都齐集一处迎接他们的到来。只见他们都穿着整齐的官服、满脸的卑恭之气。由于李鸿章是以前淮军的总头领,有他在,那些淮军的将领也不敢造次,董福祥看着眼前这些肥头大耳的将领,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朝廷的俸禄是让你们养兵千日的,不是让你们中饱私囊,把自己养成给猪似的,食君俸禄,当为君思忧,可你们却只知祸害一方,真是可杀不可留。

简单的欢迎仪式结束之后,董福祥宣布将所带来一万支最新式的来福枪全部派送给寿山统率的奉军,这支奉军起初是由著名将领左宝贵所统率的,由于光绪认为他是一个难得的可造之才,就特地将其擢升为西南大将军,让他督军成都军区。左宝贵调离后,光绪就下了一道圣旨让袁崇焕之后寿山接管这支奉军。由于左宝贵治军较严,因而这支军队并未染上不良恶习,且这支军队训练有素、战斗力较强,是保卫东北的重要力量,因此深得也深得光绪的青睐,董福祥临行前,光绪特地嘱托他一定要好好关照左宝贵的部下,最好以它为主力,逐步扩展东北的驻军。因此董福祥抵达东北后,对这支奉军仔细考察了一番之后,大为赞赏,立即宣布将所携带的一万支来福枪全部赏于寿山,寿山的奉军大喜。

但董福祥的做法很快就引来了刘盛休、刘超佩、赵怀业、陈怀望等人的不满。刘盛休是李鸿章的老部下、淮军提督,统带铭军驻防大连湾;刘超佩是淮军总兵,统领巩军四营;赵怀业是淮军总兵,统领怀字营士兵;陈怀望是奉军统领卫汝贵的部下,卫汝贵由于渎职在光绪巡阅北洋的时候被正法,之后陈怀望就接管了卫部奉军。此四人都是高级将领,平时臭味相投,经常勾结在一起侵吞朝廷下拨的军费,排挤正直的聂士成、左宝贵、马玉昆、寿山等人,搬弄是非、企图罗织罪名将他们赶出东北,可他们万万没想到他们整日痛恨的两位将领聂士成、左宝贵一夜之间竟升任大将军了,在羡慕的同时他们也心存侥幸,心想东北从此以后就是他们的天下了,但高兴还没到两天,朝廷的圣旨就下来了,素以凶狠著称的董福祥将接管东北的一切军务,这帮人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地位正岌岌可危,因为他们知道如果董福祥在这个地方扎下根来的话,他们以前做的一丑事都可能被翻出来,即使以前的一切既往不咎,依他们的才干也不再可能保留住今天的位子,他们大多都可能被裁撤回家,而可恶的寿山、马玉昆等人就有可能被授予重任,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他们认为保全自己的方法就是将董福祥赶走或者拉他入水,由此开始想法设法抵制董福祥。

今天看到董福祥独独青睐寿山的奉军,他们就气不打一处来,决定借李鸿章的面子向董福祥兴师问罪。他们认为董福祥是在羞辱他们,是无视他们的存在。在另一种层面上也是在羞辱李鸿章。他们原本以为自己跟随李鸿章那么多年,且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经营多年的淮军就这样被废了吧,因此他们认为只要到李鸿章面前好好地哭诉一番,一定能让董福祥的行为有所收敛。

打定如意算盘后,他们就到李鸿章下榻的地方找他评理去了。“中堂大人,这个姓董的不是明摆着欺负咱们淮军吗?他们看不起小的们,也就是看不起中堂您啊,凭什么把军火都给了奉军,而把咱们淮军搁在一边啊。”

“混帐东西,什么他的奉军、我的淮军,这都是大清的军队,从此以后将不会再有奉军和淮军之分了,老夫已经把淮军全部交由皇上统领了,自此以后你们都是大清陆军的一员,董将军是奉皇上之命前来整治东北驻军的,希望你们能全力配合他的整顿,不要节外生枝,否则触犯了军法,就是老夫也保不了你们。老夫以前就听说你们在东北徇私枉法,废驰军纪,侵吞粮饷,只是一直未能找到真凭实据,如果此行老夫发现谁再胆敢妄为的话,一定不会放过你们。都给我滚吧,不要再在老夫面前装苦酸相了。”

众人听完李鸿章这番话,心里彻底凉了,他们觉得现在的李鸿章已经不再是当初视权如命、把淮军当成命根子的李鸿章了。既然这个老头子已经没什么指望了,那就唯有自救。众人仔细思量一下,决定先采取行贿的手段,拉拢董福祥。他们相信天下没有不爱财的人,只要自己能出的起买动他的价,他就会乖乖地任由你牵着鼻子走。打定主意后,众人就遣军师于连尘充当说客去拜见董福祥,以打通关系。

二人见面后,于连尘就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吹弄起董福祥的功德来,说他功德无量、天下人竞相景仰之,总之把一切夸人的词都劈天盖地似的扣在董福祥都头上了,这让董福祥听起来都有点毛骨悚然,心想再夸下去自己就成了神仙,他急忙打住于连尘的话说:“军师有话不妨直说,不必绕这么大的弯子,在下食君之禄、所做之事也是略尽忠心而已,绝没有像先生所说的那些功劳。”

“董将军太过于谦虚了,天下百姓对将军的大名都如雷贯耳,卑职也只是记得其中一二而已。”

看到于连尘还继续卖关子,董福祥就有点不耐烦了,“军师如要和在下拉家常的话,在下恐没时间陪军师,还望军师见谅。”董福祥的意思很明显,如果再胡扯,他就要下逐客令了。于连尘一看董福祥根本就不是那种喜欢被人吹捧的人也就讨了个大没趣,他心一横,决定将话挑明。“董将军是这样的,刘提督觉得将军远道而来,也没能为您接风洗尘,特命在下给您送来薄礼一份,还望将军笑纳。”说完从怀里抽出一个精致的锦盒,放到了董福祥的面前。

