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帝国 第一卷 血战奠基卷 第八节 轻工业

zy_dfy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size][/URL] 赵刚这次剿匪战果更加辉煌,但是代盛京将军曾蕴却不能立刻向朝廷请功。其他三路剿匪大军竟然与土匪互相勾结一同攻打平寇军。要是这样报上去皇帝肯定是龙颜大怒,不要说升官,就是现在的乌纱帽都保不住。   想来想去,只有想办法将其它三路巡检使报呈“剿匪英勇,不幸阵亡。”,至于为什么三路巡检使一同阵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22/


赵刚这次剿匪战果更加辉煌,但是代盛京将军曾蕴却不能立刻向朝廷请功。其他三路剿匪大军竟然与土匪互相勾结一同攻打平寇军。要是这样报上去皇帝肯定是龙颜大怒,不要说升官,就是现在的乌纱帽都保不住。

想来想去,只有想办法将其它三路巡检使报呈“剿匪英勇,不幸阵亡。”,至于为什么三路巡检使一同阵亡,那就实在顾不得了。


死了一万左右绿营兵却需要补充,但是招兵的话还要瞒过朝廷,确实没办法做到。想来想去,不得其法,正好赵刚奉命回盛京述职,曾蕴就顺便说了此事,看他能不能解决。


赵刚听了曾蕴的话,沉思半响,方才说话:


“不知大人是否满意盛京一职,如是,卑职有一法;如想更上一层,卑职也有一法。”


曾蕴没想到赵刚竟然这么说,大喜之下急忙问道:“更上一层怎么办?”


赵刚环顾四周,也不言语。曾蕴见状一挥手让仆人退下。赵刚见只有两个人就低声说道:


“曾大人如想做到总督之位,只需办好一件事。”


“那件事?”


“洋务,大人可知为何张之洞为何总督两湖,都是因为广办实业。虽然办一个亏一个,但是越亏他升的官就越大,大人只要照例办理,东北总督一职还不是轻而易举。”


赵刚顿了一顿,看曾蕴全神倾听,知道自己的话起了效果,就接下来说道:“办实业需要工人,我们就可以借招工之名行招兵之实。”


曾蕴听了,心思十分活动,但是还有些顾虑:


“你说得不错,但是盛京并无许多银子,我看那张之洞的汉阳铁厂靡费几百万,我们的银子差得太多了。”


“大人不用急,钢铁厂投入虽大,但是可以一步一步来,首期投入五六十万两亦可,以后聚沙成塔最后也可以建造成第一流的钢铁厂。轻工业本小利大,我们可以官督商办,不但不用一丝一毫之费,相反还可以得其利补贴重工业。”


曾蕴心思活动,但是他手下并无懂行之人,想了想曾蕴对赵刚说:


“赵巡检,我看你如此大才,屈尊做一个巡检太委屈了,不如担任总办,处理洋务事宜。”


赵刚急回道:


“大人,卑职一介武夫,才疏学浅实在不能担当此任。前几天曾经听说张謇暂居丹东,此人才高八斗必可担当此任。”


张謇大名海内无人不知,曾蕴大喜,让人快马去请。回头吩咐赵刚马上回辽阳招兵,并悄悄地问道:“赵巡检,我想保荐你出任盛京提督,你看可好?”


赵刚低头回答:


“大人,卑职资历浅薄,做巡检已经是大人开恩,哪敢得陇望川。”


曾蕴见赵刚如此说,心里佩服说道:


“那就先委屈你兼任盛京团练总办,负责这次招兵。等以后我再保举你做盛京提督。”


赵刚这次没有再推辞,接受了新的官职。曾蕴已经视赵刚为头号心腹,心里打定主意要让赵刚替自己执掌军权,和赵刚说了一会官场闲话,有些倦意。嘴上打了几个哈气,端起茶碗,赵刚急忙告辞出门。


弟二天,张謇到了,曾蕴打开正门,布政使,知府在大门处排成两排,恭恭敬敬的将张謇迎进府衙。张謇蛰伏十年,受到曾蕴如此重视自然感激涕零,当场接下洋务总办的重任。在张謇来看,搞纺织所需资金比搞其它工业要少一些,生产周期短,能较快地获得利益。这些有利条件再加上官方的支持,都促使张謇放手大干一场!


为了筹措资金,张謇把每年耗费二十余万两银子的吉林制造局变卖,最后以五万两银子的价格卖给赵刚。赵刚得了制造局,赶忙研制新的武器不提。


第二天张謇把盛京的布商 樊燮均、刘维镛、沈桂馨,洋行买办潘茂芝、郭鹤琴,以及绅商陈时熏等人请到家里,商量集资认股的事情。


大家议定以100元为一股,并分别认定了自己负责募集的股数,成立了最初的董事会。这6个人被人们称为纱厂初期的“通盛六董事”。当天,他们又现场勘察,选定了旅顺城北15里的花园口间作为厂址所在地,并且确定厂名叫“大生纱厂”。


大生纱厂的旗号一打出来,开头也是轰轰烈烈的。大家见领头办厂的是个名人,既觉得新鲜,也感到心里踏实,所以投股的人相当踊跃。特别是花园口一带的农民听说土地可以入股,便纷纷以土地折股,省下了厂方不少购地款。张謇又仗着熟人朋友多,亲自写信到处为工厂作宣传,也招来不少股东。


