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进来看看某些人所谓的日本人高素质.

历史事实 收藏 76 657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7_14_97940_5697940.jpg[/img] 受伤的女职工 一人耳朵被打聋目前正在就医 另一人经多次调解获赔4500元   两名在日资企业打工的女职员,因为没有到下班时间,提前脱了工作帽去吃饭,违反了公司的管理规定,被日本籍主管打了头部,一个打工妹因为没有受伤,经过调解,得到了4500元的赔偿;另一个打工妹的耳朵被打成右耳中度感音神经性耳聋,现警方仍在处理中。记者昨天在对此事采访时,被该企业扣在会议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受伤的女职工


一人耳朵被打聋目前正在就医 另一人经多次调解获赔4500元


两名在日资企业打工的女职员,因为没有到下班时间,提前脱了工作帽去吃饭,违反了公司的管理规定,被日本籍主管打了头部,一个打工妹因为没有受伤,经过调解,得到了4500元的赔偿;另一个打工妹的耳朵被打成右耳中度感音神经性耳聋,现警方仍在处理中。记者昨天在对此事采访时,被该企业扣在会议室长达10多分钟,不让离开。


事发经过 打工妹脱工作帽挨打


昨天中午1时20分,在宁波市鄞州区石碶派出所门口,记者见到了向本报投诉的来自甘肃天水的打工妹朱霞(27岁,化名),她正在家人的陪同下到派出所处理此事。朱面色憔悴,与她交谈有时需要放大声音,她说耳朵经过医生的治疗,还没有完全恢复,有时候听得不太清楚。


朱霞称,两年前她进入位于石碶工业区的日资企业宁波唯益路服饰整理有限公司打工,每个月的收入有1000多元。事情发生在2006年3月17日中午,按照规定,在车间里要穿工作服和戴工作帽,不到下班时间不准脱工作服。当时因为还有几分钟就要下班了,她和另外一名叫曹娥的女工脱了工作帽想去吃饭时,被巡视的日本籍主管岗部经理看到,上来不由分说对准她们的头部就打。


朱霞说,日本籍主管的个子很高,打她这一巴掌的同时还用日本话说了一句什么。这一巴掌打到她的左脸上,她当时就感到脸颊火辣辣地疼,更加难受的是耳朵也嗡嗡作响,那一刹那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岗部打了她后,下班铃也响了,这时候打工妹们都下班了。朱霞说,当时她感到很屈辱,因为好多人都在看着她们,所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医生诊断 一人耳朵被打聋


朱霞说,她被打后越来越感到难受,不但听力下降,而且头也开始痛了起来,她和另一名打工妹商量后报了警。石碶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现场,问明了情况,让她们先到医院检查。两名打工妹提出让岗部陪她们去,因为她们身上没有钱。岗部和翻译随后将她们送到了医院,在医院门口,岗部通过翻译对自己的行为向两名打工妹道歉,承诺医疗费由公司来负责。


曹娥经过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而朱霞经过检查,医生认为她得的是外伤引起的中度感音性神经耳聋,此病的症状是听力下降,听不清,耳鸣头晕,如果治疗得不及时,耳朵可能会永远失聪,建议她住院治疗。朱霞于是住进了医院,经过医生半个月的治疗,她的听力已渐渐地恢复。


昨天下午,宁波二院给朱霞看病的主治医师张大夫告诉记者,朱霞的病情主要是因为外伤引起的,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打得比较重,送来时经过检查认为她的听力属于“水平眼震可疑”。现在经过治疗,左耳朵恢复得较好,右耳朵稍差一些。记者问张大夫,打的是左边耳朵,为何右耳的听力没有恢复呢?张大夫说,因为两个耳道是相通的,打击可能会造成对称伤。另据医生介绍,这种病有没有后遗症还有待于观察,病人短期内不要干重活,不要生气,否则对病情的恢复不利。因为朱霞的伤情要作法医鉴定,记者就此采访了给朱霞作法医检查的宁波第三人民医院耳科的一名大夫,他证实了二院的诊断结果。


多次调解 一打工妹获赔4500元


那么,另一名在场的打工妹曹娥情况如何呢?据了解,曹来自江西,事发后不久,她就离开了这家日资公司。经过记者多方查找,终于在另一家公司找到了曹娥。曹娥向记者叙述了当时的事发经过:当时她看到离下班时间还有几分钟,好多人都开始脱工作服,她也开始脱了帽子,没想到被岗部打了。岗部打的是她的头部,她当时感到很疼。日本主管先打的是朱霞,后打的她,她听得很清楚,那一巴掌很响。


朱被打住院后,当地派出所开始处理此事,经过多次调解,她和公司方达成协议,公司赔了她三个月的工资4500元。问及她离开该企业的原因,她说一是此事闹成了这个样子,不能再在这个公司呆下去了,二是感到在这家公司再做下去,抬不起头。


曹和朱还向记者介绍,她们进厂以来,公司一直没有和她们签过劳动合同。


记者调查 企业确认有此事


昨天下午2时30分左右,记者来到宁波唯益路服饰整理有限公司,接待记者的是该公司人事部的王女士(兼翻译)和日本籍副总经理阿部淳之介。阿部副总经理通过翻译告诉记者,确有此事,现在派出所正在处理,当时被打的有两个人,一名姓曹的打工妹已经达成赔偿协议,公司赔了对方4500元钱。


据王介绍,现在岗部已经调离宁波,至于调到哪儿去了她不太清楚,现在她负责处理此事,她所了解的情况是,当时岗部经理看到这两名女工没有到下班时间就脱了工作帽,违反了公司的管理制度,就和她们发生了矛盾。记者问赔曹娥的钱是岗部自己出的还是公司出的呢?王女士没有回应。对于两名女工所说的公司没有签劳动合同的事,王予以否认。


记者被扣 十多分钟方才离开


就在记者采访完毕要离开时,日方经理发现了记者的采访机,通过翻译告诉记者要让记者将录音删掉才行,因为录音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记者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对方报警,要记者在警察没有到来之前,不准离开,日方经理此间离去,中间又来了一名男子,称是公司的主管,非得问谁投诉的此事,要看记者的采访记录。一直等了10多分钟,因为警察没有来到,他们才放记者离开。


昨天记者采访了主办此案的石碶派出所的民警,被告知朱霞被打一事现在还在处理中,朱霞目前正在作法医鉴定,待法医鉴定出来后,才能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处理。民警还证实,另一名女工曹娥被打一事已经调解处理完毕,公司赔了曹娥4500元了结纠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