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自光绪下旨让聂士成裁汰绿营、编练新军之后,仅仅经过数月的时间,聂士成就利用自己的铁腕手段,结合正规的军校教育与先进的西洋操练之法很快就为大清打造了一支威武之师,一改昔日绿营操练松散、军纪废驰、毫无作战能力的颓废之情,而换来一支生龙活虎的军队。对于聂家军的成绩光绪给予了极大的赞誉,同时号令全国各地的军队效仿聂士成的治军之方,尽快振兴大清的军事实力。

当然这支新式军队由于种种原因还不可能和西方的现代化军队相提并论,主要不足有:一,这支军队还缺乏一批具有现代军事思想、受过良好军事教育的将领,这支军队的头领还大都是土生土长的将领,他们在训练军队的时候靠的是严明的军纪,而非令人信服的娴熟的指挥技巧和先进的作战谋略,他们的视野不开阔、作战经验也大有欠缺,没有具有现代化思想的将领,这在现代化的战争环境中是很难有立足之地的。光绪深知要想使这支军队有脱胎换骨的变化,还需要洋教头和留学海外的那批青年才俊的尽心调教才成,只有这样才能为他们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但眼下他们还大都未能成才,看来这支军队要有所霸气还需等待一段时日。二,这支军队的装备还太差,由于大清先前在购买先进武器上一再拖延,导致绿营的枪械一直停留在老式毛瑟枪的年代,且大都年久失修,聂士成经过一番仔细挑选才从二十多万支破枪中勉强挑出三万支性能较好的枪支,另外大炮等等也都是江南制造总局造的土炮,威力很小。

所以虽然眼前的这支军队精神面貌已经焕然一新,但整体作战能力尚且不高,这也是光绪深为遗憾的地方。但他也明白编练新军不是仅仅数月就能完成了的,它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大笔的经费,更需要持之以恒的坚持精神,只要自己始终关注它的发展,给予它应有的支持,聂家军一定会成为新军的领头羊。

看到聂家军初步成功后,光绪开始考虑整顿湘军和淮军来,由于这两支军队与绿营和八旗军的性质不同,它们不是国家军队,在某种程度上是曾国藩和李鸿章的私家军,曾国藩和左宗棠去世后,湘军主要由曾国荃、吴大瀓等人负责,虽然军队的整体实力有所下降,但仍具有一定的威力。淮军的当家人还是李鸿章,虽然光绪对李鸿章的忠心没什么怀疑的,但看到淮军娇纵跋扈、日渐颓废的现状,光绪也深感不满,他不想看到淮军将来也会成为第二个绿营,再说光绪为了将陆海军的大权权完全掌控再自己手里,实现军队国有化的目的,他不希望湘军是曾国藩的代名词,而淮军仍姓李,而是希望将其纳入由国家统一调度军队的范围之内,这样才可以实现军队在人员调整、装备上的统一配置,也可以因此而改变地方大员拥兵自重的现象。由于强大的淮军实力,历史上的李鸿章也因此得以就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达二十多年之久,深为其反对者所诟病。当然光绪没有借机威慑李鸿章的目的,现在的李鸿章已经是自己的股肱之臣,且是办理洋务的急先锋,相信只要自己晓以大理,他一定会全力配合自己的行动。打定主意后,光绪整顿湘军和淮军的军事改革也就缓缓拉开了帷幕。

为了使得军事改革能顺利进行,光绪特地召见了李鸿章以征求他的意见。毓庆宫内,君臣二人侃侃而谈。“李爱卿,聂士成训练的新军你也看到了吧,你感觉如何?”