这样算下来,建厂所需要的资金该够了;可是,购买机器所需要的资金,就完全没有着落了。听说张之洞为了在湖北办纱厂,已经向国外购了一套机器,但是却无人承办,机器已经放在上海几个星期了。张謇就找上张之洞,张之洞也很买张謇的面子,当场便决定,如果旅顺的大生纱厂厂房先完工,就把这套机器先让给大生纱厂用。


经过几番周折,大生纱厂的厂房总算建成了,纺织机器也运到了厂里。1892年10月11日,大生纱厂正式开工,纺出了第一缕棉纱。面对震耳欲聋的机器声,身为总经理的张謇激动得热泪盈眶。为这纱厂,张謇不知吃了多少辛苦,受了多少磨难!


他一个堂堂的“清流领袖”,不得不东奔西走,集资筹款,看人家的冷脸,听人家的嘲讽。直到前几天厂里试机,还有不三不四的人在说:“纱厂烟囱高,何时才冒烟?机器虽然响,何时纺出纱?”如今烟囱冒烟了,机器出纱了,张謇能不高兴得流下喜泪吗!


董事们也都兴高采烈地互相道贺。张謇便趁着这个机会,把大家召集起来,商量订立厂规厂约的事。他说:“头一脚虽然踢出去了,但正式生产,没有个规矩是不行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么大个厂,没有厂约,怎么负责理事?这是事业成败的关键!”可是这些人对于办厂并无经验,也不知道厂约该怎么订。幸亏张謇早有准备,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从总董事、分职董事、车间执事的职责,到各车间、各账房、各栈所的管理,以及考核标准,奖罚等级,一条条说得头头是道。


董事们听得心悦诚服,一致决定就按张謇的办法去做起来。为了提倡新的风气,打破陈规陋习,张謇还规定:“工厂中凡执事人概称‘先生’,不得沿袭‘老爷’旧称。”


在19世纪末的中国,张謇就能制定出这样一套比较完整新颖的管理制度,应该说是很有见识的。这些措施的实行,对于改善企业的管理,形成企业新风气,以及增强企业的竞争力,都产生了较好的作用。


刚好在近几个月里,棉纱的行情看好,售价连涨了几次。纱厂的资金不断扩展,不但保证了工厂的正常生产,而且还略有结余了。这一年,由于纱价大涨,大生纱厂获利达到20多万两白银。


张謇脸上的愁容终于烟消云散。


这一天,张謇带着纱厂出产的棉纱,到盛京去看望当时已经是盛天将军的曾蕴。棉纱用红绸布扎着,一共是两束。张謇笑着说:“这是我们大生纱厂自己生产的棉纱,送给将军做个纪念。”


曾蕴接过棉纱,连声称赞道:“好,好,我收下!过去人们称这种棉纱叫洋纱,织出布来叫洋布,现在我们自己也能生产了。这可全靠你的苦争苦斗啊,我要给你记上一大功!”


张謇说:“苦是苦一点,但这是我‘自讨苦吃’,怨不得别人。再说为了国计民生,虽说吃一点苦,我心里也痛快啊!”


有一句话张謇没有说,那就是为筹措购买棉花的资金,他的妻子连首饰都卖掉了;而办厂这么长时间,他从来没有在厂里支用过一文小钱!


张謇从来就不满足于现有的事业,一直在不断扩展事业的规模。1893年,他利用大生纱厂的盈利和新人股的资金,投资63万两白银,增添纱锭3.4万枚,所用的机器设备等也逐步加以更新。就这样,到1893年,大生实业集团已经拥有150万两白银、5.7万枚纱锭。


张謇还以棉纺织业为中心带动了其它行业的发展。1893年,张謇为了解决纺织机器设备的维修制造困难,与赵刚合开办了本溪钢铁厂,还有广生榨油公司、大隆肥皂公司、吕四盐业公司、旅顺铅笔公司、旅顺大达轮船公司、旅顺渔业公司等也接连兴办起来,到甲午战争前夕,张謇已兴办各类企业二三十个,形成了一个以轻纺工业为核心的企业群,一个在东北沿海地区独占鳌头的新兴的民族资本集团。


在兴办实业之外,张謇一生中最为重视的就是办教育了。因为他认为教育也是救国救民的重要手段,要想国家富强,人民就得掌握知识,因此,中国必须大力发展教育事业。他先后兴办了大生纱厂职工专科学校、纺织专科学校、铁路学校、旅顺商船学校等,为东北地区的实业培养了各种有用人才。张謇在1893年创办的旅顺师范,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所师范学校。


此后,他还先后创办了女子师范学校、城厢初等小学、幼稚园、盲哑学校等。1900年,他又将纺织、医学、农学三个专科学校合并为综合性的旅顺大学。同时,他还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博物馆——旅顺博物苑,以及图书馆、气象台、医院、公园等,使旅顺成为一个亚洲最大的海港城市。


但是,张謇和赵刚的比赛仍然输了,直到1938年的时候,张謇所属大生集团才以1359亿华元的总资产超过了赵刚所属的辽阳重工(1268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