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六章 护身符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情定山的月老亭中,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倩女幽魂”,林苇的意外出现,让龙天喜忧参半,甚至于有些惊慌失措,喜的是月老亭之行,让他终于看到了林苇的真面目,埋藏在心底的千般疑惑随着林苇的细语柔情,得以揭开了笼罩在她身上的神秘面纱,遗憾的是关于这一系列的连环命案林苇还是讳莫如深,这不免让龙天有些失望甚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情定山的月老亭中,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倩女幽魂”,林苇的意外出现,让龙天喜忧参半,甚至于有些惊慌失措,喜的是月老亭之行,让他终于看到了林苇的真面目,埋藏在心底的千般疑惑随着林苇的细语柔情,得以揭开了笼罩在她身上的神秘面纱,遗憾的是关于这一系列的连环命案林苇还是讳莫如深,这不免让龙天有些失望甚至是焦虑,还有那句“爱你的鬼不止一个”,龙天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鬼爱上了人,多可怕,更可怕的是还不止一只,难道除了演一出“倩女幽魂”之外,还将继续演绎一出“人鬼情未了”,抑或是“人鬼三角恋”吗?


从林苇留下的“南无阿弥陀佛”中,龙天意外地在灵济寺里寻到了失踪达六年之久的郎小兵,本以为随着郎小兵的出现,99年发生在静安龙胄山庄的神秘事件会浮出水面,解开了这起神秘事件的谜团之后,那么象“三建公司命案”、“龙胄山庄命案”等一系列连环杀人案也将随之真相大白,不过灵济寺之行又让龙天失望了,郎小兵一直吱吱唔唔、答非所问,对于那起神秘事件就是不肯开口作出正面回答,任凭龙天如何威逼得诱,如何诚恳求教,郎小兵就是不合作,整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气得龙天真想动手修理修理他,让他长点记性。


面对两眼紧闭,双手合什,嘴里“阿弥陀佛”不断的郎小兵,龙天气得咬牙切齿,他的右手一直放在口袋里,里面有一副手铐,他正在考虑是不是要将郎小兵强行带回静安市公安局,接受讯问,不过考虑许久之后,他把手抽了出来,站起身准备离开僧房。


“郎小兵,我不想强迫你,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算了,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不管凶手是人是鬼,我一定会还命案死者一个公道,你就安心地做你的和尚,念你的阿弥陀佛吧,我给你一点时间考虑清楚,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想明白的话,就给我来电话”,龙天走到郎小兵的身旁,在他的手上塞了一张“警民联系卡”,郎小兵没有动,不过听说龙天要走,他的胸膛起伏了一下,好象长舒了一口气。


龙天在郎小兵的身边站了一分多钟,见郎小兵仍旧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他放弃了努力,慢慢地向房门走去,在即将跨出门槛的那一刻,他的脚又收了回来,转过头又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我去过下山村,见过你的父母”,龙天说完一转身又准备走出僧房。


“龙警官,等等”,郎小兵眼睛忽然睁开了,他快速地站起身走到了龙天的身旁,情绪又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可以从他的眼睛里发现闪动着的泪光。


“龙警官,你真的见过我的父母吗?他们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对你说什么?”,郎小兵的眼角滚落了两滴眼泪,他可怜巴巴地望着龙天,连续问了三个问题,显得非常急迫。


“他们看起来应该还可以,不过郎小兵,我现在以一个农村孩子的身份告诉你,你他妈的就不配做你父母亲的儿子,你我都是独生子女,是家里的顶梁柱,哼,你倒好,一声不吭地跑到外面当和尚去了,你是什么?啊?是懦夫,用静安话来说那就是‘烂污一堆’,别跟我摆大师的臭架子,就你这样一个忤逆的不孝子,根本不配做个男人,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龙天发现眼前的郎小兵根本就是尘缘未了,看来郎家父母对自己所言非虚,郎小兵真的是个孝子,所以龙天灵机一动,开始用上了激将法,试图最后再努力一把,争取让郎小兵说出事实真相来。