“功亭采用西洋之法训练的这支军队,让人看起来耳目一新,士兵不仅有高昂的精神斗志,而且对战争的领悟能力也大有提高,算得上是我大清与西洋接轨的新式军队。”

“但不知这支军队有何不足之处。”

“至于不足之处,老臣以为有五。其一将领严重老化,现在这支军队的将领还大都是裁汰绿营时留下来的,虽然相对于那些被淘汰的将领,他们算得上智谋双全,但由于出身武举、对中国传统的兵法和武器较为迷信,以致于他们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新式军事思维在士兵中的蔓延。另外老将长期占据着位置,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造成了将领青黄不接的局面,缺乏中生代和年轻一代的将领,这对军队的未来发展大计大为不利。因此微臣斗胆恳请皇上多从年轻的将领或士兵中选拔一些优秀的将领委以他们重任!其二功亭的这支军队人员组成的地域性过于严重,虽然他们是从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绿营中选拔出来的,但山东籍的士兵居多,这容易在士兵中造成结成拉帮结派或以大欺小的局面。当年北洋水师中也存在过这种局面,由于老臣任人唯亲、照顾淮系,以致招来闽籍管带和船员的诸多不满,幸亏皇上教训的及时,委任刘步蟾担当水师提督的重任,才得以将两系的矛盾化解,现在整个北洋水师上下一心,士气高涨,较以前大为团结。虽然现在功亭的这支军队还没有拉帮结派的危险,但微臣觉得凡事还需谨慎为好。其三这支军队军种过于单一,现在聂家军已有三万人之众,但士兵大多为步兵,马兵和炮兵实在少的可怜,当然这和武器供给有着很大的关系,微臣觉得军队必须实现军种多元化,这样才能胜任风云变幻的战场。其四根据老臣在德国多天的考察,老臣发现德国的军队讲究的是绝对的服从,士兵对长官的命令必须认真执行。在德国的军队中几乎不存在士兵怠于训练或者作战临阵脱逃者,将领在他们心目中的威严甚至比天还大。而反观我们的军队,在这方面做的还严重不足,在军纪条文上,规定的不够明细,什么行为该处罚,什么行为不该处罚,什么行为当给予重的处罚,什么行为当给予轻的处罚,表达的总有些含糊其词,这也得以让士兵们从中钻空子,而致使军纪形同虚设。当然老臣并不是要主张在军队中实行酷刑,而是希望咱们的军法要既有人性又要严明。其五老臣认为要加强对士兵的教育,将领们有军官学校可以进修,士兵们也应有属于自己的职业学校,这种学校的主要作用既要教授给他们一定的文化知识,同时也要交给他们一技之长,教授给他们一些射击或布阵的技术,甚至也可以教授给他们一些日常生活中需要的技术,以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这样士兵们就不会是只知道上战场盲目充当炮灰了,他们在领会将领的作战意图上或者在对付敌人时,可能会有一些奇招。甚至他们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对他们退伍后还大有帮助。所以老臣觉得这种学校越多越好。以上这些都是老臣的一些拙见,很多分析的不得当的地方还望皇上多批评。”

李鸿章就像做演讲似的一口气讲了五大不足,实在令光绪感到震惊。光绪心想看来李鸿章德国一行收效甚多啊。从李鸿章对现代军事的解析尤其是他反对军队中拉帮结派的言论中,使光绪感到实现军队国家化的目标不会有太大的障碍,他相信李鸿章一定会大力支持自己的举措的。

“李爱卿的卓见,使朕受益匪浅。先前朕对军事也只是一知半解,看到聂士成训练的军队后本以为大清就已经和西洋接轨了呢,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大的差距,看来大清的军事改革还任重而道远啊。”

“皇上不必忧虑,虽然我们和列强的军事还不在一个层次上,但只要我们锐意改革,剔除军队中的种种弊病,以西方先进的治军经验为榜样,大清的军事一定能赶超他们。虽然现在的聂家军还有种种缺陷,但它毕竟已经迈出中国传统军事经验的桎梏,正在向现代化进军呢。”

