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三十一章 群雄戏王宪(上)

辽西老戟 收藏 7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王宪和两个小伙从老黄头厢房窗户里逃跑出来后,抢了一台鬼子摩托,急急忙忙地来到了金鸡岭西梁游击队。见到罗明后,便亮出了特派员的底牌。罗明也接到北满支队长凌青的指令,让他认真接待省委派来的王宪主任。王宪一路奔波,蓬头垢面,饥肠辘辘。一顿狼吞虎咽、胡吃猛喝后,就拿起一个精致的刮脸刀挂起了胡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王宪和两个小伙从老黄头厢房窗户里逃跑出来后,抢了一台鬼子摩托,急急忙忙地来到了金鸡岭西梁游击队。见到罗明后,便亮出了特派员的底牌。罗明也接到北满支队长凌青的指令,让他认真接待省委派来的王宪主任。王宪一路奔波,蓬头垢面,饥肠辘辘。一顿狼吞虎咽、胡吃猛喝后,就拿起一个精致的刮脸刀挂起了胡子。说这是苏联军事顾问米沙,赠送给他的格鲁吉亚名牌货。刮完胡子,从罗明口里得知了杨欣一行人的行止,便和罗明密谈起来。

罗明带着人和一个叫齐巧的姑娘下山后,王宪便带着人随后来到了山神庙。

唯恐军车有失,齐巧正是洪海安排到金鸡岭送信的。在喇嘛营子北树林外,洪海留了个心眼儿,他知道如果当着丁雄的面让齐巧去金鸡岭求援,丁雄肯定不能同意。于是就悄悄地让齐巧去了金鸡岭,找杨欣告急。

王宪鹰似的眼光一扫,看见了老武头,伸出竹节一样的手指,对两个小伙说:“搜他的身!把抢去的东西搜出来!”

老武头笑着伸开了两手:“搜吧!”

两个小伙过来,搜遍了老武头全身。

“没有!”一个小伙说。

“没有?”王宪一愣,扭脸冷冷地扫视着杨欣,“那就在他的身上!”

杨欣站在香案前,不知从哪儿摸出三块小石子儿,在两只手里象玩杂耍似的上下翻舞着倒腾起来。罗云汉坐在圆木上,抡起鬼头刀,嗖嗖地削起圆木来,木屑像雪花似的翻飞着落满了一地。丁雄站在杨欣前面,则玩起了两只勃朗宁手枪,两支手枪在他的手上,滴溜溜来回乱转,上下飞舞。

赵梅靠着香案划着火柴,给老武头点上烟,老武头吸了一口,把烟袋递给了傻愣愣站在一旁的老黄头。老黄头茫然地说道:“这、这整得叫啥事儿呀?这不牛犊子拉车——乱套了吗?狗带嚼子——胡勒了吗?”木然地接过烟袋,吸了口烟,呛着了,不由得拼命地咳嗽起来。

“哼!三头烂蒜在这儿示起威来了!真还反了你们了?”王宪望着几个人若无其事的神态,阴阴一笑,在地上绕了一圈,站在了罗明身后,鹰眼一闪:“罗队长!我委任你为军车队队长,我现在命令你,把蜕化变质分子杨欣抓起来!赶走那个胡子罗云汉!把那个白匪军官就地正法!立即执行!”

罗明慢腾腾地转过身来,看着王宪,指着五花大绑的清瘦汉子,问:“我说主任,这是咋回事儿?”

“他要给杨欣通风报信!被我抓了起来!”

“啥?他可是我的指导员!”

“这我知道!他叫王凤岐!”

“难道连他也抓起来?”

“这得看你的态度!”

罗明笑了,把手枪插在腰间,走到身形颀长、一脸赧然的王凤岐面前:“有意思,指导员要被抓了,还不彻底!你还得抓一个人!”

“谁?”

“我!”

“你……你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王宪睁大了鹰眼。

“你给我闭嘴!”罗明大眼一瞪:“抓个鸡八毛哇??杨欣和王凤岐披着血布衫子出生入死,把脑袋别在裤腰沿子上打鬼子,能征惯战、久经沙场,冲锋陷阵、屡建奇功,都是响当当、地地道道的共产党!”一伸手,解开了王凤岐身上的绳子。

“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不服从我的领导?本主任可是省委工学联的领导!同样掌握着对地方党委和基层支部的撤换免职的权利!必要时也有处决权!”

“行了行了!你别把我吓着!少扯这套没用的!”罗明轻蔑地摆着手,“我告诉你,主人大人!你要做得在理,你就是小当兵的来了,我都服你。可你这叫办的啥鸡八差事儿呀?共产党里谁有用就杀谁、谁功劳大毙谁,这还叫玩意儿吗?你就是官再大,我也不听!我也不服!”望着满脸青紫的王宪,撇嘴一笑,“听凌青说,你一直猫在哈尔滨、奉天大城市里搞罢课、罢工,鼓捣游行、演讲、撒传单,是什么白区地下工作者?嘿嘿,我看你准是让特务抓得呆不下去了、把秘密机关搞砸了,夹着尾巴跑到咱这山沟子里来了。我问你,你打过几回仗?你流过多少血?你知道山沟里抗日是咋回事儿?”

