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菅人命的日本松下血汗工厂:28岁女工骨质疏松像古稀老人

“镉超标”不良反应显现,赔偿方案迟迟未公布,8名女工力讨说法

松下“镉中 毒”事件激化


无锡松下电池有限公司是由日本松下电池工业株式会社和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共同投资的专门生产可充电池的生产企业。


投资总额1.3亿美元,2006年销售额约30亿人民币,是迄今为止松下海外最大的可充电池生产企业。

然而从去年年底开始,“镉中毒”的疑云开始环绕该工厂,至今尚未消散。


无锡松下电池厂员工“镉超标”事件起源于去年一则关于广东惠州超霸电池厂员工“镉中毒”的报道,而更为深刻的原因则在于,从2002年无锡松下电池厂成立伊始到今年1月份厂内上千名工人罢工抗议期间,该工厂从未公布过尿镉超标人员名单,仅以职业健康防护报告形式发布过。值得关注的是,随后工厂迫于压力公布的体检结果表明,“镉超标”现象确实在该厂存在,而且为数不少。


今年1月20日,《松下称并无一例镉中毒,员工称多人尿镉超标——“镉中毒”疑云密布松下无锡工厂》一文,针对该工厂的生产环境是否安全、已检测出的尿镉超标员工是否属“职业性镉中毒”、镉超标员工将如何安置提出质疑。


持续长达四五个月之久的无锡松下电池厂“镉中毒”事件至今尚未得到妥善安置。5月24日,记者于凌晨6点接到无锡松下电池厂员工报料,称该公司“镉超标”员工与工厂冲突加剧,8名“镉超标”员工到该公司怒讨说法,在没有得到满意回复的情况下,5名员工在该公司的会议室中度过了不眠一夜。


记者旋即赶赴无锡松下电池厂现场采访。该工厂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该公司已于4月18日向无锡市疾控中心递交第一批职业病检测材料,并于23日收到受理通知。预计在30个工作日会有一个彻底的结论,届时该公司将“完全承担应负责任”。


不过对于镉超标员工而言,怀疑和不信任早已滋生,“公司经常出尔反尔”,“只要我们出现在工厂,公安局的人肯定会出现”,“公司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探讨解决方案”。这些现象加剧了他们的不安全感,而身体上的不良反应更让他们忧心忡忡。


员工质疑松下涉嫌欺瞒


松下电池是一家位于江苏省无锡的外商独资企业,主要从事镍镉、镍氢电池及锂电池的开发生产,共有约5300名员工。而在日本本土,早在2005年以前,就关掉了大部分的镍镉电池生产厂。


四五个月过去了,无锡松下电池厂最新确认的约40名“镉超标”员工,除部分在家休养外,19名员工已在交上一份“自愿申请复岗”的申请书后回到公司上班,记者赶赴无锡松下电池厂发现,该公司早已恢复正常的工作状态,俨然“镉超标”事件已经被逐渐淡忘。


与之相伴的是,松下无锡电池厂的工作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在该工厂的镍镉车间,记者看到,该车间工人已经“全副武装”,穿上了防尘服,带上了新口罩,增加了吸尘设备,而且在镍镉车间出入口还特别添置了“风淋”设备,用于员工进出车间的除尘防护。


但对于坚持“讨说法”的部分尿镉超标员工,迟迟没有公布的赔偿方案让他们尤为不安,四五个月的等待对于他们极为漫长,这期间,四处“寻医问诊”成了他们生活最重要的内容。他们中间大部分人拿着三四张来自不同疾控中心的尿镉检测报告,都超过了5μg/g肌酐的正常限度,其中最高的曾达到16.8μg/g肌酐左右。


他们最大的困扰还是来自生活方面。在无锡,记者见到的8名镉超标员工均是女工,其中两位尚未结婚,而且曾被无锡市疾控中心的专家建议“至少2年内不要生孩子”,另外一名在无锡松下电池厂工作期间分娩的女工对自己孩子的健康状况忧心忡忡。“我孩子今年刚刚2周岁,前两天检验结果是正常的,不过部分指标偏低,就像营养不良一样。”她说。


他们对公司的质疑包括:如果当初就改善工作环境,是否如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悲剧就不会发生?公司在2006年前未曾告知他们的身体状况,是否涉嫌欺骗员工并对员工健康不负责任?如今在他们身上,“骨质疏松”、“血压高”、“头晕”等症状开始逐渐出现,究竟谁能为他们的健康负责?