“爱卿所言甚是,但不知爱卿以为以后的军事改革该当如何进行下去。”光绪试探地问道。

“据老臣观察,现在大清军事的弊病主要是传统军队腐败无能不能堪当大任,近来兴建的军队大多拥兵自重、不服从中央的统一调度,包括老臣兴建的淮军。这在很大程度上就制约了大清的整体军事实力,面对外敌时,非但不互相支援,反而互相猜忌,以致贻误战机,成人之美。微臣在德国这么多天,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的军队,发现他们根本不存在将领拥兵自重的现象,因为将领们只负责指挥作战,他们不拥有这支军队其他支配权,德国所有的军队都是属于国王威廉的,由威廉统一调度,无论是武器给养还是前线作战都由威廉作主并统一分配,这样各地的军队既不会存在饷银武器装备发放不及时,也不会存在将领割据一方的局面,如果有将领存此歹心,他将会面对全国军队的讨伐。所以微臣觉得现在大清的军队之所以软弱无力,其主要原因是既缺乏统一的约束也缺乏统一的最高指挥官。如果皇上能拥有大清所有军队的最高指挥权,那么军心涣散、将领互相牵制的弊病一定会大大改善。为了使大清的军队尽快走向自强,老臣甘愿将淮军交出,由皇上统一调度,以使地方的军队都能收归皇上麾下。”光绪一听大为感动,忙拉着李鸿章的手说:“李爱卿真是朕最得力的助手啊,只不过这样做太委屈您了。淮军毕竟是您一辈子的心血啊。”

“能为皇上分忧,能为大清的崛起尽力。老臣倍感荣幸。何况现在的淮军由于管理不善、作战能力日趋下降,老臣也不希望他们只知道享受朝廷的俸禄而不知为国家尽忠,这样和被裁汰的绿营有什么分别呢。皇上接管淮军是淮籍子弟们的荣幸。望皇上能明白老臣的一片苦心。”

“爱卿对大清对朕的一片忠心,朕一定铭记在心。朕一定不会辜负爱卿的期望,将淮军尽力打造成一支锐利之师。让他们在战场上杀敌报国!”

“多谢皇上。”

“好,明天朝会上,朕就向众臣征询一下军队国有化的事情,以早日结束大清军队涣散的局面。”

第二日朝会上,各地的大员都被光绪集中在一起了。光绪首先询问了一下他们对聂家军的看法,大家都争相表达褒奖之词,说什么聂家军是大清实力最强威力最大的军队,洋人见了也一定会畏惧三分。还有的人建议皇上让各地的官员都去炮制聂士成的方法回去训练军队,总之大多数人都是怀着不同的居心、甚至是儿戏来看待编练新军的,这让光绪看来大为不满。

接着他又询问了一下众臣对眼下大清军事现状的看法。很多执掌军权的地方大员都把军队的失利归结为军火不如洋人,而丝毫不在根本原因――人的问题上找原因。看着台下一个个平时耀武扬威一遇战事就熊猫的官员们,光绪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些人平时只知道向朝廷索要钱款,说什么要装备军队、补发军饷,而拨下去的银两大都让他们中饱私囊了,军队的作战能力非但没任何提高,反而因为士兵们的种种不满而整日械斗不止,眼下他们手中的军队的职责已经不是保家卫国,而是成为祸乱的根源了,可这些将领们还恬不知耻地向中央索要军款呢。

为了让他们警醒一下,光绪特命李鸿章将他德国的军事经验以及眼下大清的军事现状讲解给众臣听,最后李鸿章还当着众臣的面决定将淮军交归光绪,由光绪统一指挥,自己则不再干涉淮军任何事务。李鸿章表态后,董福祥也走出大臣队列,向光绪承诺愿意将甘军交归国家,由国家统一编制和调度。

实际上光绪先前也曾就军事改革征求过众臣的意见,很多将领也愿意接受光绪的整顿,但囿于种种原因改革一直未能如愿,军权仍然掌控在地方大员手里,这也让众臣们以为光绪的军事改革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因此也就肆无忌惮地继续克扣军饷,任由军队胡作非为。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光绪真的要收回他们的军权了,连淮军和甘军都愿意接受光绪统一调度,他们也不敢造次。曾国荃和吴大瀓本不愿交权,但不敢独树一帜而招来不测,也含泪答应光绪湘军归其支配。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光绪特赏所有大员在京赏玩半月,然后选派心腹至各地交接兵权。由于各地的军队都有保护该地治安、防止外敌入侵的职责,为了不致于由于收归兵权而导致地方军事空虚的情况发生,光绪开始考虑起组建军区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