“他知道个鸡八毛哇?”罗云汉停下了鬼头刀:“整天趴在洋楼里吃面包、喝牛奶,俩眼睛撑得像夜猫子,身子灌个线黄瓜似的,他知道山沟子里打鬼子是咋回事是呀?领导游行示威、罢工罢课这我都赞成,那也得动脑子、有胆子,才能干的活儿。可不能靠着这玩意儿发家!还想指着它出大菜咋的?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两条线作战,但最后还得靠枪杆子打天下!狗揭门帘子——竟拿嘴对付,就能把老蒋哄下台去?就能把鬼子赶出东三省去?”

“闭上你的狗嘴!这里没有你这个土匪说话的地方!”王宪气淋淋地说道,“你们看看!你们都听听!他把我党的地下工作说得一塌糊涂!竟然把罢工罢课、飞行集会说成狗揭门帘子!”,望着门前的游击队员,两只手颤抖着向罗明、罗云汉一比划:“这都叫什么水平?什么眼界?纯牌是土匪作风、游击习气!”双手一叉腰,“本主任不跟你们一般见识!我告诉你们,哈尔滨五一大游行、省城大罢工、本溪飞行集会都是我一手领导的!对于队伍内部的锄奸清洗工作,我也是好不容情地参加了几次。没别的说的!撤换杨欣、枪毙丁雄、赶走罗云汉,现在执行!”

“叫驴打喷嚏——你好大个口气啊!来呀?我看你抓谁呀?崩谁呀?”罗云汉抬起头来,嘿嘿地笑着,戏谑地问道。

王宪激愤起来,“哼!冥顽不化的胡子土匪?别以为杀了几个鬼子汉奸就觉得了不起!对于全面抗战能起多大作用?再者说,你们几个混进军车队,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指罗云汉:“你拿了军火干什么?你要去打家劫舍!你拿了大洋干什么?你去花天酒地、吃喝玩乐!”一瞪丁雄:“你呢?你拿了军火能打鬼子吗?不!你去打内战、去杀共产党!”鹰眼一扫:“那个小偷呢?那个叫杨快手的小偷呢?他是奔大洋来的!你们看着吧,大洋早早晚晚被他偷去!”鹰眼扫向了赵梅:“你!”

赵梅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一个不明来历的女子!一路上砍砍杀杀、血雨腥风的,你为的是什么?你认得他们吗?你是谁?你背后的人又是谁?”森森一笑:“小姐,请放心,我会搞清楚的!”

杨欣停下了捣动石子儿,转过身,抬眼问道:“王主任,你看***同志写过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吗?”

“哼!我当学生的时候就读过!那是他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一日写的!”

“你白学、白看了!”

“什么意思?”

杨欣踱起步来:“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这话说得多好啊!王主任,如今国难当头、大敌当前,检验朋友和敌人唯一的标准,就是看他是不是抗日、打鬼子!打鬼子就是我们的朋友,投降鬼子就是我们的敌人!”

一指罗云汉,“他是西山抗日义勇军骑兵连连长!他刀劈李黑鬼、独闯宪兵队、手刃鬼子大佐、大闹军门台、智取朴大裤裆、单骑救丁雄,你说他不抗日吗?再说丁雄,他虽是国军少校,不是我们党里的人,但他奉命护军车,义无反顾。策划行车路线、保持通讯联络。勇闯碣石站、智取山海关、天成守军火、客栈斗姜三、身陷喇嘛营、以命换军车,你能说他不抗日吗?还有这个赵梅,她是白鸭石锄奸队的交通员,父亲被惯匪关上飞绑架。她是有私心参加军车队。可草叶桥截卡车、军门台打鬼子、温神庙枪击关上飞,为军车队治病疗伤,你又能说她不抗日吗?至于那个杨快手,解围山海关、爆炸弹药库、阻击九盘岭,他可是立下了不少奇功啊!”

“行了、行了!这里不是你给他们评功摆好、吹牛皮的地方!”王宪不耐烦地摆着手。

杨欣看了一眼罗云汉,罗云汉拿着一根碗口粗的枣木棍子走到了门前,丁雄则摆弄着手枪走到了西面窗口前。

经过几天的接触,丁雄已察觉到了,杨欣在异常情况下,与罗云汉总是不动声色地交换着眼色。这种眼色,是一种在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一种心照不宣的、一种天衣无缝的默契。现在,他俩交换的眼色分明是察觉到了庙外有情况,一个去了东窗,一个到了门口。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那我还等啥呀?西窗就是我的了。

“我的问题,自有南满特委处理解决。我想,在这山神庙里,你这个主任大人,想不让我押运军火,我看你是办不到的!”杨欣甩了下分头,坚定地说。

他看到丁雄把玩着枪花,慢慢地走到了西窗瞭望、监视的最佳位置上,心想,这小子也看出门道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