针对这些问题,无锡松下电池厂副总经理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尿镉超标员工正处于职业病鉴定程序之中,具体方案尚在研讨中,一旦鉴定结果表明确系“职业病”,无锡松下电池厂绝对不会逃避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据了解,相关负责人于今年1月22日刚刚加盟该公司,负责媒体发言。


28岁女工患上骨质疏松症


5月21日,松下无锡电池厂原镍镉车间员工庞小姐被一纸“桡骨远端”测量结果报告所惊呆。该报告显示,她已经患上了严重的骨质疏松症,与年轻健康的成年人群之平均值比较,她近似相当于拥有70岁的老人的骨质。


“这是我们自行做的体检,之前公司给做体检的时候忽略了这一项。”庞小姐情绪激动地说,无锡疾控中心的专家曾表示,她这个年纪是绝对不可能患上骨质疏松的,因为她今年只有28岁。


她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另外一位今年31岁的镍镉车间员工周小姐同样被诊断患上骨质疏松症,与平均值比较,周小姐的骨质年龄接近60岁。


同去检验的其他6名“镉超标”员工大部分患上了骨量减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职业卫生标准GBZ17-2002,慢性镉中毒对人体的主要影响为肾近曲小管功能障碍,可伴有肺气肿、骨质疏松、骨软化症,并可使肺癌及前列腺癌发病率高。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员工患上骨质疏松与镉超标有关。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王莹表示,虽然之前该员工有在镍镉车间长期工作经验,不过对于骨质疏松的具体原因还是要参照其是否患有其他病症,同时参照其工作现场以及病历综合研究。她对记者表示,在28岁患上骨质疏松确实并不多见,一般发病时间在40岁左右。


5月23日,无锡松下安排14名员工在第一人民医院进行的检查诊断中,发现一名员工有高血压、动脉炎症状需要住院观察,公司协助办理了住院手续。24日上午该员工家属和公司协商,在住院费用今后再说的前提下,本人接受公司住院安排。


“他们希望我们为他们的病症支付治疗费用”,无锡松下电池厂副总经理相关负责人说,但公司认为,他们的骨密度检查报告是否与职业病有关,要请无锡市疾控中心的专家来做出解释。公司充分考虑员工的担忧,在鉴定结果尚未公布期间,骨密度相关的治疗费用由公司承担,其他方面的疾病,员工可优先治疗,如果条件困难公司可以先行垫付,并在职业病鉴定相关结果完成后,根据结果承担费用。


一个值得指出的细节是,双方僵持到当夜八九点的时候,无锡松下电池厂请了无锡新区工会代表、无锡市疾控中心以及无锡市信访局代表出席。“我们认为第三方的出现有利于评判公允。”相关负责人称。不过“镉超标”员工们显然不这么想。“就算是请工会,也应该我们请,他们请来的工会能否代表员工利益?”一名愤怒的员工家属称,该工会代表当场并未为员工争取权益。


次日,工厂派人送“镉超标”员工到无锡第一人民医院就诊。“但是员工提出了其他要求,”工厂方面称,员工要求做全面检查,包括CT、B超、肾功、肝功能等等。而工厂在这方面难以首肯,其中部分检查已经在职业病鉴定流程中予以实施。谈判再度陷入僵局。


职业病检测延迟两个月


从1月份到5月份,记者多次接到无锡松下电池厂工人的电话,称即将与工厂针对赔偿方案进行谈判,谈判的无果而终让工人们逐渐修改着对工厂的期望。


据了解,早在2月16日,该厂员工“二次体检”结果已经全部得出,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正式的职业病检测耽搁了两个月之久?


“我们从来没有怠慢过镉超标工人的体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职业病检测比预想的要迟,原因在于一些“细节问题”,比如申报职业病检测材料的搜集需要每一名员工的配合,而其中部分员工因个人原因推迟了检测时间。


不过尿镉超标工人并不认同这种说法,“女工来例假期间是不能做尿镉检测的。”一位王姓女员工对记者称,当时她因为例假关系推迟了一次检测,随后她多次联系工厂希望去检测,但是工厂以“要协调两三名员工一起检测”为由进行推诿。


“无锡市疾控中心曾给我做了一次心电图,结果是不正常的。随后他们让我再去做了一次检查,结果变成了正常。”一位庞姓女工充满疑虑地告诉记者,在镉超标员工们看来,这或许意味着无锡市疾控中心更倾向于得出“健康”的结论。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毒控制中心咨询室主任医师王莹表示,尿镉超标检测的一个尴尬之处在于:不同时间和地点的检测结果都有可能不同,随着工作环境的变化、环境存在的浓度也不同,因而,哪怕第一次检测是超标的,第二次也有可能不超标。


