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家庭

贫道乡下人 收藏 7 41
导读:母亲的家庭    我的母亲出生于1951年,是河南滑县人。除少数几个外来户以外,她所在的那个村子里的人清一色姓张,都是一个老祖宗的后代,村民也全都是亲戚。外公在解放前是一个有四十来亩土地的小地主。实际上,我的外公是一个非常木讷的、一个大字都不认识的老实庄稼汉,原本并不富裕。但他唯一的兴趣就是伺候庄稼,人也非常勤劳。外公精湛的种田技术和起早贪黑地耕作,使得他的庄稼长势总比别人的好;再加上外婆勤俭持家,经过几十年千辛万苦的积累,家境渐渐殷实起来。    外公年轻时长得英俊,皮肤白皙、身材

母亲的家庭



我的母亲出生于1951年,是河南滑县人。除少数几个外来户以外,她所在的那个村子里的人清一色姓张,都是一个老祖宗的后代,村民也全都是亲戚。外公在解放前是一个有四十来亩土地的小地主。实际上,我的外公是一个非常木讷的、一个大字都不认识的老实庄稼汉,原本并不富裕。但他唯一的兴趣就是伺候庄稼,人也非常勤劳。外公精湛的种田技术和起早贪黑地耕作,使得他的庄稼长势总比别人的好;再加上外婆勤俭持家,经过几十年千辛万苦的积累,家境渐渐殷实起来。



外公年轻时长得英俊,皮肤白皙、身材魁梧,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我的外婆则出生于一个败落的官绅家庭,从小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家里财产全被她的叔叔吞并。她是农村里少见的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就看中了外公的老实与英俊。外婆的精打细算和祖父的勤劳耕作,使得这个家庭在解放前的20年里不断扩大再生产,从原先的几亩变为四十来亩,还盖了一座二层的老式小砖楼。不过,滑县的土地属于黄河故道,含沙量大,肥力差,当时又不懂使用化肥和品种改良等技术,尽管精耕细作,但还是离不了靠天吃饭,一亩地能打个二百斤粮食就算特大丰收了,遇到荒年景颗粒无收的情况都有。每年打下的几千斤粮食养活当时一家六口,也不过温饱有余。



解放前,家里只有外公一个男劳动力,地多了以后一个人忙不过来,就雇了一个长工,农忙时节也雇几个短工。但是,这里的主家与雇工的关系并非象《收租院》里所描述的那样残酷、血腥,而恰恰相反——当时吃饭时,外公和长工同席吃干饭,外婆和孩子们则另席吃稀饭。这是因为,在天灾人祸频仍的河南,即使家里有些余粮也不敢顿顿吃干饭,必须留下来粮食备荒;而外公和长工属于下地干活的劳力,他们必须吃饱才有劲干活。上工时外公和长工一起下地干活,那长工与我们家关系也相当好,本身也就是自家亲戚——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殷实之家,根本不是某些人描绘的那样像洪水猛兽般的压迫者。



外公、外婆是当时村里有口皆碑的勤劳之家、小康之家。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旧时代的中国亿万农民唯一的梦想就是靠勤劳、节俭获得积累后不断地购买土地。这些地产,既不是他们抢来夺来的,也没有军阀官员作靠山,更谈不上“鱼肉人民”。这些土地都是他们一辈子辛辛苦苦、一点一滴地积攒起来的,他们都是本分守法的淳朴农民,并没有任何罪过。其实,这样的农民应当算是中国旧式农民中最为勤劳、贡献最大的一类人。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