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巴渝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过了几天,江海洋接到宁捷的电话,说公司的批文在他的操作下很快就会送达李启明处,叫他尽快作好开业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得知这一震奋人心的消息后,江海洋便带着朱冲锋首先来到罗云燕的家里,通知她务必于明天到公司报到,并预付了八百元的服饰费,使下岗在家正度日如年的罗云燕惊喜万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过了几天,江海洋接到宁捷的电话,说公司的批文在他的操作下很快就会送达李启明处,叫他尽快作好开业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得知这一震奋人心的消息后,江海洋便带着朱冲锋首先来到罗云燕的家里,通知她务必于明天到公司报到,并预付了八百元的服饰费,使下岗在家正度日如年的罗云燕惊喜万分,激动不以。她手里捏着钱,连谢谢二字都忘了说,只是泪眼朦胧的看着心爱的人和他的战友离去。

二人走到罗燕云住处楼下的丁字路口,举手招来一辆红色奥拓出租车,朝郊外的黄金堡驶去,李小越就住在那里的出租屋里。

“哼,地名到很气派,黄——金——堡,其实不然,是它妈个贫民窟,尽是些打工仔打工妹住的地方。”朱冲锋对江海洋介绍道,他因要随时通知李小越上班,所以来过一次。

江海洋并没有十分在意他的说话,他喜欢坐在车里思考问题。只是在出租车行走在七拐八弯的机耕道似的路段上,驾驶员的报怨声才把他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

来到李小越的出租房,朱冲锋下车去叫李小越,江海洋则坐在车内等着二人,因为他要顺便带李小越去见刘有法教授,同时把常年法律顾问的聘书交给他,另外还有两事相托,那就是叫刘教授当李小越的临时监护人,并辅导她复习日后成为一名政法学院的学生,以继承他父亲的遗志,想来今天此举也是一石三鸟,一箭三雕。江海洋办事喜欢不动则已,一动就爱办成好几件事。他觉得办事前须作出计划确定路线,这是他节约时间的法宝。朱冲锋也是近一个星期才逐渐适应了他的办事作风,并抨击他是沿海回来的“新资本家”,不仅剥削下属,也剥削他们的时间。而江海洋则自嘲的反击道:“我啥子都不吝啬,就是吝啬时间。”


乘着中国改革总设计师***南巡讲话发表的东风,大正集团麾下的子公司——大亚物业置业公司在江都宣告成立。

这一天,好几位江都市的重量级头面人物都应邀出席了大亚公司的成立宴会,几乎所有的本市知明人士也应邀前来捧场。

艾总和他的爱女也不远千里赶来参加盛会,并以老板的身份发表了致词。他对江海洋的安排非常满意,尤其是见到市里几位高官在场更是心花怒放,酒会上他放言这是他自大陆之行最美好而又难忘的时光。还对簇拥在他身边的洗律师和爱女高兴的说:“海洋江都一仗,劳苦功高。看来老朽并非老眼昏花,雾里看花哟。他何时成为我乘龙快婿,看来只需我的雅玲点点头啰。哈哈哈!”

他有一个遗憾,那就是在酒会上没有见着托病未来的江汉清,他很想见见这位过去在战争年代中叱咤风云,而今已离休在家的公安局长。可能没人知道,当年的艾德丙就是江都外围战——草坪山战斗中江汉清的手下败将。

那次战斗中,江汉清率一个先遣加强营阻击艾德丙的一个团,打得国军是抱头鼠窜。艾德丙侥幸的逃脱,没有成为江汉清的俘虏,而他的结发太太楚萍却替他当了共军的俘虏,好在有江汉清对共军政策执法如山,才没使他太太成为阶下囚,丧命黄泉。

解放后,艾太太从事个体缝纫,带着三岁的儿子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终生未嫁。六四年,艾太太因是地主成份,丈夫艾德丙又是反动军官的历史问题,按当时的中共政策被谴返还乡。由于是孤儿寡母,加之她右腿膝盖作过手术,落下了残疾,在农村劳动生产方面根本无法自理,母子俩在农村实在无法生存。于是艾太太硬着头皮回到江都找到江汉清说明情况,请他网开一面。已任公安局副局长的江汉清看着面前两个一老一小的“农村人”,于心不忍。他宽慰了艾太太几句,答应向上级和民政部门如实反映她的实际情况。在江汉清的帮助下,不久母子俩回到了江都。而江汉清却被背上了思想“右倾”,原则不强,立场摇摆的“黑锅”。

关于前妻的不幸遭遇和对手的照顾,都是艾德丙的儿子艾国民在“文革”结束后,到香港和他团聚后讲述的。艾德丙听了后感动不已,热泪盈眶,不知如何报答这位昔日对手,他除了钱,也只有钱了,还不知道该怎样送给对方。他感叹共党有如此精英,难怪战而不败,乱而不垮。而今艾国民已移民美国,从事他喜爱的天文事业,他不太喜欢这个曾认贼作父的老爹。

而在草山坪一战,艾德丙如丧家之犬,几经周折,辗转来到香港落脚。他无颜回到台湾去见蒋总统,因为他的战败,使老头子差点成为江汉清的俘虏。不过蒋中正先生,得感谢当年那位为人民解放军带路的向导,要不是他让共军多走了几十里冤枉路,否则共和国的历史和版图都将重新改写,也就没有今天令几代中共领导人头痛的海峡风云了。而《红岩》中的徐鹏飞就没有那么幸运,他成了江汉清的俘虏,却又被中共的统战政策所感召,改造成社会主义新人。

“败军之将,无颜见昔日胜利者。即使成为儿女亲家,恐怕也是老死不相往来哟。”酒会后的艾老总在心里不甚欷嘘的感慨道。

按计划,他明天一早要回四川老家太足县拜祭祖宗,然后取道益州,与那里的从前同僚们小聚一番,最后经深圳回香港小住一段时间,由女儿陪着治疗眼疾。深圳公司的管理则交由他的亲侄子艾远东全权负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