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眼泪花!一封来自西北角贫困女考生的真情来信

尊敬的人民日报记者:


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改变命运的机会只有读书,念大学,进城,告别土地,告别父辈被束缚在土地上的命运。


十三个春秋的艰辛付出终于换来了进入大学的机会,565分(文科),看看自己的成绩,禁不住泪流满面。我的命运将在此时此刻发生扭转,朝着儿时梦想的殿堂延伸。大学,我的大学,我将触碰到你的容颜,一偿多年夙愿。


然而,一切并非我想的那么简单,在我与大学之间还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大学学费。那样昂贵的学费不是我们这样的农村家庭负担得起的,纵然父母承诺,只要你考得上,就是砸锅卖铁我们也供你念。如果砸锅卖铁可以解决问题,我就不必如此焦虑,怕的是哪怕砸锅卖铁也凑不足学费,而我又怎么能把家人逼至如此绝境。看到父母紧锁的愁眉,我犹豫了……


学业,是我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的眷恋,十三年与书本朝夕相对,虽然恨过它,咒过它,心里还是爱它。若一辈子能与书为伴,以笔为友,那将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可是这样一份幸福,要建立在父母的艰苦劳动,家庭的负债累累上。


我们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我不是不清楚:父母劳累半生,含辛茹苦地将我们姐妹二人抚养长大。前些年父亲外出打工,都屡屡遇到拖欠工资的老板,父亲为人老实厚道,不懂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那些老板拖欠的工资至今尚未付清。母亲勤俭持家,都没有多高的文化,只能做些粗活贴补家用,一家人清贫度日。两年前,妹妹为了减轻家中负担,为了我能安心读书,放弃了念高中的机会,背负行装,远走他乡,独自面对陌生的城市和面孔,打工谋生,那时,她只有16岁,只是一个正当妙龄,稚气未脱的小姑娘。


――姐姐,我们家一定要出一个大学生,那一定是你;我们家只供得起一个大学生,所以我不念书啦,我要去赚钱。


――姐姐,你从小成绩就好,你一定要考上大学,帮我把我没念的书一块念了,把我没实现的梦想一起实现了,好不好?


――姐姐,你一定要加油!


妹妹啊,姐姐已经欠你太多,弥补你的唯一办法就是走出这环绕的群山,带着你的梦想走出去,最后让你也走出去。可是你已经为我牺牲了那么多,难道还要家人为我付出更多吗?这叫我怎么忍心?


若是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十三年寒窗苦读就变得毫无意义,我的梦想连同你的期望都将破灭,你16岁时托付给姐姐的梦想,我曾发誓一定要替你实现它。如今希望就在眼前,如果就此放弃,我怎么甘心?你又会不会甘心?你说,姐姐,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放弃。


我不放弃,那么你告诉姐姐,我该怎么走下去。


大学的校门就在眼前,只要跨过那条沟便能推开它,进入那方梦寐以求的天地。要怎样才能跨过去,怎样才能推开这扇门?清寒的家境,年少的妹妹,刚过中年就已满脸风霜的父母,面对这些,让我如何开口索要更多?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对我而言,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大学就在眼前,我却不知道抵达它的路在哪里。


我有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希望有人可以给我走下去的勇气,给我们这些深山中的孩子一个圆梦大学的机会。


罗玉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