实际上,在历经四五个月风波后,镉超标员工们甚至对记者表现出了不信任。在记者告知他们会与公司领导交流的情况下,员工们提出“为什么先见领导不先见工人”的质疑,因而记者一度提出,能否在采访公司领导的时候让镉超标员工旁听。


遗憾的是,这一提案被工厂方面拒绝。相关负责人面有难色地表示,既然是对工厂的采访,工厂方面谢绝在这种场合和女工们对话。随后镉超标员工们提出让他们信任的厂工会成员、并未镉超标的镍镉车间工人王鲁堂作为代表出席,但是这亦被谢绝。


值得一提的是,在工厂与员工的冲突中,第一工厂工会负责人王鲁堂的境地愈发尴尬。在记者随后与其的沟通中,王鲁堂表示,在1月份罢工期间,有5个员工代表来负责员工与工厂的沟通,如今离职的离职,不管事的不管事,压力直接落到了他一个人的肩膀上。


而他所提到的“压力”来自两方面:首先,他是镉超标员工在工厂内最信任的代表;其次,来自工厂的压力同样让他“吃不消”。“最近一次的工资涨幅让我非常不满”,王鲁堂告诉记者,他来工厂1年半了,最近涨了工资,但因为是长白班,而非夜间倒班,收入水平竟然由原来的将近2000元降到了1000出头。而随后他与工厂人事高层沟通,后者认为他受到了镉超标工人的“收买”。


王鲁堂表示,他的态度不能代表厂工会的态度,因为他上面还有工会主席、副主席等负责人,在工会行政命令上完全插不上话。


随后,记者对女工们的采访则被婉言劝到“工厂外”进行。工厂方面并没有给出缘何不好在工厂内采访的解释。女工们的推测是害怕公司员工和她们直接对话。


员工态度变化微妙


而无锡松下电池厂大部分员工态度的微妙转变更让镉超标员工感到心寒。“现在关于镉超标的讨论很少,这个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记者在工厂门口随机采访的几位员工均表示,曾经在工厂引发轩然大波的尿镉检测结果日期被改动过的事件,亦被该公司员工轻描淡写地解释为——公司员工太多了,所以部分日期是手写的。


在工厂镍镉车间门口,一位自称是该车间负责人的女士对记者称,最近未听说过工人关于尿镉超标的讨论。


或许正因如此,部分镉超标员工的“抗争”并未掀起太大波澜,多少显得有些的“孤军奋战”。


相关负责人将这些变化归功于公司在工作环境改善和“员工沟通”方面的努力。“1月份以来,我们大会小会,员工教育工作不断。”他对记者称,无论是新员工还是老员工,公司都经常不定期做一些关于镍镉车间防范的培训。


不过“镉超标”员工们并不这样认为。“镍镉车间的老员工走得太多了,现在大部分都是新人在工作。”一位周姓员工透露,镍镉车间原分a、b、c三个班,其所在的a班最终留在工厂的不过两三个,其他班走得人也很多,走了大概100到200个人,而原因无非担忧工作环境带来身体的负面影响。


“走的员工属于自愿离职,因而虽然很多尿镉含量在4μmol/mol肌酐左右,没有任何补偿。”一位“镉超标”员工称,现在公司新员工多来自四川、重庆等地,他们一来就享受全新工作环境,自然无法体会原有员工的痛楚。


对此相关负责人的解释是,1月份后,新员工补充率确实比较高,但是不能给出具体数据,因为“员工情况每天都在变化”。


镉超标员工现状尴尬


到目前为止,部分镉超标员工的不良症状已经开始显现。虽然职业病鉴定结果尚未出结论,不过在与记者的接触过程中,部分员工表现出头晕、乏力以及腰背疼痛的症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职业卫生标准GBZ17-2002,慢性轻度镉中毒的定义为:除尿镉增高外,可有头晕、乏力、嗅觉障碍、腰背及肢体痛等症状,实验室检查发现有尿β2——微球蛋白含量在9.6μmol/mol肌酐(1000μg/g肌酐)以上,或者尿视黄醇结合蛋白含量在5.1μmol/mol肌酐(1000μg/g肌酐)以上的情况发生,可诊断为慢性轻度镉中毒。