“龙警官,谢谢你,这是我六年来第一次听到我父母的消息,龙警官,你是好人,好人都会有好报的,不是我不肯说,而是实在难以启齿,况且我答应过它,我也要遵守我的承诺,这六年来,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羞愧难当,我之所以出家,是想赎回我做过的罪孽,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六年了,该了的都已经了了,龙警官,你回去吧,阿弥陀佛”,郎小兵说完又坐回了椅子上,抹了一下眼泪,一个人坐着发呆,看得出来他此时的内心非常痛苦,也非常矛盾。


郎小兵的话又一次证实了龙天的猜测,看来那只“恶鬼”真的找过郎小兵,不过最终为某种不知明的原因放过了他,当然这也是有交换条件的,那就是郎小兵答应替“它”保守那个秘密,和林苇一样,郎小兵也说要“遵守承诺”,那只“恶鬼”真的是太可怕了,龙天长叹了一口气,不过他没有走,而是回到了郎小兵的身旁,因为他开始有些顾虑了。


“郎小兵,帮我一个忙好吗?听说你们这儿开过光的护身符很灵验,能送我一道这样的护身符吗?哦,你不要怀疑,不是我,是我的一个朋友,她也被恶鬼纠缠过,我想为她求一道,行吗?”,一想起那只神秘的“恶鬼”,龙天立即就想到了钱艳薇,她已经数次被鬼缠身了,要不是自己及时出现,后果将不堪设想,而钱万胜因为身上有一件护身肚兜,在医院时“恶鬼”也拿他没办法,龙天觉得很有必要也给钱艳薇来上这么一道护身符,好让她免受“恶鬼”的侵扰。


刚刚郎小兵也一直非常疑惑,因为按照郎小兵的说法,钱万胜是最该死的却意外地没有死,这其中的原因郎小兵想不出来,不过龙天估计应该和钱万胜身上的那件黄肚兜有关,那只“恶鬼”在事发之后,肯定找过钱万胜很多次,因为郎小兵说过他是罪魁祸首,不过最终钱万胜还是幸免于难,所以龙天觉得应该是那道开过光的护身符起到了驱鬼辟邪的作用。


“龙警官,你真的相信护身符能护身吗?那只是俗人的一种精神寄托而已,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能驱鬼的法咒,要想不被鬼缠身,只有不作恶、多行善,如此方能趋福避祸,好人才会有好报,人人都知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道理,一个人如果做了坏事,哪怕他的身上贴满了符咒,也不能让他逃过上天的惩罚,万事劝人休瞒昧,举头三尺有神明,阿弥陀佛”,郎小兵的话非常真诚,语气也非常平和,他的话不难理解,这些道理大家都是知道的,龙天点了点头,他拍了拍郎小兵的肩膀,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出了僧房。


今天的灵济寺之行,龙天虽然感觉有些失望,但从郎小兵的一席话中,龙天还是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他估计99年龙胄山庄发生的那起神秘事件,一定是钱万胜带着这些命案的受害者包括郎小兵,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从而导致了“恶鬼”的疯狂报复,从现有的情况来看,估计郎小兵只是被动地参与了此事,所以那只“恶鬼”放过了他,但也正是因为他参与过这件事,从而让他心有余悸、羞愧难当,才导致了他出家为僧,整日在佛前忏悔,龙天甚至觉得其实郎小兵也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也是间接地被钱万胜害成这样的。


想到钱万胜,龙天还是有个疑问没有解开,郎小兵说他是罪魁祸首,是最应该被“恶鬼”杀死的人,不过最该死的反而没死,肯定不是那只“恶鬼”突发善心,而是因为钱万胜的身上有某种东西让这只“恶鬼”忌讳,所以尽管这只“恶鬼”很想杀了钱万胜,但是却始终拿他无可奈何,这是什么东西呢?肯定不是那件所谓的“开过光”的黄肚兜了,郎小兵的话已经证实了这一点,龙天现在也相信了,并不是“护身符”保护了钱万胜,而是这其中另有内情,但具体是什么东西护住钱万胜致使他屡屡逃脱“魔爪”,龙天不得而知,这需要下一步经过调查之后才能明白。