董福祥打开一看不禁一惊,只见里面有一沓面值为千两的银票。他粗略估计了一下大约有五万两之上。看到银票董福祥就彻底明白了,于连尘是受人指使前来拉自己下水的,但就这点银子就想收买我,刘盛休想的也太天真了。

“军师,刘提督这是什么意思。”

“将军,刘提督没什么别的意思,他见将军初到此地,一切都需要重新置办,就从自家的积蓄中拿出一部分略表心意,还望将军笑纳。”

“刘提督太客气了,不过在下不需要这些。在下来东北不是来享受荣华富贵的,在下是皇上所托重振东北大军神威的,因此东北的军事一日不振兴,在下就没心思享受。刘提督的一片好意,在下心领了。麻烦军师回去转告刘提督,现在国家正是用人用钱之时,如他真有心效忠朝廷,希望他能积极配合在下的行动,早日把盛京军区建好。”

于连尘万万没想到董福祥竟然不领情,以前他是从来没失过手的。于连尘下意识地以为董福祥嫌银子少,于是他又恬不知耻地对董福祥说到:“将军这五万两银子只是众将领的一片心意,和公事不相干的。对于军区的建设,刘提督他们表示一切都按将军的意思办,他们会全力鼎助将军把军区顺利建成的。”话还没说完,于连尘又从袖口抽出了一大沓银票,这次不论面值还是数量都比上次大,足有十多万两之巨。看到于连尘出手如此阔绰,董福祥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这帮小子在东北这些年,一定都捞了不少好处,再者既然他们如此讨好于我,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看来对这帮家伙要好好清洗一番了。

看着眼前一张张发光的银票,董福祥这次不再拒绝了,他心想这些银子不拿白不拿,现在军队正逢减员,正是需要大批抚恤金的时候,先拿来借用一下也无妨。“既然刘提督如此有心,在下也就不好拒绝了。这些银两就权且作为在下向他们借用的,待在下手头宽裕了,再原数奉还他们。”说完就手脚麻利地把银票笼到自己的袖筒里。

于连尘看到董福祥熟练的动作,就想当然地认为他以前也一定是经常收受贿赂的主。看到董福祥把银子收起来后,于连尘心里不禁一丝窃喜,心想天下没有不好财的主,看来此次又可以志在必得了,带着得意的微笑,于连尘开心地回去复命了。

于连尘刚一离开,董福祥立即命心腹张成暗中跟踪于连尘以打探刘盛休等人的勾当。次日,董福祥又将昨日发生的一切详细告知了李鸿章,李一听当场就雷霆震怒了,“这帮狗娘养的家伙,他们到底想搞什么名堂,怪不得以前来东北巡视的官员都异口同声地盛赞东北的防务,原来他们是受了刘盛休等人的贿赂,看来这帮乱臣贼子深谙此道已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依老夫看这其中一定大有阴谋。”

“在下也这么认为,刘盛休身为一名提督,一年的薪俸也不过数百两银子,加上杂七杂八的赏银一年也不会超过千两,可他一次竟然能拿出二十多万两来,其中必大有蹊跷。看来必须得好好彻查一番了。”

“都是老夫用人不慎啊,才会铸此大错啊。”

“中堂不必自责,这主要怪他们利欲熏心,视权如命。”

“看来不铲除这帮罪恶累累的家伙不足以解天下恨啊。看来他们贿赂在下只是第一步,后面可能还大有文章。”

“但不知董将军欲如何处理此事?”

“在下做事最喜欢快刀斩乱麻,不想再和他们周旋下去,以避免夜长梦多,再说也会延误组建军区的进程。”

“将军真不愧有过人的胆识和气魄啊。”

“在下打算先用这笔贿赂银两遣散一批老弱残兵,并借机旁敲侧击刘盛休他们一下,看他们接下来有如何反应。如有过激反应,咱们就可以快速识破他们的阴谋,然后借机铲除之。如未有反应,咱们再做长远打算,中堂您看如何?”

“好,就按将军的意思办。”

第二日,董福祥召集诸将领商讨组建军区的大计,会上众人意见不一,徐邦道、寿山等人主张将东北的所有军队统一起来,统一调配、统一补充武器装备,这样才能提高整支军队的作战能力,并能保证军令的执行超通无阻;而刘盛休等人则竭力反对如此规划军队,他们以士兵的籍贯不同,若混合治兵可能会导致拉帮结派的不良现象发生,以影响军队的团结。殊不知他们现在这样做就是拉帮结派的行为,董福祥明白他们这所以不愿意统一营制,主要是不想放弃手中的兵权而已。由于意见分歧太大,最终并未能就如何组建军区达成一致意见。

看到刘盛休等人如此胡搅蛮缠,董福祥更加坚定了要将他们拔除的决心。为了先对他们旁敲侧击一下,待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董福祥向众将宣布:先裁撤老弱病残的淮军八千人、奉军两千人。每人发放抚恤银二十两,最后董福祥还特地指出这笔银两是刘盛休等人专门拿出来的。

刘盛休等人听到这个信息后不禁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贿赂银竟然变成了裁撤士兵的抚恤银,而且裁撤的还大都是自己的军队,这时他才确确实实地感到自己被董福祥给耍了。为了报复董福祥,刘盛休等人这才不惜铤而走险、制造谣言挑拨离间淮奉两军以让他们发生哗变,并趁乱欲对董福祥下毒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