在镉超标员工中,一位庞姓女员工在1月25日拿到的二次体检报告中,尿视黄醇结合蛋白含量达到5.56μg/g肌酐,是8位女员工中唯一一个超出标准的。其近期尿镉检测显示,尿镉含量达到12.90。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镉超标的员工们全部填写过“自愿上岗申请书”,其中收入的考量无疑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


“现在在工厂就职的员工,每个月能拿到1500元左右的工资,而且还在镉超标传闻爆发后获得20元/天的工作补贴,而我们每个月只能拿到800元左右,只有原来工资的一半。”一位镉超标员工向记者反映。


此外,难觅新的工作机会也是他们积极上岗的原因之一。“在无锡新区的许多工厂中,只要听说是松下电池厂的员工,就立刻拒绝录用,除非自己去做一份合格的尿镉检测。”一位镉超标员工对记者称。据她称,好几个尿镉并未超标的小姊妹都因这种“历史污点”而被其他工厂谢绝录用。


而还是有部分镉超标员工最终没有回到工厂上班,他们表示,公司让部分人员恢复上岗,但有的是劳动力较强工作岗位,还有部分人员被通知“等到有关岗位空闲下来会告知”。此外,员工们称,公司有高层劝他们“放下包袱”,不要再追究无锡市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


针对工资问题,相关负责人拿出了一份镉超标员工的工资单,不过他以“里面有不愿透露的名字”为由谢绝让记者观看,仅举出一个例子,称一名镉超标员工4月份的工资在1041元,其中最高的是1464元。


此外,工厂方面还对记者称,镉超标员工虽然不用上班,但工资、奖金等收入,除“正常工资调整”外,全部按照原有规格发放,此外,三八、五一等节假日,还不定期对镉超标员工进行慰问,发放价值超过1000元的购物卡,而且还经常召集他们一起聚餐。


“实事求是地说,现在我们看病产生的交通等费用,都是公司报销的。”镉超标员工们部分认同了公司的说法,不过她们指出,公司给他们的福利,几乎都是建立在全体员工享受的福利基础上,而且大部分不是现金,而是购物券,理由是职业病鉴定结果未出,而且购物券也没有1000元以上那么多。她们认为,公司对镉超标员工们并不关心。


■ 小知识 镉(Cd)


银白色或铅灰色有光泽的软质金属,具延展性。有八种天然的稳定同位素,还有十一种不稳定的人工放射性同位素。于空气中迅速失去光泽。不溶于水,溶于大多数酸中。镉在所有的稳定化合物中都呈+2价,其离子无色。


镉会对呼吸道产生刺激,长期暴露会造成嗅觉丧失症、牙龈黄斑或渐成黄圈,镉化合物不易被肠道吸收,但可经呼吸被体内吸收,积存于肝或肾脏造成危害。



松下电池厂人事部原副部长潘为高调开博客:




因“签字隐瞒”深感罪恶




除了镉超标员工之外,还有一个人对松下无锡电池厂“镉中毒”事件的深层原因提出过质疑,他就是该工厂原人事部副部长潘为。




4月19日,潘为办完了离职手续。7天后,他在新浪、和讯、搜狐陆续高调开出博客,其中称无锡松下电池厂曾经长期隐瞒公司员工镉超标事实,而他本人亦因“签了不该签的字”而深有罪恶感。


博客关闭原因“不便公布”


然而,继预报“将以每天一集的频率发布blog”之后,潘为的博客在4月27日戛然而止,当时他仅仅发布了两篇博客。


记者旋即联系潘为询问关博原因。潘为表示,关闭博客是有不方便公布的理由,他本人希望松下无锡电池厂能够对镉超标员工做出适宜的处理方案。据介绍,离职后的潘为至今赋闲在家,并未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无锡松下电池厂方面称,原人事部副部长潘为属于“协议离职”,因该公司曾多次敦促潘为提供“必须的录用手续”,但潘为并未在期限内提供。而潘为随后开出的博客内容,该工厂认为属于“个人观点”和“心理描述”。


然而镉超标员工们显然并不这样认为。在他们眼中,潘为博客中“字字属实”,而且潘为“在与他无关的情况下被开除,无疑是受害人”。据称,潘为在任期间与镉超标员工关系很好。


知情人士称,公司给出潘为离职的原因在于“个人文化与公司文化不符”,而有分析人士指出潘为的离职直接原因在于松下无锡电池厂必须有人要为松下无锡“镉中毒”事件负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