从灵济寺里走出来,龙天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在车子里继续思考问题,他本来想给赵中华打电话,汇报自己找到了郎小兵,不过就在电话接通的瞬间他合上了机盖,他现在已经有些同情郎小兵的境遇了,因为他也是受害者,既然他选择了出家忏悔这条路,就不要再去打扰他的修行了,更何况这一系列的命案都是“恶鬼”所为,即使告诉赵中华,他也不会相信的,如果自己将郎小兵的消息告诉了赵中华,老赵一急之下,说不定真的就派人传唤了,到那个时候肯定会是一副戏剧性的局面,龙天想想觉得没必要,所以他决定隐瞒此事。


现在龙天对于那只杀人的“恶鬼”越来越有兴趣了,围绕着它的疑问也越来越大,郎小兵说它是因为99年的那件事情而被逼杀人的,龙天估计是钱万胜一干人等在无意之中得罪了这只鬼,所以才导致了六年来在全国各地发生的一系列的连环命案。它发了善心,放过了郎小兵,而钱万胜因为身上有某种东西护着,使这只“恶鬼”屡屡失手,不过钱万胜也得到他应有的下场,龙天在江州期间,钱艳薇曾经打过电话给他,说是钱万胜已经疯了,并且被送进了江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现在的钱万胜已经不是“静安大佬”了,而是江州七院里面的一个精神病患者,为了他做过的这件亏心事,也算是付出了应有的代价,看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话真的所言非虚啊。


一只会杀人的“恶鬼”,犯下了十五起命案,杀害了十六条人命,逼得郎小兵出家,转而又让钱万胜得了精神病,看来这只“恶鬼”的确非常厉害,想制服它谈何容易啊,更何况阴阳相隔,人能战胜鬼吗?龙天想不出来。


霎时龙天的心头又浮现了一个疑问,在月老亭中林苇曾经说过,她说鬼是为“爱”而飘零的,还有阴间根本没有恶鬼,鬼是不会杀人的,这让龙天想不明白,杀人,并不一定要手持刀枪,用惊吓的方式使人死亡这也是杀人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呢?龙天又想不明白了。


还有护身符的问题,据郎小兵所说护身符根本没有作用,但那晚在静安人民医院801的病房里,龙天亲眼看到那只“恶鬼”数次想从窗台逃走,但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一次次地挡了回来,龙天在窗台上发现了那件开过关的黄肚兜,心里一直都以为是那件黄肚兜的驱鬼作用,没想到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理解那只“恶鬼”的反常行为呢?它要不是忌讳那件黄肚兜,从窗台直接逃走就是了,还要绕一个大圈,从房门出逃,然后又上了一个护士的身,最后才侥幸从电梯间脱逃的,这其中又有什么玄机呢?


龙天满脑子都是疑问,本来林苇和郎小兵都是知情人,但他们又和那只“恶鬼”达成了妥协,一致对自己保密,看来要解开这些谜团,只有靠自己了,而解开这一切的关键还是99年发生在龙胄山庄的那起神秘事件,这一点龙天是确信无疑的,郎小兵的话也指明了这一点。


在江州随便找了个地方解决了午餐,龙天退掉了旅馆房间,开始驱车返回静安,从8号到江州寻找郎小兵的下落,到今天已经过了9天,这九天时间龙天的确很有收获,但也是遗憾万分,看来老辈人说的没错“求人不如求己”,要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只能靠自己了。


龙天的车速很慢,他一边开车一边在思考,五十公里的路程他开了近一个小时,才刚刚驶到静安的入城口,这里的地势还比较开阔,龙天一眼就看到了那片笼罩着神秘面纱的“富人区”,龙胄山庄依旧豪华气派,从外面看去,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致命的凶案。


在车子驶过龙胄山庄正大门的时候,龙天的方向盘猛然一个左转,警车几乎是原地转了一个九十度角,然后直接朝着龙胄山庄的大门冲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